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十六章你的对手只能是我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39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城市的某个角落,李沫坐在警车里哭泣。

  抬头仰望着外面的公寓,林辉的窗口依旧平静,李沫哭花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

  仿佛听到什么可怕的声音一样,她捂着耳朵,不甘心接受眼前的事实。许多年以前,他曾对她说过,他心里已经有别人的位置了,再也容纳不下别人了。尽管那个女生已经离开他很多年,但是李沫知道,她依然占据着他的心,从来不曾离开。

  她的眼泪并不孤单,哭泣仅仅是城市一个小小的缩影,如果我们能见证城市每天的喜怒哀乐,就会发现很多人的眼泪是微不足道的。

  夕阳的余晖让天地浑然一色,橘红色的霞光从天边绽放,爬满整个天空,即将死去的太阳用尽最后的力量燃烧宇宙,想让整个宇宙都知道它的不甘。太阳那无处躲藏的悲伤如此瑰丽,如此磅礴,它要它活着的证据流淌在整个北半球的大陆和海洋。

  昏暗的卧室中,林辉盯着电脑屏幕查找资料,荧光屏的光晕照亮了他脸庞的轮廓,棱角分明,冷静专注。女生纤小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含蓄而温柔:“这几天你都要忙到深夜,你的工作那么累,为什么不换一个工作?”

  林辉抚摸着李雪微凉的手:“不行,我已经置身其中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我不能放弃”

  “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担心你呀,那个‘幽灵’真的很可怕,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惹他呢?”,李雪的声音虚弱无力。

  林辉转过身,抱住虚弱的李雪,声音温柔:“我答应你,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在一起了”,林辉把她抱在怀里,久久不能放开,仿佛想把这一刻的温暖永远保留在怀中。

  深夜的流光从远方的天空绽放,仿佛到了世界尽头,而固执的恋人依然相拥在一起,至死不渝。

  黑暗中,烟火忽明忽暗的闪烁,于磊在电脑前点击着一列列资料,那些档案层层重叠在于磊面前,当杨旭身穿伪装服,手持88狙击步枪的图片占满整个屏幕的时候,于磊的目光中流露出刻毒。

  “幽灵”,咔,手枪上膛的声音恐怖的回响在寂静的房中:幽灵杨旭,我低估了你,我提前6个小时潜伏在狙击地点,而你却比我更早出现在广场,你一整夜都在那里对不对?

  于磊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淡定的盯着杨旭,回想今天杨旭惊人的开枪速度,他内心依旧惊讶不已:开枪的瞬间我就已经暴露了,你却在下一秒开枪命中了我,哼。

  于磊无声的冷笑:你早就知道我会出现在大厦33—37层之间的某个窗口,但是三栋楼的五层加在一起共有76个窗口,你可以在我开枪的瞬间找到我,但是2000多米的距离,风速,气流,湿度,诸多影响射击的诸元,你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就装定?

  于磊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今天的每个细节,就算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狙击手,想完成射击诸元的心算至少也要5秒钟,哪怕用计算机辅助也要3秒钟,从你发现我到开枪只有了1秒钟,你是怎么做到的……

  于磊忽然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旭的图片。

  我明白了,76个窗口,无论我从哪个窗口出现,你都会在1秒钟之内开枪射击!因为你早已经计算过了,换句话说,你潜伏了一夜,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计算出76个窗口的射击诸元!

  于磊惊讶万分,甚至不敢相信这样的答案。

  “‘幽灵’,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无限忍耐之后一击必杀!这是什么样的狙击手!76个窗口,空间环境的变幻莫测,风速、气流等影响射击的因素随时在变化,这根本就不可能掌握的,你竟然做到了,而且是在没有观察员的情况下!2000米的距离已经是一个极限了,而你竟然……

  于磊沉默了,他之前太低估杨旭了,也许当年于家村的战斗中他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如果没有,那么他的极限又是什么……

  于磊笑了,笑的恐怖诡异:“杨旭,越来越有意思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暗中的杀手嚣张的笑了,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鬼吏,无声无息的释放着疯狂和杀气……

  有人说,美梦是人舍不得遗忘的美好,因为那些美好在脑海里被夸大了千万倍。尽管美丽,却不真实,但总有源头可以查。那么噩梦呢?是不是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也会被梦境放大千万倍呢。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滚开,要不然我杀了她!”

  穷途末路的毒贩叶火被特种部队追捕了一公里,走投无路的叶火只能挟持人质威胁警方:“滚开,都给我滚开!”

  枪口下的女生痛苦的看着附近戎装的军人,却没有呼救,她平静的看着那群士兵,仿佛在寻找某个没有出现的军人。

  “阿琳!”……杨旭潜伏在后方,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是陈琳无助的眼神和暴徒的穷凶极恶。

  “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中队长宣立军盯着现场指挥的警长:“立即击毙叶火,这是唯一的手段!”

  “你有多大把握?”,局长紧张的问。

  “放心,我的狙击手都是最优秀的”

  局长想了想,默认了宣立军的主张。

  “各狙击小组注意,准备击毙匪徒,各小组报告情况”

  叶火似乎意识到自己危机四伏了,于是挟持着陈琳退到一个隐蔽的墙角,把自己藏在了人质的后面。

  “毒狼小组报告,只有三成把握”,通话器中传来狙击一组的声音。

  “幽灵,你那里呢,有多大把握?”

  杨旭的十字线已经对准了叶火的头颅,虽然他躲在陈琳的后面,只露出了一点点,但杨旭依然有把握掀起叶火的天灵盖,他扣动扳机的手指逐渐加力。

  “幽灵,报告你那里的情况!”,宣立军的声音从通话器中响起。

  杨旭有六层把握,对他而言足够了。

  忽然叶火用力的扯了一下陈琳,杨旭的瞄准镜中出现了陈琳无辜的面孔……恍惚之间,杨旭想你了那个下午对陈琳做出的承诺……

  ……“你能不能答应我,在你的枪口下,不要再出现尸体,好吗,其实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就算是该死的凶徒,他也有活下去的渴望呀,能不能答应我,在你开枪的时候,能留下活口”……陈琳的话忽然萦绕在他耳畔,像魔咒一样,令杨旭逐渐扣动扳机的手指忽然放松了。

  “他妈的幽灵,听见没有,你有多大把握?”,通话器里传来宣立军的咆哮。

  杨旭看着陈琳,目光闪烁着犹豫。

  “幽灵小组报告,没有把握”

  杨旭最终选择了放过这个该死的人。

  他看见陈琳的目光,杨旭忽然有种错觉,他似乎看到了陈琳的微笑。

  “毒狼报告,匪徒暴露了头部,请求击毙匪徒!”

  “干掉他!”,宣立军的命令非常果断。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匪徒。

  “都给我退回去,要不然我杀了她,我再说一遍,我杀了她”,叶火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毒狼瞄准镜的十字线对准了叶火的眉心,缓缓地扣动扳机。

  忽然间,杨旭发现叶火的左手出现了一个手雷,拉环就扣在大拇指上!“毒狼不要!”杨旭失声喊出。

  砰,枪声刺耳的响起———

  杨旭睁开双眼,仿佛梦境还没有过去,依然像刚刚发生过一样。

  其实噩梦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在梦中尖叫,从梦中惊醒,满头虚汗大喘粗气。相反,噩梦是非常平静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醒来的时候就像死了一样,只有梦境中的痛苦和恐惧会在醒来的时候,让人千百遍的温习伤悲。让人没胆量面对黑暗和孤独。

  杨旭从床上坐起,沉重的呼吸,噩梦的悲伤压得他喘不过气,仿佛是从冥河西界滋生的诡异毒藤,蔓延到他的脚下,带着毒刺的藤蔓爬上躯体,刺入皮肤,墨绿色的毒液一寸一寸腐蚀着挣扎的灵魂。

  从不抽烟的杨旭忽然点燃了一支烟,看着黎明的窗外……

  “陈琳……”

  那声恐怖的爆炸声还回响在耳畔,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鲜血淋漓的呈现在眼前,杨旭痛苦的闭上双眼。

  “陈琳……”

  这些年,我试着忘记你,可是我做不到……

  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在看不见任何陆地的大海中,我看到你漂浮在大海的中央。你孤独,无助,等待着沉沦,我拼命的向你游去,乞求着上天让我能拯救你。当我好不容易把你抱在怀中的时候,我才发现,整个世界都没有我们靠岸的地方。你已经死了,是不是在等着我来救你的时候死于孤独……或是绝望。我为什么只能看着你沉入大海,而不是带你上岸……

  阿琳,如果那个时候开枪的人是我,我们是不是可以走到最后……

  第二天一早,为了验证那只狙击步枪的参数,杨旭跟着刑警队他们来到了靶场,邢警队长卜香伟亲自*作狙击步枪。

  射击训练场传来几声粗犷的枪响,旷野仅存的几棵树上飞起几只乌鸦,它们受到了惊吓,惊慌逃窜。这是弱小生命的本能,而执掌杀器的枪手却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远处的靶子上透出三个弹孔,后面的土坡上飞溅起一阵灰尘。杀手丢在现场M200点408口径远程狙击步枪刚刚被焊接,杨旭那一枪只是打断了机匣框,没有损伤枪管,经过专业的修理磨合,已经基本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卜香伟看了看远处,从地上站了起来,杨旭和林辉用望远镜看着靶子,纷纷点头。

  “老大,太棒了”,任小强大献殷勤的帮卜香伟拿衣服和矿泉水。

  卜香伟接过了外套,看着他们两个:“这个距离在1800左右,今天的环境和凌书记遇刺差不多,这个距离我都能打中靶子,除了说明武器的性能非常好之外,也说明了这的确是杀手用的枪”

  卜香伟看了看任小强:“待会儿把子弹挖出来,送到技术科对比子弹的质量,然后调查这支枪的来源,看看被除掉的枪号能不能恢复,技术科应该可以”

  “应该没问题”林辉说:“听说两年前的枪击案,疑犯把套筒上的枪号磨得一点痕迹也没有,不照样还是找到了”

  “哇,老大,这你都能想到,不愧是队长”,任小强继续献媚。

  “枪法不错嘛”杨旭淡淡的笑了一下:“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枪枪命中,不简单”

  杨旭的笑容有点怪。

  “那当然,我们队长以前也是部队出来的,还是侦察兵呢”,任小强笑嘻嘻的说。

  卜香伟笑了一下:“在部队的时候经常打靶,我又是班长,当然比一般战士的枪法好”

  杨旭用望远镜又看了看靶子,1800米的距离,其散布圆直径不超过18厘米,这么远的距离依旧可以这么精确命中,而且是在狙击步枪曾经受损的情况下,卜香伟的枪法已经超过了一般的狙击手,这种水平绝对不是当过侦察兵就能达到的。

  “下一步该怎么做?总不能指望一支枪找到杀手吧?”杨旭问。

  从昨天的不愉快来看,他也该知道主动权不能由他掌控。

  “等”卜香伟竟然说出了这个字眼:“这是唯一的办法!”

  “会死人的!”杨旭提醒了一句。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卜香伟问。

  杨旭摇了摇头。

  “那只能等了,前几次他作案根本就没留下任何有用的痕迹,有的时候我真的相信你的话了,这小子是不是也是个警察,搞得这么专业”,卜香伟无奈的笑了一下。

  “前几次没留下痕迹,不代表下一次就会留下证据”杨旭提醒了一句。

  “这次不是有你吗”卜香伟看着他:“说实话,你小子有点讨厌,但你的讨厌仅仅是你的直率,我不介意,在部队最讨厌的就是圆滑的家伙,我想你的连长应该喜欢你这样的兵,但不得不说,你能成功阻止他刺杀凌书记已经给我们争取接近他的机会了,只要他在出手,一定会暴露在我们面前,我对你是有信心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