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四十章绝不放过你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879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厦的另一个楼层中,砰的一声闷响,门外的窗户毫无征兆的被撞开,邹林帅冲了进来,微声手枪从腰间掏出,嗤,一声低微的闷响,子弹从消音器中飞出,将刚刚回过头的雇佣兵打倒在地,邹林帅紧接着一个战术侧滑,手枪指向了身后刚刚回过神的三个雇佣兵,嗤,嗤,嗤,三声沉闷的枪响,三个雇佣兵还未端起冲锋枪就被邹林帅的枪口洞穿了头颅,惨烈的栽倒在地,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从后脑爆出,喷溅在墙壁上。

  邹林帅左边的雇佣兵反应了过来,赶紧端起冲锋枪瞄了过来,邹林帅快他一步瞄向了那个雇佣兵,嗤,子弹洞穿他的眉心,刚刚端起枪口的雇佣兵,扑到在地。

  大厦第十六层。巡逻的雇佣兵推开安全出口的门,刚走出去,忽然一道黑影掠过,咯噔一声,还未等看清那个人,雇佣兵就被扭断了脖子,推下了楼梯,狠狠的摔在了楼梯台阶上。后面的雇佣兵赶紧冲了过来,冲锋枪刚刚端起,一道残影从侧面闪出,一把推开枪口,匕首狠狠的剖开那个雇佣兵的咽喉,紧接着飞快的转开那个雇佣兵的身体,颈动脉的鲜血喷涌在后面的雇佣兵身上。

  后面那几个未来得及冲过来的雇佣兵下意识的闪躲,赵健趁着混乱飞快的从安全门哪里冲了出来,扬起一脚踢在了身前雇佣兵的咽喉上,被踢断咽喉的雇佣兵软绵绵的从楼梯口掉了下去,另外几个雇佣兵赶紧端起枪口,赵健冲了上去推开指过来的枪口,匕首飞快的在几个雇佣兵的身前划过,刀刀刺中要害,那些雇佣兵惨烈的倒在地上,鲜血横流,一个转身的瞬间,身后的雇佣兵竟然连中六刀。

  刷,赵健干掉他们的瞬间匕首从手中飞出,飞向了身后走廊后面,刚刚跑出来的雇佣兵还未等看见赵健就被飞过来的匕首洞穿了头颅,惨烈的栽倒在地。赵健飞快的抬手掏出腰间的微声手枪,嗤,嗤,两声闷响之后,冲出来的两个雇佣兵紧接着中弹栽倒。

  赵健从容的走了过去,从尸体上拔出匕首,看了看手表。“三十秒,还有两分半!”,赵健赶紧冲门口跑出去,向下一个楼层走去。

  “凌书记我会送他走的”,冷权看着宣立军,对着门外喊:“吕超,你进来”

  吕超很听话的走了进来:“什么事?”

  “把凌忠浩放出去”,冷权交代吕超的时候,仍然紧紧地盯着宣立军,就像是剑拔弩张的两个敌人。

  “你说什么?你要放他走?”,吕超简直感到不可思议:“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抓过来,你竟然又要放他走?”

  “你难道还以为自己是北方公司的人吗?凌忠浩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冷权紧紧地盯着宣立军,冷冷的说:“我们现在是自由战士,只为自己的自由而战!”

  听到这里,吕超也没有在说什么?看着凌忠浩,很不情愿的说:“走吧”

  凌忠浩回头看了看宣立军。似乎有些担心他的安全。

  “你赶紧走,放心吧!这个小畜牲对付不了我,他的枪法是我教的。想这么快就欺师灭祖,我怕他还没这个本事!”,说到这里,宣立军的目光紧紧的瞪着政权。

  “不怕死的人我见过多了,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一号的”,吕超冷冷的笑了一下,粗鲁的拉着凌忠浩走了出去。

  嗤嗤嗤嗤嗤,微声手枪的枪口轻微的颤动。在六楼巡逻的五个雇佣兵,被突然冲出来的杨旭全部爆头,五具尸体几乎悄无声息地倒地,大唐后面的雇佣兵们赶紧冲过来,冲锋枪瞄向了杨旭,杨旭飞快地卧倒,在光滑的地板上滑行,嗤嗤嗤,微声手枪声响起的刹那,三个雇佣兵的头颅爆出一团血肉,惨烈的栽倒在地。

  后面的雇佣兵飞快的冲了过来,杨旭站起的瞬间转身卧倒,枪口瞄向了身后。刚要开枪却发现没有子弹,杨旭丝毫没有犹豫,腰间的匕首出鞘,飞了过去。匕首正正当当的插入那个雇佣兵的头颅上,杨旭在飞出匕首的瞬间立即换下空弹夹,冲过去迅速跪姿卧倒开枪,冲过来的雇佣兵直截了当的被爆头栽倒。除掉这些雇佣兵之后,杨旭迅速向前面的安全出口奔去。

  杨旭走到走廊尽头的,在安全门前聆听里面的声音,他听到很多嘈杂的哭闹声,应该是那些人质的声音,这里是六楼,人质都在这里,他偷偷地打开一个门缝,窥视了一下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质都被*迫到了窗前,挡住外面的狙击手和观察员,而看守他们的雇佣兵只有五个人,杨旭暗自庆幸了一下,突然破门而入,冲上前的瞬间,微声手枪响起,嗤嗤嗤,血花从那些雇佣兵的头颅上依次爆出。

  杨旭飞快的卧倒,对着身后两个刚刚将枪口指向自己的雇佣兵连开两枪,彻底解决了这五个雇佣兵。

  人群中传来一阵混乱的哭喊声,杨旭持枪快速的搜索了一下,直到确定这个地方没有雇佣兵时,才放低了枪口。

  杨旭看着那些人质,说出了标准的日语:“你们放心,我是中国特种部队的成员,我是来解救你们的,现在你们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否则我保证不了你们的安全”

  人群的哭闹声逐渐安静了下来,他们看着杨旭,逐渐的露出了信任。杨旭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很好,我现在无法把你带走,但是再等一会儿,我一定会带动你,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待在这里,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雇佣兵如果冲过来问你们发生了什么,你们就如实的告诉他们,千万记住,不要和雇佣兵对着干,你们的手里没有枪”。

  杨旭说完这些话,最后看了一眼那些人:“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紧接着快速赶到了下一个楼层。

  嗤,微声手枪的枪声响起,邹林帅干掉了最后一个雇佣兵,满意的看着满地雇佣兵的尸体,周林帅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质:“我现在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你们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好好待着,等我杀光了他们,马上就会回来救你们,不要乱跑,否则被雇佣兵逮住了你们可就死定了”

  邹林帅边说边擦掉匕首上的血迹,那些人质非常惊恐的看着邹林帅,似乎他比那些雇佣兵更加可怕。刚才他冲进来的时候,仅仅瞬间就干掉了看守他们的六个雇佣兵,那种疯狂的杀戮和果断让他们心有余悸。

  邹林帅没空理会他们,所有的雇佣兵必须除掉,时间马上就到了,那些雇佣兵会每隔五分钟联系一次,一旦雇佣兵之间联系不上他们也就暴露了,那样会很麻烦,看来他的动作还要快点才行。

  吕超拉着凌忠浩走出了办公室,推给了身旁的一个雇佣兵,交代道:“把这老头带出去,放了他,他对我们已经没用了”。

  雇佣兵小弟赶紧点了点头,拉着凌忠浩就往外走。

  吕超看着四周,他知道,拉着一旦放出去,碗面外面的快反部队就再也没有顾虑,他们一定会攻进来,而首当其冲的位置便是顶楼,吕超拿起沙发上的自动步枪,不放心的走到电梯门口,向顶楼走去。

  电梯本来是要直达顶楼的,吕超突然想起刚才卡尔搞得那些事,不知道其他位置是不是也在玩忽职守,吕超想了想,把电梯停在了十六楼,电梯的门缓缓开启,一股血腥的气味传了过来,吕超心里一惊,立刻感觉到不对劲,AK-150冲锋枪哗啦一声子弹上膛,吕超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地上拖曳过得大片血迹,吕超小心翼翼的跟着血迹走到了一扇门前,刚刚推开门,就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六个雇佣兵的尸体整齐的叠在那里,他们都被爆头,枪杀他们的绝对是高手,究竟是什么人能一瞬间干掉这些训练有素的雇佣兵的呢。

  吕超抓起耳边的通话器高声喊道:“全面警戒,全面警戒!外面的特种部队已经渗透进来了,所有人员给我打起精神,必须干掉他们”

  无线电的声音在整个楼层响起,所有的雇佣兵都一个激灵,赶紧端起冲锋枪,打醒十二分精神警戒。同样带着那些雇佣兵通话器的邹林帅他们立刻意识到不妙,雇佣兵发觉了,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本来计划三分钟结束战斗的,这些不知道要等多久。

  四楼总经理办公室里,冷泉听到通话器里的声音,忽然冷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通话器,又看了看面前的宣立军:“好像我们的战友过来了,哈哈,他们真的很心急呢,不过这也好啊,老战友好不容易能聚一聚了”

  “我劝你最好不要玩的太过分”宣立军冷冷的看冷权:“你应该听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吧”

  冷权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宣立军:“其实我更相信,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报应!”

  宣立军猛地站了起来,抓起桌子上的壁纸刀,飞快地划向了冷权的脸,冷权扬起右手,挡住了挥过来的壁纸刀,右拳猛的向宣立军的的脸上抡去,宣立军抓住冷权挥过来的右拳,猛地向后一背,冷权的身体从办公桌上飞了出去,落地之后扬起脚,一个侧踢向宣立军,宣立军转过身避开他的锋芒,壁纸刀对着冷权的身前连续划过,冷权避开身前的刀影,在冷权露出一丝空挡时,迅速绕道宣立军身后,抓住宣立军的手臂,背到了肩膀后面,用力地向后一背,宣立军被压制在冷权身前,挣扎了一下,宣立军竟然不能动弹,宣立军松开壁纸刀,左手迅速伸到后背抓住壁纸刀,身体向冷权的扭住的肩膀顺时针转动,挣脱开冷权的擒拿之后,借势抓住冷权的手臂猛地拉了过来,壁纸刀对着冷权的咽喉划去,冷权左手握成拳头,一拳打在挥过来的手腕上,险些打落了宣立军的壁纸刀。

  宣立军退了一步之后,猛地上前,对着冷权连番出刀,那凌厉的刺杀术竟是出自丛林捷豹特遣队的杀敌刀术,是非常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几个回合下来,冷权没占到一点甜头,上身的衣服也被宣立军的壁纸刀划出一道道的口子。

  冷权看着身上的血痕,冷冷的笑了一下:“宣中队实力不减当年呀”

  宣立军愤恨的盯着他:“小畜牲。准备受死吧!”

  说罢,宣立军飞快地冲过来,壁纸刀对着冷权的要害连番出刀,那精巧而霸道的刺杀术让冷权躲避起来都显得艰难,这种专门用于刺杀的战术原本是总参情报局特工训练部研究出来的刺杀术,被丛林捷豹特遣队改进之后,变成了现在这种十足的杀人技术,几番回合下来,在格斗方面从来没有输给被人的冷权都有些应付不来,身上几乎没有完整的衣服了,看来他当真小看了他的中队长了。

  宣立军冷冷的说:“你以为我老了就对付不了你了,臭小子,想打赢我?下辈子吧!”

  通话器中,急促的报警声响起,那是大楼被特种部队渗透的警报声音,刚才还有所懈怠的雇佣兵赶紧打起神,分成战术小组,在整个大楼搜寻潜伏进来的特种部队。

  德里克带着人迅速检查了一遍,周围的确有死伤的人,通过无线电通联,至少有十个地点出了事,粗略的估算一下。就在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十多个雇佣兵竟然被悄无声息的干掉了!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这些特种部队的踪迹。那些雇佣兵愤怒的端着枪地毯式的搜索,要为死去的那些兄弟报仇。

  “我们似乎惊动他们了”,赵健躲在角落里,看着外面来回紧张搜索的雇佣兵。

  “那还用问”,通话器那一头的杨旭苦笑了一下:“三分钟解决他们不太现实了,弄不好得十分钟了”

  “十分钟就十分钟”,赵健冷笑了一下,眼神中竟然隐隐约约的跳跃着兴奋:“这样玩才有意思”

  “怎么没有藏龙的声音,藏龙,你在干什么?”,杨旭皱着眉头问。

  紧接着,杨旭不再问了,那小子怎么可能出事,看来他应该在应对什么劲敌吧。

  大厦第十六层,吕超端着K3轻机枪,警惕的在楼层中搜索,他也算是一个特种侦察兵,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他认定了闯进来的特种部队就在这个楼层,而且只有一个人,一个人竟然消灭了三个楼层的九个雇佣兵,要知道那些雇佣兵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吕超除了感觉不可思议之外,竟然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出手的这个人让他很熟悉。

  十六层的大堂里,吕超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吕超依托着墙壁小心的潜行,军靴踏在地板上竟然没有一丝声音,甚至仔细聆听时,都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吕超端着轻机枪,小心的搜索,他知道那个家伙就在这里,根本没有离开,而且就在这个大堂里,端着冲锋枪。

  小心的搜索入侵者。躲在大堂旁边,桌子下面的。总理说。冷峻地观察了一下离骚。首相立躲在大唐大唐电梯口迎宾台下面的邹林帅小心的探出头,犀利的目光盯着缓缓靠近的吕超,微声手枪瞄向了吕超的头颅。

  就在那一个瞬间,吕超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他鬼使神差的扭了一下脖子,嗤,一枚子弹贴着他的头皮擦过,吕超一个机灵,K3轻机枪转向了迎宾台的方向,哒哒哒哒,K3轻机枪吞吐着火舌,刹那间迎宾台被打的千疮百孔,濒临破碎,一个魁梧的声音从迎宾台后面跳了出来,冒着枪林弹雨一边向旁边逃跑一边朝吕超开枪。

  嗤,嗤,嗤,三枚子弹在吕超闪躲的身上留下了擦痕,此时的邹林帅已经躲到了大堂的柱子后面,就在他冲出来的瞬间,吕超就已经认出了他的身影。

  “邹林帅!”,吕超愤恨的大喊,K3轻机枪对着那个柱子狠狠的开火,轻机枪的黑色枪口吞吐着火舌,枪膛不停地抛射出带着青烟的弹壳,橘红色的密集弹雨雨点般打在柱子上面,剥削下层层的混凝土块和尘埃,大片的跳弹天女散花般四下流窜。刹那间碎片四下飞舞。

  “该死”,邹林帅被*到柱子后面,而且柱子在吕超轻机枪的破坏下也越来越小了,邹林帅从柱子的后面翻滚出来,飞快的向旁边的办公区跑过去,吕超的枪口对着邹林帅的身影疯狂的射击,轻机枪枪吞吐着火舌。密集的橘红色弹雨在邹林帅逃窜的身影之间纵横,子弹击碎了邹林帅周身的桌子和办公用品,摧枯拉朽的撕裂着一切的物质。

  邹林帅跳了起来,对着他的位置连开了两枪,落入办公桌之间,屈伸潜伏。

  吕超端着轻机枪,对着邹林帅的位置连番点射:“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闯进来!”

  吕超看着那片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办公区,竟然兴奋的笑了出来,轻机枪细小的枪口吐着火舌,子弹打穿了再生木的桌子,依次从邹林帅的身边擦过。

  “妈的”,邹林帅低声咒骂了一句,忽然高声喊道:“你爷爷我就敢闯进来,怎么着,有种刚才在警察署别他妈跑呀”

  “妈的”,吕超彻底被激怒了,K3轻机枪对着传来声音的位置猛烈的开火,纷飞的子弹疯狂的摧残那些桌椅板凳,刹那将流弹横飞,木屑四散,刹那间就把这里打的一片狼藉。

  邹林帅趴在地上,向旁边挪动身体,子弹在地上装出一阵阵的火花,习惯了枪林弹雨的他竟然笑了出来,妈的,我就不信你的子弹打不完,只要你换子弹,你就死定了!

  邹林帅暗暗的想,激怒吕超完全是他的战术,但是吕超的轻机枪使用子弹链供弹,一时半伙还真打不完,邹林帅的周遭竟是子弹剥削下的各种碎片在纷飞,邹林帅连续翻滚了几次,躲开了扫过来的弹雨,像个牛仔一样,一边跑一边冲着吕超开枪。

  妈的。真他妈是冤家路窄。邹林帅一边想一边跑,竟然在这里碰上了这个混蛋。

  咔嚓一声,吕超的枪击挂膛了,枪声戛然而止。

  他没子弹了!一念闪过,邹林帅立刻冲了出来,枪口对着吕超的方向快速射击,吕超低着头迅速转到旁边的柱子后面,飞快的换下弹夹,刚要冲出来,奔过来的邹林帅对着吕超干干探出的身影连番射击,子弹剥掉了他依托柱子上面的几个混凝土块,吕超赶紧又躲了进去。

  邹林帅飞快的揣起手枪,从肩膀上拿下刚才从雇佣兵手里躲下来的AK-150冲锋枪,对着吕超的位置连番点射。

  “吕超,你说对了,你爷爷就是这么有种,就是敢闯进来我来了,你能怎么样?”,邹林帅还一边开枪一边激怒他。

  冲锋枪的子弹有节奏的打在柱子上,跳弹四下横飞起来,吕超依托的柱子已经被子弹剥削的千疮百孔,层层混凝土块剥落。

  “*”,吕超气愤地冲了出来,冒着枪林弹雨对着邹林帅疯狂的射击,两个人几乎都是不要命的独胆枪手,一边闪躲一边对着彼此开火,刹那间整个大堂弹雨横飞,一道道橘红色的弹道在相互闪躲的身影之间穿梭纵横,两道火线不断的交错,整个大堂几乎都是被子弹破坏的各种物质在纷飞,墙壁上爆出一片片的弹孔和子弹撞击下的火花。

  砰砰砰砰砰。邹林帅跳到墙角,翻滚到柜台的后面,刚刚跳过来的墙壁上依次爆出一连串的弹孔,邹林帅的AK-150已经没有子弹了,仿佛察觉到这一点,吕超竟然冷笑了起来,端着K3轻机枪一边点射一边向他这里走过去,邹林帅躲着头顶被子弹剥落的水泥石块,飞快的分解了AK-150,拆下了枪背握在手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