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16章 晁鸿羲受到的惩罚(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601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见花威和关正青二人终于折返了回来,险些成为望夫石的店小二急忙起身迎了上去,细细地将王俊才交代的话复述了一遍,无非就是王俊才二人已经赶往烟雨楼为婷然姑娘赎身,回来的兄弟们先行饮酒吃肉便好。

  关正青已从花威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所以听闻王俊才二人已奔赴烟雨楼时并无感到惊讶,当得知押送晁鸿羲的四个兄弟还未返回时,关正青的两道重眉不由得拧成了一个川字。

  花威轻轻拍了拍关正青的肩膀,劝慰道:“关兄,你无需为兄弟们担心,莫说晁鸿羲那个老贼已经被捆绑成了粽子,就是他身无束缚也绝不是兄弟们的对手。”

  关正青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心道:“我倒不是担心晁鸿羲那个老帮菜,我是担心有人出手劫持那个老帮菜呀!”

  花威一眼便看破了关正青的心事,说道:“兄弟们押解晁鸿羲那个老贼时,你我二人也可算得上贴身相送,虽说在城主府前与兄弟们暂别了一段时间,但那段时间发生意外之事绝逃不过你我的耳朵。

  若是花某所料不差,兄弟们此时应该在大佬教训晁鸿羲那个老贼,等他们四人感到无趣之后,自然会返回这里与我等相聚。”

  听罢花威的层层分析,关正青顿时安心了不少,他可不相信有人真的胆大到劫持大牢重地,毕竟大牢与兵营仅有一墙之隔。

  “三弟,你与关兄是刚刚回到这里,还是特意到楼下相迎呀?”就在花威和关正青正欲上楼之际,王俊才三人踏进了五宝珍的大门。

  “回大哥的话,我与关兄刚踏进五宝珍的大门不久。”花威指了指店小二,开口说道:“这小斯刚刚将您的话转述了一遍,您几位就折返了回来。”

  王俊才念及婷然姑娘今晚上的情绪起伏过大,便吩咐店小二为她备出一间上好的客房,直到目送着婷然姑娘进入了客房之中,王俊才等人才转身走进了雅间之内。

  王俊才看向关正青,双眼中尽是歉然之意,“关兄,兄弟们还不知何时才能折返回来,不如我先吩咐小二为你备上一些吃食垫垫肚子,等兄弟们全部归来之后,我们在举杯共饮如何?”

  “王大人,您无需如此麻烦,小人的身子可没有那般柔弱。”

  关正青的话音刚刚落下,雅间的门便被人推开了,王俊才等人抬眼一看,不是押送晁鸿羲的几个兵卒又是何人。

  王俊才急忙招呼四人落座,随即吩咐店小二速速端上酒菜,莫说几个为他奔波了一天的众兵卒,就连他本人也早已是前胸贴后背了。

  四人刚刚落座,关正青便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不过是押送那个老淫棍去大牢而已,为何会回来的这么晚?”

  兵卒甲:“关头,您可是再三交代我等要好好和狱卒交涉,我们这还不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您交下的任务吗?”

  兵卒乙:“您几位有所不知,待我等说出那个老淫棍的罪行之后,那些狱卒兄弟比我们还要气愤三分,不但把那个老淫棍关进了赖十八的牢房,更是在赖十八的夜宵里加了一剂猛药。”

  听到赖十八竟是有着龙阳之癖的人,王俊才三人无不感到恶寒,特别是听到狱卒竟在赖十八的夜宵中加了猛药后,王俊才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赖十八?那个有龙阳之癖的怪盗赖十八?”关正青的声调都提高了三分。

  兵卒甲:“瞧您这话说的,除了那个有着龙阳之癖的赖十八,咱们蛮荒城内还有叫做赖十八的人吗?”

  “纵然那个老淫棍和赖十八关在了一起,这和你们回来这么晚有什么关系呀?”

  关正青眼中尽是不解之意,他很难把这两件事串联到一起,不仅他不能理解,就是王俊才三人也想不出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兵卒丙:“怎么会没有关系呢?我们还不是为了印证狱卒兄弟有没有诓骗我们,特意逗留在那边听了会墙根嘛!”

  王俊才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他实难想象这几个家伙竟有这样的癖好,若是听新婚夫妇的墙根也便罢了,可你们听两个男人的墙根是几个意思?

  有心不听吧,可有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听下去吧,又担心接下来的内容会影响到喝酒吃肉的心情。

  左右权衡了片刻,王俊才决定继续听下去。

  见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兵卒丙急忙说道:“您还别说,那几个狱卒兄弟下的猛药还真是够劲,那个老淫棍的惨叫声就是三里外都能听见,甭提他的惨叫声有多么渗人了!”

  “您几位绝对猜不到赖十八吃下的是什么猛药?”兵卒甲脸上浮现一抹神秘之色。

  “这有什么猜不到的呀!”刘皓轩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玩味道:“除了男人助兴时服下的药物,兄弟们还能给赖十八喂下什么药。”

  兵卒甲嘿嘿一笑,说道:“若是人服用的便也罢了,可他服下的偏偏是给种牛服用的药物,您绝对想不到这种药的药效有多猛烈,我们几个回来的时候,那个老淫棍还在不停的惨叫呢!”

  王俊才闻言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心道:“满清的十大酷刑已经够骇人听闻了,没想到竟还有比之残忍几分的酷刑。古代狱卒在折磨人这一块绝对都是个顶个的人才,折磨人的手段不但驳杂多端,而且手段一个比一个阴狠毒辣!”

  刘皓轩也是被这种刑罚吓了一跳,急忙问道:“那个老淫棍已经那么大的岁数,会不会被那个赖十八折磨致死呀?”

  兵卒丙:“刘爷尽管放心就是,我们已经提点过那些狱卒兄弟,那个老帮菜最多只会被折磨地褪下一层皮,但绝对不会被折磨致死。”

  关正青疑惑道:“你们不是说那种药的药效猛烈嘛,他那颗老葱能坚持到最后的紧要关头吗?”

  “咳,您可莫要忘了,咱们大牢里可不止老淫棍一个奸淫犯,等他挺不住的时候,狱卒兄弟自会将其他的奸淫犯丢进去。”

  王俊才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想到这些狱卒私下里竟是用这种手段惩治奸淫犯,虽然震惊于这种别出一格的刑罚,他心底却并不反对狱卒使用这样的惩治手段。

  因为这样的罪犯就该用这样的手段惩治,只有这种手段才会让他们知道自己给别人带去了怎么样的伤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