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顺逆安危第1章 悲催的穿越者(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5026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过分了啊!

  实在是太过分了!

  习武之人不都讲究点到即止吗?

  我都装晕了两次,为毛这俩小厮还要打个不停?

  莫不是因为我没躺在地上,触碰到了习武之人的底线?

  待我把身上的绳索解开,我非要你们看看什么叫花式倒地!若是不能把你们的眼珠子都给炫下来,我王俊才的姓氏非要倒过来写不可!

  王俊才在心中痛骂施暴者之时,一道阴柔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内。

  “小五小六,何须在一个晕死过去的废物身上浪费力气,倘若被绳索擦伤了手脚岂不是平增了这个废物的威风?”

  “洪头,非是我二人愿意将力气浪费在这个废物身上,而是不愿让大哥您受到宋公子的责难呐!”小五小六边拍着洪朔的马屁,边捶打着微微发酸的手臂。

  “既然怕洪某受到公子的责难,你二人还不速速打桶冷水给这个废物提提神?”

  洪朔阴寒的话语令王俊才如坠冰窖,不断揣测这具身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为自己这个悲催的穿越者招来如此横祸。

  点了宋公子他老父亲的天灯,还是送了他一顶原谅帽?

  除了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王俊才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素未谋面的宋公子如此记恨自己,不但切断了自己的财路,而且还要害了自己的性命。

  哗

  冰冷的井水不仅淋湿了王俊才的麻布长衫,更是冲散了他心中所有的杂乱想法,被水浸湿的黑色面罩紧紧贴在了面颊上,迫使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你们是谁?为何这般羞辱于我?”

  王俊才的声音虚弱到了极点,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为蓝星上的行骗高手,伪装不过是他行走黑暗边缘的基本手段。

  “啧啧,王公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还是被我的两个兄弟打出了失忆症?”

  王俊才的嘴巴刚张开,腹部就遭到了洪朔的一记重击,就在他连连干呕之时,耳边再次传来了令他痛恨欲绝的声音。

  “我对问题的答案不感兴趣,因为我没有时间和你这个废物浪费口舌。我最后问你一次,放不放弃与紫霜郡主的一纸婚书?”

  王俊才头上的面罩虽然被井水浸湿,但还是未能阻断洪朔口中喷吐出的浓郁酒臭味,他边嫌弃的别过头,边在心里暗骂洪朔耍错了酒疯。

  自己不过是一个九流武馆的馆主,怎么会和郡主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扯上关系?王俊才刚欲开口询问洪朔是不是认错了人,头顶就遭遇了一记棒击。

  “差点忘了,神武帝国内赫赫有名的临摹大师晁鸿羲老先生,现已被公子请到了蛮荒城,我只需取走你这个废物的指印和字迹便可···”洪朔嘲讽的声音在王俊才耳中渐渐变淡,直至消散不见··

  夕阳慢慢爬下山坡,夜晚开始主宰大地,残破的武道馆之内一片寂静,就连翻找食物的老鼠也懒得发出一点声响。

  “叮··α星兽语者系统装载成功,宿主王俊才,获得新手大礼包。”

  王俊才的意识随着脑海中乍现的合成音渐渐复苏,未能抬起沉重眼皮的他“看”到了由96颗星星构成的狮子座星辰图,最为诡异的是自己居然端坐在那头雄狮的脊背之上,尽显君临天下的王者风范。

  “叮··获得宿主身体属性。”

  王俊才的脑海中再次响起冰冷的合成音,他眼前的群星虚影也随之变幻,驭狮图渐渐变幻成了人体光影,还有人物的属性标记。

  宿主:王俊才。

  初级兽语者:初阶(初阶、中阶、高阶)

  动物亲和度:50/1000(50经验值为新手礼包奖励物品)

  武力值:5/100

  系统提示:初级兽语者每次进阶可得到5点武力值奖励;中级兽语者每次进阶可获得10点武力值奖励;高级兽语者每次进阶可获得15点武力值奖励。

  偶得系统的王俊才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骂上一句MMP。

  我现在很想问问你这个LOW到底的系统,在山顶观赏流星雨时不能唱歌吗?跑偏的陨石砸到我也就算了,为何要把我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承认自己的人品有些差强人意,但你这个兽语者系统又是几个意思?你想让我去和鸡鸭鹅狗聊聊某某家的八卦,还是想让我去和豺狼虎豹谈谈情感问题?

  王俊才的内心虽然委屈到了极点,但他还是克制住了想要放声哭泣的冲动,默默的安慰自己一句‘既来之则安之’,便开启了自己的解绳索大业。

  “宇哥,我受够这样的日子了,求求你把我给休了吧!”女子的声音虽然轻柔,却充满了无限的哀怨。

  女子的声音出现得太过突兀,导致王俊才刚刚触碰到绳索末端的手指一抖,纵然心头的无名火暴起,却也敢再做出丝毫的动作。

  “小玉,没能让你和孩子们过上好日子是我的错,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你真的忍心离开我们的孩子吗?”宇哥的声音中充满了自责,听得王俊才阵阵心酸。

  “你还好意思提我们的孩子?如果不是你执意要这间武馆,我和孩子怎么会饥一顿饱一顿的过活?家里的余粮勉强还能支撑三天,三日之后又当如何是好?”

  “你也知道我们鼠族的规矩,谁接任了族长之位就要入驻蛮荒城内最穷的一家,都怪我这双爪子不争气,偏偏抓到了那颗该死的红豆,哎···”

  鼠族?原来是俩耗子在闹离婚,我还以为是梁上君子上门了呢!

  哎呀我去,口吐人言,这俩耗子该不会成精了吧?

  不对··,不是耗子成精了,应该是那个兽语者系统让我听懂了鼠语!

  王俊才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以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从未想过有生之年会被俩耗子鄙视,更未想过自己的贫穷可以拆散一对耗子夫妻。

  “你们俩与其在那里吵个不休,但不如将我身上的绳索咬断,我脱身之后,自会为奉上二位所需的粮食。”王俊才的声音虽带着一丝沙哑,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你莫要因为我们夫妻的身材娇小,便将我们当做了无脑之辈,那个破米缸里面比你的面皮都要干净,真不晓得你凭借什么吹的大气!”

  母鼠小玉正值气头之上,根本就没有深究王俊才为何会说它们的语言,她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但她身侧的公鼠宇哥却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老··老婆,那个绑在柱子上的男人说话了!”

  “废话,你见过几个不会说话的人?他又没死,会说话的人有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老··老公,这个被绑柱子上的人开口说话啦!”

  果然是脑子小,智商差不少!单凭智商上的绝对碾压,我就有十足的信心将它们拿捏在股掌之中。

  “二位不必惊慌,在下不过是研读过有关万千生灵之语的书籍罢了,若是在下有惊扰到二位之处,还请海涵一二。”

  幸得王俊才的头上套着黑色面罩,这才使得他嘴角扬起的狡诈笑意没有暴露在茫茫夜色之中。

  见二鼠未作回应,王俊才接着说道:“二位对我有所防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鼠族有太多生灵是命丧人族之手,但我绝不会伤害你们分毫,我只想和二位谈笔生意。”

  “什么生意?”二鼠在王俊才的身上未感受到杀意,胆子也大上了一分。

  “你们不能将钱财变换成粮食,而我却可拿着你们盗取的财务购得粮食,如此一来,不就暂时解决了我们的生活所需吗?

  如果整个鼠族都可以与王某合作,揭下城门前的治旱告示又如何?待我领得朝廷赏银,自然可保你们鼠族粮食无忧。”

  话音落下,王俊才的指甲已经深深刺进了掌心之中,他暗暗发誓要成为人上之人,将那些叫过他废物之人统统踩在脚下。

  宇哥对小玉轻轻点了点头,随即飞速攀爬上了捆绑王俊才的柱子。

  摘掉头上的面罩,王俊才赫然发现今晚的月色居然如此皎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