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13章 婷然姑娘(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630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摆放好酒菜的店小二刚要离开雅间,刘皓轩便挥手将他唤到了身边,还未等店小二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刘皓轩已经将一张百两银票塞进了他的怀里。

  “这位爷,您就是包下咱们五宝珍一天,那也用不上这些银两呀!”店小二捧着银票的手都在颤抖,他长这么大还未亲手摸过这等数额的银票呢!

  “去帮胖爷办件事,事成之后,这张银票就是你小子的了。”刘皓轩轻抿了一口酒,淡淡的道。

  店小二‘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哽咽道:“这位爷,您就把小的当做一个屁给放了吧,小的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实在干不得杀人越货的勾当呀!我若是被官府拉去砍了头,您让我这一大家子可怎么活呦?”

  王俊才差点把刚入口的酒水吐出来,暗道这台词怎么就这么熟悉?难怪电视剧的求饶台词都差不多,原来是有据可查的呀!

  刘皓轩伸手将店小二提了起来,怒声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哪个叫你去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了?胖爷不过是想让你去烟花之地找来个歌姬助助兴,你这不知好歹的小厮把胖爷想成了什么人?”

  刘皓轩的话就像一剂强效定心药,哭爹喊娘的店小二立马止住了哭声,抬起手臂擦了擦莫须有的泪珠,屁颠屁颠的退出了雅间。

  “这个店小二若是生在了现在社会,绝对会成为影视界最耀眼的明星!”王俊才看着闭合的房门,暗暗吐槽了一句。

  “大哥,用不用我去街上抓个男人回来?”摩拳擦掌的刘皓轩低声道。

  “抓男人?抓什么男人?”王俊才被问得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无需如此麻烦,当街威逼妇女这个罪名就够那个老贼喝上一壶了!”

  王俊才经过刚刚的警醒后,猛然发现‘仙人跳’这个点子在古代不可行。毕竟古代的制度极其封建,古代妇女若是做出了对不起丈夫的恶事,即便没有被浸猪笼,那也要被拉出去游街示众。

  王俊才坚信自己来到这里不是一个偶然,而是因为自己骗过太多无辜人受到了上天(流星)的惩罚。有了这一层因果关系,哪怕王俊才再过报仇心切,他也不愿牵扯到任何的无辜之人。

  “可惜了那么好的计策,胖爷还想着给那条老狗来上那么两拳呢!”

  听到刘皓轩的抱怨声,王俊才笑骂道:“你也不想想自己的拳头有多重,甭说晁鸿羲只是一个过了花甲之年的老人,就是条正值壮年的汉子,他也受不住你的两拳呀!”

  刘皓轩肥胖的体内有着怎样恐怖的力量,王俊才可是一清二楚,他武馆云内两块重达百斤的石锁,落在刘皓轩手里就像儿童的玩具一般。

  “三位爷,这位是烟雨楼大名鼎鼎的婷然姑娘,她的歌喉可是咱们蛮荒城内有名的一绝。”王俊才三人说笑之间,店小二已经带着歌姬走进了雅间。

  “行了,你这小厮可以去忙了。”刘皓轩挥手打发掉了店小二,瞟了一眼婷然姑娘便收回了目光。

  婷然姑娘深施一礼,开口说道:“不知几位客官想听什么曲子?”声音清脆悦耳,宛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王俊才不禁轻咦了一声,扭头向婷然姑娘看去,纵然王俊才见过不少的绝色佳人,此刻也忍不住暗赞一声,好一个不施粉黛的璧人。

  见婷然姑娘微微蹙起了眉头,王俊才才猛然发觉自己的无礼之处,急忙垂下打量的目光,轻声道:“婷然姑娘,我等请你前来并非是为了听曲助兴,而是另有它事相商。”

  “请公子自重!婷然虽身在烟花之地,却只卖艺不卖身。”婷然姑娘的俏脸上瞬间布满了寒霜,刚刚对王俊才升起的一丝好感也荡然无存。

  “婷然姑娘,你误会在下的意思了!我等找你前来并非是为了那些龌龊之事,而是想让姑娘帮助我等惩治一个恶人!”

  王俊才偷偷打量了一眼婷然姑娘,见她眼中布满了疑惑,遂开口将自己的计划磕磕巴巴地讲述了一遍,并承诺事成后会前往烟雨楼为她赎身。

  见婷然姑娘眼中布满了雾气,紧抿着朱唇不语,王俊才这个大处哥瞬间乱了阵脚,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大哥这个花船老手怎么也会手足无措,莫不是看上了这名叫婷然的姑娘?”这个念头刚在脑中升起,便被花威给否决掉了,“大哥的头部受到过重创,定是把曾经纵横花丛那些的手段也给忘掉了!”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但你要保证事后为我赎身!”就在王俊才暗暗自责之时,婷然姑娘终于开了口。

  “姑娘若是信不过在下,在下现在便可将姑娘的赎身银两交付于你。”

  见刘皓轩把一沓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王俊才接着说道:“婷然姑娘请随意,这是您应得的赎身银两,您尽管放心,我等绝不会让您的名节受损。”

  “公子不必多言,婷然相信你。”婷然姑娘没有去拿桌上的银票,只是深深地看了王俊才一眼。

  “谢谢婷然姑娘的信任,王某他日定当为今日失礼之处摆酒赔罪。”

  突如其来的信任令王俊才心头一念,转身对刘皓轩二人说道:“哪怕计划落空,你二人也不可让婷然姑娘受到半点伤害。”

  见王俊才神色郑重,刘皓轩和花威急忙允诺。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花威便带着婷然姑娘出了雅间的房门,透过楼梯间的缝隙指认过晁鸿羲后,花威便迅速地退回到了雅间。

  “这位爷,不知小女子可有幸为您弹奏一曲?”怀抱奇葩的婷然姑娘走近晁鸿羲的桌前,声音妩媚到了极点。

  “甚好,甚好。”晁鸿羲的口水都快流了一地。

  “这里这般吵闹,您也不说找个僻静之所听奴家弹唱!”

  婷然姑娘的娇嗔差点把晁鸿羲的魂魄都给勾走了,扔下银两便拉着婷然姑娘走出了五宝珍,晁鸿羲见街上不过寥寥几人,色急攻心的他向婷然姑娘伸出了魔爪。

  “非礼呀··”

  晁鸿羲的手掌刚搭上婷然姑娘的腰肢,一道尖锐刺耳的女子惊叫声便划破了夜空,暗呼中计的晁鸿羲刚要逃跑,便被从二楼跳下的花威拦住了去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