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8章 初闻风波州(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535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几番推杯交盏下来,众人之间的话也就多了起来,特别是喝点酒就把不住门的刘皓轩,几乎将他在赌坊的光辉事迹都添油加醋地吹嘘了一遍。

  刘皓轩不但没有胖人说会话就喘的毛病,而且他的口才也是极佳,每每说到一掷千金的精彩之处,都会引得众兵卒为他捏上一把冷汗。

  王俊才虚举了下酒杯,沉声说道:“关兄,王某今日摆酒招待诸位兄弟,除了为我的两位义弟向诸位兄弟道歉,也有询问一些事情之意。”

  关正青的心头一紧,急声回道:“承蒙王大人看得起我等,您尽管开口询问便是,小的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据我所知,朝廷曾数次拨款银两治理黄沙,为何我来此之时却不见半点治理过的痕迹?那些朝廷拨下的治沙官银,莫不是流进了某个大人的口袋?”王俊才假意举杯饮酒,实则偷偷观察众人的表情变化。

  “大人,非是小人袒护城主大人,实则是大人冤枉了城主大人。”

  关正青饮下满满的一杯水酒,眼含热泪的说道:“我等曾三次筑坝抵御黄沙侵袭,结果却是差强人意。最为致命的就是农田日益缩减,每年产下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城内居民所需,若不是城主大人用治沙专银购买粮食,这蛮荒城怕是早已成了一座空城。”

  王俊才作为一个骗术高手,最擅长之事莫过于揣测他人心思,他通过刚才的观察便知关正青没有说谎,这让他不禁对素未谋面的城主陆河产生了一抹敬佩之情。

  王俊才起身拍了拍关正青的肩膀,正色道:“关兄尽管把心放进肚子里便是,我兄弟三人聚于此地可不是为了彻查此案,我之所以会提及此事,那是因为王某想要接下治理黄沙的这件苦差事。”

  嘶

  王俊才的话语换来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一抹震惊之色,刘皓轩和花威二人更是差点张裂了眼眶,仿佛刚刚认识王俊才一般。

  他们俩印象中的王俊才,就是个宁愿把时间花在游花船上也不愿与权贵子弟结交的人。借用王俊才曾经说过的话概括,与其让自己在权利的漩涡中疲惫不堪,还不如在花船上赏美听曲吟诗作对。

  “大哥,您这是···”

  花威的话音未完,王俊才便出言打断了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等曾以为史书所载不过是夸大其词,可蛮荒城内生活却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虽然我半年后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但他们又如何走出这座流放之城?他们的祖辈因为跟错了主子遭到了遗弃,他们这些人又何罪之有?就因为皇上开了金口不许他们离开,他们就要成为黄沙下的一缕冤魂吗?”

  王俊才不大的声音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撞击在每个人的心上,关正青等众兵卒早已跪倒在地,直呼愿意追随王俊才治理黄沙。

  “大哥,您刚刚也听到了关领兵之言,治沙一事恐难成功呀!”花威担心王俊才失败后会一蹶不振。

  “治沙虽难,却也不是一点成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先前三次治沙都以失败告终,无非是用错了方法而已。”

  王俊才转身看向关正青,接着说道:“关兄,你可知黃玄河水深几何,能否容纳货船通过?”

  “小人虽不知黃玄河水深几何,却知晓黃玄河可容纳货船通过,城主大人曾经购买的赈灾粮食,皆是由水路运送进蛮荒城的。”关正青虽然不明白王俊才为何这般问,却也如实回答了他。

  王俊才的心头一喜,忙追问道:“那百里之内可有贩卖胡杨树幼苗之所?”想到古代可能没有贩卖树苗这种商人,王俊才急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百里内可有挖掘胡杨树幼苗之所?”

  见众兵卒皆是低头不语,王俊才不禁暗叫一声糟糕,这个世界该不会没有胡杨神树吧?若真是如此,岂不白白浪费掉了我的一腔热血!

  就在王俊才暗暗叫苦之际,花威开了口:“大哥,我和二哥来此地时虽日夜兼程,却也粗略注意过沿途的一些景致,距离此地七十里外的风波州有片密林,就是不知有没有大哥提到的胡杨树幼苗。”

  “风波州有没有胡杨树的幼苗,我们前去一探便知!”王俊才的眼中精光爆闪,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风波州。

  王俊才能知晓胡杨树可以在荒漠中存活,完全得益于某宝那片的公益森林,他这个行骗高手,也是通过那片公益森林认识了不少可以在荒漠存活的树种。

  “大哥,植种那胡杨树便可抵挡住黄沙吗?”

  花威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王俊才的身上,没办法,这个问题是他们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不知你们可曾留意过河堤两岸?”

  见众人眼中的疑惑更甚,王俊才笑着解释说:“凡河边有树木生长,其周遭的土壤便不会轻易被河水冲垮,反之,其河岸两侧的土壤则日益缩减。

  黄沙与水无异,皆是流动之物,树木能阻挡水流,为何不能阻挡下流动的黄沙?孤本中曾提及胡杨树素有“大漠英雄树“的美称,它是栽种在荒漠中的不二人选。”

  王俊才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水土流失,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为何要在荒漠中栽种胡杨树,只能把一切推到莫须有的观察力和孤本身上。

  “王大人,有何需要我等前去准备的东西,您尽管吩咐便是!”关正青等兵卒都是粗汉子,早已被王俊才的言论给砸懵了过去。

  “三弟,你随关大哥去城主府讨个出关文牒,我们明日便起身前去风波州!”王俊才扭头看向刘皓轩,吩咐道:“二弟,你明日留在城中逛赌坊便成,你先别急着高兴,为兄对你可是有要求的。”

  “哥哥,您尽管说便是!”

  “蛮荒城的百姓本就贫苦,罗家却在此地设下赌坊,实乃天理难容之举!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许赢不许输!我要罗家这个吸食百姓血肉的恶鬼,也尝尝被人吸食血肉的滋味!”

  王俊才的声音阴寒到了极点,雅间内的众人无不毫毛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