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一章水下弧线子弹狙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97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赵健盯着海面,抵住狙击步枪严密的监视:“我看过了你的报告,不到三天的时间,从着手弧线狙击的理论到实践,简直快的惊人,你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创造了一个世界记录,除了说明你的确是天才之外还说明一点,这个计划你早就有了对不对?也就是说你在之前就已经研究了这个方式很长时间了,而且绝对有效的,要不然你不会轻易的使用,你用这个方式打败了冷权,那么他必然会用比你这个方式更高明的方法狙杀凌书记,所以我们不用再找了,他就在狙杀凌书记的射程之内,只是我们根本看不见,但幽灵你应该能看得见,你好好想想,你在研究这个弧线狙击的时候,冷权是否也在研究雷同的狙击!”

  杨旭一听赵健这话,似乎觉得有道理,他放下了狙击步枪仔细回想起来。

  “幽灵,好想想,听赤虎这么说我也觉得蹊跷,你什么时候研究这个拐弯的子弹的?”,邹林帅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从通话器里传来。

  杨旭回忆着:“这种方法的狙击的确是很久之前就研究出来的,那是五年前的时候,研究这个课题是为了当时竞选零号狙击手的提名,还是宣中队提出来的”

  赵健眉心一紧:“五年前?就是你和冷权竞争零号狙击手那次?”

  “没错,当时的研究课题是非常规狙击刺杀手段”

  “你研究的是弧线子弹,那么冷权呢,他研究的是什么?”

  “他当时研究的是……”,一道灵光闪现,杨旭全身一震,目光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别婆婆妈妈的,冷权研究的是什么?”,邹林帅着急的问。

  杨旭恍惚着,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他的研究比我更厉害……水下定点弧线子弹狙击!”

  刹那间,邹林帅和赵健全愣住了,水下弧线子弹?这到底是什么,在水下开枪,子弹转几个弯在打死目标,冷权这家伙竟然……

  杨旭抱起狙击步枪瞄向了平静的水面,搜寻凌忠浩的位置:“赤虎,马上联系宣中队,冷权的方法是定点狙击,让凌书记马上更换位置!”

  赵健立即改变频率,搜寻宣立军的频率。

  杨旭找到了凌忠浩船舱的窗户,又顺着窗户的方向向外延伸三海里:“藏龙,搜寻附近,冷权还有一个观察员!”

  定点狙击最重要的就是观察员,没有观察员提供凌书记准确的位置是根本不能完成的,邹林帅的枪口瞄向凌忠浩快艇的前方,一座雪白的灯塔!瞄准镜清晰的发现了躺在外面的两具尸体:“观察员在灯塔,我来干掉他!”

  杨旭在距离凌忠浩五海里的海域搜寻起来,按动了通话器:“吴队长,你的声呐雷达还好使吗?”

  吴冬说:“当然好使呀”

  “水下的鱼群还有吗?”,杨旭紧张的瞄着海面。

  吴冬看了一眼声呐探测仪的显示器,上面什么都没有,刚才的鱼群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没了,鱼群都没了”

  杨旭眉心一紧,他依稀记得,当年冷权提交水下定点弧线子弹狙击研究报告的时候曾提过,要满足水下狙击首先要满足两点,第一是改进的两级水下狙击步枪,第二是对水下环境的掌握了解。

  这片海域的环境直接影响水下定点弧线子弹狙击的成果,水下的海流,礁石的位置,鱼群的分布,都会直接影响水下潜行狙击,尤其是鱼群游弋时引起的水流细微变化!

  鱼群消失了,这说明冷权已经出手了!

  杨旭的目光紧盯着距离凌忠浩五海里的海域,根据他对这种狙击技术的了解,他敢肯定,冷权一定在这个位置!

  滴滴滴,探测器发出警报声,这是凌忠浩出现在预定区域的提示声,冷权淡淡的冷笑,轻轻地扣动狙击步枪,嗖,标枪一样的子弹在冷权的特殊狙击步枪上飞快的发射出去!

  “有东西,速度很快!”,巡逻艇上的吴冬盯着雷达上出现的一个急速移动的物体,不管它是什么都肯定不是鱼,说他是鱼雷倒有可能。

  “那个物体出现的位置在哪里,马上定位,快点!”,杨旭焦急地问。

  巡逻艇中,站在甲板上观察周围海域的宣立军忽然接到外围的无线电声音。

  “队长,我是赤虎,收到请回答,请回答”,无线电的声音极其焦急,宣立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赵健性格极其稳重,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我是队长”

  “冷权已经出现,他即将实施水下定点弧线狙击!”

  宣立军一听,心头猛的一紧:“水下定点弧线狙击!”

  “相信您比我们更了解这个狙击路数,队长,凌书记有危险!”

  宣立军马上朝船舱跑去……

  砰,狙击步枪的声音在空旷的礁岛上响起,远处的灯塔里面,子弹沿着吕超的身体擦过,把正在收拾的电脑打成碎片,吕超一个机灵,赶紧卧倒。

  “妈的,邹林帅”,似乎摸透了邹林帅的狙击路数,吕超一眼就认出开枪的人是谁。

  “吕超!”,邹林帅一眼就认出灯塔里的人影是吕超:“上次算你走运,我看今天还能不能继续走运!”,哗啦,邹林帅拉动枪栓,退出弹壳,黄灿灿的子弹推入枪膛……

  吴冬的定位数据发送到杨旭的观测仪中,杨旭扔掉身上的伪装网,站在礁石上面瞄向海面,砰,砰,砰,砰,砰,狙击步枪对着定位的海域连续开枪,子弹射入海水中,从哪个标枪一样的子弹左右射过。

  杨旭找不到冷权的位置,只能把子弹射入水中,最大限度用这种方法干扰冷权的狙击,子弹射入水中后,产生的水流对冷权的子弹的确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影响,但影响并不大。

  冷权的那枚“标枪”子弹飞快的划过杨旭的弹雨海域,标枪上的刻纹如同钻头的纹路,只不过这种纹路十分特殊,在海水中逐渐转变方向,向左上方飞去,在海水中硬生生的转了45度的弯。

  刹那间,标枪飞出水面,黑洞洞的标枪前端正好瞄向凌书记船舱的位置!

  砰,标枪前端喷出一股火焰,那并不是标枪,而是M4A1狙击步枪的枪管!枪管中的子弹在脱离海水的瞬间就发射出来!应该说是在枪口指向凌忠浩的瞬间才射出!

  仿佛具有灵性的子弹如此精确的在水下改变方向,脱离水面后的绝对刺杀,那一气呵成的狙击手段,背后是不亚于火箭发射的精确计算,这就是挑战零号狙击手的间接瞄准射击!

  子弹以正常狙击步枪的力度和速度射向正在船舱中的凌忠浩,这一次凌忠浩必死无疑!

  “凌书记!”,船舱的门被猛地踢开,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宣立军就扑向了凌忠浩。

  啪,船舱的玻璃被子弹击碎,大片玻璃碎片飞溅在船舱里面,子弹沿着宣立军的后背擦了过去。

  子弹打入船舱的声音着实惊住了里面的众人,安倍晋和三岛吉隆愣了一下,之后不顾身份的跑了出去,嘴里还在叽里呱啦的喊着什么,宣立军和林尚正扶起凌忠浩向船舱外面跑去。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赵健看着破碎的船舱玻璃,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宣立军的无线电掉在地上,为了掩护凌书记也顾不上捡起,后面的林尚正捡了起来。

  “凌书记没事,幸亏宣中队长及时出现!”

  赵健皱了一下眉头:“宣中队受伤了吗?”

  “他受了点擦伤”,子弹可是贴着他的后背擦过去的,哪怕只是偏离一点都宣立军都没命了,也着实让人扭了一把冷汗。

  “他妈的”,气愤的邹林帅丢下了88狙击步枪,直接端起身后的03式反器材狙击步枪,瞄向了灯塔:“你们这些混蛋,敢伤害我中队长”

  砰,邹林帅周身的空气发出一片震动,嘭,远处的灯塔竟被12.7毫米的子弹打穿,子弹从吕超的后腰擦过,水泥石屑和子弹的劲风将吕超带倒在地,险些把他打成两截,吕超愤恨的爬起,也不顾带走仪器,直接向灯塔下面的旋梯跑去。

  砰,杨旭果断的对着海面开枪,初略的算出了冷权在水下的弹道,也基本确定这个位置就是冷权潜伏的位置。

  砰,砰,杨旭对着冷权的位置连开两枪,子弹在水下从冷权的身体擦过,冷权淡淡的冷笑了一下,看着水下的弹道,约摸猜出这两发子弹是谁打过来的,既然他们都在这里,那么,凌忠浩也一定没有死了。

  冷权淡淡的苦笑,是呀,他们都太了解彼此了。

  “吴队长”,杨旭瞄着那片海域:“我刚才开枪的位置就是冷权潜伏的的地方,马上过去抓捕他!”

  “明白!”,吴冬迅速掏出手枪,命令巡逻艇开向杨旭刚才狙击的海域。

  砰,砰,邹林帅的03反器材狙击步枪对着灯塔猛烈的开火,凡是吕超可能躲避的地方他一个都没有放过,灯塔里面,吕超捂着头飞快的从旋梯向下跑,整个灯塔被子弹来回洞穿,灯塔的碎片和尘埃在里面飞溅泼洒,吕超拼命地向下跑。

  砰,一枚子弹从身前飞过,带起的水泥碎片竟硬的弹入腹中,吕超一着急,从旋梯上跳了下去,砰,砰,砰,三枚子弹依次从身侧擦过,吕超快冲到门口时忽然停下来卧倒。

  看着被打的千疮百孔的灯塔,他知道邹林帅一定等着他出去,他出去的话肯定必死无疑,“妈的”,吕超心一横,脱下了外衣,朝外面猛地扔了出去。

  砰,反器材子弹撕碎了吕超的外套,吕超脸色一变,十发子弹打光了,他没子弹了!吕超按下手中的引爆器开关,嘭嘭两声巨响,巨大的火焰从灯塔顶部膨胀四散,剧烈的爆炸中,吕超冲出灯塔,飞快的奔向海崖,邹林帅刚要开枪,才发现没子弹了。

  赵健忽然调整枪口,瞄向了跳崖的吕超。

  砰,砰,砰,赵健快速的射击上膛,三枚子弹尽数打中跳崖的吕超心口,一个海浪拍过,吕超不见了踪影。

  “搞什么?一发子弹就要他命了”,邹林帅问。

  赵健淡淡的笑了:“我想炫耀一下不行吗?”,竟敢伤宣中队,赵健怎么可能放过他。

  杨旭紧紧地盯着那片海域,周边的巡逻艇已经开到那个位置了,六艘巡逻艇环绕在哪里,将冷权的位置团团包围,水下的冷权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缓缓地浮上水面。

  刹那间,数十支自动步枪瞄向了刚刚浮出来的冷权。

  吴冬端着手枪盯着他:“你就是冷权?”

  冷权没有说话,目光瞄向杨旭的方向,杨旭,邹林帅和赵健的瞄准镜同时瞄向了浮出水面的冷权,这些曾经将命都可以交付给对方的战友,最终却以这种方式收场。

  “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冷权?”,吴冬气愤的大骂,冷权依旧没有说话,微笑的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杨旭的方向。

  “他是冷权”,少校军官背着手,目光犀利的盯着水中的刺客。

  冷权恍惚一震,抬起头看着船上出现的那个人。

  四目相对,冷权更多的是扭曲的期待,时隔五年,当他再次面对宣立军的时候,当初的幽怨一点也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直到今天。

  礁石上的杨旭放下狙击步枪,颓废的坐在礁石后面,目光复杂的仰望着天空,他这一辈子最不希望出现的画面,终于还是出现了。

  凌忠浩的视察没有因为冷权的刺杀未遂而终止,相反,这更加坚定了凌忠浩必须登上油气田视察的决心,他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和失魂落魄的安倍晋登上了海上油气田工作视察,最终和安倍晋签署了合作开发浅冢海滩的补充协议,获得了和田市投资方应有的利益。

  视察结束后,安倍晋有些惊魂未定的赶回政府官邸,在办公室里撕下领带,猛灌了一杯烈酒,让自己保持镇定。

  “该死的支那人!”,镇定下来的安倍晋狠狠地把酒杯摔在地上。

  “看样子我们收回浅冢海滩油气田的可能性并不大呀,凌忠浩这个家伙,在中国政坛上也算是铁腕人物了”,三岛吉隆感慨地说。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凌忠浩再待下去,我们的事情他迟早会发现的”,安倍晋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不只是他们,反贪署和情报本部都注意了我们,另外,你似乎还得罪了藤原秀吉,这可不是好兆头呀”,三岛吉隆摇摇头说:“那个家伙万一向上面检举,我们就真的彻底完了”

  “他最好别忘了,这件事他也是参与人之一”,安倍晋几乎跳了起来:“他是大阪市的财政厅厅长,没有他的同意,我们怎么可能做这件事”

  “可是他参与了多少呢?”,三岛吉隆问:“他是这件事中最后一个知情人,也是承担责任最少的参与人,只要他检举,他的罪名一定很轻,说不定还不影响他今后的仕途,可是我们呢,尤其是你,安倍晋市长,你虽然是当前首相的弟弟,但是这件事情要是真的被曝光出来,恐怕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哥哥安倍首相也会受到影响吧!”

  安倍晋红着眼睛盯着三岛吉隆:“不用你提醒我该怎么做!”

  三岛吉隆看着他:“市长阁下,你最好知道应该怎么做!”

  三岛吉隆站起来缓慢的走了。

  安倍晋盯着三岛吉隆离去的背影,狠狠的握紧了拳头,思虑的片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防窃听的保密电话,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

  “你们这些废物,我真不该相信你们这些支那人,你说过半年之内就可以除掉凌忠浩的,为什么他活到现在还没有死,你们反反复复的刺杀他,搞出了这么多事情,那个凌忠浩却还好好地活着,一根头发都没有掉,这是为什么,你们不是号称世界五大雇佣兵组织之一吗,为什么杀掉一个老头子还这么费劲,我真的开始怀疑你们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有没有这个本事!”,安倍晋气愤的破口大骂。

  电话的电波通过特殊加密渠道通向了太平洋某上,办公室里的中年人听着安倍晋的谩骂,很冷静的浅笑一下:“安倍晋市长,您是不是忘了,这根本不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正式的委托,而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利用我的结果,如果公司真的正式接受这个任务,凌忠浩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

  安倍晋气的吹胡子瞪眼:“你听着,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如果凌忠浩五天之内没有死,我一定会向你们北方公司的高层抖露你的事情,要死大家一起死!”

  安倍晋气愤的挂断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办公室里,中年人听着电话里面的断音,脸上渐渐的阴枭下来。

  中年人缓缓地放下了电话:“这是你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轻轻地敲门声响起,中年人缓缓地说了一声进来,年轻的美女秘书走了进来,将文件放在他面前:“丁先生,这份基地的文件需要你签署,另外,刚刚接到总公司例行董事会的视频会议通知,五分钟后开始,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听取关于东北亚特别行动部第七突击小队的情况汇报!”

  中年人点了点头,拿起秘书放在面前的文件,粗略的看了一下,在落款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丁引!北方战略资源公司东北亚特别行动部高级主管。

  签署文件之后,丁引和秘书走出了办公室,向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这个位于太平北部的小岛的主权本是美洲国家,却在三年前被财大气粗的北方公司买了下来,现在已经成为北方公司东北亚行动部的总部所在,不足10万平方米的上却聚集了近2000名雇佣兵的武装集团。

  身穿虎斑迷彩,手持M16步枪的东南亚裔雇佣兵在岛上巡逻警戒,岛上的雷达天线和水下的潜艇基地都显得这里与军事基地雷同。

  会议室的门被秘书拉开,丁引身穿西服正装走进了会议室,丁引看看表,时间刚刚好,秘书打开了投影仪,画面上出现了九宫格的董事画面。

  “先生们,下午好”,丁引礼节性的问候,目光却在注意着那些人脸上的变化。

  九个董事注视丁引,没有任何反应,仿佛都在等待丁引直奔主题的话。

  丁引点了点头:“我知道各位董事们都很忙碌,我也不多占用各位先生的时间,我今天要向各位紧急汇报的状况就是”,丁引注视着他们:“东北亚特别行动部第七突击小队队长冷权,擅自带领小队执行非公司安排的任务,并且有明显的叛离倾向!”

  董事们很奇怪的看着他:“这种事情在北方公司的历史上似乎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但是率领换一个小队叛离,这还是第一次,丁主管,这件事情是在你们东北亚特别行动部出现的吧,恐怕你要负全责了”

  “我没想逃避我的责任,这件事我一定会负责”,丁引看着他们:“这次风波过去之后我一定会辞去东北亚特别行动部主管的身份,并且接受公司的处罚”

  董事们问:“冷权队长我们还是有一些印象的,这个年轻人非常能干,是你们东北亚特别行动部的王牌小队长,我还记得他是你亲自引荐的,在他加入公司的五年里几乎没有他执行不了的任务,他也的确对得起你这个推荐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叛离,丁主管,你能否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只能怪我当初没有仔细调查这个人的底细”,丁引看着他们:“当初我收留他是因为这个人的军事技能和指挥战斗的天赋,却忽略了他的过去,他曾经是中国特种部队的王牌狙击手,但是因为他曾经越境作战和枪杀战友而被开除军籍,冷权在开除军籍后对自己的原部队一直抱持报复心理,这些年他一直试图报复他曾经所在的部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