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雷霆狙击第一百三十三章出击!影杀小队!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392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那么这件事情为什么和安倍晋扯上关系了?”。凌忠浩问:“安全局调查处我会被你们刺杀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我刚才已经说了,他是最希望你死的人,这件事的确和他有关系,而且还是很大的关系,因为真正想除掉你的人就是他”,说到这里,冷权冷冷的笑了:“你没有想到这场刺杀的背后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吧!安倍晋掌握着你们那个安全部叛徒的一些事情,那个人是你们国家安全局的高级干部,表面上两袖清风,实际上在大阪银行有很多的外汇和财产,都是无法查明的财产,安倍晋无意中知道这件事,而安倍晋的屁股也不干净,那两个亿的资金亏空被你盯上了,安倍晋知道,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被拆穿。影响的不仅仅是他安倍晋自己,还有他那个作为国家首先的哥哥,所以他必须要除掉你,掩盖这两个亿的漏洞,于是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和资源,找到了那个人,给了他好处。承诺只要帮他做成这件事,他不会把他的丑事抖出去,相反还会给他很多东西。恰巧这个时候丁引的文件被他截获,于是这个人就找到了丁引,利用我们的组织,除掉你!”

  东芝商厦外面,正对着大厦的楼顶上,邹林帅和赵健端着88式狙击步枪,密切的注意着前面的动静,狙击镜的十字线依次从窗前那些人的脸前扫过,大楼的任何一丝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凌书记和宣中队长已经进去了,他们在这里拼命的保持冷静,但是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他们在这里可能什么作用都没有。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身后传来,赵健和邹林帅同时回过头,看见身后突然出现的杨旭,杨旭端着狙击步枪,缓缓的向他们走了过来。

  “怎么过来这么晚,宣中队和凌书记已经进去了”,邹林帅不满地嚷嚷,仿佛已经把刚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我知道了,中队长和凌书记都进去了,我们不能在这里耗着了”,杨旭盯着他们两个。

  “那你想怎么办,难道跟进去呀”,邹林帅端着狙击步枪,继续警戒。

  “我们必须要攻进去!”,杨旭看着他们两个异样的目光:“冷权的目标根本不是凌书,而是我们中队长!”

  “你说什么?”邹林帅不解的盯着杨旭。

  杨旭看着他:“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冷权要是真的想杀凌书记,我们谁能阻止?为什么他要费这么大的劲,如果是他出手凌书记早就死了,虽然北方公司有他们的原则,但是以他的手段,偷偷潜伏到和田市刺杀凌书记,绝对会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他干嘛还要大费周章的寻找于磊,他不是不知道那个于磊是个疯子,还有,他为什么还要等了足足半年,为什么还要利用王斌和我出手,为什么最后他出手的时候竟然选择我们知道的手段故意让我们发现,北分公司的雇佣兵潜伏在这里准备了足足半年,难道他们就一点计划也没有,费了这么大的劲,死了这么多的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杨旭盯着他们两个:“还有,我就不相信冷权那样桀骜不驯的人真的会屈服一个小小的丁引,他就那么听他的话,他这么做的目的范明是想借刺杀凌书记的机会*出我,*出中队长,说白了冷权真正的目睹就是为了报复绝命大队,邹林帅,他用陈怡威胁我们的时候你能感觉到吧”

  邹林帅和赵健听到这里,都若有所思的放低了枪口,他们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宣立军可能真的有危险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问题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赵健看着杨旭。

  “非常简单,我们必须攻进去,救出他们两个!”,杨旭的目光中闪烁出不易察觉的冷峻

  东芝商厦第四层,总经理办公室中,宣立军看着冷权:“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冷权看着他,盯着他的眼睛:“从现在起,我们是真正的自由战士,不受任何组织的控制,凌忠浩从现在起也不再是我刺杀的目标,因为我现在的目标是你!”

  宣立军听后,苦笑了一下:“这也是我想说的话,从现在起,你也是我的目标!你是我最骄傲的兵,这是我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从现在起,我必须要亲手解决你!”

  冷权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我吗,我真希望你有这个本事”

  东芝商厦门外,快反部队装甲指挥车里面,情报官前田麻里绘。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卫星图片和东芝商厦构造图。

  斋藤和他的手下军官研究着各种应急方案,准备在短时间内攻入大厦内部,前田麻里绘的秘书走了过来。弯下腰在前田麻里绘的耳边轻声说道“前田情报官,情报本部没有查到宣立军任何消息,我们甚至无法查到这个人是否服过兵役,他的身份和所在部队视乎是中国的机密机构,我们无法调查”

  前田麻里绘皱了一下眉头,最初调查冷权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在调查一下和王彬的时候,同样还是这样的情况,看来宣立军和冷泉应该是出自同一个机密部队,他们这些人之间的确有很不可思议的联系。

  现在前田麻里绘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他将手中的图纸,仍在桌子上,看着面前的几个军官,低声说道:“不要在顾虑那么多了,我们满足了他们的要求,现在应该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刻,我认为现在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我不这么认为”。一名上尉军官抬起头,看着前田麻里绘:“现在是白天,如果强攻或者战术渗透的话很容易暴露,我建议在晚上进攻”

  “恐怕我们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耐心了”,前田麻里绘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雇佣兵他们有什么打算,但是我们面临的危机不比雇佣兵少多少,如果当前的危机在两个小时之内还不能解决,我们就有很大的麻烦了,媒体很快就会炒作,我们压制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整个日本的颜面和形象都握在我们手里了,所以我们必须要行动!”

  斋藤深吸了一口气:“我也同意前田情报官的意见,我们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制服这些雇佣兵,否则,我们真的没办法向上面交代了,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斋藤看着前田麻里绘:“前田情报官有什么意见?”

  前田麻里绘点了点头:“我的意见非常简单,直升机机降特种部队,从楼顶机降渗透,打入他们的内部,之后配合外围部队攻入大楼,在五分钟之内结束战斗,行动之前必须中断他们的电路,中断他们的通信,可能有点困难,他们使用的应该是军用级的通信装备,但是必须要试一试”,前田看着斋藤:“斋藤队长,我们只有五分钟时间,五分钟时间是唯一把伤亡降到最低的方法”

  “这样做非常冒险!”,一旁的军官看着前田麻里绘,露出艰难的神色。

  “必须这么做!”,前田麻里绘固执己见地说,他看着斋藤:“团队长,现在应该甄选特战队的成员,让他们熟悉东芝商厦内部的结构,准备突袭!”

  斋藤点了点头,带着一个中尉军官走了出去,斋藤知道,虽然这不是个好办法,却已是当前唯一的手段。

  东芝商厦四层,总经理办公室里,冷权看着宣立军,露出无奈的苦笑:“中队长,我曾经把你当成父亲一样对待和尊重,可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把我开除,你不是不知道这对我而言,远比枪毙我更加痛苦”

  宣立军盯着冷权的眼睛:“你曾经是我最骄傲的兵,可是为什么怎么都想不明白,你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情”

  …………

  杨旭、赵健和邹林帅他们三个人,一分钟前飞快的从顶楼上飞奔下来,绕开了前面的快反部队和大厦上面的眼线,悄无声息的跑到东芝商厦旁边的一栋写字楼里面,三个人飞快的奔到了写字楼的八楼,跑到一个门前之后,邹林帅一脚踢开了门,三个人屈身飞快的冲到窗户下面潜伏。

  这栋写字楼距离东芝商厦只有五米的距离,站在这个窗户前,甚至可以看见对面的任何情况,三个人全吸了一口气,从这里破窗而出,跳到对面的东芝商厦里面,这就是他们攻入里面的计划,虽然很冒险,但这也是唯一能够进入的路线!

  赵健从怀里掏出镜子,透过镜子的反光观察对面的情况,对面每个楼层的窗户前似乎都有雇佣兵在巡逻观察,看来冷权也不傻,一眼就看出了这里是进来的最佳地点。

  东芝商厦大楼的内部结构图握在杨旭手里,杨旭最后看了一眼,约莫的估计了一下冷权有可能在的位置,邹林帅和赵健没有再看那个结构图,两分钟前他们就已经熟记于心,他们知道所有的位置,他们打算从不同的位置攻克,地毯式搜索和自由猎杀。

  杨旭看着他们:“三分钟之内有没有把握除掉所有雇佣兵?”

  “我靠,三分钟在总面积一千六百多平方米的楼层找出四十个人还要干掉他们,有点困难呀”,邹林帅有些疑惑。

  赵健冷笑了一下:“对于普通的战士而言的确很困难,但对你绝队士兵而言,三分钟足够了”

  “还有一个问题,那些人质怎么营救,总不能看着他们被屠杀吧?”

  赵健冷冷地说:“还用问吗,干掉所有的雇佣兵,不就解救他们了吗”

  三个人笑了笑:“好就这么干了”

  他们偷偷地窥视了一下对面的窗口,窗口里面是四个荷枪实弹的雇佣兵,在那里悄无声息地巡逻检查,杨旭他们看得清楚,这些人的警惕性并不高,似乎谁都没有想过会有人会从这里攻进来。

  杨旭他们三个人迅速把把消音器按在手枪上,三个人相互看着彼此,杨旭做了个手势,手续刚落下,三个人猛地跑到门前,之后转过身朝着窗户飞奔而来,猛地跳了出去,砰砰砰,三声整齐的玻璃破碎声,紧接着就是三个身影伴随着玻璃碎片飞跃到对面的窗户前,三个人凌空的刹那,手枪瞄向了里面还未反应过来的那四个雇佣兵。

  砰砰砰,三个人的枪声同时响起,枪火在三个从天而降的战士手中爆发,随着璀璨的玻璃碎片之后飞入对面的窗口。

  一连串的破碎声响之后,三个人的身体撞碎玻璃,破窗而入,三个人迅速警戒,黑洞洞的枪口瞄向了地上的三具尸体,三具尸体均是头部中弹,身后的墙上飞溅着他们三个人的骨肉碎片和鲜血。

  剩下的唯一一个活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仅仅是一瞬间,和他一起说笑的三个人竟然尽数被爆头而死,他们是什么人?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三把手枪的枪口同时对着他的头颅,那个雇佣兵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摸向了步枪。

  邹林帅狰狞的笑了一下:“我要是你最好不这么做!”

  三个人现在的位置正好处于大厦中间,而且是大厦的背阴面,由于他们的动作非常迅速专业,无论是无人机,还是雇佣兵观察员还是快反部队的那些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特种部队用极其冒险的方式进入了大楼里面。

  雇佣兵惊恐的扔掉步枪,举起手来跪在了地上。

  “你们的队长和副队长在哪里?”,杨旭冷冷的问。

  那个雇佣兵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惶恐的看着他们:“他在四楼,四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里”

  赵健皱了一下眉头:“刚刚进来的一个中年人和老人呢?”

  “也在四楼,和队长在一起”

  邹林帅又问:“你们有多少人?多少装备?都在那里?你们靠什么通讯?相互之间间隔多久联系一次?你们挟持的人质都在那里?另外,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撤离?从哪里撤离?少说一句都让你生不如死!”

  雇佣兵颤抖的看着邹林帅,被他一连串的发问搞得有点反应不过来,深吸了两口气说:“人质,人质都在四楼、五楼和六楼这几个楼层的窗口前,我们有四十二人,最主要的火力集中在一楼和顶楼,有轻机枪,突击步枪,还有火箭弹,单兵防空导弹,什么时候撤离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们只听从队长的,还有,还有,就是通信,我们每间隔五分钟联络一次?”

  “最近一次联络是在什么时候?”

  “刚刚联系过了”

  “最后一个问题,这里的监控器交换机在什么地方?”

  “就在,就在这个楼层,你们身后的房间里有一个交换机”,雇佣兵惶恐的指着邹林帅的身后。

  邹林帅回头看了一眼,的确有一个网络机房。

  邹林帅笑了笑:“很好,谢谢你”,说罢。走上去扭断了他的脖子,干脆利落的解决它们。

  邹林帅和赵健、杨旭飞快的奔进了机房,迅速找到了机房里面的摄像探头交换机。

  “这不是主交换机,行不行?”,赵健看着邹林帅。

  邹林帅着自信的说:“没问题”

  说罢将手中掌上电脑的几根导线链接在交换机上,飞快的在输入一些代码。

  病毒代码迅速入侵了整个大楼的监控系统,迅速定格系统画面。

  “好了”,邹林帅轻轻地敲了一下回车键。

  刹那间,这个大厦165个监控器的画面全部定格,大厦三楼电器商厦总经理办公室里,雇佣兵已经把监控室的所有视频连接到这里,从这里可以清晰的观察整个大楼的全部情况。

  大屏幕的监控视频上忽然抖动了两下,之后恢复了正常。

  “怎么回事?”,坐在旁边喝茶的雇佣兵看一眼监控画面,又看了看旁边的雇佣兵*作员,*作员看了一眼恢复正常的画面,没有细致的检查:“线路连接的问题,没事”

  大厦八楼机房里面,杨旭想了想,看着他们:“大厦总共18层,下面六层交给我处理,中间六层赵健负责,最上面的六层邹林帅解决”

  “你要单独对付冷权?”赵健问。

  “没关系,还有中队长呢”,杨旭说。

  “就这么决定吧”,邹林帅捡起雇佣兵尸体旁边的AK-150自动步枪,疯狂的笑了一下:“干掉这些孙子,上面六层就交给我吧,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赵健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三个人立刻分工明确的离开。

  “我忽然感觉到我是最可悲的人”,冷权看着宣立军目光中掩饰不住自己的悲伤:“我以为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不了解我,至少你会了解我,难道这些年来你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吗?你真的认为我会杀死自己的兄弟?你真的认为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任务之上?”

  宣立军冷冷地看着他,不做任何回答。

  “你曾经说过,我让你失望,无论是作为我的中队长还是我的战友,你真真正正的让我失望”,冷权叹了口气,目光无法逃避的盯着宣立军。

  宣立军忽然低下了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冷泉呀,你曾经说过你最了解我,可是你对我到底了解多少?我又何尝不知道你的那些事情,可是你的自以为是最终导致了什么结果?你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一个人去上班。可是有些事情真的是你能扛得起的吗?”

  冷权忽然一愣,目光带着不可思议的光芒。他都知道了!难道他都知道!

  仿佛看出冷权的疑惑,宣立军淡淡的说:“你怎么可能瞒得过我,你是我最了解兵,我当然都知道,你以为你做对了,但是在我眼里,你做的非常错!你认为军人的尊严是完成任务,从而漠视生命,漠视自己战友的生命,大错特错,我当初选择开除你并不完全是因为愤怒和失望,更多的是为了救赎。我原本以为,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时,你会有所改变,会有所觉悟。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没有改变,反而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深”

  “你如今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当那些往事的辛酸重新搬在面前的时候,冷权简直哭笑不得。

  “说的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如果说是在五年前我对你仅仅是一次救赎,那么现在我们就真的是短兵相见的敌人了,你心中的黑暗应该由我来解决,可惜我错过了这个机会,看来是我的自以为是才导致了今天的你”,宣立军看着他:“当年那些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我知道很多事情只能用彼此的生命来了结”,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凌忠浩,又看着冷权:“既然你已经不打算回头,坚持做你的自由战士,那就放了马上凌忠浩,我们之间的恩怨现在就解决吧!”

  冷权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目光中带着震惊和复杂,仿佛这五年来,他期盼解决的恩怨这一瞬间就要释怀。

  宣立军看着他:“不管我们以前是什么样的兄弟,从现在起彻底不是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可以容忍你做的任何事,但是我绝对无法容忍你伤害自己兄弟,五年前你已经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兄弟,而就在两天前,你竟然杀了王彬,你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千万种解释,和一千万种理由,但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借口,是你心底谁都无法抹去的黑暗和残忍,尽管我曾异想天开的希望你能够转变,现在看来,这是多么讽刺,看到王彬的尸体我就知道,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放了凌书记,让我们的恩怨做个了结!”

  大厦楼层中,巡逻中的雇佣兵被暗处飞过来到匕首洞穿了脖子,雇佣兵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飞过来的匕首割断了气管,他没有一丝力气喊出来,杨旭从暗处跑了出来,抓住雇佣兵的尸体,拖到了暗处藏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