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一章加入北方公司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980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那个身穿俄军款式呢大衣的中年人缓慢的走了进来,他出现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喧嚣的雇佣兵停顿了一下,纷纷站了起来对着这个中年人行注目礼,中年人挥了挥手,之后雇佣兵们才坐下来,又继续喝酒作乐。

  这不是不尊重他,很多时候这里是他们的俱乐部,交代任务是次要的,中年人看了看四周,忽然注意了那个格格不入的乞丐和乞丐身边的中年人,他走了过去,看着他们,坐在了桌子前,看了看狼吞虎咽的乞丐,又看了看那个中年人:“老张,这是怎么回事?”。

  “丁先生,您好”,中年人老张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问了好。

  身穿呢大衣的丁先生缓缓地坐下,挥了挥手,看着这个又脏又臭的乞丐。

  “他是谁?”

  老张赶紧解释:“丁先生,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的,他很有能力,所以我领了回来”

  “你知道我们的规矩”,丁先生看着他:“老张呀,你越来越不把规矩当回事了,北方公司招人是有严格规定的,不是那个成员看谁顺眼就可以招进来,就能成为我们的成员,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乞丐一句话也没有说,继续吃他的东西,应该说从老张见到他开始,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老张一直认为是个哑巴:“丁先生,他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哑巴?”,丁先生眯着眼睛看着乞丐,深邃的目光仿佛对这个乞丐的来历充满疑惑和不信任,对于雇佣兵而言,遇到来历不明且不信任的人只有一个选择。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丁先生观察着乞丐,岂料乞丐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丁先生,丁先生也算阅人无数,可是在乞丐抬起头来的瞬间,丁先生到的心咯噔一声。那种冰冷的目光竟然让丁先生不寒而栗。

  “哼,哑巴,好哇,我正好需要这样的人”,丁先生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打了个响指,身边的一个手下会意了,不一会就抱着一个婴儿过来,那些喝的脸色微红的雇佣兵乐了出来,偷偷的在后面骂:“妈的,又来这一手”,仿佛看惯了这样的笑话,没人在理会这里,各顾各的继续喝酒。

  哭啼的婴儿抱到了丁先生的桌子前,婴儿也许是饿了,哭啼个不停,让满是烟味酒气的雇佣兵们反感了很多。

  “这个孩子是我捡来的,他没人要了”,丁先生盯着乞丐的眼睛:“刚刚出生就遭到遗弃,也许他真的不适合在来到这个世界上,给他减少一些痛苦吧,杀了他!”

  就在丁先生的话刚说完的哪一个,他的目光因为极度震惊而睁大,就在丁先生的话刚刚说完,婴儿的血就飞溅在丁先生的脸前,没有一丝耽搁。

  有那么一瞬间丁先生惊呆了,不光是他,就连周围那些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们都停止了划拳喝酒,惊讶而愤怒的看着那个肮脏的乞丐。

  一根鸡骨活生生的插入婴儿的眼睛,直入脑髓,瞬间毙命,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干脆利落的手段应验了丁先生那句话。

  ……给他减少一些痛苦……

  婴儿的神经还在抽动,稚嫩的小手好像还在抓着什么,喉咙中似乎还有一口来不及吐出的气,整间房子里安静的出奇,似乎所有人都想在聆听那个婴儿稚嫩的哭啼声,遗憾的是他们在也听不见了,只能听见那个乞丐汝若无事的撕咬烧鸡的声音。

  老张惊讶了,这不过是个试探,可是他竟然做的这么坦然,丁先生只是想试试这个人有没有这股狠劲,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这个孩子。

  那个该死的乞丐杀人杀的竟然这么坦然,让在场的这些人都错愕起来,紧接着就是愤怒,无论是雇佣兵还是普通人都有一个道德底线,杀个婴儿算什么能耐,雇佣兵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想跳上来杀了他。

  丁先生稳定了一下情绪,看着他,乞丐和之前冷酷的目光相比,现在的他更像是在一头饿狼,丁先生的目光闪烁着复杂,有欣赏,有厌恶,有欢喜,也有恐惧。

  “想跟着我干,光心狠是不够的,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丁先生从腰间掏出一把M16步枪刺刀,盯着乞丐,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你就可以留下!”

  乞丐撕咬烧鸡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盯着刺刀。

  身后那些雇佣兵们都听见了,所有的雇佣兵都明白,这是丁先生想杀了他的意思,雇佣兵们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腰间的手枪或匕首,要是这小子一转过身他们就一起动手,当场让这个小子变成筛子。

  “丁先生,您这又何必为难他”,老张在一旁为乞丐求情。

  “我要的人应该是精锐中的精英,而不是一个臭不可闻的没用乞丐,老张,你知道我的规矩!”,丁先生冰冷的声音不容置疑,只好退身,无可奈何的看着乞丐。

  乞丐当然明白他的处境,似乎在思考什么对策,撕咬熟食的声音也不像刚才那么含糊不清,迷茫的眼神流露出一种刻毒。

  丁先生看得出来,那是一匹豺狼的眼神,丁先生像是在期待什么,紧紧地盯着他,而那些雇佣兵也在盯着他,乞丐虽然没有得罪任何人,但他身上那种气场仿佛从每个人身上扫过,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那是死神悄无声息的来临,将要带走所有的人。

  丁先生有些不耐烦了:“别浪费我的时间,你没本事动手是不是?”

  乞丐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咬食那只烧鸡。

  丁先生冷哼了一声,目光扫向了那些跃跃欲试的雇佣兵:“你们杀了他”

  硕大的黄金戒指从他的小拇指上脱了下来,掷地有声的丢着桌子上:“谁干掉他,这个戒指就是谁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个光头的雇佣兵自身拿起散弹枪走了过来:“丁先生,让我来,你让一下”,粗犷的光头雇佣兵提着枪走到乞丐的身后,指向了乞丐的后脑:“别溅了您……”

  砰,还未等他说完,枪声响了,血肉横飞,丁先生愣住了,他根本没有看清近在咫尺的乞丐是怎么出手夺下了光头佣兵的枪。

  那种速度简直就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乞丐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散弹枪的枪管竟然活生生的插入了光头佣兵的胸膛,那一声枪响崩开了他的整个脊梁,血肉惨烈的向后飞溅。

  枪声没有断,乞丐果断的连续开枪,砰砰砰砰砰砰,六声枪响混合着光头佣兵的血肉一气呵成,后面看热闹的那些雇佣兵被打的人仰马翻,血肉飞溅,光头佣兵的尸体立在他的身前,成了乞丐的人肉盾牌。

  混乱之中乞丐从光头佣兵的尸体腰间掏出手枪,踢翻了他的尸体,对着下面混乱的酒场疯狂的开枪。

  砰砰,震耳的枪声依次响起,那些刚刚抓起枪想反击的雇佣兵尽数倒在血泊中,他们都是头部中枪,身体惨烈的栽倒,乞丐冲过去的步伐没有一丝犹豫,这是他们的战场,一切都是由他掌握,乞丐从还没来得及倒下的尸体上快速夺下步枪,冷静的朝着刚刚捡起枪的雇佣兵开火。

  一连串的枪声长长的响起,整个旅馆了无生息,乞丐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那惊人的射杀速度和精度让雇佣兵毫无还手的余地,步枪扫过的地方依次泼洒着鲜血和碎肉,每一枪似乎很都命中了头部,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连酒桌上的玻璃酒杯都没有破碎,而桌子下早已经鲜血横流,惨不忍睹。

  乞丐警惕的盯着四周,缓缓的放低了枪口,回过头看着故作镇定的丁先生。

  “你……你……”,老张的脸上满是恐惧和惊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旅馆的门被撞开,丁先生的精锐小队冲了进来。

  虽然都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满地的尸体,鲜血横流,刺鼻的血浆胡混合的脑浆,红白相间的场景让人忍不住作呕,小队听见枪声之后从公路那边的车里冲了过来,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分钟的时间内十三个雇佣兵竟然……

  小队虽然控制了现场和那个乞丐,但面对乞丐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中都闪烁着震惊和恐惧,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

  乞丐低着头,他们根本看不清他蓬头垢面之下是怎样的眼神,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期待看到,如果不是冲过来的时候丁先生的手势,他们一定会打死这个让人恐怖的家伙。

  乞丐丢下了手里的枪,向丁先生走了过去,走到桌子前面,缓缓地拿起了桌子上面的刺刀,刷,冰冷的刀光闪向一旁的老张,嗤,一流鲜血从老张的脖子动脉喷涌。

  刷,精锐小队的AK冲锋枪几乎同时指向了乞丐。

  “你……为什么?”

  老张捂着脖子的伤口,踉跄着后退,满眼都是惊讶和愤怒,老张的嘴一张,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垂死的目光还在紧紧的盯着乞丐。

  “丁先生说杀死所有人,当然也包括你!”

  那样冰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带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寒冷,老张的身体逐渐不动了,但是那充满愤怒的眼神依旧紧紧的盯着乞丐。

  丁先生倒吸了一口气,残忍的拍了拍手:“很好,你做的很好,你想要什么?”

  “枪”,乞丐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

  丁先生盯着他的眼睛,做了一个手势。

  身边的雇佣兵会意了,把自己的AK冲锋枪递到他面前。

  没想到乞丐看都没看一眼:“不是这种枪”

  丁先生皱着眉头,问:“那你想要什么枪?”

  乞丐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KBU88狙”

  “狙击步枪?”

  丁先生一愣,沉吟了片刻,问:“你叫什么名字?”

  丁先生从来不会过问陌生人的名字,但有两种人他一定会去过问,一种是他要干掉的目标,另一种就是他喜欢的杀手。在场的这些人除了乞丐之外,所有人都清楚,这个看似平庸的乞丐已经被丁先生所赏识了。

  乞丐抬起了头,凌厉的目光和桀骜不驯的姿态让周遭的雇佣兵都为之一愣,也是在那个瞬间,丁先生心中一紧,不知为什么,他在那一刻忽然有一种感觉,这是个危险的兵器,可是天生酷爱兵刃的他却喜欢冒险,所以他决定他应该收留这个人。

  乞丐盯着丁先生的眼睛,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冷权!”……

  这是五年前的事情……

  直到今天,丁先生回想起那天收服冷权的时候,依然被冷权那天的表现所震慑,杀死婴儿时的坦然,还有出手干掉雇佣兵时候的干脆利落,让见过大世面的丁先生也不禁感叹冷权的锋利和冷酷。

  他给丁先生留下太多的印象,因为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一个冷酷到让恶魔都为之恐惧,五年来,他在他的派遣下征战南北,公司高层的任何任务都被他轻松完成,他神乎其技的狙击技术让高层都为之惊叹,这个人不仅仅在狙击方面堪称无人超越的典范,而且在军事战斗指挥上也显出过人的才华,他把一只不入流的小队带成了整个公司都为之侧目的精锐小队。

  丁先生只不过是一个代号,他的真正名字叫做丁引,曾经是中国陆军沈阳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参谋长,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过去,除了公司的高层之外。

  因为知道他这些事情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有些人是他指使谋杀的,有些却不是,知道他过去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冷权绝对是个例外。

  “我知道你,你曾经是沈阳军区直属特种作战旅的参谋长,十年前转业了,就干起了这个勾当”

  冷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轻蔑,一如当初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

  丁引的手枪已经握在了手里,冰冷的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冷权笑了,盯着他的眼睛:“因为你曾经是我的目标,你是中国军队的耻辱,我们都以能打爆你的脑袋为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