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顺逆安危

第12章 定计戏晁贼(求收藏推荐)

顺逆安危 挖土豆D勺子 3735 2021-03-03 20: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顺逆安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刘皓轩从罗家赌坊赢走两万余两白银的消息,经过众赌徒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仅仅经过半个时辰的发酵便已传遍了街头巷尾。

  这个消息在寻常百姓看来不过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落在赌徒耳中却成了罗家赌坊气数已尽的讯号,一时间,神经大受挑动的赌徒们疯狂涌向了罗家赌坊。

  王俊才一行人回到蛮荒城之时,这件事的热度已经消退了不少,虽偶尔还会有人提上那么两嘴,但很快就会被其他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所掩盖。

  下了马车,王俊才把五张百两银票塞进了关正青的手中,“关大哥,幸得有诸位兄弟一路相送,我兄弟三人才能平安归来,这点银两权当是王某的一点心意,你拿去与诸位兄弟分了吧!”

  “王大人,请您收回成命。”关正青双手高举银票,躬着身子说道:“您对蛮荒城的百姓无异于再生父母,我等若是贪墨下了这些银两,此生都挺不起身后的脊骨呀!”

  “王大人,请您收回成命!”轿夫和其他三名兵卒也躬身请求。

  “我大哥让你们···”

  刘皓轩刚吐出了几个字,便被王俊才抬起的手臂挡到了身后,“你们可以不收下王某所赠的银两,但今晚的酒宴却是不可不参加,倘若在天明前没见到你们的身影,休怪王某不认你们这些朋友。”

  王俊才含笑收回了关正青掌心中的银票,笑着说道:“银票已被王某取回,你们现在可以去向城主大人复命了吧?”

  “是,我等这就前去城主府复命。”关正青等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二弟,我们可以肆意羞辱自己的敌人,但不可去侮辱寻常百姓的傲骨。”话音落下,王俊才已经抬步走进了五宝珍的大门。

  这还是那个我所熟知的那个大哥吗?

  看着王俊才消瘦的背影,刘皓轩和花威二人同时升起一个怪异的念头,若不是音容面貌并无任何异处,他们一定会认为有人在冒充王俊才。

  皮囊还是那个熟悉的皮囊,灵魂却已不是那个熟悉的灵魂!

  莫说刘皓轩和花威二人不会想到这一点,就是王俊才站在他们面前说出了事实,他们也定会以为王俊才在讲一个荒诞的灵异故事。

  “二位爷,刚刚那位爷让小的过来问问,需不需要在门前添张桌子?”

  思绪被店小二略带忐忑的话语打断,回过神来的刘皓轩和花威不免尬笑了两声,挥手示意店小二前面带路,迈开步子进了五宝珍的大门。

  晁鸿羲这条老狗怎么在这里,莫不是为了刺激大哥出手?

  见晁鸿羲正端坐在大堂内饮酒吃菜,花威的两道剑眉不由得蹙在了一起,虽然只是不经意间的匆匆一瞥,但花威笃定自己没有看错。

  “大哥,您上楼时可曾看见了晁鸿羲?”花威挥手遣走了店小二,凑到王俊才身边低声问道。

  我只是听说过晁鸿羲这个名字,可我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模样呀!甭说他在这客来客往的五宝珍客栈里,我俩就是在街上走个照面也未必能认得出他呀!

  “为兄眼拙,还真没注意到晁鸿羲那个老贼。”王金才的表情平淡似水,丝毫看不出表演的痕迹,“他在这里也好,也省得我们找他在何处藏身了。”

  “大哥,需要我和二哥做些什么?”花威顿时来了兴趣。

  “花老三,你和大哥在商讨些什么,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懂?”

  见刘皓轩已经把两道粗狂的浓眉拧成了川字,王俊才笑着说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但你可莫要动怒惊走了晁鸿羲那条老狗。”

  见刘皓轩不住地点头称是,王俊才低声将自己和花威的推断复述了一遍。

  当听闻晁鸿羲不仅伪造了王俊才的退婚书,更是宋世昊留下陷害王俊才的一枚棋子,刘皓轩的双眼瞬间蒙上了一层血色,浓郁的肃杀之气更是脱体而出,“我现在就去宰杀了那条老狗,我看宋世昊那个碎催能奈我何!”

  “二弟,休得糊涂!”

  王俊才一把抓住刘皓轩的衣袖,沉声说道:“宋世昊知晓你二人在此还敢布下这个局,足以说明他早已留好了后手,无论晁鸿羲那个老狗死于我们兄弟何人之手,他都会想着法子将罪名强推到我的头上。”

  “二哥,你若是不想大哥再被困上几年,你就让大哥把后面的话说完。”花威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是让刘皓轩眼中的血色消散了不少。

  杀气散尽,王俊才顿感身子轻快了不少,顾不得擦拭额头的细密汗珠,急忙将自己的计划讲述了一遍。

  “大哥,你这主意真是太···”刘皓轩搜肠刮肚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个计划。

  “大哥,您的这个法子只能将那只老狗送进牢房,这样是不是太过便宜了他?”花威微微蹙了蹙眉。

  王金才冷笑着说道:“大牢里免费的饭菜,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吃到肚子里去的?你可莫要忘了,大牢内可不止他一个犯人!

  更何况我的目可不仅仅是为了给他找一个养老送终的地方,我是要把隐藏在蛮荒城内的宋家棋子尽数挖出来。”

  “大哥,您就不怕到时无人前去探视大牢内的晁鸿羲?”花威瞬间明白了其中意思。

  “晁鸿羲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你猜他能挨上几天的毒打?”王俊才神秘一笑,接着说道:“无人探视更好,还可让我们看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刘皓轩听得一头雾水,急忙低声询问花威怎么回事,花威足足给他讲了三遍,刘皓轩才明白王俊才打着什么主意。

  刘皓轩揉了揉发胀的脑袋,问道:“大哥,您就不怕宋世昊已经绑了晁鸿羲的子嗣?晁鸿羲为了保住自家血脉,给咱们演上一场以死明志的戏码?”

  “二哥,你莫不是气昏了头脑?你也不想想,晁鸿羲那条老狗哪里有半个子嗣?”

  听到花威的话语,王俊才刚刚提起的心瞬间回落,暗暗庆幸的同时,也不断告诫自己不可麻痹大意一分,现在的世界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世界,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大厅内的晁鸿羲还在优哉游哉的合着小酒,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王俊才三人眼中的猎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