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二章凌忠浩已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356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川阪大桥下游近两公里,杨旭和邹林帅悄无声息泅渡到岸边,爬上了岸,依稀的看见远处的川阪大桥上密集的警车和警察,水面快艇停泊在桥下,不用问,他们一定在打捞他们的“尸体”。

  邹林帅笑了一下:“这些白痴!”“别理他们了,快走吧”。

  杨旭走到岸上,从树林中找到事先藏好的一辆越野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干净的衣服:“快点换上”。

  邹林帅走过去一看,里面还有88式狙击步枪、伪装服和一些常规炸药:“你准备的挺全的”。

  杨旭脱下了湿淋淋的衣服:“以备不时之需”。

  川阪大桥下,警察打捞上尸体一看,全都傻了眼,尽然是两个塑料模特,警察拨通了川岛俊逸的号码:“组长,尸体是假的,我们上当了”。

  川岛俊逸立即回过神来,大声喊道:“派遣水警密集搜索,全部警察出动,沿着川阪大桥两岸的下游排查,必须要找到他们!快点!”。

  大阪的警察再一次大规模的动作起来。

  飞驰的汽车中,杨旭和邹林帅相互沉默,心事凝重,凌忠浩死了,死在他们手里,他们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世界,而新的世界里,再也不可能容纳他们的存在,冷权的报复达到了,他没有杀死他们,却远比杀死他们更加残忍。

  汽车一直开到市郊旷野的废弃厂房,杨旭和邹林帅用力的拉开了大门,几个荷枪实弹的雇佣兵和吕超看着面色阴沉的杨旭和邹林帅,冷权懒散的坐在沙发上,无声的冷笑了一下。

  邹林帅盯着冷权,有一种随时都想干掉冷权的冲动:“你的后援呢?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说话竟然不算话?”。

  冷权看着他们:“战场的瞬息万变不用我跟你们说你们也明白,我怎么可能让我的人白白送死?”。

  邹林帅冷笑了一下,懒得再和他说话。

  杨旭倒是没在乎这些,对他而言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当前最重要的是救出陈怡。

  “凌忠浩已经死了,你该放了陈怡了”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冷权坏笑着,盯着杨旭。

  杨旭皱着眉头,压抑自己的愤怒:“子弹虽然没有打穿他的身体,但是子弹是浸过氰化物的,凌忠浩在中弹之后的一分钟内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活着,而且他不是中了一枪,而是两枪!”。

  冷权摇了摇头:“不见到尸体,我谁也不相信!”

  “冷权,你过分了!”,杨旭明显带着杀气,右手跃跃欲试的摸向腰间。

  周遭的佣兵仿佛都感觉到了不对,不由自主按着手中的步枪。

  邹林帅叹了口气:“妈的,就知道你这孙子谁也信不着,你找人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实在不行把他脑袋切下来,这事儿你又不是没干过,平时吹牛*自己耳目遍布整个大阪,现在连他妈人都找不到”。

  冷权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做了个手势,身边的一个佣兵立刻会意了,跑出去安排。

  大阪市的另一端,大阪曙召公立医院中,凌书记从抢救室中缓缓的推了出来,洁白的床单盖住了整个身体,包括他的面部,和之前急匆匆的推入抢救室相比,推出来的时候是缓慢的,轻柔的,一直推入了医院的最底层太平间,保存尸体的柜子被拉开。

  一股阴森的寒气缓缓溢出,冰冷的抽屉抽出,凌忠浩的遗体被抬到了上面,推入上锁。值班的医生淡淡的在停尸房登记簿上登记着凌忠浩的名字,全程跟随凌忠浩的川岛俊逸拨通了大岛夏子的电话:“喂,夏子署长,凌书记因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我知道了”,电话那头的大岛夏子声音非常冷静,甚至有些淡定。

  因为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其实凌书记已经当场死亡,抢救只不过是一个必要的形式,三菱车里的大岛夏子直奔警察署,这件事他要第一时间上报东京,虽然他已经在电话中报告了相关情况,但是有些细节他还没有来得及说,或许是并不信任自己的信息保密,很多事大岛夏子更喜欢用办公室的特殊电话汇报。

  车窗外匆匆流逝的是外面的景物,衬托着大岛夏子闪烁不定的目光,安保任务失败了,他知道。

  这个消息最多能压12个小时,12个小时后媒体就会知道这件事,中国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这个中国政治上的铁腕人物死于非命,而开枪的人竟然是曾经多次救过他的中国特种部队功勋狙击手,这一定会引起两国社会的一片哗然和争议,两国无论是军方还是政党都将受到巨大冲击,日本也会因为这次刺杀事件而颜面尽失。

  “传令下去,以警察署的名义发布最高通缉令,缉拿杨旭和邹林帅!”

  医院中,人员离开停尸房后,警察署内务课的警员守在了停尸房的门口,限制人员进入,跟随他们一起把凌忠浩尸体送进停尸房的一名护士忽然借故离开,在走廊的卫生间里悄悄发送了一条短信:凌先生已消失!

  不一会儿,一条短信回复过来:是否确认?

  护士还不犹豫的回答:确认,凌先生已消失!

  冷权看着手机短信,目光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他放下电话,微笑着看着他们:“凌忠浩真的死了,你们做的很好”

  “放了陈怡”,杨旭盯着他的眼睛,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值吗?”,冷权问。

  “值与不值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明白的”,杨旭的声音十分平淡。

  没有愤怒,没有嘲弄,仿佛是一个律师在客观公正的陈述事实,然而这种就事论事才是对某人彻底失望的姿态。

  冷权苦笑了一下,像是在嘲弄自己:“好,你答应我的已经做到了,我答应你的也一定做到”。

  冷权站了起来,走向潜水仓那里,冷权打开舱门,看着警惕和怨恨地盯着他的陈怡。

  “别这样,我来放你走的,”,冷权指着外面:“你看,你姐夫都等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