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五章反击警察总署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146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冷权没有顾忌他们两个的表情,而是盯着他们:“杨旭来了吧,走了又回来,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想当着宣立军面说呀”

  冷权盯着左边的窗户,那个只能从外面看见里面的玻璃,他隐隐的感觉到熟悉的杀气。

  “既然来了干嘛不进来,怕我?”,冷权对着玻璃冰冷的讥笑。

  窗户那头的杨旭愤恨的转身出去。

  审讯室的门被狠狠的打开,杨旭走了进来,拉起一个转椅坐在冷权的对面。

  “喂,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守卫在门口的警员赶紧跑进来拉杨旭。

  “不用了,你出去吧”,川岛俊逸让警员出去了。

  “我就在这里,我知道你也在等我”,杨旭盯着冷权的眼睛。

  冷权笑了一下:“不错的弧线子弹嘛,竟然把我都骗过去了,呵呵,竟然和凌忠浩那个老家伙联合起来玩我,你的确成熟了不少”

  “是你太期待我的堕落,所以你才上当”,杨旭不动声色的盯着他。

  “那么我的水下弧线狙击如何?”,冷权问。

  杨旭呼了一口气:“应该说很完美,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

  “我知道,但是我仍然要向所有人证明,我是比你强的”

  “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聊”,杨旭愤怒的说:“你想证明什么,你赢了吗,你根本就赢不了”

  “我知道,这一次我们似乎达成了平手,不过没关系,我们一定还有机会”,冷权的笑容带着癫狂。

  “在你眼里,死多少人也不够是不是?”,杨旭问。

  “你说呢,对于我这样的人会在乎这些吗?”,冷权笑着反问。

  “为什么这么做?”,杨旭犀利的盯着杨旭。

  “你指的是什么?”,冷权故意看着他。

  “整件事的经过,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掉凌书记?”

  “很简单,有人雇佣了我们,我们拿了钱就干活,有什么问题吗?”,冷权漫不经心的说,对于雇佣兵而言拿钱杀人天经地义的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北方公司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们的高层允许你们胡来”,杨旭盯着他的眼睛。

  冷权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不能杀华人,不能和中国政权抗衡,这是北方公司的底线,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底线,接触了我们的底线,我们也只能和原则背道而驰”

  “什么意思?”,杨旭眯着眼睛问他。

  冷权冷笑了一下:“北方公司东北亚行动部的主管叫做丁引,是我的上级,他有一个秘密,如果这个秘密被公司高层知道的话,弄不好整个东北亚行动部都会遭到灭顶之灾,很不幸的是,这个秘密竟然被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个人不要钱,他只要我们帮他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半年之内干掉凌忠浩!这个人很神秘,我们找了他很长时间也找不到这个人,而他,对我们的了解简直让我们恐惧,所以我们只能按照他说的作,半年前我和丁引来到中国,却一直没有动手,我们都顾忌北方公司不准对华人行动的原则,直到我无意间发现有一个人竟然在调查绝命大队的事情,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于磊”,杨旭想都没想就猜到了。

  “没错,就是于磊”,冷权微笑着看着他:“我帮助了他,告诉他所有关于你的故事,你之前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他这么了解你是不是,呵呵,没想到吧,出掉了凌忠浩顺便还能解决你,北方公司还不会发现,这种一箭三雕的好事为什么不干呢”

  “我的确没想到”,杨旭盯着他的眼睛:“之后呢?”

  “之后,很简单,于磊这个疯子闹得太大了,也怪我,太过注重他对你的仇恨,竟然没有注意这小子有严重的精神障碍,再后来,北方公司的高层怀疑我们了”

  杨旭点了点头:“所以你们整整半年都按兵不动”

  “不然呢,该怎么办,我之前就已经得到消息,凌忠浩会在半年之后来到日本,呵呵,日本,那可是北方公司最讨厌的国家,我们就算让这里血流成河总公司都不会有什么意见,这是多么好的下手机会”

  金田柯一气愤的刚要站起来就被川岛俊逸按住了。

  “在日本刺杀凌忠浩,所有的计划都已经安排妥当,唯一让我意外的就是你竟然在半年之后醒了过来,更没有想到的是你和宣立军竟然都过来了,这就是天意呀,让我们的恶缘有个了解的天意”,冷权兴奋的盯着杨旭。

  “我们之中有你们的人是不是?”,杨旭看着他。

  冷权盯着他不说话。

  “先不说在国内,就在前不久我刺杀凌书记的时候,你提供的情报简直天衣无缝,就算你真的有很多间谍在大阪市里也不可能提供这么精确的情报,那么很显然,我们有人成了你们的眼线”,杨旭冷静的分析,昨天冷权用水下潜行弧线子弹刺杀凌忠浩的时候就是一个例子,他是怎么知道凌书记会去那片海岸油田的,吕超观察员的位置竟然在灯塔,极佳的位置,甚至能看到船舱里的凌书记,很显然他们知道的情报很细致,船艇的规格型号,航线的速度,船舱的位置,以及目标坐在那里,如果没有内部人提供消息他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没错,你们内部的确有我们的人,其实凌忠浩早就知道他是谁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有点破,估计是在等机会吧”

  “是谁?”

  “你应该去问问凌忠浩,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杨旭冷冷的看着他,冷峻的目光仿佛想撕碎了他一样。

  冷权看着杨旭的脸色,淡淡的问:“我看得出来你很愤怒”

  “为什么杀王彬?”,杨旭的脸上没有一丝变化,但是内心的愤怒已经被填满。

  “我要杀人需要你理由吗?”,冷权看着他。

  “他的妻子刚刚怀了他的孩子”,杨旭一字一句的说。

  冷权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那可真是可惜了”

  “你怎么能下得去手!”,杨旭愤恨的说。

  “你不是我,你怎么可能了解我的所作所为”,冷权淡淡的盯着他,竟然笑了出来。

  杨旭气愤的站了起来,转身将往外面走。

  “为什么不问问我干嘛非得把绝命大队也牵涉进来?”,冷权笑了一下。

  杨旭回过头:“你说什么?”

  冷权阴阳怪气的说“佛家的世界里讲求的是因果报应,你和于磊种植的因果,我和宣立军种的因果,绝命大队个北方公司的因果,这都是一个报应循环,不要以为这些都是偶然,其实都是冥冥中的因果报应,终有一天你会看透的”

  看着杨旭的离开,冷权淡淡的微笑起来。

  “喂喂喂”,金田柯一的笔敲着桌子:“那个人到底是谁?是谁出卖了凌忠浩书记的行踪,快点说”

  冷权哪里肯理会他们,闭上眼睛,靠在椅子闭目养神。

  “喂,你装死是不是?”

  审讯了很久,冷权都闭口不言,大岛夏子让每隔十五分钟向她汇报一次审讯的情况,可以看出大岛夏子对冷权案件的重视,川岛俊逸不敢怠慢,经初步的审讯情况汇报给了大岛夏子。

  “很好,继续审问他,务必让他说出那个内奸是谁?”,大岛夏子放下办公室的内部专线之后立即拿出红色的保密电话手机,拨通了前田麻里绘的号码。

  “冷权已经开始招供,他说出我们内部一直都有内应为他们提供情报”

  电话那头的前田麻里绘浅笑了一下:“这不难理解,我也一直怀疑我们的内部,凌忠浩多次被刺杀,杀手得到的情报让我们的保卫都变得形同虚设,很明显是内鬼所为”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这个内鬼是我们自己人该怎么办?”,大岛夏子有些担忧地说:“这会让我们很尴尬,也很被动”

  “夏子署长,我可不认为内奸只有一个”

  “你是说,他们在我们的两方都安插的内鬼”

  前田麻里绘笑了笑:“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去理解,根本就没有内鬼,所谓的内鬼就是真正的始作俑者,答案显而易见,我们口中的内鬼也是雇佣这些杀手的主谋!”

  大岛夏子皱着眉头,不肯说话。

  “我猜冷权那些雇佣兵根本就不知道那个雇佣者是谁吧,那么还有谁能够知道他们的存在,并且会对他们造成绝对的伤害,只有一个可能,他情报机构的人,而且就是中国情报机构”

  大岛夏子头顶犹如一道闪电闪过:“林尚正!”

  前田麻里绘笑了笑:“我想就是他了”

  大岛夏子呆滞的放下电话,怪不得她刚才那么坦诚林尚正也不肯配合,原来内鬼就是他,大岛夏子赶紧拿起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东京警察总署署长办公室”

  大岛夏子忽然放下电话,不对,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凌忠浩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冷静下来的大岛夏子仿佛看穿了什么,闪烁的目光似乎在焦急的思考着什么。

  审讯室中,刚刚汇报完审讯情况的风川岛俊逸回头盯着冷权:“我们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谁是主谋,谁是内奸,说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说到正题”

  冷权淡淡的冷笑,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时钟:“你没多少时间了”

  “说对了,我们的确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你这里”,川岛俊逸盯着他。

  “告诉我们,谁是主谋?”

  大阪市最繁华的街道上,银行押款车刚刚开到银行的后门,车里的防爆警察身穿防弹衣手持防爆枪,警戒着押款车周边,装钱的袋子从里面推了出来,还未等装到车上,一个黑色的东西滚到了警察的脚下。

  “是手榴弹!”,防暴警一声惊呼,嘭的一声闷响,爆炸之中,警察和运钞工人横七竖八的倒在血泊中,破碎的日元如同雪片一般飞到了街道中,手持各色枪械的雇佣兵从四面八方鱼贯而出,迅速占领了整个街区。

  钞票纷飞的混乱中,佩恩手持G36A突击步枪,带着一群手下不慌不忙的走进了日元储蓄银行。断断续续的枪声之后,整个银行的保安和部分不听话的员工全部死在雇佣兵枪下。

  “卡尔,这里交给你了”,佩恩看着面前的副手。

  卡尔笑了笑:“放心吧佩恩,这里交给我”

  佩恩看了看手表:“你有三十分钟时间”

  “明白”

  留下了七个人,其余的二十多人跟随着佩恩走向了身后的一栋摩天大楼,东之川商厦,大阪最大的国际商厦,二十多人的武装队伍冲进大楼,十分钟的时间彻底占领了大楼。

  就在大阪西边被发生重大案件的同时,大阪城市的另一个街区,接二连三的爆炸瞬间摧毁了繁华街道的数十个店面。

  断肢,鲜血,倒在地上的人和狼藉的街道无不充斥着惨烈的景象,哭嚎的人们还未等察觉什么状况的时候,突击步枪扫射的声音从街头传来,嚣张的雇佣兵蹲伏在皮卡上*纵者AK冲锋枪,对着落荒而逃的平民开枪猎杀。

  大阪警察署几乎乱成了一锅粥,警员,重案课几乎全部出动,城市周围的巡逻警察几乎都被无线电叫到了事发现场,大岛夏子的头脑还算清醒,竟然顶着压力留了一部分可观的警力在总署镇守,在监控室中看着电子地图上出现重大案件的地点,都是距离警察署距离较远的地方,这个时候如果把全部的警力都派出去,那么警察总署就变成了一个空壳,如果雇佣兵的攻击地点是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政府方面已经出动了大阪市自卫队的驻军部队,只是不知道对付这些人有多大把握。

  大岛夏子思虑的很久,回到办公室里拨通了前田麻里绘的电话:“前田情报官,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大阪这里的情况,雇佣兵已经开始行动了”

  “请放心,快反部队会在35分钟之内到达,请大岛夏子署长务必坚持35分钟”

  “谢谢前田情报官了”

  大岛夏子放下电话,没有一丝喜悦,35分钟,对于快速机动部队而言,从接到命令再从周边的城市快速*近,35分钟的确很快了,但如果这只是一个佯攻袭扰的话,不知为什么,大岛夏子忽然担忧起来。

  警察署外面,五辆试图开进警察署的警车被值班警察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

  警车的车窗摇了下来,身穿警察制服的吕超露出脸,笑着说:“当然是自己人了”

  值班的警察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现在所有的警察已经派遣出去了,你们为什么回来?”

  “真的吗?”,吕超看着他:“所有警力都派遣了出去?”

  “你们到底是谁?”,值班警察掏出手枪指向了笑嘻嘻的吕超。

  “哼”,吕超收敛了笑容。

  “呼叫监控中心”,警察拿着对讲机呼叫警署内部。

  吕超眉心一冷,夺过警察的手枪猛地拉过他的身体,咔嚓一声,果断了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里是监控中心,大门这里有什么情况?”,警察的对讲机中传来保卫课监控中心的声音。

  吕超嚼了嚼口香糖:“没事,就是想问你午饭吃什么,如果还是寿司我就去订盒饭了”

  “什么,你有毛病吗”,指挥中心气愤的关了信号。

  “哈哈,我怕你没机会吃了”,吕超扔掉了对讲机,驱车向总部大楼走去。

  五辆警车停在大楼前,吕超下了车,仰头看着整栋大楼,“小A,你带着小狼占领控制中心。韩智恩马上占领最有价值的狙击地点,随时掩护我们。小虎带着三个人,解决出警处那些人,剩下的人按照昨天分配的任务行动”

  “是”

  身后的四十六个雇佣兵整齐的回答颇具气势。后备箱打开,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AK-150,M16,G36A和PUP等各色步枪。雇佣兵们取出自己趁手的武器,立即冲进了总部大楼。

  吕超背着冷权的枪袋,端着AK-150向大楼走去。

  一声挑衅的口哨在控制中心响起,值班的警官刚回过头枪声就响了起来,冲锋枪将控制台前的警察尽数打死,后面的雇佣兵推开了控制台前的尸体,*作起监控电脑。

  “010报告,控制区完毕!”

  “喂,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可以……”,拦住雇佣兵的警察还未等说出全部的话,乌黑的手枪就已经抵住了他的胸口连开数枪,后面的警察赶紧掏出手枪准备反击,被后面端起冲锋枪的雇佣兵打成了筛子。

  “011报告,A区完毕!”

  “012报告”,佣兵战士扛着乌黑的AK-150,站在满地的尸体和鲜血之间冷漠的汇报:“B区完毕!”

  “013报告,C区完毕”

  “时间到”,审讯室中的冷权忽然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一瞬间,川岛俊逸感觉头皮发凉,站了起来。

  “哼”,冷权一脚踢在桌子上,站起来的川岛俊逸被桌子撞到了一边。

  断断续续的枪声从大楼不间断的传来,金田柯一刚站起来,被冷权反手按住脖子,猛地一用力,咔嚓一声,扭断了脖子。

  冷权缓缓的走向在倒地上挣扎的川岛俊逸,猛地一脚踢飞了他,川岛俊逸的后背和脑袋猛地撞在墙上,晕厥了过去。

  冷权走过去,拿起钥匙打开了手铐,一脚踢开审讯室的门,门外守卫的警察刚回过头,就被冷权袭击,一拳一脚,冷权的招数十分简单,却招招致命,一个被打断了脖子,另一个头部重创,身体狠狠地飞了出去。

  “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叼着烟扛着冲锋枪匪气十足的吕超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来的可够慢的”,冷权看了他一眼。

  吕超把身上的枪袋递给冷权,冷权拉起枪袋,拿出里面的M40A1狙击步枪和勃朗宁手枪。

  “警察署已经控制了?”,冷权问。

  “就算没全控制,至少也控制了一半了”,吕超说。

  “你可真够走运,杨旭他们可能也在这里”,冷权淡淡的说。

  “怕什么,不是有你在吗”,吕超到时满不在乎。

  杨旭的确没有离开,断断续续的枪声引起了杨旭的警觉,杨他走到了特警值班小队的外面,看着站在外面的警察。

  “有什么事吗?”,警察走了过来。

  杨旭看着他手中的G36A突击步枪,似乎知道了什么。

  “我听到很吵闹的声音,是不是这里出了什么事?”,杨旭盯着他的眼睛。

  “放心,没事,这里是警察署,怎么可能有事”,警察笑着,他身后的两个警察也走了过来。

  杨旭看着他,忽然冷笑了出来:“你说的是中文”

  警察一愣,手中的枪立即指向杨旭,杨旭抓住指过来的G36A突击步枪反手一转,咔嚓一声夺过G36A,身后的两个警察的枪口立即指了过来,杨旭猛一抬手,抛出夺过来的G36A迎向伸过来的两个枪口,手枪快速从腰间掏出。

  砰,子弹直接命中正在掏枪的雇佣兵,另外两个的枪口指了过来,杨旭没有躲开,反而冲了上去猛然抓住指过来的枪管,砰砰砰,子弹在杨旭的耳边擦过,杨旭拽着他的步枪,飞快的转身而过,将这个佣兵的身体狠狠地钳制在身前,飞快的速度让一直瞄着他的雇佣兵把子弹都打在了他的身上,杨旭推开身前那个被打成筛子的佣兵,手枪直顶那个佣兵的眉心,砰,干脆利落的解决了那个雇佣兵。

  杨旭走了过去,解开他们的衣服露出里面的外套,是冲锋衣,城市战斗中,雇佣兵一般都会选择穿冲锋衣参加战斗。

  “冷权!”

  杨旭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G36A突击步枪,走了出去。

  “站住”,从侧面冲出来的警察还未等说完话就被杨旭打掉了手枪,狠狠的按在墙角,G36A突击步枪狠狠地戳在他的胸口。

  “你干什么……”看着他胆小的样子,杨旭觉得眼熟,在警察署里经常见到的,杨旭放开了他。

  “你竟然袭警,咳咳”,小警察被杨旭按的胸口直疼。

  “你见过使用G36A突击步枪这种大火力的警察吗?”,杨旭指着那些雇佣兵的尸体。

  “我是说……你袭击了我”,小警察单薄的身体似乎站都站不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