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九章营救失败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16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外面的装甲车飞快地向前开进,商厦门前那些横七竖八的车辆残骸,挡在了大厦的门口,后面的协同的特种部队,低匐着身体,穿过障碍,飞快地向大厦门口*近,外面的夜视探头清晰的看到那些士兵飞快地穿过,他们在车辆残骸之间飞快的穿梭潜伏。

  龙泉。看着录像屏幕,拿起了手中的遥控器,眼看着那些冲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他毫不犹豫的按下引爆按钮,叮的一声,遥控器发出一道红光,紧接着,安装在车辆残骸下面的那些炸药连贯的爆炸起来,密集的爆炸火光如同一簇簇绽放的巨大花朵,在那花朵之中,是被掀飞的汽车残骸和支离破碎的快反部队士兵,那些燃烧的汽车残骸被抛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两辆装甲车上,爆炸的巨大冲击让那些还没有冲进来的士兵,横七竖八地飞了出去,爆炸的震动让地面轻微颤抖,连几条街以外的汽车都同时报警起来。

  站在后面指挥斋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飞了,狠狠地摔在了身后的栏杆上,他狼狈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火海,脑海中一片空白,火焰中那些惨绝人寰的叫声,让人触目惊心。

  等在外围的救援部队迅速开车冲了进来,开始营救火海里的伤员。

  进攻的命令并没有收回,几辆装甲车碾压着汽车残骸横冲直撞的向前冲去。

  “哼,不错嘛”,看着监视器的冷权冷笑了出来,目光中带着几丝赞许:“快反部队遭到埋伏之后竟然迅速重整部队进攻,的确是这个国家的精锐呀”

  “队长,我们该怎么办?”,通话器中传来了在一楼担负守卫任务的雇佣兵组长的声音。

  “哼,开门迎客,记住,要隆重一点”,冷权淡淡得冷笑。

  大厦门口紧紧关闭的卷帘门突然缓缓的打开,快反部队的士兵赶紧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警惕的盯着大厦的里面,由于里面所有的灯光和窗户都是关闭的,所以从外面看里面都是黑咕隆咚的。

  那些士兵打着手语,悄悄的*近,装甲车辆掩护着他们,飞快的向前冲去,装甲车上的并列机枪手对着打开的大门一通猛烈地扫射。

  里面依然十分沉寂,快反部队的士兵面面相觑,紧接着飞快的向前冲过去,刚刚冲到门口,忽然最前面的快反部队士兵愣住了,看着里面那竟然的火器,竟然颤抖了起来。

  “隐蔽!”,那个士兵高呼一声,紧接着就被密集的弹雨打碎了整个上半身,阳光照射到了里面,四个重型机枪堡对着他们猛烈地开火,两队雇佣兵端着冲锋枪和RPG火箭筒瞄向了后面的装甲车,在正中央的装备竟然是一个多管机炮!那恐怖的火力,猛烈地对着外面的快反部队开火,刹那间,密集的橘红色火线恐怖的纵横在快反部队前面,火线扫过之处,尽是震飞的各色碎片和支离破碎的士兵尸体。

  密集的火力让装备精良的快反士兵惊恐的躲在各色的角落里,像狗一样的蜷缩,周身的一切都在破碎。

  噼噼啪啪,乒乒乓乓,机炮和火箭筒对着后面的装甲车猛烈的开火,大片的火花和密集的爆炸接连不断的撕扯着装甲车的铁皮,一辆辆装甲车在机炮的轰击下惨烈的摇晃,最后轰的一声爆炸四散。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密集的弹雨和机炮构成的火线纵横在商场门前的狼藉之中,一辆辆装甲车被撕碎,一个士兵血肉横飞,仅仅刹那,雇佣兵如同绞肉机一样的攻击让快反部队几乎死伤大半,剩下的也没有多少战斗力。

  雇佣兵和快反部队的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快反部队毕竟是经过正规训练的正规军队,在各个小队长冷静的指挥下,竟然还能坚持战斗,但是也坚持不了多久。枪声,机炮声,怒吼上和恐惧的哭嚎声,以及满地的鲜血,断肢,尸骸,瞬间让这个大城市成为战火吗,蔓延的地方。

  “这些笨蛋!”,赵健在楼梯里面奔跑的时候都听到了外面的轻声,赵健知道,这些混蛋真的惹怒雇佣兵了,这一次真的没人呢能救他们了。

  他飞快地从楼梯口往下跳,飞快的*近人质所在的楼层。

  “妈的,*我们是不是?”,守卫在第四楼看守人质的卡尔愤怒的拉动枪栓,指向了那些惊恐万状,缩抱成团的人质:“要怪就怪你们的军队,他们太不珍惜你们的生命了”

  卡尔枪口指向了那些无辜的人质,嗒嗒嗒嗒,突击步枪的枪膛吐出一连串弹壳,惨烈的血花接连不断的从那些人质的身上爆出,砰砰砰,子弹穿透他们的身体,将身后的落地窗户打的粉碎,刹那间,尸体、鲜血夹杂着玻璃的碎片接连从楼上栽下,惨烈的摔在下面的火海里。

  “他们屠杀人质了!”

  前田麻里绘震惊的盯着从上面不断掉下来的尸体,全身颤抖,紧握的双拳变得惨白:“这些该死的雇佣兵!”

  前田麻里绘紧张的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快反部队:“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冲进去,一个雇佣兵也不能留!”

  人质被屠杀了,营救任务失败,军队损失惨烈,那么现在就决不能放过那些雇佣兵,否则他们更加无法交代。

  前田麻里绘掏出手枪,想着斋藤走去:“斋藤队长!”

  恍惚的斋藤回过头看着前田麻里绘指过来的枪口,还未等他看清楚,子弹就洞穿了斋藤的眉心,斋藤的尸骸惨烈的栽倒在地。

  “斋藤少校违反情报本部的命令,导致人质被杀,已经被我就地正法了!”,前田麻里绘犀利的目光盯着周围那些士兵停下来的眼神和目光。

  “如果你们不想和他一个下场,只能听从我的命令!”,前田麻里绘环视这他们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现在快反部队所有人必须无条件听从我的命令,否则,就是这个下场!”

  快反部队的士兵面面相觑,紧接着一个个的对着前田麻里绘敬礼。

  “很好,传我命令,集中所有力量,必须攻下这里,所有雇佣兵只留一个活口用于日后的审判,其他雇佣兵,全部干掉,不留活口!”

  前田麻里绘冷酷的命令让快反部队的士兵愣了一下,紧接着各个战斗部位迅速组织战斗,也许是向来跋扈的快反部队从来没有受到这样这样的失败,快反部队的进攻更加猛烈起来。

  一阵阵的轰鸣声之后,各色装甲战车和各色火器整齐的开进到大厦前面。

  门前的电子眼清晰的看见了这一幕,冷权拍了拍身后的计算机*作员:“快反部队已经被我们*疯了,我们不能陪他们耗着,命令整个大楼所有成员马上撤到地下停车场,一楼的所有成员全部撤离,所有武器装备除了单兵战斗系统,其他的全部毁掉”

  “明白”,*作员在电脑前迅速输入命令。

  四楼的卡尔应经停止了射击,二十多个人质从楼顶上摔了下去,对着他们开枪好像怎么说也不光彩。卡尔看着身后的雇佣兵:“让你们过过瘾,玩吧”,卡尔转过身,拍了拍那个雇佣兵的肩膀,自己走到前面的迷你吧台前喝酒去了。

  剩下的两个雇佣兵笑了笑,似乎在玩什么游戏一样竟然掏出了美钞在打赌,紧接着对着人质一发发的点射,仿佛在比拼枪法,子弹弹弹打中那些人质的眉心,人质精神崩溃的哭嚎,甚至连求饶的勇气都没有了。

  枪响爆头,一个个人质就这样被他们杀害。

  碰的一声闷响,安全通道的门被撞的粉碎,随着安全门碎片一起冲过来的是一个黑色的身影,赵健的突击步枪对着他们快速的点射,刹那间,那两个打赌的雇佣兵当场被打爆头颅,惨烈的栽倒在地。

  哒哒哒哒哒,后边的雇佣兵赶紧端起各色的冲锋枪,对着赵健陶逃窜的身影连番扫射。

  “又是你!”,卡尔气愤的扔掉了酒杯,端起冲锋枪猛的扫了过去,一时间双方枪火喷涌,子弹横飞。那些靠在窗前的人质吓得瘫软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哒哒哒哒哒,自动步枪的声音从安全通道再出现,邹林帅盯着枪林弹雨,当即干掉了一片雇佣兵。

  “都给我住手!”,一个雇佣兵从人堆拎起一个吓得哇哇哭的小女孩:“再他妈开枪我就干掉她!”

  刹那间,邹林帅和赵健都挺住了枪口。

  “*妈的,有种就站出来一对一的单挑,拿个孩子威胁我们,你们算他妈什么本事!”,邹林帅气的破口大骂。

  “这就是雇佣兵的本事!”,砰,子弹从哪个哭闹的小女孩的头颅射出,小女孩当即停止了挣扎,身体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软绵绵的扔在了地上。

  刹那间,邹林帅愣住了,转瞬之间,邹林帅怒吼了出来,端起冲锋枪对着雇佣兵就要打。

  “住手”,赵健猛的扑了过去,把邹林帅拖到一边,猛然间,雇佣兵开枪,大片的弹雨落在他们的周边,要不是赵健动作快,两个人滚到了柱子下,现在两个人都成马蜂窝了。

  “我*妈的,你他妈有种给我滚出来”,邹林帅气的脸上青筋暴起,在赵健的按压下不安分的挣扎。

  “够了,你是不是想害死他们”,赵健冲着邹林帅大喊。

  卡尔在外面冷笑着,刚想说什么,忽然耳中的通话器传来了声音:信号513,信号513,S区域集结。重复一遍,信号513,信号513,S区域集结。

  信号513是他们这个小队迅速集结的口令,S区域,地下停车场。

  卡尔知道信号513的命令不能耽误,看着身旁的手下,掏出手榴弹:“别玩了,炸死他们!”,说罢将手榴弹拉环拔了出来。

  其他的几个雇佣兵也赶紧掏出手榴弹,一起拉下拉环,在手中握了半秒才扔出去,让他们没有任何机会逃生。

  “*”,被按在下面的邹林帅看见了扔过来的一枚枚手榴弹,“手榴弹!”

  砰砰砰砰砰,接连的爆炸和弹片迅速将他们包围,刹那间,邹林帅和赵健隐藏的区域里一片狼藉,各色物体横飞。掉在顶棚的天花板和旁边的玻璃狠狠地栽倒,埋在了他们的身上。

  邹林帅和赵健被活埋了,不知死活。

  雇佣兵都放松警惕的放开了枪口,没有人能在这宗爆炸中活下来。

  “人质怎么办?”,雇佣兵问。

  卡嗤了一下鼻子:“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说罢,卡尔带着那些雇佣兵转身就走了。

  留下那些人只在原地哭嚎叫。

  卡尔刚到停车场的时候,吕超才姗姗来迟的到了在这里,几个人相互看了看,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冷权的身上,似乎在询问下一步的行动。

  冷权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那些雇佣兵,他们早上营救自己的时候明明是四十多人,现在竟然只剩下了二十多人,本来这个行动他可以让自己的兄弟不流一滴血,唯一没有防范的是一杨旭他们竟然会突然闯入,看来自己在宣立军的问题上,还是太疏忽大意了。

  温冷权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他们:“我们的动作必须要快一些了”

  冷权看了看手表,和他之前预定的时间差不多,他拿出通话器,调整到外围佩恩的频率。

  “佩恩,现在看你的了“

  通话器的那头,佩恩放下了手里的汉堡,和酒杯,缓缓地走到了餐厅的窗口,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对方的电话声音刚刚响起,还未等他说什么,佩恩就用命令的口吻告诉他:“干活了”

  电话的那一头,竟然是大阪市的电视台卫星信号控制中心,两个摄像师放下了手机,彼此看了一眼,像是在默认什么,紧接着,他们迅速从摄影背心中掏出微声手枪,指向了*作台前的那些*作员。

  嗤嗤嗤嗤,微声手枪的枪口轻微的颤抖,那些在电脑前认真工作的白领新闻人还未等反应过来,自己的鲜血就已经喷溅在电脑和控制台前。

  “快点,我们时间不多了”,锁门的雇佣兵提醒着。

  控制台前的雇佣兵迅速把优盘插在电视台发射机控制系统的主机上,迅速的输入命令代码。

  一时间,真个大阪的电视卫星接收信号全部中断,电视台其他部位的监控系统纷纷出现了异常状况。

  所有的新闻工作人员都奇怪的在自己的电脑前焦急*作起来,却丝毫改变不了这种状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办公室里正在看电视的电视台长跑了出来,看着外面乱成一团的新闻工作者:“为什么所有的卫星全部中断了,发生了什么事?”

  电视台总监跑了过来:“不清楚,好像有人中断了我们的卫星信号”

  “这怎么可能!”,台长不可思议的说:“赶快去控制室看看”

  大阪电视台高耸入云的电视塔上,数十台大功率卫星信号发射器忽然调整方向,所有的发射器瞄准的不是外太空的电视卫星,而是不远处的东芝商厦门前。

  “加大频率,争取一次发生成功,”那个雇佣兵命令道。

  东芝商厦地下停车场,冷权放下了通话器,关掉了电源,漫不经心的命令道:“关闭所有通讯系统和侦察系统,记住,一定要断电!”

  下面的雇佣兵谁都没有说话,认真的按照冷权的命令照办。

  东芝商厦门前,轰的一声巨响,反坦克火箭飞进了东芝商厦的大堂里,剧烈的爆炸摧残着里面的一切,瞬间将一门机炮炸的四分五裂,各色榴弹和枪火接连不断的进入里面,刹那间,大堂变成了一片炼狱火海。里面残喘的机炮和机枪盲目的朝外面射击者,其实里面早已经没有雇佣兵了,武器自动开或是因为安装了用遥控智能系统,瞄准的精确度都已经进行了调整,但因为刚才的反坦克火箭的原因,很多遥控机枪和机炮都有些失灵了,那些密集的流弹和机炮竟然盲目的乱扫射。

  外面的快反部队成员很快就意识到雇佣兵安装了遥控系统,现场的指挥官果断的下达命令,立即重组进攻小队,准备进攻。

  刹那间,快反部队的战士浩浩荡荡地向里面奔跑。

  “功率加大百分之一千五,这是极限了!”,*作员快速的输入命令代码,此时,整个控制室亮起了红灯和报警声,这是卫星信号发射器功率严重超载的警报。

  雇佣兵冷笑了一下:“很好,发射”

  *作员没有丝毫犹豫的按下了Enter键,刹那间,强电磁脉冲从发射塔发射了出去,肉眼看不见的强大脉冲迅速席卷了整个东芝商厦周围五公里范围,刹那间,所有连接电源挣扎在工作的电子系统瞬间短路,刺耳的噪音和一丝丝火花从快反部队战士那些数字化单兵系统中爆出,刺耳的声音让处于战斗位置的战士们迅速拿下了通话器之类的数字装备。

  强烈刺耳的噪音从前田麻里绘的通话器中传来,前田麻里绘痛苦的摘下了通话器,通话器在手中竟然热得烫手,一丝青烟从耳麦中冒了出来:“怎么回事?”

  前田麻里绘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空气中传来一丝不易察觉的震动,仿佛阵阵微风穿过身体,那是强电磁脉冲爆炸的瞬息,战士耳中的通话器忽然响起了刺耳的噪音,有甚至起火,那些战士从我经历过这样的情况,纷纷痛苦的摘下通话器,不可思议的面面相觑,寻求答案。

  前田麻里绘回头看着身旁的*作员,又看了看那些战士。有那么一瞬间,她隐约的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怎么回事?”前田麻里绘跑回了指挥车里。

  *控台前的显示器已经全部黑屏,*作人员紧张的维护了一下,没有任何反应,他回过头,惊恐的看着前田麻里绘:“前田情报官,系统并不是死机了,而是烧毁了”

  *作人员已经满头冷汗。

  “烧毁了是什么意思?”,前田麻里绘失灵了的表情写着不可思议:“所有的指挥系统,通信系统,全都瘫痪了?”

  “是这样的!”,尽管那个*作人员不想承认,但是*作台前那些仪器冒出的青烟和滚烫的温度已经证明了都烧毁了。

  前田麻里绘惊讶极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刚刚有一股非常强的电波传来,像是某一种电磁脉冲,一瞬间摧毁我们所有的系统数字化系统”,*作员隐约的想起刚才仪表发生的一些变化。

  前田麻里绘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跑出了指挥车,看着旁边不远处的电视台发射塔。

  就在前田麻里绘目光瞄向那里的时候,一道闪光和火焰在发射塔上升起,紧接着传来了一声爆炸。

  前田麻里绘眯着眼睛,那是雇用兵占领发射塔,发射强电磁脉冲后,卫星发射器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功率,所以烧毁爆炸了,但是这一瞬间的电磁脉冲却摧毁了整个快反部队的数字化指挥系统。

  “藤原小队长!”,前田麻里绘看着电视台的方向。

  “是,长官”,身后的一个少尉军官赶紧跑过来。

  前田麻里绘连头都没有回:“马上通知大岛夏子署长,电视台内有雇佣兵渗透,人数应该不是很多,让她马上派特警过去!”

  “是”,小队长很听话地执行。

  前田麻里绘却依然站在那里,眉头紧锁,雇佣兵为什么要摧毁他们的通信指挥系统,他们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命令所有特攻小队原地待命”一刹那,前田麻里绘慌张起来。

  她忽然感觉到雇用兵的攻击远不止如此。

  冬至商厦地下停车场内。军用平板电脑上传来了一组无人机的一组图片,那是整个大厦外围周边的情况。

  两架警务直升机飞了过来,似乎在配合地面部队的行动,正在严密监视到周围的情况。通讯器中传来佩恩的消息,他的手下已经成功发射了强电磁脉冲,摧毁了他们所有的通信系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