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7章 宴请众兵卒(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603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见自己置身于一张陌生的床上,睡眼朦胧的王俊才顿时瞪大了眼睛,轻轻揉捏着发胀的脑袋思索了许久,昨夜发生的点滴才在他脑中慢慢浮现。

  “都怪昨夜聊得太过兴起,不然我也不会被他们两个架到客栈又喝了几杯!”王俊才苦笑着翻身下床,他可不想给群鼠留下一个临阵脱逃的印象。

  “小二,昨夜与我前来的二人可还留在店中?”推开房门,王俊才便看到了端着酒菜的店小二。

  “这位爷的话,那二位爷还在客房里歇息着呢!”店小二指了指王俊才隔壁的两间客房,笑着说道:“喏,这便是那两位爷入榻得客房。”

  “这样,若是他二人醒来后寻我,你就说我已回到了武馆。”王俊才交代了一句便离开了客栈。

  街上过往之人不仅不再对王俊才指指点点,而且看向他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敬畏的味道,特别是昨日对他讽刺有加的贺老七,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王俊才那双深邃的眼睛。

  “这些人怎么畏我如豺狼虎豹,难不成我们三个昨夜耍酒疯打伤了行人不成?”这个念头刚起便被王俊才无情的抛出了脑袋,毕竟在他的记忆里可没有当街耍酒疯这一出难堪的戏码。

  见到远处得巡逻队,王俊才的眼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这事绝对和他们脱不了干系,毕竟只有他们才知道我有着怎样的身份。”

  据刘皓轩和花威二人所讲,王俊才被送到蛮荒城时被责令掩盖王家子嗣的身份,正是因为老国公的这道密令,他才会以大家族下人的身份流放进到蛮荒城。

  王俊才不知道老国公此举是为了磨砺这具身躯,还是因为紫霜郡主的诬告使老国公觉得他辱没了王家门风。

  “王大人,您这是刚用过午膳?”

  关正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收回思绪的王俊才笑着回道:“正是,你和兄弟们若是得空,不妨到我那里喝杯茶水解解暑。”

  “您若是不嫌弃弟兄们身上的汗臭味,咱们到前边的茶楼坐上一坐可好?”关正青的眼睛都在闪着光,此刻的他就像一只盯上了肥肉的老狐狸。

  这倒不能怪关正青太过市侩,他也是残酷现实下的一个苦命人,他自出生起就生活在贫瘠的蛮荒城内,他不愿自己的子嗣后代还生活在这个地方,即便这个机会只是场镜花水月,他也不愿错失了这个机会。

  “兄弟们日夜巡视甚是辛苦,我请兄弟们到五宝珍喝上一杯吧!”王俊才见众人眼中闪过一抹迟疑,笑着说道:“若是城主大人责问起来,你们尽管推到我的头上便是,想必城主大人不卖我王某人的面子,也会给我那两个义弟一分薄面。”

  王俊才此话一出,顷刻间打消了众人心头的疑虑,随着关正青的一声高呼,一众面红耳赤的城卫兵随着王俊才踏进了五宝珍。

  “这位爷,您回来的也凑巧,那两位爷刚刚还向小的打听您的去处呢?”王俊才刚一踏进店门,店小二便迎了上来。

  “哦?他们现在可还在店内?”囊中羞涩的王俊才不免有些紧张。

  “那二位爷正在雅间用膳,小的这就带您过去?”

  王俊才轻轻摇了摇头,笑着回道:“不必如此麻烦,你给我们换一个大点的雅间,我要招呼这些兄弟喝上一杯。”

  “得咧,小的这就去给您安排。”

  王俊才率人紧跟店小二的身后,寻了个靠窗的雅间落座,不多时,刘皓轩和花威二人也随着店小二走了进来。

  也不知是刘皓轩和花威二人身上的气势太盛,还是昨日的暴怒给众城卫兵留下了心理阴影,众兵卒见到他们二人顿时恭谨了起来,侥幸捡回性命的关正青更是轻颤不停。

  “诸位兄弟不必拘谨,都放轻松一些,有我在这里为尔等撑腰,我这两位义弟还能将你们生吞活剥了不成?”

  王俊才的声音虽轻,却也着实令众兵卒安心了不少,他们的身体虽然还有一丝的僵硬,但眼中的畏惧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我大哥拿尔等当朋友,那尔等自然便是我们兄弟的朋友,你们今日尽管敞开了肚皮吃喝,所有的花销皆由胖爷我一人承担。”刘皓轩把肚皮拍得‘嗡嗡’作响。

  王俊才看到后不由得撇撇嘴,生怕这厮用力过猛拍出了荤油,有心提点这厮渐渐身上的肥肉,却又不知该如何开这个口。

  “谢过刘爷,小的感恩不尽。”

  五宝珍这间客栈虽算不得奢华,但在蛮荒城内也是非常人能踏进之所,就凭众兵卒每月领取的微薄月俸,他们可不敢奢望进来吃喝一顿。

  “甭提谢谢,真说起来也是胖爷对不起你们,因宋世昊那厮让你们吃了些苦头,等胖爷哪天在街上碰到那个狗贼,非揍他一顿撒撒怒气不可!”

  听到刘皓轩的话语,关正青的脸上浮现一抹怪异之色,“刘爷,您在蛮荒城内怕是见不到宋世昊其人了,他已于昨日午时携带家眷离开了蛮荒城。”

  “你说什么?宋世昊那个狗贼已经离开了蛮荒城?尔等既然知晓我等之间的仇恨,为何不在他离城前去我大哥那里禀报一声?”

  刘皓轩的怒火又被点燃了起来,若不是王俊才在暗中按住了他的大腿,这厮怕是又要上演一出全武行。

  “刘爷,您这可就冤枉我等喽!”

  关正青的脸色顷刻间苦了起来,出言解释道:“我等也是在午时接到了城主大人的调令,直至回到城主府才知是护送宋世昊离城,待我等赶回蛮荒城已是临近四更之时。

  小的第一时间便去了王大人府上,可却未见一人在府上呀!小的还以为众大人得知了这个好消息,已外出把酒言欢了呢!”

  “关兄,我二弟就是一个急脾气,你和兄弟们不要往心里去才好。待得小二端上了酒菜,王某再代弟举杯给各位赔罪。”王俊才对众人抱了抱拳。

  刘皓轩也知道自己埋怨错了人,堆着笑脸和众人赔了个不是,这一点倒是和他的赌品差不了多少,即拿得起也放得下。

  众人说话之间,店小二也端着酒菜走进了雅间,王俊才也不多言,依照先前所言举杯给众兵卒赔了一个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