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28章 关正青的发愁事(求收藏求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479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栽种好胡杨树的幼苗,已是月上树梢之时。

  王俊才看着马车上疲惫不堪的众人,开口说道:“你们一定很疑惑我为何不惜花费重金也要在此栽种树苗吧,毕竟这里面临着随时都可能被黄沙湮没的危险。我不怕告诉你们,我雇佣各位栽种树苗就是为了抵御肆虐的黄沙。”

  “我们筑造的堤坝都没有抵挡住黄沙,这么幼小的树苗能有什么用?”

  “治沙赏金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呦,您这次怕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这些树苗要是抵挡住了黄沙,您让我裸游蛮荒城都行。”

  ………

  众人的话语虽然不同,但意思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相信王俊才的办法会有效果,不相信那一株株胡杨树幼年能在肆虐的黄沙中存货下来。

  王俊才轻轻摆了摆手,说道:“各位信与不信都好,王某还是要感谢各位今日的辛苦付出,感谢的话说多了便失去了味道,还不如给各位添加五两纹银赏钱来的痛快,所以在回城之后,我会命人给各位分发十五两纹银。”

  众人闻言轰然叫好,疲惫的身子仿佛都轻快了许多。至于荒地里的胡杨树幼苗能不能抗住黄沙的侵袭,已经没有人去关心这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在他们心里远远没有十五两白花花的银子实在,毕竟银子能保证他们生活下去。

  王俊才待众人领了赏银散去,方才带着刘皓轩等人踏进了庭院的大门,倒不是他不信任宅子内的一众小厮,而是他担心有人见财起意伤害了他们,正所谓财帛动人心,没人敢保证这些人在一万两千两白花花的银子面前是否能坚守住本心。

  “公子,晚宴已经备好,您与诸位大人移步大厅便可。”婷然姑娘见到王俊才脸上的倦色,眼眸中略过一抹浓浓的心疼之色,若不是她迅速把头微垂了下去,那抹心疼绝逃不过众人的眼睛。

  王俊才轻声回道:“有劳许姑娘费心了,不知许姑娘可曾用过晚饭?”几日的相处下来,他也从婷然姑娘口中得知了她的姓氏。

  王俊才见她微微摇头欲语,抢先说说:“若是许姑娘不嫌弃我等说话粗俗,便与我等一同赶往大厅吃上一口吧!你这些时日替我操持这个院子,可是消瘦了不少呀,不知道还以为王某克扣了姑娘的口粮呢!”

  王俊才每次面对许婷然都会在不觉间想起那日的梦境,为了防止心生尴尬的他每次都故意避开她,他时常把自己关进书房与其说是打发时间,还不如如说就为了避开许婷然。

  “既然公子已经开口,婷然自然不敢推脱。”

  许婷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怨,低垂着头没有看他,心道:“若不是你这几日故意疏远我,我又岂会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

  刘皓轩偷偷瞥了眼身旁面无异色的王俊才,又偷偷瞥了眼垂头跟在身后的许婷然,暗道:“完了,大哥这个片叶不沾身的花丛老鸟,定是忘了那一身空前绝后的泡妞本领。刚刚许姑娘那副人见犹怜的模样倘若放到以前,大哥定是要上前好好安慰一番,现在可倒好,大哥居然直接来了个吃干抹净。”

  花威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嬉笑着问道:“二哥,什么事能让您想的这么出神,可否和弟弟说上一说?”

  刘皓轩除了爱好骰子和牌九外,唯一能让他感兴趣就是喝酒吃肉,现在这位居然因为想事情而没有挪动脚步,这种情况怎能不让花威感到惊奇。

  “小孩子家家,瞎打听个什么劲?哥哥无非在想今晚你们能在我手上撑过几个回合,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仅仅十八个回合就倒在了地上。”刘皓轩可不敢和他说实话,他是怕花威在暴怒之下杀了宅子内的一众老小。

  “二哥,我们能在你手上撑过几个回合,咱们今晚一试便知。”花威见他旧事重提,争强斗狠的心思顿时压过了心头的好奇。

  “两位将军,喝酒伤身且误事,我们还是点到即止的好。”关正青上次醉的最为厉害,他连自己怎么回到家门的都不知道,他婆娘为了惩戒他醉酒,那晚就没有让他踏进房门。

  刘皓轩一把搂住关正青的肩头,瓮声瓮气的说道:“关领兵,此言差矣,大丈夫立足天地之间,岂有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道理?咱们今晚还是老规矩,不醉不许离桌。”

  关正青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称好,心道:“不就是在院里睡上一个晚上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哥们又不是没在院子里睡过!”

  关正青心里的苦楚虽然隐藏的极深,却是未能逃过王俊才敏锐的眼睛,他略一琢磨便猜到了一个大概,轻声问道:“关大哥,您上次醉酒回家之后,嫂子是不是没有让您上榻睡觉?”

  关正青闻言心里一惊,暗暗揣测王俊才是如何看破了自己的心事,任他想破了自己的脑袋,他也想不到王俊才因为是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个搞笑段子。

  王俊才见他没有答话便知自己的猜测没有偏差,笑着说道:“关大哥若是不嫌弃我这里寒酸,今夜便在我这里委屈一晚吧!”

  关正青急忙道:“王大人,那小人就恭敬不如从命,厚着脸皮在您这里叨扰一晚了。”想到回家有睡院子的危险,他便没有和王俊才客气。

  “关领兵,既然你今日不用回家陪嫂子,那咱们可就不能向以往那般草草收场。”

  刘皓轩指了指天上的明月,开口说道:“咱们今日把酒言欢,必须喝到月落日升时分,你若是怕喝酒误了明日的公事,我大可到城主府找陆河那厮为你请休。”

  关正青闻言顿觉腿肚子抽筋,他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心道:“回家睡院子再不好,它也好过命丢在这里呀!这哪里是把酒言欢,这特么分明是喝酒赌命呀!”

  “刘公子,喝酒伤身,奴家您还是少喝为妙。”许婷然心里关切王俊才却不能明说,只好出言提点刘皓轩不要拉上王俊才过度饮酒。

  王俊才见她已开口劝说,也笑着说道:“二弟,许姑娘所言极是,酒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喝到尽兴便好。”

  关正青见正主开了口,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回落到了肚子里,借着王俊才的话头附和了两句,总算打消了刘皓轩对饮到天明的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