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一十八章这就是绝命战士!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61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杨旭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走到了段广威的车里,低声说了一句:“走吧”,段广威看了他一眼,发动汽车,向小区外面开去。“人总要往前看”,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杨旭的心思,段广威忽然说了这句话,杨旭没有任何反应,迷离的目光看着车窗外消逝的物是人非。

  嘿,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嘿,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绪没适当的表情

  最想说的话我该从何说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

  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那里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己

  嘿,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收音机中传来莫文蔚那首《如果没有你》,仿佛沉寂在那首歌曲中,杨旭一路上没有说一句话,也许那首歌已经唱出了他的心情。

  回到安全部的路上,杨旭接到了林尚正的通知,由于战区即将开展“和平使命”系列的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绝命突击大队要参加兵员实力的80%,之前决定的绝命狼特遣队第一小队无法过来执行任务,但他们已经决定派遣两名王牌狙击手过来协助他们,一个是实力堪比零号的一号狙击手赵健,另一个就是他们的总教官宣立军,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杨旭心里知是什么滋味,宣中队最终还是来了,杨旭无奈的摇摇头,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他无力改变。

  王彬刚走到楼下,电话铃响起,是岳诗瑶的:“喂,诗瑶,今天乖不乖……好了,我马上过去了,等着我……”,王彬十分珍惜哪有节奏的呼吸声,直到岳诗瑶挂了电话他才将电话收起,今天是他最后一次看望岳诗瑶,之后他就会去自首,他已经决定不再逃避,自己犯的错自己去承认。

  王彬上了车,把收拾好的枪械袋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准备自首的时候一起上交。

  刚刚发动车辆,忽然一种异样的直觉从背后传来,王彬愣了一下,对于曾经参战的他而言,这种直觉在熟悉不过了,那是敌人出现的感觉,王彬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后视镜中出现的那个人,他露出笑容,阴险而恶毒,一如他被驱逐时一样,“你以为我们之间的事就这么了结了?”,冷权不动声色的冷笑。

  天空中的浮云翻飞过往,人们木然的游走在云层之下,他们的灵魂被封存在肮脏的躯壳中,被摆布,被伪装,挣扎着想要逃脱人体的欲望。

  “你想怎么样?”,王彬不动声色的问。

  “开车!”,冷权淡淡的说。

  “去哪里?”,王彬问。

  冷权冷哼了一下:“去一个适合你去死的地方”

  王彬脸上毫无惧色,反而浮现出了微笑:“这么说我可以选择我死的地方喽,那我可真的感谢的你慷慨了”

  冷权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汽车飞快的向郊区开去,仿佛他比冷权更加期待死亡一样。

  冷权淡淡的笑了:“你很着急嘛,这么急着去死,是不是和我合作的时候你就知道会有今天?”

  “我只能说我这辈子几乎没有后悔的事情,但一定要说的话,离开绝命大队算是一件”,王彬回头看了他一眼:“是不是你也一样?”

  冷权苦笑了一下:“没错,离开绝命大队,绝对是我一辈子仅有的几次后悔”

  “好像咱俩不一样吧,我是自愿离开绝队开拓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你是被赶出来的,能一样吗?”,到了这一刻,王彬仍然以嘲弄冷权为乐,一如当初在绝命大队的时候。

  冷权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和你合作时虽然你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但是我毕竟还是选择了后者”,王彬苦笑了一下:“我可以给自己找到一千万个理由来说背叛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毕竟选择了背叛,呵呵,杨旭那个笨蛋还以为是他发现了我,没有弹痕的子弹,我怎么能不知道杨旭知道这件事,我可是亲自在他面前炫耀过的,对我而言,离开绝队的每一天我几乎都在回忆在绝队的生活,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么说你是故意的了?”,冷权有些不可思议。

  “一天为绝队士兵,终生都是绝队的人,不管我到了那里都一样,背叛就是要付出代价,这是必然的结果”,王彬淡淡的说:“和你合作我没有后悔,因为我得到的是诗瑶活下去的希望,是给予她后半生幸福的保障,所以我必须开那一枪,我也知道,有杨旭在我根本不可能杀死凌忠浩,更何况还有那个猛犸象邹林帅在哪里”

  车窗外的世界逐渐被黑暗取代,这里是城市的郊区,除了黑漆漆的旷野之外一无所有。

  “但是我必须为我的背叛行径付出相应的代价,要嘛接受法律的惩罚,该坐牢就坐牢,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经常看到诗瑶,获得和她重新生活的机会。要嘛被你干掉,一了百了,但无论结局是哪一个,都维护住了我作为军人和男人的尊严!”

  王彬再次回过头看着目光中带着一丝惊讶的冷权,嘲弄的说:“遗憾的是你永远都不能体会这种感觉了,如果你还有一丝军人的尊严,就不会上杨旭的当,也不会上我的当,你呀,只是个牛*的杀手,想成为宣中队眼中合格的士兵,再投胎几回吧”

  冷权看着他:“你知道我这一辈子最痛恨的是什么吗?”

  “哼”,王彬无所谓的冷笑了一下:“你这辈子痛恨的东西太多了,到最后竟然连关心你的兄弟都为之痛恨,我还能说什么,不过你知不知道我最痛恨什么?”

  王彬淡淡的冷笑:“实话告诉你,我最痛恨的就是你那不可一世的性格,自以为枪法天下第一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以为零号狙击手是你想要就能要的,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在绝队的时候我就看你不顺眼,要不是宣中队一直护着你,我至少揍你十回了”

  “哼,现在机会不是摆在眼前了吗,赤炎,我很想知道,作为我的对手你能坚持多久?”,冷权的目光中跳跃着渴望杀戮的冷光。

  王彬淡淡的冷笑:“哼,在绝队的时候我多少次想和你过招,都被宣中队阻止了,他知道我看你不顺眼,为了连队的团结他才不让我和你动手,想不到今天我们会以这样的姿态过招,而且是唯一一次,赤炎对血刺,哼,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挑战绝命大队的一号狙击手!”

  王彬忽然拉起手制动,别克车轮胎剧烈的摩擦中,车辆几乎横行在公路上,王彬拎起副驾驶上的枪袋冲出了轿车,轿车失去控制后在公路上倾斜翻滚,王彬在公共路上翻滚了两下,快速掏出手枪,对着翻滚的别克车油箱的位置连番开火。

  砰砰砰砰,惨烈的别克车上爆出一丝火花,随着别克车在公路上滑行,大片的火花摩擦而出,一簇火花在油箱上点燃。

  王彬继续开枪,嘭的一声闷响,大片的火光升腾,在黑暗的荒野格外耀眼。

  看着爆炸燃烧的别克车,王彬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从枪袋中拿出85狙击步枪,准备战斗,他可不认为冷权这么容易就死在车里面,都是经过全方位实战的精锐特种兵,这么容易就死了还叫什么绝队士兵。

  果不其然,在王彬消失在公路下面的芦苇丛中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火光中缓缓站起,犹如炼狱中重生的死亡战士,冷权全身都透露出冰冷的让人窒息的气息。

  冷权冰冷的摘下插在脸上的碎玻璃,缓缓地拿起手中的M4A1狙击步枪,向芦苇丛中走去。

  赤炎,你很想玩是不是,很好,我满足你!

  黑色的旷野没有任何光源,唯一的光仅仅是天空中的星光,那依稀的星光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星星的作用仿佛只是让大地上的生物在黑夜中知道天空的存在,而黑暗的大地依旧是一片黑暗。

  旷野之中,端着85狙击步枪奔跑的王彬朝着逆风向拼命地奔跑,这是黑夜狙击战术最有效的一种,在没有任何夜视器材的情况下,狙击手进行防御战术最好的办法就是占领逆风向阵地,这样很容易聆听顺风向攻击过来的敌人脚步声。

  王彬潜伏在一处不起眼的草窝中,85狙击步枪的白光瞄准镜带有夜视器材,但是王彬不敢打开,面对像冷权这样的狙击手,任何光源都可能导致他的暴露,王彬几乎想都没想就拆下了瞄准镜,再近距离攻防战斗中,迫于自然环境的局限,瞄准镜只能成为负担,这是宣立军教过他们的狙击战术。

  王彬在心里默默祈祷,宣中队,保佑我除掉这个叛徒!

  冷权在黑暗中的芦苇丛中缓步前行,和王彬的快速相比,冷权的行进速度是缓慢的,自信的,仿佛除掉王彬志在必得。

  是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号狙击手了,他现在有绝对的自信干掉王彬,甚至是零号狙击手!

  这种自信来源于他加入北方公司之后全世界的征战,他见识到了更强大的狙击手,也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零号狙击手才是顶尖的狙击手,而且像他们这样的人,世界上真的还有很多。

  王彬端着狙击步枪,闭上双眼,在这样的黑暗中根本无法依靠眼睛来实现瞄准狙击,那么现在一切都只能靠感觉。

  夜晚的清风吹过荒野,吹过芦苇丛,他们都能感受到气流对这片领域的影响。

  飒飒的风声是吹过芦苇的声响。

  嘶嘶的声音是昆虫的鸣叫。

  咯咯的声音是蟾蜍觅食的声音。

  吱吱的声音……是吹过准星的声响!

  刹那间,王彬睁开眼,三点钟方向!狙击步枪瞄向了声音的来源!

  同样是刹那间,冷权感觉到了杀气的袭来,上风口!

  砰,荒草中一丝转瞬即逝的火光跳跃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强有力的劲风从冷权撤过的身体划过,子弹贴着冷权的衣服划过,冷权身体撤向一旁的同时,M4A1狙击步枪指向了那火光一瞬之地,在开枪的刹那,冷权的枪口忽然向左倾斜了一下,砰,子弹在跳跃的枪口中飞出。

  啪,强劲的子弹贯穿了王彬的肩膀。

  王彬开枪的同时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立即向右侧倾倒,这是狙击手惯用的战术,而身体刚刚翻滚,还未等调整好子弹竟然就射了过来,不偏不倚的打中王彬的肩窝。

  看来在王彬开枪之前,他就已经算出王彬会战术翻滚。

  是的,他都知道,他曾经是影杀中队零号狙击手的候选人,是当时大队最强的狙击手之一,他太了解他们的战术了,王彬怎么可能了解这个融合了多年实战经验和绝队战术的“血刺”呢!

  王彬捂着伤口的血,摸索着草地中的弹壳,快速撤退。

  冷权迅速跟了上来,刚才开枪的位置就是这里,他在这里摸索了一边,竟然没有留下弹壳,他敢肯定王彬中枪了,但是竟然没有一丝血迹。

  冷权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很不错嘛,这的确符合影杀中队的风格,我倒想看看你能撑多久!

  王彬捂着伤口在荒野中轻声的奔跑,微凉的冷风在耳边轻轻掠过,王彬冲向前面的草窝里,半蹲潜伏,搜索身后的目标,王彬的右肩窝血流不止,他想都没想就抓起地上的泥土敷在伤口上止血。

  他的右肩窝已经无法抵住枪托,王彬立即换做左手据枪瞄准,王彬在绝命大队的时候就坚持使用85式狙击步枪,新式的88狙击步枪虽然是当前我军狙击步枪中最先进的一个,但因为无托枪的设计无法实现战场上左右手互换的战术要求,因此,他一直坚持使用老式的85式狙击步枪,由于粗糙的85式狙击步枪没有专用的子弹,所有的子弹几乎都是经过他自己改造的,威力堪比俄罗斯的SVD狙击步枪,他对自己的武器是很有自信的。

  85式狙击步枪的枪口瞄向了黑暗的芦苇丛,虽然受了伤,但是面前的道路早已经在他的控制当中,王彬摇了摇头,保持头脑清醒,只要冷权出现,他绝对不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他忘记了宣立军曾经教过他们的,对于狙击手而言,机会永远只有一次!

  王彬瞄着黑暗中的芦苇,拼命地忘记肩头的伤痛,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草丛。

  砰,子弹在黑暗的空间里划出一溜弧线,震飞了随风摇摆的芦苇,嗤,血花在王彬的肋下绽放,洞穿了王彬的肝脏。

  “啊”,王彬一声低呼,弯下腰来。捂住伤口的右手满是鲜血,王彬怨恨的盯着面前的黑暗,再次端起狙击步枪。

  砰,子弹从另外一个方向射来,王彬的胸口前后爆出血花,子弹贯穿了右侧的肺叶,一口鲜血从王彬口中喷涌,王彬的身体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狙击步枪驻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不至于倒下。

  “啊”,王彬满是血沫的口中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仿佛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王彬端起枪,对着前面有疑点的位置连开三枪。

  砰,子弹竟然从身后射过来,从后腰贯穿了他的小腹,一口鲜血从他口中涌出,王彬颤巍巍半跪在哪里,支离破碎的身体依旧倔强的保持着一个狙击手跪姿狙击的姿态。

  砰,砰,砰,三发子弹从不同的方向依次洞穿王彬的肩窝,脖子和右手手掌。

  王彬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但依旧屹立在那里,没有一丝认输的样子,冰冷的目光仿佛一只被*入绝境的饿狼。

  三百米之外的冷权冷笑着,缓缓地举起狙击步枪,瞄向了王彬的心口。

  砰,砰,砰,砰,四声刺耳的枪响快速划破旷野的夜空,四枚子弹同时命中王彬的心脏,贯穿了同一个位置。

  鲜血从王彬的后心飞溅着,王彬的头仰向星空,目光带着绝望,惨烈的倒在芦苇丛中。

  康京医院重症看护病房中,岳诗瑶仰卧窗外的星空,一种夹杂着不安的思念隐约的传来,仿佛星空寄托了某人的思念,在绵延千万里的夜空中格外耀眼……

  荒野中,冷权扛着狙击步枪走了过去,看着倒在地上的王彬,冷权的目光没有一丝怜悯,仿佛倒下的仅仅是一个猎物,而不是曾经和自己生死相依的战友。

  冷权蹲了下来,撕开王彬胸前的衬衣,依稀的月光下,冷权看见了挂在他胸前的军籍牌,那个曾经作为礼物,由宣立军制作的军籍牌。

  冷权用力的扯了下来,沾染了鲜血的军籍牌上还有王彬的体温,冷权把它紧紧地握在手心里。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冷权看着王彬的尸体,继续刚才的话题:“就是你这种永远都自以为是的人!”

  忽然,王彬死去的身躯猛地坐了起来,冷权腹中一凉,一柄尖刀狠狠的刺了进去,王彬满是鲜血的脸上带着狰狞:“你忘了……我们都是绝命……战士……”

  噗,王彬口中的血喷溅在冷权脸上,紧接着,那恐怖的笑容便永远定格在脸上。

  冷权看着腹中的尖刀,难以想象被连续四发子弹洞穿心脏的人,竟然还有这种力量反击!

  是的,这就是绝命战士!

  在与敌人作战的时候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他没有失去机会,在他失去了第一次机会的时候,他在努力制造第二次机会,代价就是被子弹穿心。

  他是故意的,故意等着冷权杀他,他相信过分自信的冷权不会一枪打死自己,只会像虐杀动物一样虐杀他,他留着最后一口气,就是等他过来的时候发起最后一击。

  原来这就是绝命战士!

  冷权坐在地上,拔出了腹中的尖刀,要不是四发子弹同时穿心而过,带走了他几乎全部的生命力,这一刀一定会绞碎脏腑吧,这个王彬,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呢?

  冷权抬起头,看着僵硬在哪里的王彬,直挺挺的坐在那里,面目狰狞,仿如丰碑!

  ———想不到今天我们会以这样的姿态过招,而且是唯一一次,赤炎对血刺,哼,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挑战绝命大队的一号狙击手!———

  想起一个小时前王彬的话,冷权无力的苦笑,着站了起来,盯着王彬的尸体,忽然走过去整理好了王彬的衣衫,无论他们是敌人还是战友,都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你赢了”

  冷权转过身,全然不顾腹中的伤口,向芦苇丛深处走去。

  大阪康京医院,重症看护病房里,主治医生拿着刚出来的检查报告,一脸兴奋的对岳诗瑶说:“岳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岳诗瑶睁大眼睛看着主治医生,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医生,你说什么?我,我怀孕了?”

  “是呀,今天我们检查你的身体时无意中发现的”

  “我怀孕了,是真的吗?为什么前两次检查身体的时候没有发现呢?”,岳诗瑶虽然带着怀疑,但脸上喜悦的心情已经溢于言表了。

  医生不好意思的解释:“是真的,不过才一个多月,身体变化相对还十分微小,当然,这也怪我们,都把重点放在岳小姐的病症上了,也就忽略了身体的其他变化,真是抱歉呀”

  岳诗瑶满脸笑开了花:“嘻嘻,我怀孕了”,岳诗瑶恨不得马上让王彬知道,他就要当爸爸了。

  医生笑着看着身旁的护士:“看来我们必须重新制定岳小姐的用药,凡是孕妇禁忌的药品都要调换了”

  “谢谢你医生”,岳诗瑶微笑着,要不是她顾忌着肚子里的宝宝,说不定她就要跳了起来。

  “那你也好好休息吧,一定要注意身体呀”,医生嘱咐着。

  “嗯,谢谢”,岳诗瑶几乎笑出花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