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二章特派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56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这些事我们以后再说吧!”省委陈书记话锋一转,看着凌忠浩:“老凌呀,我今天和你视频通话一共有三个目的。第一是是想了解你那里的情况,尤其是你的个人安全和调查和田投资企业财政状况的进度,第二件事是为了告诉你,为了你的个人安全,中央安全部,已经秘密委派了一名特派员同志过去和小林、殿峰共同负责你在大阪所有活动的安全事宜,这名同志非常有经验,是安全部的保卫专家,前段时间还专门负责中央首长南巡的安全工作呢,他的名字叫张伟,现在应该已经到达大阪了吧,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找你报到了,虽然这个同志比较年轻,但确实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安保专家,好像和你带过去的那几个特种兵战士是同一个部队出身的”

  “同一个部队出来的?”凌忠浩有些惊讶:“他们所属的那个部队我多少有些了解,是个很厉害的特种部队呢,有这样的人物能过来参与负责我们的安全,真是让各级首长费心了”

  陈书记摆了一下手:“老凌呀,你这是哪里的话呀,你这次去的时候。其实我们并不是很支持,说白了,从各级汇报的情况来看,我们都已经考虑到了你的安全存在重大风险。但是是你自己的坚持,最终帮助了我们调查处置这么多关于海外投资资金非法去向的问题,是你以身作则的责任感,帮助我们保护住了和田市人民的利益,你身边出现的这么多的安全危机,这都是我们对你的安全考虑不周啊!”

  “陈书记客气了”

  “第三件事,就是希望你能马上返回祖国”,省委书记郑重的说道。

  “什么?组织上现在让我回去?”凌忠浩不解的问:“可是我们的调查才刚刚有点眉目”

  “我知道”,陈书记点了点头:“但是为了你个人的安全,还有你这次随从人员的人身安全,以及大阪的安全形势,组织上经过考虑,一致通过希望你能马上回来,当然,我们也在考虑你个人的意见,我们的想法就是,你现在手里只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日本政府的确存在非法挪用中国投资收益资金的证据就可以了,这样的话我们就有权利正面和日本政府提出交涉,下一步就有权利派出调查组正式审查我们在大阪的投资企业,全力调查这件事情”

  凌忠浩沉吟了片刻:“书记的意思我懂,但是我只是怕,我离开这段期间和调查组过来这段时间的空缺里,日本方面会不会毁灭相关证据,这样对我们将来的调查是非常不利的”

  陈书记说道“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已经协商好了,你离开之后,外交部的同志将会接管暗中调查的工作,另外,这一次只是你自己和你的访问团队以及安保人员回国,并不是你的秘密调查组一同撤回,你的调查组将被大阪大使馆的同志接管,继续秘密调查投资企业的财务状况和挪用资金的流向,直到我们正式的调查组过来接管这些工作的时候,还将和他们一同负责调查工作,你放心,这段时间绝对不会不会出现空缺的”

  凌忠浩点了点头,陈书记已经安排的这么妥当,他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我明白了,感谢省委领导的费心和部署,我会尽快返回和田”

  那一头的省委书记点了点头:“忠浩同志,我们都在期待你的回来”

  视频通话结束了,凌忠浩默默的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电视中的新闻发布会里面继续着刚才的新闻,只不过新闻画面只有污蔑中国的那个女人,还突然出现的了一个男子,和他唇枪舌战的争辩,男子据理力争,直到把那个说谎的那个日本女人说的哑口无言。

  整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全场立刻沸腾了,男子不仅曝光了这一次雇佣兵袭击危急中自卫队和警察面临突发情况时的无能,同时也曝光出大阪可能面临的巨大腐败情况,而这场腐败案件甚至牵涉到整个国家。

  林中浩笑了笑,看着旁边的林尚正:“小林呀,你看这叫什么,这就叫做邪不压正!”

  林尚正笑了笑,非常同意凌书记的看法。

  紧接着凌书记换了一种脸色,疑惑的问:“但是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他刚才说的那些事情可都是我们正在调查中的事情呀,他是怎么知道的?”

  林尚正也觉得奇怪,看着那个男子,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这个人也是他们安全部门的人。

  林忠豪沉思了一下:“刚才陈书记说,北京安全总部派遣了一个特派员,而且已经到了大阪,会不会就是这个年轻人啊!看这个年轻人的做派,好像和绝命大队的那些战士很相似呢!

  李周浩书记笑了起来”

  林尚正赔笑了一下:“安全部的人不应该怎么容易就发布这样的信息吧,如果是的话,那他应该是一个更疯狂的家伙”

  “有的时候我们身边还真的需要这样疯狂的人,这样才能彻底的打击黑暗”凌忠浩说:“说实话,很多人也一直认为我就是一个疯狂的人呢”

  “因为你的眼中从来不容许黑暗的存在呀!”林尚正对他非常佩服。

  刚说到这里,忽然电视中的男子掏出证件,自报家门,果然是北京派过来的,只不过并不是公安部的人,而是安全部的,他这么说也是为了不给外务省以口实罢了。

  “张伟,呵呵,果然是这个张伟”,凌忠浩笑了出来,刚才陈书记说的张伟就是这个孩子吧,果然有他欣赏的气魄,不愧是和杨旭他们一起的战士呀。

  林尚正的脸色倒是很差,刚才他的话虽然很过瘾,但是好像也泄露了当前调查的事情了吧,真是个冲动的家伙呢。

  凌忠浩似乎很欣赏这个男人,不停地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着林尚正:“宣立军中队长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中,陈局长已经去哪里了,刚刚我和他通过电话,情况不是很乐观,宣立军以前曾受过很重的枪伤,子弹一直卡在脊骨中,今天的战斗似乎导致了以前的旧伤复发”

  凌忠浩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他现在被严密的保护起来,他一定会去医院看望:“怎么会这样,初次见到宣立军同志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

  “是多年的重伤,他一直隐瞒着”,林尚正也感到很惋惜。

  “军队的娇子呀”,凌忠浩感叹起来:“一定要协调最好的医生,保证宣立军同志能够尽快康复”

  “明白书记”

  大阪市第一公立医院中,杨旭、邹林帅和赵健他们几个人,在走廊中焦急的来回踱步,宣立军的手术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看着手术室门上面一直亮着的红灯,这些一辈子都异常冷静的狙击手们第一次如此焦急。

  “该死的,到底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已经进去快三个小时了吧?怎么还不出来”,邹林帅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

  “行了,少在这里抱怨了,着急的不光只有你一个。大家谁不急?安静的等着”

  邹林帅听到赵健的训斥,也只能按耐自己烦躁的性格,更加匆忙地来回踱步。

  张伟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杨旭他们几乎没有注意到,反而是那些聚集在走廊中的军警伤员们注意到了他,怎么看都觉得他眼熟,几个伤兵寻思了半天,几个人小声的低估,最后才想起来,这个就是刚刚在电视上看到那个男人,把外务省的前田麻里绘情报官*得哑口无言的那一位。

  那些伤兵们纷纷爬了起来,对着那个张玮指指点点,但是看不出他们的眼神里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情节,对他的破坏了新闻发布会的恼怒,还是对他揭露真相的尊重。

  张伟才没有理会那些人呢,直挺挺地向着前面的手术室走去,看着前面焦急等待的三个人,张伟焦急的眉宇之间,忽然涌现了更多的焦虑。

  邹林帅依旧在那里来回踱步,刚一抬起头就看见出现在走廊前面出现的张伟,邹林帅总理当即愣在了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伟……张伟班长!”

  邹林帅颤抖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低头沉思的杨旭和赵静都清醒了过来,纷纷转过头。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张伟。

  一旁焦急等待的陈殿峰和陈怡也惊讶的看着刚刚还在电视里面的张伟,这么一会儿就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他们身边了。

  张伟看着他们。冲着他们淡淡的笑:“兄弟们,抱歉,我来迟了”

  涌现他们三个人的目光都露出欣慰的笑容,欣慰中带着一丝激动,那是故友重逢的喜悦。

  “张伟班长”邹林帅走了过去,立刻抱住张伟。

  张伟有些尴尬的搂住了邹林帅,大概是不适应这小子的礼数,以前见面可都是踢对方一脚的:“你小子多大了?还玩这一套”

  “想你了呗”邹林帅激动的说:“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你的消息,你可真够狠心的,连封信都不写”

  张伟推了推邹林帅:“我到想是给你写信打电话,但是我的单位有严格限制,怎么跟你联系,别看我不联系你们,你们的事情我可是一直关注的”

  “*,可看你到了一个神秘部门,说话的腔调都变了”

  “我变什么变了?我说你呀,哭什么哭啊,喂,别往我身上抹鼻涕啊”

  “抹什么鼻涕,我什么时候往你身上抹鼻涕了”,邹林帅不满的嚷嚷,声音带着重逢的喜悦。

  “张伟班长,你也过来了”杨旭和赵建都走了过来,张伟激动地看着他们,虽然他们之间的兵龄只有相差一年而已,但是按照部队的传统,哪怕他比你只早来了一天,那也应该叫班长。

  张伟激动的点了点头,走到他们身边,把他们两个都保住了。

  “好,非常好”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

  “张伟班长,中队长他”杨旭话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张伟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了,我都知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赵健看着张伟:“张伟班长是为了冷权来的吗?”

  张伟看着他,沉吟片刻:“我不光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中队长也好。冷泉也罢……包括王彬,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

  看见面前手术室上面的红灯,张伟他们重逢的喜悦也没有坚持多久:“中队长在里面多久了?”

  “三个多小时了”

  张伟忽然很生气的看着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冷权那副德行也伤到中队长,这可真让我不可思议,这老家伙这些年一直养尊处优了吧,本事怎么退化的这么快?”

  张伟虽然怎么说,但是脸上的悲伤却清晰可见,当年他们在绝命大队的时候,张伟是宣立军最头痛的兵,那时候的张伟非常气盛,几乎什么事都宣立军对着干。

  两个人一直争吵不断,有几次气的宣立军都要动手揍他了,两个人虽然吵架是经常事儿,但是却从来没有闹僵过。

  其实两个人的心里都是非常佩服对方的,只不过两个人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张伟看不惯宣立军的在军事训练上唯我独尊的霸道作风,好像在狙击专业上他永远是对的,任何人都不能质疑他的狙击手训练方法,张伟却从来不认可他这一点。虽然对待专业上存在分歧,但是他却非常服宣立军,无论是他的人品还是其他方面。

  而宣立军呢,他一直都看不惯张伟这种不把他的巡礼方法放在眼里的作风,张伟是大学生,考入绝命大队的时候是有很多优秀条件,但是以张玮的实力,就算不依靠这些优势条件他照样能考入。

  张伟的身上带着一股大学生的优越感和傲气,刚来的时候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一点是让宣立军最讨厌的地方,但是他却非常欣赏张伟的文化和他广知识面,甚至连他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都非常欣赏。

  当然,他们是绝对不会在彼此面前承认这地点的。

  用当年参谋长的话讲,这两个家伙谁也不服谁,仅仅是因为他们都是对手,也因为是对手,所以他们注定是朋友,当然这也注定了张伟不可能像杨旭他们那样习惯听他的话。

  一直以来,张伟都认为宣立军的狙击实力是非常厉害的,虽然他嘴上从来都没有承认,但内心里早已对他佩服彻底。

  冷权那小子有几斤几两他是非常清楚,当年他还曾经带过他一段时间,那小子经常找他挑战,虽然他没有一次能赢张伟,但是张伟也从内心里承认,冷权的确是非常厉害的狙击手苗子,遗憾的是那小子有严重的性格缺陷,再加上和他这些年的实战经验积累较低,他的狙击水平似乎没有进不到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换句话说,他不可能打败宣立军的,这小子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把宣立军伤到这个程度。

  “他的雇佣兵成员里,似乎有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赵健说道:“那个人竟然和中队长打成了平手,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中队长的旧伤复发了,所以才弄成这个样子”

  “能和这老家伙打成平手?”张伟眉毛一挑,这倒是一个非常少见的对手吗,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呀,比宣立军还强的对手极有可能实力超越了零号狙击手的范畴,看来这次不虚此行呀。

  一听见有人能把宣立军打败,张伟竟然没心没肺的暗自高兴起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当年在在绝命大队的时候张伟就一度想打败宣立军,证明他的狙击理论有缺陷。

  但是因为宣立军身上有严重的旧伤而一直没有敢和他正面挑战,他感觉这样打败宣立军,自己也赢得不光彩。

  当然,这小子从来不考虑自己能不能打赢宣立军,如果说他借这个机会,把和宣立军打成平手的这个雇佣兵打败的话,是不是就间接等于他超越了中队长宣立军呢。

  张伟想想就兴奋,竟然笑了起来,仿佛把正在做手术的宣立军完全忘到了脑后。

  张伟那种龌蹉的笑容让杨旭他们三个非常尴尬,邹林帅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又在意*什么东西,无论多少年你都是这个德行,你可真是一点儿没变”

  “你不是也一样”,张伟瞪了一眼邹林帅:“几年不见你怎么长得还跟施瓦辛格似的,还跟以前一样,脑子里都是肌肉吧,好像你的智商也没长进多少吧,我听说你现在还是一号狙击手,这些年了你也没有长进,怎么混的”

  张伟的话正中邹林帅的痛处,气的这小子差点蹦起来:“什么叫现在还是一号狙击手,告诉你,马上我就是零号了”

  张伟白了他一眼:“拉倒吧!我才不会相信中队长会承认你这家伙,不过话又说回来,中队长怎么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是旧伤复发就不可能的,和雇佣兵打成平手这么还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那个雇佣兵也这么惨,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伟不解的看着他们几个。

  杨旭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了惭愧的神色。

  “中队长是为了保护我们所以才会搞成这个样子,他旧伤复发的时候,抱着那个人不让他开枪,和他打斗了很久,所以才搞成这样”

  “我靠”,张伟无奈地盯着他们几个,手指从他们的头上一一点过:“你们几个可真够逊的,一个零号狙击手。一个准零号狙击手,再加上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一号狙击手,竟然还要中队长保护你们”

  赵建和杨旭都惭愧的低下了头,邹林帅当即暴跳如雷:“什么叫可以直接忽略不计的一号狙击手,你什么意思呀?”

  张伟故意不理邹林帅,继续居高临下的数落着他们:“我说你们几个,都是绝命大队中的精英吧!实战也参加了多少回了,这点任务都搞砸了,说你们什么好,三个人竟然连冷权都搞不定,你们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绝命战士”

  自己和杨旭都惭愧的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只有邹林帅不满的嚷嚷起来:“喂喂,我们可是干掉了将近二十多个雇佣兵啊!那是雇佣兵总数的一半呀,别把我说得这么一文不值好不好”

  张伟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有个屁用,结果还不让地小跑了”

  “张大班长,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邹林帅叉着腰,做好了和他打嘴仗的准备,那姿态就像以前他在绝命大队的时候一样。

  张伟不是刻意要找他麻烦,这是习惯性地数落他,就像以前他一闲着没事就捉弄邹林帅一样。

  “你怎么不看看外面那些警察,还有东京快反部队,东京快反部队啊!那可是日本部队中的精锐了,不照样被那些雇佣兵打得那么惨,你以为他们好对付啊!我们三个干掉了二十多个人很不容易了”,邹林帅不满的嚷嚷。

  张伟眯着眼睛,很不屑地盯着他:“你们是绝命大队的士兵,别把你们和那些垃圾比行不行?”

  张伟的话让身后那些东京快反部队的伤员,个顶个的精神过来,个个面露怒色,竟然说他们是垃圾,他们东京快反部队虽然今天吃了败仗,但是他们自组建以来就受到各方面关注的精锐部队呀,今天竟然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说成了垃圾。

  几个不服气的伤兵纷纷愤怒的站起,朝着张伟走过来,一副要大家的姿态。

  杨旭他们三个人看着张伟身后走过来的伤兵,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想,你们都伤成这副德性了,还过来找这个麻烦干嘛,他们大概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谁了,狙神张伟啊!他们三个人摞在一起都不可能把他打败的神话,你们记这些伤兵败将又能干些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