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们要保护的人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20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吕超刚走到哪里,忽然一大片枪械零件儿飞了过来,吕超伸手一挡,发出一连串的枪响。

  “啊!”,拼命的暴喝声传来,邹林帅猛地跳了出来,孤注一掷的扑向吕超,哒哒哒哒,吕超上扬的枪口猛地对着他开火,炽热的弹道从邹林帅的肋下穿过,邹林帅的枪背带猛地向前一套,挡住伸过来的K3轻机枪猛的一拽,夺下了吕超的枪口,整个抛了出去,回手收回枪背带,快速绕道他的身后,枪背带狠狠的勒在吕超的的脖子上,狠狠地向后拖去。

  吕超挣扎了起来,抓着邹林帅的手,邹林帅咬着牙,狠狠的勒着吕超的脖子,愤恨的说:“妈的,你刚才不是很他妈嚣张了,现在怎么了,叫呀,接着叫呀”

  仿佛发泄刚才的窝囊气,邹林帅一边骂一边用力的勒紧。

  李超被勒得青筋爆起满脸通红,猛的吼了一声,竟然伸手抓住了邹林帅的衣领,用尽全力一拳打了过去。那一拳头打在了他的颈静脉,邹林帅恍惚了一下,松开了手,吕超赶紧挣脱开背带,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邹林帅的心口,邹林帅魁梧的的身体像小山一样向后面倒去。

  吕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扶着身旁的桌子喘息,剧烈的咳嗽了两下,回过头怨恨的看这邹林帅,邹林帅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盯着吕超。

  “他妈的”,吕超愤恨的从腰间掏出来密林刀,在手中轮了一圈,向邹林帅奔了过去,密林刀狠狠的对着邹林帅的头颅砍下。

  第十层楼层里,赵健的身体刚刚撞开入口的安全门,紧接着里面就枪声四起,躲在暗处的三个雇佣兵端着AK冲锋枪,对着闯进来的赵健疯狂的扫射,赵健一个激灵,一边卧倒,一边快速开枪还击,子弹子弹撞击的火花在他的周身迸裂,赵健一边开枪一边快速翻滚闪躲。

  赵健跳了起来,飞快的开枪闪躲,快速飞奔到一个沙发后面,子弹跟着赵健的身影一路尾随,他身旁的一切物品都被打得七零八落。

  “干掉他!”,德里克高声大喊,对着赵健的位置点射了一番,他刚刚收到情报就带着几个人赶紧上来检查这边的情况,刚刚到达这个楼层的时候就看到很多雇佣兵都被杀死了,他立刻意识到外面的快反部队已经进来了,想不到刚刚意识到赵健的身影就出现了,德里克愤恨的开着枪:“妈的,把他给我干掉!”

  赵健被压制在那个角落,周遭都是横飞的流弹,自己被压制的太狠,根本就没有抬头的机会,子弹乒乒乓乓落在左右,赵健蜷缩在哪里,冷静的想着脱身的办法,转头一看,竟然看见了旁边墙上镶嵌的镜子,从这个角度竟然看清了那四个雇佣兵的位置,赵健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们四个身影,伸出手枪,竟然瞄向了他们反方向的位置,赵健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角度之后,直截了当的对着墙壁开火,砰砰砰三声枪响,子弹在侧面的墙上撞出几个弹痕,擦出火花之后竟然反弹回来,三个雇佣兵头部被反弹的子弹命中,爆出一簇血花之后当场惨死。德里克的脸上被溅上了一阵血肉。

  “该死的,这么厉害”,德里克赶紧一边闪躲一边开枪打碎了那面镜子,这个特种兵杀人杀得见这么诡异。赵健冲了出来,踢翻了千疮百孔的沙发,端着手枪飞快地向德里克这里从容的走过来,一边*近一边开枪,德里克严密的躲在那里,手枪的子弹接连不断的打在德德里克的周边,赵健用脚挑起雇佣兵尸体上的G36A突击步枪,对着德里克的位置连番点射,德里克被*急了,冒险的侧身冲了出来,对着赵健的方向胡乱的开火,刹那间,空旷的楼层里里枪声大作,横飞的子弹把这里打的面目全非。

  “发现渗透进来的特种小队,发现渗透进来的特种小队,他们在第十楼,我正与他们交火,马上过来支援我,快点!”,德里克扯过嘴边的通话器,对着外面喊着,在其他楼层巡逻的雇佣兵听到枪身后已经冲了过来,得到了德里克的确认信息,更加冲这里冲过来。

  “该死”,赵健有些焦急地冲了过去,飞快的对着他开火,德里克惊了一下,赶紧跑到旁边,赵健的枪声不断,弹雨一路尾随着德里克的逃跑路线,他的身体在在死亡中穿梭。

  德里克曾是美国特种部队的成员,退役后又在黑水国际雇佣兵机构工作多年,这么多年别的功夫没练成,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要不然早就被赵健给毙了。

  砰的一声闷响,安全出口的门被撞开,算几个雇佣兵从外面冲了进来,赵建迅速转过身,回过头就是两枪,两个雇佣兵当场头部中弹栽倒在地,后面冲进来的两个雇佣兵,对着赵健警惕的开火。

  赵健的自动步枪吞吐着火舌,一阵弹雨直截了当的结束了那两个雇佣兵的生命,前面的又被被撞开了,两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的雇佣兵战士冲了进来,对着赵健的位置猛烈的开火,子弹横飞之中是赵健穿过火线的身影。

  赵健躲在了一个吧台的后面,偷偷的看着外面,那几个雇佣兵端着冲锋枪缓慢的向他这里靠近,对着他的位置零星的开枪,赵健的心里有些恼怒,想了想,竟然丢下了冲锋枪,深吸了一口气,拔出匕首。,枪的子弹上膛。

  自动步枪被扔了出去,落地的瞬间招来了雇佣兵的一阵枪响,突然,旁边的桌子被一脚掀飞,里面的打印纸如雪片般飞散,赵健从纷乱的纸片中飞出,仿佛一尊死神,手枪对着他们猛烈的开火,砰砰砰,赵健弹无虚发的打在那些雇佣兵的身上,三个雇佣兵惨烈的栽倒,赵建飞快地冲了过来,手枪和匕首互相配合的,一枪一刀飞快的在雇佣兵之间穿梭。

  枪口转向他的雇佣兵的脸上,开火孩子后迅速转到一旁,避开伸过来的枪口,匕首狠狠的剖向他的心口,哒哒哒,冲锋枪的声响在闪躲的耳边响起,手枪指向了他的眉心,狠狠的开火,两个雇佣兵枪口刚刚伸过来,之间的身形一转,匕首在他腹部整齐的剖开,转到他的身后飞起一脚,雇佣兵血淋淋的尸体撞向了那个雇佣兵的身上,砰,手枪响起,子弹打穿了两个人的头颅。

  后面的雇佣兵端起冲锋枪,枪声胡乱的响起,却没有一枪能打中之间,赵健冒着弹雨冲了过去,匕首和手枪对着他们连番攻击,近身格斗。

  德里克赶紧冲了出来,就在那一刹那,德里克看到赵健的匕首飞了过来,身后的一个雇佣兵刚刚站起,就被匕首刺穿了头颅,红白相间的脑浆和鲜血四下飞溅,紧接着赵健飞快的冲着德里克冲了过来,那个瞬间,身经百战的德里克竟然蒙住了,赵健跳了起来,T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德里克的下巴上,德里克的身体猛地向后撞去,直接跪倒在地,赵健走进了他,看着他那副狼狈的模样。冷笑了一下。捡起地上浸着血的冲锋枪,瞄向了德里克的眉心。

  两声撞门的闷响,旁边的门又被撞开,两三个雇佣兵跑过来支援。赵健愣了一下,立即调转枪口,对着冲进来的雇佣兵连番开火,和他们再次陷入混战,德里克趁这个机会赶紧跑出去。

  大厦四楼。砰的一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被两个人的身体撞开,冷权和宣立军翻滚着从办公室里出来,相互怒视着彼此,守在外面的雇佣兵愣了一下,看他们状况也知道是在干什么,雇佣兵的枪口对着宣立军连番开火,就在那个刹那宣立军的身形一恍,敏捷的跳到了旁边的沙发后面。

  冷权慢慢地站了起来,直了直腰,看着沙发后面的宣立军:“我的中队长,这几年来你一点都没变”,冷权看着沙发淡淡的微笑:“你到底看没看清现在的形势,就你孤身一人,还敢和我动手,你认为你能对付得了我?”

  “看清形势?”宣立军冷冷的说:“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形势,我只知道军人他应有的原则!”

  冷权冷哼了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满口大道理的习惯都是一点都没变”

  “说这些有个屁用,再大的道理也没有把你这个小畜生教育过来”,宣立军躲在沙发后面,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冷权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那些雇佣兵:“把枪都给我放下”

  那些雇佣兵面面相觑,都听到他们队长的话,把枪口放下了。

  冷权看着宣立军:“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沙发后面的宣立军淡淡的苦笑了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冷权。

  两个曾经亲如兄弟的战友,甚至可以把彼此的生命托付给彼此,但依然改变不了自相残杀的局面。

  两个人蓄势待发,似乎都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砰的一声闷响,安全通道的门被两个雇佣兵的尸体撞开,杨旭的身影飞快地冲了进来,微声手枪飞快的对着满堂的雇佣兵开枪射击,砰砰砰砰砰,那些刚转过头,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雇佣兵纷纷中弹倒地。

  杨旭满腔怒火的盯着前面的雇佣兵和冷权,枪口吐着火舌,纷飞的子弹几乎弹无虚发的打中一个个雇佣兵,雇佣兵的反应也很快,赶紧闪躲还击,杨旭不顾身前的弹雨,玩命一样冲了过来,最后一发子弹打碎了面前一个雇佣兵的心口,快速冲过去,抓住他的身体,夺下他的冲锋枪,转过那个雇佣兵的尸体挡在身前,对着前面的雇佣兵连番扫射。

  那个雇佣兵的尸体成了他的人肉盾牌,身体几乎被射过来的密集子弹打成了肉泥,杨旭飞快的雇佣兵的手枪,扔向了宣立军哪里,宣立军接过手枪,打死了身旁的雇佣兵,*退了冷权,躲到了一个安全角落掩护杨旭,杨旭飞快的闪躲和开枪射击,对着他们连番开火,火花弹雨之间,子弹纷乱的纵横,仿佛受到了死神的眷顾,枪火擦破了杨旭的衣服,竟然不上他分毫,反而是这些雇佣兵死伤了快一半了。

  “哼,杨旭,宣中队,都到齐了”,冷权的目光忽然跳跃着兴奋,脸上丝毫没有在乎那些死在旁边的雇佣兵兄弟:“今天就是我们命运的交叉点了吧,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是的,这一天他等的真的太久了,终于来了,冷权一把夺过身旁雇佣兵的步枪冲了过去。

  宣立军一看冷权出手,赶紧冲了出来,对着冷权的背影开火:“小子,你休想再伤害我的兵”,。子弹从冷权的身旁擦过,近在咫尺,宣立军竟然没有打中冷权!冷权心头一惊,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宣立军。

  躲在枪林弹雨中的杨旭看到那一幕,心头一惊,飞身冲了出来,对着冷权的方向飞快的射击,雇佣兵赶紧掩护他们的队长冷权。

  混乱的枪声响起,杨旭看到冷权时,压抑在心底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端着步枪疯狂开火狙杀,手中的冲锋枪硬生生的当成狙击步枪使用抬手杀人,干脆利落。雇佣兵成片的惨死在他的枪下。

  弹雨和纵横的空间里,一切的物体都在枪火的摧残下摧枯拉朽额破碎,砰砰砰砰砰,一连串纷乱的枪响之后,守在这里的雇佣兵几乎所剩无几,杨旭杀人的姿态着实让他们惊讶,那疯狂的姿态绝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绝队士兵!无数次听冷权队长说起,却从来没有见过,今天终于见识到了,这个人和战神毫无差别。

  几番拼杀之下,雇佣兵几乎全部被击杀。冷权被宣立军的火力压制的墙角,根本无法冲出来营救他的手下。

  听见外面所剩无几的枪声,他依稀的感觉到手下已经死伤过半,一股怒火从冷权眼中烧起。

  “杨旭!”,冷权怒吼一声,冒着宣立军的枪林弹雨冲了出来,身后的宣立军对着他猛烈的枪火压制,又把冷权压了回去:“中队长!”,冷权愤怒的大吼,对着宣立军的方向盲目的扫射。

  杨旭的身前纵横出一连串的火花,打光子弹的步枪被扔了出去,杨旭迅速掏出手枪和腰间的匕首,冲了过去,干脆利落的解决了面前的雇佣兵。后面的六个雇佣兵端着冲锋枪,一边开枪一边奔跑过来。

  杨旭怒吼了一声,顶着弹雨冲了过去,避开那些指过来的青口,匕首猛的剖开面前那个雇佣兵的咽喉,飞快的多下了他的冲锋枪,一通扫射之后,剩下的几个雇佣兵胸口爆出一团血肉,栽倒在地,杨旭端着冲锋枪,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对着冷权的位置狠狠地开火,和宣立军的火力压制不同,杨旭似乎要一心止至他于死地。

  “冷权这是你*我的,冷权,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杨旭愤怒的大喊。

  旁边的宣立军忽然目光复杂的盯着杨旭,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冷权躲在石柱后面,唐突的冷笑:“我为什么回来?干嘛不问问你们当年都做了什么?我是从来不相信报应的,只有你们这些相信报应的人才会惧怕我的存在,杨旭,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成就今天的我,干掉你,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冷权冲了出来,对着杨旭猛烈的开火。

  “你够了”,宣立军冲了出来,对着冷权猛烈的火力压制:“无论有没有杨旭,你都将注定失败,你堕落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只能怪你自己”

  “啊!啊!”

  三个人读者彼此飞快的开火,弹雨在整个大楼之间纵横。杨旭和宣立军一边还未死的雇佣兵一边对付冷权,混乱的枪响之后,几乎所有的雇佣兵都枪杀。

  冷权看着宣立军,握着步枪的手竟然在颤抖,那并不是恐惧,而是愤怒和怨恨,他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干掉宣立军,他也曾经无数次想像干掉宣立军的时刻,但是在这一刻,他竟然没有出手,甚至无法开枪。

  杨旭的火力也彻底压制了他,他们都是旗鼓相当的零号狙击手,如果只是对付杨旭一个人,冷权当然还有余地周旋,可是旁边还有宣立军帮他掩护,这样几个人就彻底相互压制了。看着那些死去的雇佣兵。冷权的愤怒溢于言表。

  砰的一声闷响,通道门被撞开了,刚刚出去巡逻检查的卡尔带着十多个雇佣兵冲了进来掩护冷权,纷飞的枪火压制着杨旭和宣立军,瞬间就让他们处于下风,他带领的雇佣兵非常精锐,卡尔组织战斗,两个火力压制住宣立军和杨旭,另外几个人赶紧过去营救他们的队长。

  “队长快走”,卡尔冒着枪林弹雨冲到了冷权的身边。

  冷权愤恨的看着躲在角落的宣立军,固执的不动分毫。

  “队长快走!这里交给我们”,卡尔焦急地说。

  冷权看了卡尔一眼,跟着他撤了出去,

  卡尔对着身旁的雇佣兵喊道:“速战速决把它们全部干掉!”

  几个雇佣兵点了点头。

  宣立军和杨旭眼睁睁的看着冷权被他们救走,却无法突围,刚才杨旭冲进来能杀了那么多雇佣兵,完全是突袭打得他们措手不及,这一队雇佣兵组织的非常严密,想突破出去还真是件容易的事,而且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压制他们营救冷权。

  头顶上猛烈的火力把宣立军和杨旭狠狠的压制在角落,让他们极不舒服。

  “用枪榴弹!”,雇佣兵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糟了,宣立军和杨旭同时感到不妙,对着彼此大吼一声,冲了出来。

  嗖嗖两声榴弹飞行的声音,两枚枪榴弹分别飞向他们,卧倒的刹那榴弹爆炸,大片的火光夹带着爆炸的各种碎片向四下扩散,杨旭和宣立军,被爆炸的气流冲击到旁边。

  爆炸的尘埃散尽后,雇佣兵端着枪走进来检查了一下,那些被炸得一片狼藉的地方。已经找不到杨旭和宣立军的尸体,几个雇佣兵想了想,这种状况之下怎么可能有人活着,粗略的检查了一下,都转身都撤离了。

  废墟之中,一只乌黑的手枪牵无声息的伸出,指向了正在撤离的雇佣兵,杨旭刚要开枪,被旁边的宣立军按住,摇头示意不要动手,杨旭赶紧放下了枪口。

  雇佣兵都撤离了,杨旭和宣立军松了口气。

  “啊”,宣立军痛苦的低吼了一声,吊在天棚上的苯板和建筑材料被枪榴弹震了下来,几乎把宣立军埋在了下面。

  “中队长!”,杨旭用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杂物,爬了出来,一身狼狈的跑过去救宣立军。

  几个木板被推下来,宣立军终于顺了一口气:“他妈的,冷权这个小畜生,要是老子在年轻几岁,非弄死他不可”,宣立军疼的直咧嘴。

  “您也别逞强了”,杨旭擦了一下额头的血痕,用力的推开宣立军身上的苯板,把他拉了出来,两个人蹲在旁边喘着气,杨旭看着他:“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交给你,我放心吗”,宣立军白了他一眼:“*,我都忘了,我你都不信任了”

  杨旭叹了口气:“中队长,您就别说了”

  “我必须的说”,宣立军费力直了直腰,不知是不是卡在脊髓里面那个单头的缘故,宣立军扭腰的时候竟然发出诡异的声响:“冷权那小子呀,我的确没有放弃,冷权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是有责任了”

  “别说了”,杨旭显得很无奈。

  “其实我最不放你的是你”,宣立军盯着他,苦笑了一下:“如果说对冷权是愧疚,对你才是真的不放心,你呀,太喜欢感情用事了”

  杨旭收拾了一下手中的枪械:“我知道,但是现在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时间感情用事了”

  “你不明白”,宣立军摇了摇头。

  杨旭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以后有时间我在想明白,或者你能说明白,现在,你和凌书记都是我们要保护的人,好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