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25章 无题(求收藏求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915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停下,你这匹会放连环屁的乖马快给我停下。”

  王俊才的声音因急切而变得尖利刺耳,不等马车停下便一个纵身跳了下来,他心中已经没有了系统进阶带来的喜悦,只余下深深的不安与惶恐。

  他怕掌握了和家畜类对话的能力后,自己会失去与群鼠对话的能力,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

  “宇哥,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

  寂静的月下荒地,只有王俊才的声音在一遍遍回响,耳边没有他所期盼的回应之音,只有奔跑时带起的阵阵风声作响。

  就在他跌坐在地上双目垂泪之际,宇哥懒洋洋的生意传入了耳内,“呆子,你鬼哭狼嚎个什么劲,险些害得本族长在纵横交错的地洞里迷了路。”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们一声,不要因为忙碌而忘记了吃饭。”王俊才胡乱的抹了抹脸,笑的很是灿烂。

  “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马蹄子踢到了呀?”

  宇哥挥动了几下短小的前肢,吼道:“脑子有毛病就去请郎中,不要来烦本族长好不好?本族长分分钟就能挖出你脚掌那么大的洞,真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浪费口舌!”

  “您忙,我这就回去看郎中。”王俊才根本就没有把它的嘲讽放在心上,大笑着向马车的方向走去。

  刘浩轩等人并未入城喝酒吃肉,而是在城门前等候着王俊才的归来,这并非刘皓轩犯拗不让众兵卒入城,而是众兵卒向他请命的结果。

  “刘将军,王大人回来了!”城楼上卫兵的一声高呼,瞬间清散了众人心头的急切与担忧。

  “兄弟们,你们暂且在此等候片刻,刘某这就前去接回大哥。”

  刘皓轩不等众人应诺,催马向着荒地疾驰而去,他已顾不得自己会不会受到王俊才的责骂,他只想尽快确定王俊才是否安全无恙。

  “皓轩,你不陪着众兄弟喝酒吃肉,孤身来此作甚?”王俊才嘴上说着责备的话,内心却是暖融融的一片。

  “大哥,非是我置众兄弟于不顾,而是我等并未驱马入城。”

  刘皓轩抬起马鞭指向城墙下的人影,说道:“兄弟们因为担忧您的安危,皆不愿踏入城门一步,我领了您的命令不假,但我也无法做出让兄弟们寒心之事呀!”

  王俊才见他一脸的无辜,不由得摇头苦笑,心道:“这个莽汉竟也知道法不责众的道理,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那些抗命的家伙也让人头痛的很,搞得我都不知该惩罚他们一顿,还是该好好好地奖赏他们!”

  “大哥,有件事不知该如何跟您···”

  刘皓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远远传来的呼声给打断,“王大人,刘大人,我等前来迎接两位大人!”

  “你们这些家伙,原地等我二人便好。”

  王俊才回应了众兵卒一声,扭头问道:“皓轩,你刚刚要和为兄说什么吗?”

  “啊?没什么的大哥,刚刚就是想告诉您,那些家伙也随我前来迎接您了。”

  刘皓轩讪笑了两声,急忙把目光投向了奔来的众兵卒,心道:“那件事还是不说为妙,否则大哥非命人把我埋进黄沙里不可。”

  关正青快步跑到王俊才乘坐的马车近前,单膝跪地道:“王大人,小人不敢奢望您饶恕我等的抗命之罪,但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人的这帮兄弟,倘若··”

  “倘若关大哥还这般多礼,那今日之事可就不能这么轻易揭过去了。”

  王俊才将他扶起,说道:“你们都是帝国的军人,宁愿冒着抗命之罚也要来此保护王某的安全,这份情比天高比海深,我感恩还来不及又怎会处罚诸位兄弟?”

  “王大人,您··”

  王俊才抬臂打断了关正青的话,说道:“关大哥,因为我不是帝国军人,所以能体恤你们,但你们身为帝国的军人,抗命之事切不可再发生一次。”

  关正青抬起右臂置于胸前,沉声道:“王大人,您尽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倘若他日我等有幸可以奔赴沙场奋战,哪怕不敌也断不会退后一步!”

  王俊才虽不知神武帝国内的军人礼节如,但也看出了他此举是在宣誓,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说道:“关大哥,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还是先回城饮酒吃肉吧!”

  “兄弟们,王大人有令,即刻回城喝酒吃肉。”

  “谢王大人,谢王大人··”

  在众人一遍又一遍的欢呼声之中,王俊才轻笑着坐回到马车上,心道:“还好这些家伙没有喊出‘万岁’两个字,否则我非被拉去砍了脑袋不可!”

  队伍刚进入城门之内,王俊才便跳下了马车,缓步走到关正青近前,笑着道:“关大哥,我与皓轩步行过去就好,你与兄弟们安放好马匹车辆便速来五宝珍。”

  五宝珍虽是蛮荒城内顶尖的客栈,却是无处这么多的车辆马匹,倘若将这些车辆马匹安放到五宝珍门前的街道,势必成为过往行人的困扰不可。

  “王大人,您··”

  关正青的话刚说说出口,猛地想起自己与王俊才的途中之言,遂改口道:“王大人,小人这就带兄弟们前去安置车辆马匹。”

  “有劳关大哥,我们五宝珍见。”

  王俊才刚踏出两步,转身喊道:“关大哥,倘若城主豢养的信鸽还有富余,还请你帮王某讨要一只。”

  王俊才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满意的再次踏步前行,他知道古代的达官贵人和其他组织都有豢养信鸽的习惯,所以他打算建立一个信鸽情报网。

  刘皓轩疑惑道:“大哥,您要信鸽有何用?”

  “你与三弟终有回京城之日,现在豢养信鸽也好与你们通信。”

  王俊才见他面露苦涩,安慰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少不得有个分开的日子,再说我们兄弟又不是永世不再相见,你又何须介怀此事?”

  “话虽如此,可我··”

  刘皓轩的话还没有说完,王俊才便挥臂打断了他,说道:“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这般婆婆妈妈?你们回京后还要牵制宋世昊那个碎催,你们的处境比我可凶险的多。”

  宋世昊的危险系数有多高,王俊才仅通过几次小交锋还不能摸清虚实,但他敢肯定一点,宋世昊这个人极度的阴险毒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