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38章 离别在眼前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422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两位贤弟,你们可知道我的婚事是何人所定?”王俊才可以不在乎源于皇室的威胁,但他却不得不防范宋世昊的阴谋诡计。

  “大哥,您的婚事自然是老国公和镇南王所定,别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参与进您和紫霜郡主的婚··”刘皓轩的眼睛瞬间睁大,他猛然间想到了神武国的绝对权力者--当今圣上。

  “大哥,您是有所怀疑,还是您听到了什么?”

  刘皓轩这般莽撞之人都能猜到皇室,花威自然不在话下,他不仅猜测到了皇室参与其中,更是猜到了晁鸿羲就是那个在背后嚼舌根的人。

  “不满两位贤弟,我今日的确听到了一些传闻。”

  王俊才轻抿了一口杯中酒,把今日从晁鸿羲那里听来的隐秘复述了一遍,至于他和许婷然之间的那点小秘密,自然被他刻意隐瞒了下来。

  刘皓轩连喘几口粗气才渐渐恢复了神智,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王俊才,说道:“大哥,莫说我和花老三没有听闻过此事,怕是老国公和镇南王也未必知晓此事呀!”

  王俊才险些把刚喝进嘴里的酒喷出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的好,心道:“如果我那个便宜爷爷知晓其中的隐情,他能去登镇南王的门道歉才怪。倒是镇南王没准知道这件事的隐情,否则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王俊才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隐隐相信了晁鸿羲的话。

  花威瞥了瞥王俊才和刘皓轩,说道:“大哥二哥,这件事情真也好假也罢,我们只需知道它出自宋世昊之口便好。重点不在于这件事的真假,而是在于宋世昊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那么自负的一个人,应该会算到晁鸿羲被大哥所擒这一步。即便他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想必其中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至于他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愚弟万不敢妄加揣测。”

  花威是一个极其自傲的人,他却也不得不佩服宋世昊的足智多谋。他们是同处一个时代的青年俊杰,平日里的明争暗斗自然不少,多次练手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无一不是宋世昊取胜。

  不提以往的那些大小争斗,单说宋世昊离京来到蛮荒城这件事,他可以悄无声息的在花威眼皮底下溜出城,而且在事后十余天才引起花威的警觉,便足以说明二人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

  王俊才沉默片刻,说道:“我倒不怕宋世昊说的是真话,我反而怕他说些假话出来。那个狗贼说的若是事实,他无非是为了嘲笑我之前的坚持有多么可笑。倘若是假话,怕是所图甚大呀!”

  刘皓轩听得头脑发胀,想了片刻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用眼神询问花威却得到了后者的摇头不语,无奈之下便开口问道:“大哥,那个碎催能图谋些什么?”

  王俊才起身走动了一圈,重新落座后说道:“他说假话可以让晁鸿羲放下心中的恐惧造假,也可以让我安心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王俊才说到这里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微微发白的他开口说道:“他把晁鸿羲留在此地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激怒我,而是为了使你们在短时间内无法回京城破坏他的好事!

  那个狗贼深知晁鸿羲胆小如鼠,定会为了保命咬出罗家这条走狗,哪怕我们没有遵循他的计策,而是事先出手斩杀了晁鸿羲,罗家也定会跳出来挑衅咱们兄弟,阻止你们离开此地回京!”

  “大哥。您的意思是他在京城要有大动作?”花威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同王俊才那般难看到了极点。

  王俊才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寒声说道:“他有没有大动作不好说,但种种迹象表明他必有所动作。若我所料不差,他应该是在巩固和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宋家门生基本都是朝廷文官,他这次怕是要把爪子伸入到军中。”

  王俊才瞥了瞥刘皓轩和花威,沉声道:“不管我猜测的准不准,你们二人午饭后马上回京,如果宋家的爪子真的伸入到军中,那神武国内怕是再难有我们兄弟的立足之地!”

  “大哥,那你的安全由……”

  刘皓轩的话还未说完,王俊才便抬臂打断了他,说道:“现在城内已经没有了宋世昊的爪牙,我的安全暂时并无任何忧患,更何况还有关大哥他们保护我的周全,两位贤弟大可不必为我的周全忧心。你们此番回京除了密查宋世昊近日的所作所为外,还有一件事需要二位贤弟处理。”

  花威见刘皓轩要开口,急忙抢先说道:“大哥,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是,我和二哥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花威也想出言留下保护王俊才的安全,但他知道自己回京根本对付不了宋世昊,若是没有刘皓轩这个愣头青搅动京城那趟浑水,他所有的行动定会曝光在宋世昊的眼下。

  王俊才的脸上浮现一抹难色,沉吟片刻后说道:“非是为兄不告知你们,而是现在还不知该如何说明此事。这样,你们此行把我豢养的信鸽带上,我们可用那只信鸽保持联书信络,待我这边的事情有了些许的眉目,我自会通过信鸽告知两位贤弟要做些什么。”

  非是王俊才不愿暴露自己研制肥皂的事情,而是因为还没有做出来一块,他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

  “好,那一切便依大哥之言。”花威知晓他有难言之隐,便出言打消了刘皓轩追问下去的念头。

  “二位贤弟先把肚子填饱,我去命厨房为你们准备路上的干粮。”王俊才不喜欢这种离别的伤感,见大厅内有些沉闷便走了出去。

  “公子,您这是要去哪里?”王俊才刚走到长廊的拐角,许婷然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内。

  “皓轩和花威要返京,我到厨房为他们备些路上食用的干粮。”王俊才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一番。

  “奴家去厨房吩咐一声便好,您还是回去陪陪刘公子和花公子吧!”许婷然见他眼眶微红,心头泛起一抹痛意。

  “那…那便有劳许姑娘了。”

  王俊才目送着她离开,方才转身向大厅走去,他走得极为缓慢,似乎在惧怕着什么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