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二章失去你是我一辈子的痛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45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杨旭无奈的收拾衣物,他的任务只能说完成了一半,他不是不知道于磊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他无力扭转局面,于磊已经被他*到了绝境,这头恶狼怎么可能屈服,换来的只有殊死的搏杀,也许林尚正真的能击毙于磊,但代价可能是整个警队的阵亡,杨旭十分清楚这一点,但他是军人,必须接受命令,任务完成了,他必须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打电话,最后一次提醒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他背着背囊和武器,刚走到门口就看见站在门外的卜香伟和任小强。

  “你们怎么来了,有事吗?”杨旭问。

  卜香伟和任小强看着他,神情有些不忍。

  “你就这么走了?杀手虽然确定了,但还没有抓到,你就这么半途而废?”卜香伟有些不甘。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杨旭看着他:“以后的事交给你们了,他杀人的手段你们都见识过了,他是不想活的亡命徒,他会在进入地狱之前多带走几条人命,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你还走?”卜香伟皱着眉头。

  “我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杨旭的声音不容置疑,让曾经在军队服役的卜香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抱歉,我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杨旭很无奈的看着他们。

  “你早就知道杀手在我们中间,你第一个怀疑的人是我对吗?”,卜香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杨旭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是狙击手,但我不认为是你,你没有那个锋芒,你见过杀过人的狙击手吗?如果你见过的话你也一定会怀疑林辉,你没有那种狠,所以,你的狙击生涯应该是失败的”,杨旭说完这句话,挤开了卜香伟和任小强走出了门外。

  “我杀过人!”,卜香伟看着杨旭的背影说出了这句话。

  杨旭停了一下,回头看着卜香伟。“但那个人不该死!”

  杨旭看到的是卜香伟眼神中的逃避,仿佛再也不愿想起那段往事,难以想象这个高大坚强的刑警队长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杨旭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是天涯沦落人,他有何藏不是,这种痛苦杨旭真的能切身体会到。

  “在你的十字线里没有该不该死的人,只有目标”杨旭看着他,对他说出了宣立军曾经对他说出的话:“你没能分辨出你的目标,并不是你的狙击步枪出了问题,是你自己,如果做不到决绝就不要拿枪,否则……”

  就像我一样!……杨旭将这句话狠狠地压在心底,转身走了。

  任小强像是有什么不甘一样,追了过去:“杨中士”,任小强拦在杨旭的身前,看着杨旭的眼睛时忽然胆怯了一下:“对不起”。

  任小强低下了头:“他会绑架陈怡,可能是因为我,昨天,他忽然告诉我他暗恋上一个安全部的女孩,他知道我和安全部有关系,就让我去调查陈怡,我还偷偷的跟踪了她……我不想的,我没想到他会是杀手!”,任小强懊悔不已。

  杨旭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时候他还是你的兄弟,这不怪你,只能怪他利用了你,也后别那么轻易相信别人”。

  杨旭盯着他的眼睛:“如果发现了于磊,不要逞强,你不是他对手,他是杀人的专家,你不是,如果可能,就让他远走高飞,这样伤亡会降到最低”。

  杨旭知道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话,可是他这辈子对谁负过责?

  陈琳,宣队长,陈怡还是被他狙杀的于家村的人,他真的累了,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是最自私的人,他从未对任何人负过责,却有太多的人对他负责。

  招待所楼下,接送杨旭的警车停在门口。

  杨旭背着背囊和枪袋下了楼,把东西放到警车的后备箱里准备回去,转过头,发现陈怡站在身后。

  “教官”,陈怡的声音一如当初的青涩稚嫩。

  杨旭笑了一下:“叫我杨旭吧,我早就不是你的教官了”

  陈怡问:“你要走了?”

  “杀手已经查到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陈怡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有机会的吧”,杨旭说。

  陈怡还想要说什么话,欲言又止,“杨旭,你……”

  杨旭看着局促的她,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其实我想说……”,陈怡的声音低了很多,像小女生一样做作起来:“我姐姐她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阳光从云中露出笑脸,大片的光芒从天边照射,照映在两个人的身上,仿佛是来自天国的曙光,那是陈琳在云中对他们微笑,洒下一片灿烂。

  两个人彼此沉默,仿佛碰触了久违的伤怀,那是谁都不愿提起的伤痛,带着彼此深深的忏悔,根深蒂固的扎根在彼此的内心深处。每每触及,都会带出血泪,陈怡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她忽然没有勇气抬起头面对杨旭。

  “照顾好你自己”,杨旭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转过身准备上车。

  眼看杨旭要走了,陈怡忽然有些不甘:“说这些有什么用,你答应过姐姐要好好照顾我的”

  陈怡震惊了,天,我在说些什么,陈怡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杨旭停在那里,像电影中的人物被按住了暂停键一样,杨旭抬起头,看着这个有些麻烦的姑娘。

  陈怡真的很不甘,倔强的看着他:“姐姐她,她早就走了,为什么你忘不了她,她希望你忘了她,做出一个幸福的选择,可是你……”

  泪,最终还是忍不住流下,曾经说过自己要坚强,哪怕只是在他一个人面前。陈怡开始生气自己的软弱,杨旭的目光闪烁着光华,这要他如何面对陈怡。

  “笨蛋,傻瓜,你是白痴吗?你还不明白吗?”,陈怡眼泪婆娑,仿佛要哭出这些年所有的委屈:“你非要让我把那句话说出来吗?你知不知道我很难受,我总是感觉姐姐还在我身边,我害怕她听见,害怕她伤心,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辛苦的,我好难受,可是你却不知道,你不理我,还凶我……”

  杨旭措不及防的拥抱了陈怡,她愣住了。

  “别说了,别说了”,杨旭的声音带着恳求,像孩子一样:“我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杨旭的声音哽咽着,好像有太多的眼泪,都被他艰难的咽下,陈怡哽咽着,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

  “照顾好你自己”,杨旭离开了陈怡的怀抱,上了警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怡站在原地,看着杨旭的车远去,忽然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陈琳,我恨你,我恨你……”

  陈怡哭的伤心,如果一定要给今天的伤痛找个理由,那么陈琳是不是唯一的理由呢。

  车窗外的世界随风而逝,犹如他来时的路,杨旭倚在车窗前,看着外面消逝的世界,多年养成的沉默低调的性格,没有人能看出来杨旭到底在想些什么。

  脑海里还是那些年的记忆……

  ————“杨旭,快点走呀”陈琳拉着杨旭。

  “去哪里呀?”杨旭问。

  “去接我妹妹,他分到这里工作了,正好你们认识一下”

  “你妹妹,干什么的?”杨旭有些好奇,他听陈琳提过,却没见过。

  “她的工作可厉害了,比你都厉害”,陈琳调皮的笑了一下。

  “不会是女子海军陆战队吧?”杨旭挠了挠头。

  “你呀”陈琳看着杨旭憨憨的样子,有点发笑:“就知道你们部队的事,她可是安全部门的探员哟”

  “哟,不简单呀,国家安全局,专抓特务的,那我得认识认识”杨旭笑着说。

  陈怡调皮的拉着杨旭:“怎么样,比你厉害吧?”

  “比我厉害多了”,杨旭忽然抱住了陈琳。

  “喂,你干什么,这是街上呀”陈琳红着脸。

  “那又怎么样?”杨旭坏坏的笑着。

  “你还穿着军装呢,你不怕别人说你呀”,陈琳的食指戳了一下杨旭的额头。

  “说我什么,说我耍流氓吗,?士兵就不食人间烟火了”,杨旭抱起陈琳,欢快的转了起来,陈琳咯咯的笑着,阳光下,像天使一样,引来路人的观看,“呵呵,放下我吧,别闹了,杨旭,别闹了”————

  杨旭无力的闭上眼睛,任泪水流淌在心底………

  公安局招待所的门口。陈怡还蹲在地上哭泣,这可愁坏了门卫的民警老大爷,老大爷当了一辈子警察,什么阵势没见过,可就是二耳根子软,见不得女人哭。小时候见不得妹妹哭,长大了见不得母亲哭,结婚了见不得老伴哭,到现在,连孙女哭都受不了,这个蹲在地上的女孩和他孙女的年龄差不多,不知怎么着,老大爷竟然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这倒让他手足无措了。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别哭了,一会儿眼睛都哭坏了,先到大爷的值班室里呆一会儿,大爷给你做主,别哭了”。

  陈怡摇着头,依然哭个不停,仿佛要把这些年的眼泪都哭出来,也许这样就不会难受了吧?昔日的回忆在明媚的阳光中炫目的反复,仿佛中,她又看到了走向自己的年轻情侣,一个身穿军装,年轻,英姿豪迈。一个穿着碎花裙子,像一朵云飘到自己的身前……

  ————“陈怡”,阳光中,姐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陈怡开心的笑了,和迎面走过来的姐姐拥抱。

  “怎么又瘦了”姐姐的声音带着责怪:“你看你,是不是工作很辛苦?”

  陈怡发嗲地在姐姐怀里撒娇:“你怎么才来呀,我都快饿死了”

  陈琳回过头埋怨着身后的士兵,娇嗔着:“你看,都怪你,请个假都这么晚,都把我家小怡饿坏了”

  “谁呀?”陈怡好奇的望过去。

  阳光下,棱角分明的脸缓缓舒放笑容,原来他会笑,而且笑容那么美好……陈怡愣了一下,杨旭也同样惊讶,陈琳奇怪的看着他们“你们认识呀”

  “你好,教官”……————

  你好,教官。

  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小,想避开你都那么难。

  你好,教官。

  为什么不想看见你,却又期待你有一天出现在我的面前。

  为什么你和姐姐一起出现,我会感到失落?

  为什么你先认识的是我的姐姐而不是我?

  为什么在那一刻我偏偏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是上帝的刻意安排,还是他已经遗忘了我?

  忘了我的存在,忘了我的感受……

  绝命大队营门前的国旗依旧在风中飘扬。杨旭仰望着营门前的军徽,不经意的肃然起敬,杨旭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路,仿佛有太多的不舍,也遗失了太多的美好。外面的世界也许很好,但终究是外面,那不属于他,而属于这里的美好才刚刚开始。杨旭回过头望着天空,明媚阳光的从天空泻下,杨旭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部队,一如以往。

  影杀中队的营门前*场,全队的狙击手成十排站在一起,单手端着狙击步枪的枪托,填满泥沙的水壶吊在枪口的前端,战士们一个个憋得脸通红,枪的准星座上还放着一个随时会掉下来的子弹壳,战士们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保持住平衡。

  中队长宣立军叉着腰站在前排盯着他们,让下面的战士不敢有一丝懈怠。他的派头还是一点都没变。

  “你们都给我听着,这端枪的硬功夫是老一辈总结下来的真本事,是当年打得鬼子屁滚尿流的真功夫”,宣立军扯着脖子大喊:“我知道这不是新大纲的施训内容,用上头的话讲这叫不科学的土办法,但是我宣老四就是喜欢这土办法,老子就是用这个土办法训出了5个零号狙击手,其他的特种大队我还没看见超过4个的,别不服气,这硬功夫一个星期下来,你就是端着高射机枪,也能当狙击步枪用!”

  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

  不远处的杨旭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宣立军还真是,明明自己胡来还偏偏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他的确用这些土办法训练出很多优秀的狙击手,这可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