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十三章属于我战争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861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窗外的天空被浮云遮住了光亮,世界变得躁动不安,各种力量在看不见的第五空间里不安分的较量,仿佛是巨大而粘稠的漩涡,吞噬着整个世界的光明,黑暗和邪恶相遇,他们伙同恶魔悄无生气息的夺取每一寸光明。

  昏暗的格子楼像是死人长眠的墓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在黑暗中繁衍寄生,那些恶魔一样的人,借助着人皮面孔,肆无忌惮的在人类世界行走,或者,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世界,我们仅仅是不小心闯进这个棺材里的活人,置身于黑暗之中,蜷缩潮湿的角落,苟延残喘的捧着一息尚存的光明,还以为是它们打扰了我们清贫的灵魂。其实我们错了,是我们打扰了他们的宁静……

  警察的搜捕变成了徒劳,他们自己都不能解释,为什么控制严密的大厦里竟然找不到杀手的踪迹,他是怎么逃跑的,警察真的很无奈。杨旭倒是在平常不过,他已经怀疑了某一个人就是杀手,可是他没有证据,他只能等他再次出手。

  “好,我知道了,我已经在安全部的监控范围之内了”,刚走出庆隆大厦,杨旭就接到了陈殿峰的电话。

  “陈局长被你们拘捕了”,杨旭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陈怡:“我得跟你去一趟安全部把陈局长领回来”。

  陈怡不可思议的问:“是你策划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杀手失败了”杨旭的声音十分淡定.

  “你也失手了?”陈怡问.

  杨旭点了点头.

  陈怡更不可思议了:“是什么人,连你都失手了?”

  “一个真正的高手,也可能是一个故人”

  “什么意思?”听到这些陈怡有点糊涂了.

  杨旭说:“那个人很可能认识我”

  “什么?你……”

  陈怡惊讶万分,他怎么和这个杀手扯上关系了.

  “到安全部再说吧”杨旭和陈怡上了警车:“林辉,我先去安全部让他们放回局长”

  “什么,局长被安全部拘押了?”林辉惊讶的问.

  卜香伟倒是没什么表情,仿佛冰山一角,永远看不出冷漠之外的表情.

  “放心,没事的”杨旭说完这句话就驱车离开了,林辉站在原地,奇怪的看着杨旭离开的车:“这小子怎么和安全部扯上关系了”

  “是那个女的吧”李沫不屑地说了一句:“没看见那女的一直黏在他的身后吗,连话都不敢说,看不出来,这个当兵的还能泡上安全部的妞呢,挺有本事嘛”.

  林辉斜着眼睛看着李沫:“你说话怎么一点都不淑女呀,当心你嫁不出去”

  “说什么呢你”李沫和林辉闹了起来,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还穿着警服呢。

  卜香伟看了他们一眼:“注意点形象行不行,你们是警察”。

  林辉和李沫依旧肆无忌惮的闹着,丝毫没把队长的话放在心上,尤其是李沫,她心里笑着,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继续多久,如果可能,她真的希望能永远这样下去……哪怕是粉身碎骨。

  国家安全部,杨旭坐在审讯室中,对面的两个人一边审问一边作笔录.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杀手藏在庆隆大厦了?”

  杨旭点了点头.

  提审人员奇怪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直觉”杨旭的回答直截了当.

  直接到让人质疑,对于国家安全局的人而言,这种答案不仅仅让人质疑,甚至会认为这是一种愚弄。

  做笔录的审讯员把笔摔在桌子上:“你耍我,直觉,要是所有人靠直觉就知道杀手在那里,还要我们干什么”

  杨旭摇了摇头,不想再和这些人争论,安静了下来.

  “喂,干什么,玩沉默,少跟我耍花样”

  处长林尚正走了进来,“处长”两个人站了起来.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来问他”

  “是,处长”

  两个人看了一眼杨旭,走了出去。林尚正坐下来看着杨旭,盯着他的眼睛,足足有一分钟。

  “我调查过你”,一分钟后,林尚正点燃一支烟,缓缓的说:“广州军区直属特战大队,绝命大队影杀中队的王牌战略狙击手,年仅25岁,却有6次实战经验,狙击生涯7年,执行63次刺杀任务,从来都是一枪毙命,很厉害嘛”

  杨旭淡淡的一笑:“在‘绝队’,像我这样的狙击手你还能找出很多”

  林尚正看了他一眼:“别替你的‘绝队’吹牛了,像你这样的零号狙击手在绝队只能找出5个,你就是其中一个,言归正传吧”

  林尚正收敛了笑容:“陈殿峰会开枪是因为你?”

  “没错,是我指使的,我是为了救凌忠浩,如果不这样做,他只有死路一条”

  林尚正想了一下:“杀手开枪的同时你也开枪了,而且一枪命中,你一共开了三枪,可以说每一枪都力不虚发,尤其是最后一枪,在你看不到杀手的情况下,隔着墙就能打中目标”

  “我没打中”杨旭更正了一下.

  “如果是普通人就已经死了”

  “我的枪口下没有普通人”

  林尚正点了点头,心里对这个狙击手充满了警觉:“你是怎么知道枪手位置的?”

  “很简单,我了解这个杀手”杨旭说:“我昨天用接近一天的时间了解这个人,基本能判断出他的位置”

  “等等”林尚正仿佛没听明白:“你说什么,你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了解了这个杀手?”

  林尚正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了解这个让他们焦头烂额的杀手,他有点怀疑杨旭是不是在耍他。

  “没错,不到一天”杨旭说:“他狙杀杨林、林聪和陈伯康的时候,已经暴露他狙杀目标的路数,对于他我基本了解”

  那个杀手一直都在模仿自己杀人的手段,换句话说,他就是自己,在杨旭看来,想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狙击非常简单,只要问问自己,如果想刺杀凌书记的话自己会在什么地方实施狙击就知道了。

  “凌书记今天的日程活动中,杀手唯一有机会出手的地方就是广场,而广场周边的建筑较多,重叠现象严重,根本无法实施狙击,唯一的条件只有庆隆商贸大厦,那里不仅是狙击的地点,也是唯一可以成功撤离的地方,我去过那里,看过那里的环境,距离太远,影响射击的因素很多,技术一般的狙击手不大可能狙杀凌书记,但这个杀手绝对不是一般的杀手,大厦是唯一的地点,他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我也相信他有这个把握,别怀疑我的话,如果你看过他刺杀陈伯康的档案你也会这么认为”

  林尚正没有说话,他的确看过陈伯康的死亡报告。

  “他会选择33—37层之间的某一个位置,因为这段楼层是最有利于狙击的位置”

  “等等”林尚正打断了杨旭的话:“从庆隆大楼到凌书记之间的距离有2035米,这么远的距离,你是怎么做到他开枪的同时就找出他的位置?并且还一枪命中?”

  杨旭笑了一下:“你知道他是怎么刺杀凌书记的吗?”

  林尚正看着他:“你在考我?除了完成一系列的射击诸元外,他应该在凌书记的附近设立了用于测量射击的标志物,而这个标志物一般不能移动,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雕塑了,但那不是目标,所以杀手最后设定的标志物……”

  林尚正盯着杨旭的眼睛:“是凌书记身后的党徽!”

  杨旭满意的点了点头:“说的没错”

  “你一定改变了党徽的位置吧?否则,就算陈殿峰打爆了灭火器,烟雾遮蔽了凌书记也不可能阻止他被爆头的命运”

  “说的没错,我移动了党徽,降低了杀手射击的精确率,所以那一枪只能从凌书记的耳边擦过”

  “虽然凌书记逃过第一枪,但是你害怕他会开第二枪,所以你第二枪打碎了他的狙击步枪?”林尚正问。

  杨旭点点头:“如果那时候他夺回狙击步枪从新换上瞄准镜,凌书记还是危险的,毕竟我无法判断他临时选择狙击的位置”

  林尚正沉思着,仿佛在想这样的逻辑是否合理。

  “你要我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我和陈局长可以走了吗?”杨旭问。

  林尚正看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你在冒险,如果杀手在陈殿峰开枪之前发觉呢?你在用凌书记的命赌这场战斗!”

  “因为我有绝对的把握”

  “杀手也有绝对把握!”林尚正皱着眉头。

  杨旭说:“我只能告诉你,没人能阻止他的疯狂”

  林尚正苦笑了一下:“这就是一个军人的办法?”

  “是”杨旭的回答直截了当。

  “你走吧”林尚正无奈的摇了摇头:“尽管我很想把你关进监狱”

  “他还会出现的”杨旭说:“他的目标是我”杨旭幽幽的说:“一直都是我”。

  林尚正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这是我和他的恩怨,和你没关系”

  “影响人民群众安全就是我的事”林尚正正色道。

  “这事你管不了,我只能亲自解决”杨旭说得非常平淡。

  “你是军人,不是杀手!”林尚正有点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军士了。

  “我知道,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你至少要告诉我你怀疑的那个人是谁,你既然知道杀手出现在什么位置,是不是也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我怀疑一个人”杨旭说:“他的名字叫于磊,曾经是边境地区跨国毒枭于立江的儿子,我在三年前的任务中杀了他的家人,当时于家村的毒贩和我们发生了武装对抗,活着的人所剩无几,而于家的核心人物,都死在了我的枪下”

  “于立江是你干掉的?”林尚正问。

  “没错”

  “你怀疑他是为了你才大开杀戒?”

  “他是美军特种部队的王牌狙击手,参加过多次实战,论经验,论狙击技能,他绝对能干前期那些案子,而且在弹壳上刻下我的代号,很显然是想引我出来!”

  “你的逻辑是不是有点牵强”,林尚正有点不以为然。

  “你有更好的解释吗?”杨旭问:“杀手没有任何目的杀人,仅仅是为了好玩吗?这个国家什么时候有如此高技能和先进装备的疯子了?”

  林尚正深吸了一口气,认真考虑着杨旭的话:“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问我关于于磊的问题,抱歉,我只知道这么多,你们安全部想找到某个人根本不是问题,对吧,我可以走了吗?”

  林尚正考虑着什么,做了一个请随意的手势,杨旭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问你的问题还没有回答我”林尚正抬起头:“你是怎么做到瞬间找出那个杀手的位置的?”

  杨旭停在了门口,淡淡的说:“我刚才已经解释了,和他的手段一样,如果有什么不一样的话……”杨旭想了想:“可能比他的方法要麻烦一些吧”

  说完这句话杨旭就走了,林尚正皱着眉头,不明白杨旭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忽然间,他眼前一亮,他忽然明白了,但这个答案太令他不可思议了,他回过头看着离开的杨旭,久久的惊讶.

  “疯子!”

  审讯室窗外,陈怡一直看着杨旭,她的目光中忽然多了一层悲伤。

  “教官”,仿佛触及到心里某一个伤口,陈怡的双眼不禁笼罩一层雾水,这些年,你还好吗,你是否已经走出了那段阴影……

  教官,这才是我一直想问你的话……

  陈殿峰十分不满的从安全部的大门走了出来,身后的杨旭沉默的跟着,毕竟今天的事是他一手搞出来的,弄得陈殿峰这么难堪,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局长”,林辉、李沫、任小强和队长卜香伟一直在安全部门口等着他,看见陈殿峰出来,他们刚想说什么,一看局长的黑脸,吓得几个人都不敢说话了。

  陈殿峰没好气的说:“有事儿回去说……我活了大半辈子,提审了十多年犯人,今天竟然被别人当犯人审,这张老脸可真是丢到家了”。

  说话间陈殿峰气冲冲的钻进警车里,林辉无奈的摇摇头,拉了一下瞪着杨旭的李沫:“走吧,还看什么”

  “什么人嘛,拿我们当什么了”李沫一甩身子,转身进了车,气哄哄的发脾气:“这是警局,他是不是以为这是军营了,连局长都敢命令,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林辉冲着李沫喊了一句。

  “我怎么了,还不让人说话了”李沫不服气的喊着。

  “行了”陈殿峰有点火了:“别在这里给我丢人,回去”

  林辉看了一眼杨旭:“上车吧”

  “你们回去吧,我还有事”

  这种情形下,杨旭那还有心思和他们一起走,林辉也没让,点了点头。

  “谁愿意载你”李沫又冒出一句。

  “你嘴能不能不那么碎呀”

  “我愿意”,李沫冲着他嘟囔一句,林辉气的不再理她了。

  车刚发动,林辉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倒车镜,他看到陈怡从安全部的大门走出来,林辉的目光忽然闪出一丝复杂,但仅仅是一闪而过。

  安全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