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19章 重用赖十八?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6150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俊才待熊扬推着板车离开后,便急声将宇哥呼唤了出来,告诫它不要带着群鼠随意的走动,安安静静的呆在屋子里吃包子就好,若是事情进展顺利的话,等到日落时分便可带着它们渡过黃玄河。

  王俊才不得不谨慎行事,他不想自己家演变成大型屠戮现场,也不想这些即将奔赴治沙前线的老鼠朋友吓到别人。

  “大哥,您起了没呢?婷然姑娘给您送早点来了,您若是起了就应上一声!”

  刘皓轩的生意好似滚滚奔雷,震得婷然姑娘双耳隐隐作痛,她不禁怀疑刘皓轩此举是有意而为之,是在报复自己早间扰了他清梦之仇。

  “你们在院内稍等片刻,我这就出来。”

  王俊才听得婷然姑娘给自己带了早餐,急忙抓起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心道:“哪怕她带来是山珍海味,我今日也非要常常周老六家的包子。”

  王俊才担心刘皓轩那个冒失鬼突然闯进来,匆匆咀嚼了几下便将包子吞入了腹中,不仅没有品尝出包子有着何种滋味,更是险些被噎死过去。

  “大哥的面色如此红润,可是因婷然姑娘相送早点之故?”刘皓轩脸上挂着男人都懂的坏笑。

  婷然姑娘未施粉黛的俏脸上飞上两抹红霞,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一样,仿佛一朵躲在绿叶后面不敢露脸的牡丹。

  “二弟,休得胡言,倘若再说这些有损婷然姑娘名节的话,休怪为兄不顾兄弟之情重罚于你。”

  王俊才瞪了刘皓轩一眼,说道:“看我做什么?还不快些给婷然姑娘道歉!”

  婷然姑娘急忙抬头道:“王公子息怒,刘公子之意并非您想的那般,而是奴家在来此路上提及了往日的愁苦之事,故此才会引得刘公子打趣公子。”

  婷然姑娘扭捏道:“奴家听闻公子偏爱绿豆糕和枣泥酥,便借用五宝珍的厨房试着做了一些,还请您移步尝尝看,奴家做的这些糕点是否合您的胃口。”

  “婷然姑娘有心了。”

  王俊才也不好再出言责备刘皓轩,快步走到石桌前坐下,见刘皓轩和花威二人站在原地未动,开口道:“两位贤弟快快入座,莫要负了婷然姑娘的一番心意。”

  “大哥,您自己食用这些糕点便好,我二人已在五宝珍用过了早点。”花威瞥见餐盒内的糕点不过两碟而已,急忙压下了品尝的心思。

  “婷然姑娘,你可用过了早点?”

  王俊才微微侧头看向她,说道:“若是你还没有用过早点,不妨坐下与我一起食用了吧!”

  婷然姑娘淡笑道:“谢公子挂怀,奴家已经用过了早点。”

  “入口酥滑,甜而不腻,这绝对是我吃到过最好的绿豆糕。”

  王俊才脸上尽是享受之意,绿豆糕的美味不禁让他食指大动,心道:“早知能品尝到这等美味,我又何须冒死吃下那个肉包子!”

  王俊才手中的绿豆糕刚一入腑,便迫不及待的捏起一块枣泥酥,枣泥浓郁的香气瞬间在口中炸裂,让他忍不住开口称赞,“婷然姑娘的厨艺当真是登峰造极,皇宫内的御厨在你面前也要逊色三分呀!”

  婷然姑娘淡笑着回道:“公子过誉了,奴家的这点微末之技实难登得大雅之堂。”

  “婷然姑娘不必自谦,王某刚刚所言皆是发自肺腑,我··”

  王俊才的话音未完,便被风风火火赶回来的熊扬所打断,“王大人,小的已将板车给周老板送还了回去。”

  “花将军,刘将军,小的给您二位请安了。”熊扬不知婷然姑娘和哪位有关系,没敢冒然开口问好。

  王俊才掏出一些银两放在石桌上,说道:“熊扬,你把婷然姑娘送回到五宝珍,然后拿着这些银两在那里好好饱餐一顿。”

  “王大人放心,小的定当把婷然姑娘安全送到五宝珍。”熊扬拿起石桌上的银两,美滋滋地跟在了婷然姑娘的身后。

  王俊才见二人已经走远,开口说道:“三弟,有劳你到城内的大牢走上一遭,打探下是否有人前去探视晁鸿羲,若是无人前去探视那个老贼,你不妨探探他的口风。”

  “好的大哥,我这就前往大牢一探究竟。”

  花威刚站直了身子,便皱眉道:“大哥,倘若那个老贼不愿开口,我该怎么办?”

  王俊才淡笑着说道:“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可以多犒劳犒劳那些狱卒兄弟嘛!当然,你也别忘了给赖十八买些补品,此人说不得有大用?”

  “大哥,你该不会想把那个赖十八也招揽到身边吧?”刘皓轩想到赖十八的特殊癖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有何不可?这样的人不仅是刑讯逼供的好手,更是一件恶心对手的不二法宝。”

  王俊才笑得及其邪魅,说道:“你们大可想象一下,倘若赖十八和宋世昊共度一晚的话,宋世昊那个碎催会不会羞愧而死?”

  “大哥,虽然弟弟很欣赏您的这个主意,但赖十八这人无异于一把双刃剑呀!”花威的两道剑眉已经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三弟尽管放心便是,哪怕我将他带回了京城,我也不会将他带在身边。”

  王俊才微微一笑,说道:“他本来就是戴罪之身,我岂能随意将他放于牢笼之外,只要将他继续囚禁在牢笼之中,他这把双刃剑又能奈我何呢?”

  “大哥,您让三弟去大牢撬晁鸿羲的嘴巴,那您让我干些什么去呀?”

  刘皓轩见自己还没有被分配到任何的任务,心中不免有些急切,若不是花威已经出了庭院的大门,他一定会把花威的任务给抢过来。

  “为兄和你说了那么多次,你就不能改改这个急性子吗?”

  王俊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就带为兄到赌坊转上一转,看看是否有人愿意转让自己的房屋,若是没有合适的房屋出售,那便只好请些工匠回来修缮这个破屋。”

  王俊才昨日曾旁敲侧击的打听过,赌徒在输红眼的时候真的会押上地契和房契,即便不能从赌徒手中购得房产,也可以从赌坊购得适宜的房产。

  王俊才刚踏进赌坊的大门,便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头,他实难明白充斥着嘶吼和谩骂的赌坊为何会让赌徒趋之若就,甚至散在这种场所尽家财也在所不惜。

  王俊才跟在刘皓轩身后漫无目的的转着,见无人以房契相押不免有些失望,实在忍受不了赌坊氛围的他出声叫住了刘皓轩,告诉他直接去找老板碰碰运气。

  “大哥,您先在门外等上片刻,我去和他们交涉房契之事便可。”王俊才眼中的厌恶之色虽然被隐藏的很深,却是未能逃过刘皓轩的眼睛。

  “正事要紧,切莫发了赌瘾。”王俊才交代了一声,便转身出了赌坊的大门。

  仅仅过了半袋烟的功夫,一脸喜色的刘皓轩便出了赌场的大门,王俊才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成了,并且买到的房子貌似还很不错。

  刘皓轩将房契塞到王俊才手中,眉飞色舞的说道:“大哥,咱们的运气不错,他们前两天刚好收到一个不错的院子,巧的是这个院子就在您家街对面。”

  “哦?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王俊才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为兄可不止一次的奢望过搬进那个院子!”

  “大哥,您和花老三来的太迟,让您在此地受尽了委屈。”刘皓轩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愧疚之色,声音也带上了一丝丝的哽咽。

  “你少在那里和我煽情,快随我去五宝珍接婷然姑娘。”王俊才快速转身拭泪,他不愿让刘皓轩看到自己的窘态。

  熊扬还在慢条斯理的喝着小酒,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踏进五宝珍的大门,哪怕桌上仅有两份炒青菜,但愣是被他喝出了十碟八碗的感觉。

  “王大人、刘将军,您二位爷有何要事吩咐小的?”熊扬急忙手下手中的酒杯,快步迎了上去。

  “没什么事情,你继续喝你的便是。”

  王俊才瞥见他桌上的两盘青菜,急忙叫来了店小二,“小二,给他加两个上好的下酒菜,他的花销记在我二弟账上便是。”

  “王大人,小的··”

  熊扬的话还没有说完,王俊才便挥手打断了他,“虽然不能保证你每餐都吃上山珍海味,但餐餐有肉打牙祭还是能保证得了,闲话少说,快喝酒去吧。”

  熊扬目送着王俊才二人上了楼,这才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每迈出的一步都如同踩在了棉花上一般,轻飘飘的好不快活。

  店小二看熊扬的眼神充满了艳羡,心道:“这个小泼皮踩了哪家的狗屎,居然有幸跟在那两位大人身边做事,这无异于野鸡钻进了凤凰窝,还特么成个人物了呀!”

  另一边,花威也赶到了蛮荒城的大牢,二百两纹银被随意的挥洒下去,他便成了一众狱卒的座上宾。

  “兄弟,你确定眼前之人就就是赖十八?”花威实难想象面前这个瘦骨嶙嶙的人就是赖十八,这明显与他想象中身材魁梧的汉子形象不符。

  狱卒似乎猜中了他的心思,笑着道:“您莫看他瘦了吧唧,他以前可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若不是兄弟们经常用他惩治奸淫犯,他也不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这一百两纹银是送给你的见面礼,只求兄弟以后对他稍微好一点,这样的人才若是死在了狱中,岂不是对奸淫犯最大的纵容吗?”花威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这怎么还意思呢?您尽管放心便是,小人绝对会把他当亲爹一样伺候着。”狱卒摸着手中的银票都快忘记自己叫什么了,险些把自己胸前的肋骨拍了个粉碎。

  “兄弟,你也知道是我擒住了晁鸿羲那个老淫棍,为了防止这个老淫棍的同党加害于我,我想知道可有人来探视过他?”花威又摸出了一张银票,不动声色地塞进了狱卒的怀里。

  “不瞒大人您说,罗家护院统领宁涞于昨天夜里探视过他,至于他们二人谈论过什么,小人就一概不知了。”

  花威闻言暗道了一声果然,自刘皓轩那日赢得两万两纹银那天起,他们三人便隐隐怀疑罗家是某个家族洗钱的工具,只是没想到会是宋家的走狗···

  勺子祝各位书友,新年新气象,万事如意,事业更上一层楼,揽进八方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