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9章 输的可还顺利?(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734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俊才刚推开院落的大门,伏在房门后的宇哥就窜了出来,围着王俊才转了三圈才停下,一双豆大的黑眼睛滴更是溜溜转个不停。

  “你这般看我,莫不是以为我连夜逃出了蛮荒城?”王俊才笑得有点牵强,毕竟让老鼠猜忌这事确实有点心塞。

  “谁管你这穷酸是不是连夜离开了蛮荒陈,本族长只关心你有没有带吃食回来,若不是闻到了食物的香气,你当本族长会亲自出门迎接你这个穷酸?”

  宇哥不仅怀疑过王俊才已经连夜离开,更是因为轻信王俊才而被老婆教训了一夜,但此刻美食当前,它是万万不会开口提及这些。

  王俊才晃了晃手中的糕点盒子,酸溜溜的说道:“没想到咱们之间这场跨越种族的交情,居然败给了一盒几十文钱的糕点。你说是咱们之间的交情太过廉价,还是你至始至终就没有相信过我王某人呢?”

  “你这穷酸好生呱噪!”

  宇哥翘起前肢,捋着唇上端的鬓须说道:“你也莫在那里冷言冷语的暗讽本族长太过市侩,你扪心自问,前几日忍饥挨饿时可曾想过交情这东西价值几何?”

  “幸好你此生为鼠,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状师要饿死街边,为了尽快填饱你们的肚子,我们还是进屋里聊吧!”

  王俊才前生作为行骗高手尝尽了孤独,此生才知晓有朋友在侧是何种滋味,他虽然没有回答宇哥提出的问题,但他知道自己可以为了这份友情舍弃点自己的生命。

  王俊才推开房门一看,顿时被屋内乱窜的几十只老鼠骇了一跳,强压下强烈视觉冲击带来的不适感,迈着步子踏进了房门之内。

  王俊才刚把糕点放在地上,群鼠就乌泱泱的围了过来,宇哥叼起一块糕点便跳到了王俊才的嘴边,并不断努嘴示意他到角落里详谈。

  “你先等等,我去把昨日买回来的肉包子拿出来,你这些亲戚拖家带口的来一次不容易,总不能让它们饿着肚子回去吧?”

  王俊才看着米缸中的肉包子露出一抹苦笑,满心欢喜的买回了垂涎之物,自己一口没尝到不说,结果全便宜了这些走门子窜亲戚的老鼠。

  叮··

  王俊才的脑中不断响起轻微的系统提示音,似有所悟的他急忙查看起系统属性点,看着不断暴涨的好友度,王俊才心中的阴霾在顷刻间一扫而空。

  “宇哥,咱家的亲戚都来了吗?如果还没有过来的亲戚,你赶快去把他们叫来饱餐一顿,你不要担心食物不够的问题,我随时都可以出去买些回来。”

  宇哥着实被面红耳赤的王俊才吓了一跳,它还以为这些亲戚的突然造访逼疯了王俊才,连续询问了几次过后,它才确定王俊才不是在说反话。

  “我今日已派人前去城主府商谈治沙一事,我想知道你能调动多少鼠族兄弟助我完成此事?”王俊才得知宇哥的亲戚已经尽数在这里后,高涨的情绪才稍稍回落了一些。

  “回答你的问题前,我想知道你需要我们鼠族做些什么,总不能任你上下嘴皮一碰,我就让我的族人钻进黃玄河之中吧?”

  不知是眼前产生了幻觉,还是心理暗示的太过严重,王俊才竟从宇哥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睿智的光芒,收起轻视心思的他吐出了‘挖洞’两个字。

  刘皓轩自从与王俊才等人分开后,就独自一人溜达到了赌坊的门口,赌坊门口的小厮见他身着不凡,便毕恭毕敬的将他迎进了赌坊之中。

  “这位爷,您是要玩上两把?”手持骰盅的荷官见刘皓轩轻轻点了点头,立马对台案前的一名赌徒喝道:“没钱了还不快点滚开,没瞧见这位爷要玩上两把吗?”

  那名赌徒也不敢还嘴,唯唯诺诺的起身站到了旁边,那双略显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台案,看样子是想通过观战慰藉自己不堪的毒瘾。

  “胖爷不会白占了你的位置,这几两银子拿去饱餐一顿吧!”

  刘皓轩随手就丢过去十两纹银,这一幕不知羡煞了在场的多少赌徒,更加挑战他们神经的是刘皓轩接下来的动作,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一沓银票拍在了台案之上。

  荷官已经不知道在罗家赌坊工作了多少年,可即便如此,他看向那一沓银票的时候也是眼热的很。

  荷官尚且如此,就更不用提那些被贪欲蒙蔽了双眼的赌徒,若不是顾忌罗家在蛮荒城内的势力,他们怕是就要出手抢夺刘皓轩的银票了。

  “胖爷出来的匆忙,这些银票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天黑,若是今天不能玩得尽兴,怕是明天还要到这里走上一遭。”刘皓轩说话间已经把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压在了小上。

  那名得了刘皓轩十两纹银的赌徒微微皱了皱眉,俯低身子轻声提醒道:“这位爷,庄家已经开出了13把小,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无妨,胖爷不在乎这点银子,胖爷玩得是骰盅落下后的心跳。”刘皓轩大手一挥,冲着荷官嚷道:“干嘛呢,开骰盅也要看个时辰不成?”

  荷官闻言也不恼怒,忙赔着笑脸打开了骰盅,他在摇动骰盅时就知道了里面的点数,知道这局刘皓轩必输无疑。

  “嘿,还真特娘的开了大!”

  刘皓轩纵横京城赌坊十余年,早就练出了听声辨别点数的本领,他这般惊呼就是为了麻痹赌坊内的荷官,让他们误以为自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赌徒。

  两个时辰匆匆而逝,输多赢少的刘皓轩终于将一沓银票挥霍一空,留下一句今日运气不好明日再来相搏后,刘皓轩便晃着膀子走出了赌坊。

  见刘皓轩踏进了庭院,王俊才笑着道:“输的可还顺利?”

  “大哥,‘骰子刘’这个名号可不是弟弟投枪过来的,那可是弟弟在赌坊里厮杀赢过来的。若不是遵照您的意思输到日落时分,弟弟早就输光了那两千两纹银。”

  王俊才的面上虽保持着风平浪静,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断暗骂刘皓轩败家子的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两千两能买下多少的东西。

  刘皓轩向屋内扫了一眼,开口问道:“大哥,花老三那厮还没有回来?”

  “治沙这等民生大事,城主大人怎会让三弟饿着肚子回来?若我所料不差,三弟此时正在城主府喝酒吃饭呢!”

  王俊才还真没有说错,城主陆河还真的在宴请花威,若不是花威一再出言阻拦了下来,王俊才和刘皓轩二人也早被人请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