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32章 平定罗家1(求收藏求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545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莽荒城内的大牢内,晁鸿羲正偷偷的打量着坐在角落里的花威,碍于花威事前的警告,纵然他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也不敢开口询问半句。

  “晁鸿羲的牢房还在那里,我就不与你一同过去了。你也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一刻钟后自己乖乖的走出来,千万别等到我过去请你。”

  “您放心便是,宋某绝不会让您为难,这是宋某的一点心意,权当我请您和各位官爷喝酒了。”

  “算你小子识趣,快过去吧。”

  两人谈话的声音戛然而止,急促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花威见晁鸿羲张口欲语,急忙抬起手臂做了一个禁声动作,指了指隐藏在稻草下的利刃,示意自己定会保证他的安全无忧。

  “宋头领,你此行可是奉罗家主之命,前来解救老朽逃出这个大牢的?”心有惧意的晁鸿羲未敢把身子贴近牢房的木杆,就连抓着木杆的双手也未敢太过用力。

  宋涞没有急于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了角落里的花威,他此次来此是为了斩杀晁鸿羲没错,但他也不想在动手的时候横生枝节。

  晁鸿羲指了指角落里的花威,冲宋涞说道:“宋头领无需多虑,那小子就是一个又聋又哑之人,您有什么话尽管开口便是。”

  宋涞闻言放下了戒心,蹲下身子低声道:“晁先生,家主担心您这几日没有好好吃饭影响了体力,会影响到我等的解救行动。这不,家主特命我给您带了一些山珍海味滋养身体,以利于我等夜间前来解救你。”

  宋涞将置于地上的餐盒打开,饭菜的香气顿时弥漫了整个大牢。他不紧不慢地把饭菜一样样取出递进牢房内,瞥见晁鸿羲喉咙上下不停地涌动时,他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意。

  “阿巴,阿巴…”

  宋涞自以为大事已定之际,坐在角落里的花威发出阵阵怪叫,两只手还不断地指向地上的饭菜和嘴巴,似乎在询问自己能否也吃上一口。

  宋涞眼中的寒芒一闪,笑着冲花威点了点头,心道:“宋爷念在你是聋哑之躯,本想饶过你小子的一条性命,奈何你这个哑巴自己寻死,那宋爷就好心送你一程。”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出手对付宋某?”宋涞刚把一盘烧鸡递进牢房内,手腕便被花威紧紧的抓在掌心之中,全力挣脱几次都未能将手腕抽出,他的心头泛起一股深深的寒意。

  “我是何人还真不方便告诉你,因为我怕你会吃尽肚子里。”花威淡淡瞥了眼脸色微微有些发紫的宋涞,眼中尽是戏谑之色。

  宋涞思忖片刻,疑惑道:“敢问您是蔡爷,还是范爷?”

  “都不是,小爷姓史。”

  宋涞就是再傻,也明白花威这是在故意戏耍自己,怒道:“我不管你是何人,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放了我,若是因此而惹怒了罗家,你怕是很难看到明日升起的日头!”

  “你这个阿猫阿狗也敢在小爷面前说狠话,你怕是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你的主子没有教会你无妨,小爷费心心神教会你便可!”

  花威眼中的寒芒暴涨,抽出藏于稻草下的利刃就刺了出去。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宋涞连句求饶的话都没有喊出,胸前就被泛着瘆人寒芒的利刃所贯穿。

  “呸,此人定是一个坏事做尽的大奸大恶之徒,不然他的血不会这般的腥臭难闻。”

  花威随意地擦了下喷溅到脸上的鲜血,转身对瑟瑟发抖的晁鸿羲说道:“我先前给过你一根银针,你大可拿出来试试这菜中是否含有剧毒,倘若这饭菜中并无任何毒物,花某这条性命任凭你处置。”

  “花爷,老夫就是再过糊涂,也没有糊涂到是非不明的地步。老夫就是不用您给的银针试毒,也知道这个家伙是为谋害我性命而来。”

  晁鸿羲早已被面若罗刹的花威吓破了胆,他怕自己掏出银针之时也是自己的命丧之日,偷偷瞥了眼牢房外宋涞双目怒睁的尸体,心中的寒意顿时遍布了全身每一根神经。

  花威冷冷地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晁鸿羲,沉声道:“你不试毒,怎会知晓他是不是为谋害你性命而来?你不试毒,心里对我等设计陷害你的怀疑又怎么能洗刷干净?”

  晁鸿羲体内魂魄差点被他冷冷的眼光给吓出来,颤声说道:“我这就试毒,我这就试毒。”

  晁鸿羲努力了许久,那只颤抖的手掌才拿捏起藏好的银针,偷偷瞥了眼注视自己的花威,用尽全身力气把银针插进了散落在地上的饭菜里。

  仅仅过了两息,晁鸿羲便咬牙拔出了那根银针,看着犹如墨染过的针尖,险些被吓得尿湿了裤子,颤声道:“谢花爷救命之恩…,您日后有用的着老奴的地方,您尽管开口吩咐便是,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老奴绝对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晁鸿羲现在除了把身家性命压在王俊才的阵营,已经再无他路可以走。莽荒城内有想要将他除之后快的罗家,京城内还有手段更加狠辣的宋世昊,可谓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此时能为他驱狼逐虎的唯有王俊才。

  “只要你乖乖的为我等做事,没人会把你当成奴才看待。”

  花威此话一出口,晁鸿羲的全身便是一震,他这么多年跟过许多的大人物,但无一不是对他非打即骂,把他放狗一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花威抽刀砍断牢门上的铁链,说道:“想要借我等之手除掉罗家,现在就起身随我走出这里。”

  晁鸿羲见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牢门,急忙爬起来跟着走了出去,哀求道:“花爷,您慢着点走呦,我这把老骨头实难跟上您的步子呦!”

  花威闻言脚下步伐一顿,脸上略过一抹深深的笑意,暗道:“大哥交代下来的事情成了,罗家覆灭的日子快到了。”

  花威还不知道王俊才已经临时更改了计划,还当他准备利用晁鸿羲临摹宋世昊的笔迹戏耍罗家,倘若他知道了王俊才现在的计划,他一定会惊呼一声好狠辣的计划。

  王俊才正游走在树苗之间,仔细查看着树苗移植后的情况,时不时地还会抬起头和众兵卒调侃两句,完全一副老师带着学生郊游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