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四章勇敢的活下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32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他清楚的记得,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竟然这么轻,还没有个背囊沉呢,宣立军可怜的看着骨瘦如柴的少年,跑到炊事班里,把炊事员偷偷给自己开小灶的红烧肉都给抢了过来,给那个孩子吃,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本应该非常饥饿的孩子就是不吃,眼睛充满戒备的盯着他,也不说话,宣立军哪里知道,那个孩子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肉,哪里知道面前的东西是不是吃的东西,宣立军只好自己起了个头,吃了一大口,之后在喂那个孩子,孩子这才放下戒心,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还记得那时候孩子褪下一身的戒备和疲劳的时候露出的笑容,现在想起来,这应该是冷权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干净的微笑吧。

  之后,他们把这个孩子送到了福利院,宣立军还特意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和书包,还有很多好吃的,告诫他要好好学习。

  孩子转身的时候忽然为了一句:“大哥哥,我能像你一样去当兵吗?”

  宣立军乐了:“当然,只要你愿意,军队随时都欢迎你”

  就是这句话,彻底改变冷权的人生!

  他不知道宣立军所在的部队是什么,只听到他的战友们说过,他们是特种兵中的精锐部队。

  他批命的努力,争取参军入伍,从一个战略预备队的高炮手到侦察连的战士,再通过集训杀入军区特战大队。

  军区特种大队都是特种兵,但在冷权的眼里,这里因为没有宣立军的存在,根本不是特种兵中的精锐,再一次狙击教员集训的时候,他听指导员说起了总部的王牌狙击手教员宣立军的故事,那个时候他才隐约的知道了绝命大队的存在,于是他拼命的练习狙击,因为他从小在山里生活的缘故,再加上父亲曾经是个猎手,他也接触过打猎,于是他的狙击水平越来越强,后来,被评为军区狙击手专业尖兵的他很快就参加了绝命大队的入选集训,直道他杀入影杀中队。

  这个隐藏在他生命里的秘密终于说出了口,冷权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仿佛他的整个人生都松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为了再见到你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冷权看着宣立军,面带微笑:“你能想象一个从小就没有读过书的孩子,仅用了三年就自学完成小学到高中的所有课程吗,你能想象一个对特种兵毫无概念可言的新兵在入伍不到半年就加入军区特战大队是什么毅力吗,你能知道一个对狙击步枪根本就不了解的人只用了半年时间就被评为军区狙击手专业尖兵靠的是怎样的努力吗,你知不知道从福利院到影杀中队这一路上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创造了多少平凡人所谓的奇迹吗,我的中队长,我这么做就是为了不再让你失望,可是你却告诉我,我让你绝望了,我是个从小就被抛弃的孩子,从我被抛弃的那天起我就不知道生和死有什么区别,是你让我知道了生命还有意义,那就是争取能和你见面的机会,可是,我为什么你也抛弃我,为什么让我对一切都存有希望的时候再次把我推到深渊”

  宣立军摇了摇头,目光闪烁的看着他:“因为你从来都没有了解真正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我多久没有看到你的真正笑容,现在想起来你唯一干净的笑容就是我把你救出那天的笑容,我不知道除了冷笑和狞笑之外你还有没有更干净的笑容,但是没有,军队的作用不仅仅是国家鹰犬,它还有其它的作用,就是相互扶持,相互羁绊,这就是战友,因为这种羁绊,让没有自信的孩子学会了自信,让没有勇气的孩子得到勇气,我们是一个团队,正是这样的精神让我们能攻无不克,绝命大队的神话靠的就是这种信仰和羁绊走到了今天,成就了这个军队的荣耀,你不该漠视这种羁绊,在你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次机会却被你亵渎了,你让我们失望了,我们不敢想象和这样的人并肩坐在作战是什么样子”

  宣立军站了起来,再也不想面对这样的人,转身就要离去。

  “难道在你眼里我从来都没有融入这个团队吗?”,冷权激动的站起来,看着宣立军的身影。

  宣立军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

  “我试着忘记过去,试着融入你们,我也曾切实的为这个国家流血,难道你都忘了吗?”

  冷权悲愤的看着宣立军,右手颤抖着,摸向了自己的右眼:“你都忘了吗?”

  冷权激动的把手指伸进自己的眼眶,诡异的拆下了自己的右眼,空荡荡的眼眶瘪了进去,让冷权原本俊逸的面目变得狰狞可怕。

  宣立军回过头,不忍的看着这一幕。

  玻璃制成的右眼丢在了桌子上,不知是不是刻意承受的痛苦,凹瘪的右眼眶里竟然淌出一行血泪。

  “我的队长,为什么你要抛弃我!”,冷权的左眼闪烁着怨恨,而左眼的凹瘪和血泪,仿佛是他整个人生的悲痛和无奈,冷权的双眼就是整个人生的写照。

  难以想象,这样顶级的狙击手竟然残缺了一只眼睛,而且是右眼,原来王牌狙击手的左撇子是这么由来的。

  “我为这个国家牺牲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被抛弃,我的队长,你都干了什么!”,冷权的怨恨从哪仅有的一只眼睛中流露,带着这些年的悲伤和痛苦。

  宣立军再也无法忍受那种幽怨的眼神,转过身,逃离一样走了出去,杨旭看了一眼冷权,赶紧跟了出去。

  “你们会付出代价的!”,冷权机械的拿起桌子上的假眼珠,冰冷的安进血淋淋的眼眶中,恢复了冰冷决断的神色。

  宣立军跑了出来,站在门口大口的喘气。

  “中队长”,杨旭跟了过来。

  宣立军没有理会杨旭,而是看着天空,疲倦的反问自己:“我当初的决定真的错了吗?”

  不可否认,宣立军这些年一直盼望着能再见到冷权,他希望他的兵都能好好地活着,但见到冷权的时候,他的愿望彻底落空了,为什么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冷权拿下假眼珠的那一幕彻底刺痛了他。

  那是他在西藏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掩护战友才被流弹打瞎了眼睛,还有他身上数不出的伤口,很多都是为了掩护战友撤退才留下的,有几次他甚至用生命掩护战友,这些冷权都做到了,因为他曾告诉过他们,在战场上要同生共死。

  他听信了他的话,所以他伤痕累累,但是为什么到最后他会变成这个样子,竟然害怕受伤的战友成为累赘而枪杀他们,而且杀害的是那么理所当然。

  作为队长难道他一点责任都没有吗,他当年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开除他,明知道那个孩子是那样的极端,为什么还要放任他。

  宣立军仿佛在反问自己。

  “队长,过去的事情已经无力改变,现在要做的事情更重要”,杨旭看着他宣立军,脸上带着不忍。

  看了一眼杨旭,宣立军苦笑了起来,两个孩子在性格上都是有缺陷的,为什么走的路是那么不一样。

  警察署招待中心,段广威把国内刚刚发送过来的卫星图片和情报送到了林尚正哪里。

  “这是什么?”,林尚正翻看着卫星图片。

  “国内卫星侦察到的,昨天下午,也就是凌书记遇刺之后的两个小时,一艘没有任何标记的潜艇出现在大阪海岸附近”

  林尚正皱了一下眉头,盯着卫星图片,深蓝色的海洋和土灰色的陆地之间,一个黑色的长黑点出现在海岸附近,毫无疑问,这就是那艘潜艇。

  “他们来了多少人?”,林尚正问。

  “这个不清楚,无法侦查,他们有很强的反侦察技术”,段广威说。

  林尚正看着卫星图片想了想:“一艘潜艇可以容纳一个分队的兵力,单算人数可能在120人左右,但是不能全都是人,至少要带上武器装备,那么他们的人数应该在60人以上”

  林尚正长吸了一口气:“他们应该是雇佣兵的精锐部队!”

  林尚正站了起来,带着卫星图片走向了大岛夏子的办公室。

  不等大岛夏子的内勤助理通报,林尚正就闯了进去。

  “抱歉,要打扰你了”,林尚正走向了大岛夏子的办公桌前。

  仿佛已经习惯了林尚正的脾气,大岛夏子放下批文件的笔,示意助理出去,林尚正回头看着门关紧后,才把卫星图片放在大岛夏子的桌子上。

  “冷权被抓不代表这件事就结束了,他们似乎又派了另一批雇佣兵过来”

  大岛夏子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冷权被抓不代表这件事的结束,恰恰相反,这场战斗说不定才刚刚开始,还有”,大岛夏子看着他:“林处长,我也接到了情报,他们这些人绝不是等闲之辈”

  大岛夏子把面前正在批阅的文件递到林尚正面前:“这是外务省情报局和海上情报课收集到的情报,这些人是精锐的雇佣兵组织,在昨天就已经渗透到了大阪”

  “该死,这些人根本不想让凌书记回国了”,林尚正气愤的拍着桌子:“该死的雇佣兵”

  “恐怕不是”,大岛夏子盯着林尚正:“据我们探知的情报来看,他们这次的目标不是凌书记,而是我们的市长安倍晋”

  林尚正愣住了:“什么?你说什么?”

  “我们的情报系统可能没有贵国那么健全,但是我们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他们这次的目标并不是凌书记,而是安倍晋市长,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了”,大岛夏子犀利的目光盯着林尚正:“林处长,请问,凌忠浩书记来到日本到底有什么目的,或者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凌忠浩书记和安倍晋两个人必须要死一个才能罢休!”

  林尚正盯着她,脑海中急速的思索着什么。

  “您有责任保卫凌书记的安全,但是我也必须保护我国政要的安全,尤其是大阪市长,我希望你能明白,但是作为警察,我更有义务调查真相,我知道林处长对我一直怀有戒备,那么我不妨挑明的试问一下,雇佣兵的出现是否和安倍晋市长有关系?”

  大岛夏子不动声色的询问让林尚正有些惊愕,他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这种干练的人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问出这样的问题,林尚正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岛夏子一定有什么预谋。

  “真是抱歉,我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次作为凌书记的保卫成员,我只负责凌书记的人身安全,至于调查这一方面,我恐怕爱莫能助”

  大岛夏子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看来我们彼此都有所保留”

  “但是在保卫凌书记的安全上,我看得出来,夏子署长可是一点都没有保留”,林尚正说。

  大岛夏子笑了一下:“职责所系,我也希望林处长能明白,我的怀疑和行动都是为了保护凌书记和这个城市的安全,招来灾祸的不一定是凌书记”

  “是你想的太多了”,林尚正看了看桌子上的卫星图片:“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我只能抽取精力去保护我们的市长了,但是你放心,凌书记这里我也不会放手”

  “那么谢谢夏子署长了”,林尚正笑了一下:“告辞了”

  林尚正走出了大岛夏子的办公室。

  小小的警察署长竟然能得到外务省情报部门和自卫队海上情报机关的情报支持!

  林尚正淡淡的冷笑了一下,这场危险的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凌书记,我们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那些人真的不是冲你来的吗,不可能吧。

  “陈局长吗,我们有事情要做了”,林尚正拨通了陈殿峰的电话。

  大阪医院中,陈怡端着带过来的米粥,一勺一勺的喂精神恍惚的岳诗瑶,岳诗瑶已经好几天不说话了,王彬的死给她带了的刺激太大了,经过了怀孕和失去爱人的大悲大喜,岳诗瑶像经历了一场噩梦,她的状态越来越差,经常精神恍惚,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有的时候甚至连熟悉的人都认不出来。

  陈怡觉得她好可怜,一个农村姑娘,经历了怎么多痛苦,最后却落得在异国他乡无依无靠。

  “王彬”,呆滞的岳诗瑶木然的念叨着丈夫的名字,“王彬”,那木然的声音带着绝望,似乎知道已经在也唤不会来她的丈夫,岳诗瑶呆滞的眼神中竟然带着泪光。

  陈怡放下粥碗,抱住岳诗瑶轻声的哭泣。

  她抱着她无声的流泪,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王彬走了,这很残酷,可是你的生活还要继续,陈怡能说出这些话吗,不能,她永远都说不出这句话,就像他和杨旭从来没有忘记陈琳一样,直到今天,他们的一切都和那个已经离开很久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王彬,王彬”,岳诗瑶的声音忽然带着一丝喜悦的色彩,陈怡惊讶的看着他,发现岳诗瑶盯着门口在喜悦。

  陈怡回过头,杨旭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刚毅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愧疚,一如当年他把自己抱回宿舍的时候那样。

  “我来看看诗瑶……还有你”,杨旭走了进来,站在病床边上,看着沉默不语的陈怡。

  “最近,你好吗?”,杨旭问。

  陈怡摇了摇头,苍白的脸色仿佛已经替她回答了。

  “对不起”,杨旭低着头。

  陈怡好笑的看着他:“你除了这一句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话了吗?”

  “因为我不知道,除了这一句话之外,和我还能说什么”,杨旭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仅仅是为了你能心安吗?”,陈怡幽怨的看着她。

  “我只是不想再欺骗你,如果我知道真相会让你这么痛苦,那么我宁可永远欺骗你,可是我不知道,有一天我对你说出我爱你的时候,我的心还能不能接受”,杨旭看着她:“让我们忘记过去吧,忘记这一切”

  “你让我怎么忘记?”,陈怡的眼泪流了出来:“忘记你曾经多么爱着姐姐,又怀着对她的愧疚必须爱上我,杨旭,你认为我能忘记吗,你可以欺骗我,但是你能欺骗你自己吗,你真的能抛弃和陈琳在一起的快乐吗,你别傻了,你做不到的”

  “难道现在的一切就是陈琳希望看到的吗?”,杨旭盯着她:“看着我生活在忏悔之中,看着你活在痛苦之中,她在九泉之下就能瞑目吗?”

  “你别说了”,陈怡痛苦的喊了出来。

  “我没有想勾起任何人的痛苦回忆,只是我们都知道,有些东西我们无法忘记”,杨旭哽咽了一下,仿佛在也说不出那些话。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多么希望我们从来不曾遇见,没有遇见你们姐妹,也许我还是原来的我,你们也还是原来的你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幸福的生活,没有交集,没有故事,就算生命平淡无奇,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悲痛欲绝。

  “陈怡,我爱你”,不知道想了多久,杨旭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陈怡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闪亮,不敢相信这句话竟然会从杨旭的口中说出。

  是的,他选择了接受这份承诺,不管是为了谁,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那么陈琳呢?”,仿佛早已看穿,陈怡的冷静竟然如此释然。

  “她已经死了”,杨旭痛苦的喊了出来。

  那一声撕心力竭的嘶吼,仿佛耗尽了杨旭所有的生命力一样。连多日神情恍惚的岳诗瑶都不仅抬起头,迷茫的看着他。

  “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坦然的面对你姐姐的离开,你还要怀疑我多久,我对你姐姐的一切怀念都是愧疚,也许一开始我的确是为了你姐姐的遗言,要好好照顾你,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你还认为我对你仅仅是那个承诺吗”,杨旭看着他:“不要再让那些离开的人羁绊我们的生命了,该结束了,我求求你陈怡,我们都该醒过来了”

  陈怡哭泣着转过头,倔强的不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脸:“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杨旭看着她,带着不忍:“陈怡,你应该学会面对自己的心了”

  杨旭转身走了出去。

  陈怡忽然忍不住,失声痛哭了出来,岳诗瑶忽然轻轻的搂住陈怡,在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说:“他说得对,我们都应该清醒了,学会面对”

  “诗瑶,你”,陈怡惊讶的看着眉清目秀的岳诗瑶,眼神中不再是那种呆滞的浑浊。

  “我还有孩子”,岳诗瑶牵强的微笑,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我应该微笑生活下去,不然王斌怎么会瞑目,妹子你也该清醒了,他们毕竟已经不在了”,岳诗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哽咽了。

  陈怡忽然扑到岳诗瑶怀中,无声的哭泣起来。

  大阪警察署总部,三楼审讯室中,川岛俊逸和金田柯一对着一言不发的冷权,金田柯一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喂,你这个家伙,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还不说,你想见的人你都见到了,是不是耍我们”

  冷权淡淡的了冷笑,没有任何表情。

  川岛俊逸盯着他,转动着手中的笔:“你说过见到宣立军之后就会配合我们的,你现在什么意思?”

  “你真幼稚,连雇佣兵的话都相信”,冷权挑衅的冷笑。

  “你这个混蛋”,金田柯一愤怒了拉起他的衣襟。

  “放开他”,川岛俊逸看着金田柯一。

  金田柯一气愤的扔下了他:“你想耍我们多久?”

  “呵呵,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说了,好像这都是你们自己认为的吧”,冷权笑着看着他们两个:“你们日本的警察怎么一点都没有幽默感”

  川岛俊逸笑了一下:“你很有幽默感是吗,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真的没有幽默感,你们又派来60多人的小队想干什么?”

  “如果可能,我真想踏平你们日本”,冷权无所谓的掏耳朵:“说实话,我对你们日本人真的没有任何好印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