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22章 怪异的梦 (求收藏求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4020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有了第一个的尝试,两石米很快便被置换一空。

  花威看着筐内换来的五谷陈粮,心中不免五味杂陈,这些粮食大多都遭受了虫蛀,极少数的粮食上面甚至还沾有泥土。

  他知道蛮荒城内百姓的生活不好,但他没想到城内百姓的生活会如此艰辛,这些人不但只能买些廉价的虫蛀米度日,甚至还要挖掘鼠洞中的粮食。

  一名杂役试探的问道:“花公子,我们现在可否打道回府?”

  “不急,再与他们兑换三石粮食!”

  花威指着筐内的粮食,沉声说道:“这些粮食的卖相虽然差强人意,但无人为了多换些稻米往里面掺杂沙子,他们这种高尚的品质,不值得我们再辛苦一时半刻吗?”

  众杂役心中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更有甚者已经开始了吆喝,那些乘兴而来败兴而去的妇孺闻声大喜,再次提着篮子围拢了上来。

  蛮荒城大牢,关押赖十八的牢房。

  “狱卒大哥,赖某的身体真得吃不消了,求您放过我一次吧!”赖十八见到狱卒手中的鸡腿不但没有喜色,反而惊慌到了极点。

  狱卒见左右无人,探着脑袋低声说道:“我也不瞒你这个好运的家伙,有人花钱让本大爷对你照拂一二,我送来的吃食都不会加料,你就放心大胆的吃吧!”

  “敢问官爷,您口中之人可是早间前来探视我的那位爷?”赖十八在这个世上举目无亲,他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早间前来探视的花威。

  “赖十八,这些都是你自己的猜测,大爷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狱卒将手中的鸡腿扔到了赖十八的怀中,提着食桶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他为何要狱卒对我照拂一二,他到底打着怎样的算盘?”赖十八看着手中香喷喷的鸡腿,陷入了沉思之中。

  赖十八因沉思而没有动筷,深受其害的晁鸿羲则是因为伙食太差而没有动筷,他边骂着牢内的吃食狗都不会吃,边祈祷罗家快些来人将自己解救出去。

  晁鸿羲绝对不会想到,刚刚被他谩骂成狗都不会吃的牢饭,他在晚饭时不但吃得比谁都欢快,并且还叫嚷着让狱卒再添上一碗··

  “二哥,怎么不见大哥和婷然姑娘前来吃午饭?”花威见刘皓轩已经动用了筷子,明亮的双眸内闪过一抹深深的疑惑。

  “大哥休息前特别交代过,不到日落时分不可到房内吵醒他。”

  刘皓轩轻抿了一口杯中酒,接着说道:“至于婷然姑娘嘛,她执意要留在房中侍奉大哥,我便命婢女把午饭给她送了过去。”

  花威沉声道:“二哥,你老实告诉我,大哥和婷然姑娘该不会是睡到了一起吧?”

  “花老三,你好歹也是个世家子弟,难道还不明白贴身丫鬟代表着什么吗?”刘皓轩冷哼一声,眼中充满了鄙夷之色。

  “二哥,你好生糊涂!大哥的婚配对象可是镇南王府的紫霜郡主,倘若被她知晓了此事,不仅会危及到老国公在朝中的地位,还会让大哥有性命之忧呀!“

  花威猛地站了起来,冷声道:“不行,趁着这件事还没有扩散出去,我必须将知晓此事的相关人等屠戮干净。”

  “花老三,你给我站住!你总说我办事莽撞,我看你是有过之而不不及!”

  刘皓轩重重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大哥服用了我随身携带的蒙汗药,他就是有心也不会和婷然姑娘发生什么,更何况婷然姑娘只是在房中负责为大哥扇扇子而已,你瞎担心个什么劲?”

  “二哥,你怎么还怪罪起我来了?”

  花威恶狠狠的瞪着他,显然在为他不把话讲清楚,害自己白白担心而生气。

  刘皓轩挥了挥手,笑嘻嘻的说道:“花老三,你还是把瞪我的力气用在这些可口的饭菜上吧!”

  刘皓轩见花威气呼呼的坐了下来,开口说道:“大哥还有过交代,说他休息期间发生的事情交于你我酌情处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太过急躁,所以这期间发生的事情还需你来定夺处理。”

  花威挑眉道:“全部交由我处理?那你干什么去?”以他对刘皓轩的了解,他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花老三,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记性不好了呢?”

  刘皓轩摇了摇头,撇嘴道:“你定是忘了大哥在书房说过的话,我夜间还要去处理事情呢,我现在不好好的休息一下,夜间哪里有精力处理好事情呀?”

  花威也懒得理会他,自顾自的朵颐起来,偶尔会偷偷打量刘皓轩两眼,盘算着他晚上会去做些什么。

  时间飞快,眨眼间便到了日落时分。

  婷然姑娘轻轻推了推王俊才的胳膊,贴在他耳边轻声喊道:“公子,已到日落时分,您该起床了。”

  “哦``啊,婷然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金才见到婷然姑娘那张绝美的脸,顿时想起了临睡时听到的话语,红着脸掀起了被角往内一看,见自己衣衫穿戴整齐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婷然姑娘莞尔一笑,说道:“公子,奴家一直在这里侍奉着您呀?您还没有吃中饭和晚饭,想必一定饿了吧,奴家这就去厨房为您端些吃的过来。”

  婷然姑娘每迈出一部,两道柳叶般的眉毛便会紧紧的拧在一起,若是细细查看便会发现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可惜某个陷入呆傻的人并没有休息到这些。

  王俊才没有出言阻拦,他现在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看着紧闭的房门,他轻声呢喃道:“奇怪,难道那些话都是我梦中听到的吗?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做了一个这么奇怪的梦,难道是因为我单身太久了的缘故?”

  王俊才想到这里,伸出一只手向自己的裤子探去,发觉没有任何的异样以后,他这才傻傻的笑了起来,“还好,没有把自己的老脸丢尽!”

  “大哥,您起了吗?”

  王俊才一听声音便知来人是谁,没办法,刘皓轩的大嗓门简直是世间难寻,想不把他给认出来都难。

  王俊才一把掀开被子,嚷道:“你快收了叫魂神通吧,我已经完全的回魂了!对了,关大哥可曾过来找过我?”

  “大哥,我来此正是想向您通告此事,关领兵此事正在客厅等着您呢!”

  刘皓轩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他说您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随时都能将它们···”

  刘皓轩的话还没说完,房门便被王俊才打了开来,“走吧,咱们兄弟忙活的时候到了!”

  匆匆下床走出房门的王俊才没有发现,床单上有一朵盛开的血色鲜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