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五章恶魔的杀戮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98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于磊弯下腰盯着林尚正:“你们放跑了杨旭,抓了李沫,竟敢还问我想怎么样,你想让我怎么样?”

  “想见李沫,可以呀,自首,我保证你能看到她”,林尚正冷笑了一下:“去公安局自首,大家都省不少事,你不会连公安局在那里都忘了吧?用不用我带你去?”

  “我要是想投降的话就不会带枪来了”,于磊盯着林尚正:“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和李沫逃走?你错了,还有太多该死的人没有死,我为什么要跑?”

  “你还嫌你杀的人不够?”林尚正瞪着于磊。

  于磊阴阳怪气的笑了一下:“说对了,不够!”

  “你!”林尚正气的头都大了。

  “李沫在那儿?”于磊问了一句。

  “你猜呢,公安局或安全局,真有本事就闯这两个地方找呀,我看你有没有本事带着她全身而退”

  于磊不说话,忽然笑了。

  林尚正的手机忽然响了,于磊看着他:“接电话呀,也许是公安局打来的”

  林尚正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果然是陈殿峰的号码,手机里的声音火急火燎:“林尚正,于磊刚才闯进警局找李沫,他疯了,在局里杀了五个同志,他真的疯了,你要小心点,那小子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在局里找不到李沫,一定会去国安局的”

  林尚正看着他嚣张的冷笑,气愤的恨不得当即掏枪杀了他。

  “他已经在我面前了”

  “什么,你说什么!”

  林尚正放下手机,看着于磊:“警局都敢闯,很有种嘛”

  于磊冷笑了一下,表情充斥着癫狂:“你可以不放李沫,我从现在开始杀人,不停的杀人,直到你放了李沫为止”

  “你敢!”

  林尚正的眼神凶狠,仿佛活剥了他也不解恨。

  于磊退了两步,掏出枪指向了马路对面的行人,砰,砰,砰,砰,砰,乌黑的手枪吐着火舌,无辜的路人被打爆头颅,行人尖叫着四下逃窜,于磊的手枪丝毫没有停火的意思,对着逃窜的行人饶有兴致的猎杀。

  “喂!”,林尚正从车里冲出来,手枪对准了于磊。

  砰,于磊转过身,枪声响起,林尚正开枪的速度远没有于磊快,一枚子弹打入林尚正指过来的枪口,膨,他的手枪当即炸膛,整个右手都鲜血淋漓。

  “啊”,林尚正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抬起头就看见迎面指过来的枪口。

  于磊冷笑着:“我会不停的杀人,直到你放了李沫为止!”,说完这句话,于磊嚣张的扬长而去。

  林尚正看着街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哭喊声从一个个角落传来,惊恐万状的行人举目皆是,前一秒钟还繁华的街道一瞬间变的令人发指。

  “啊”,林尚正跪倒地上,大吼起来。

  公安局大楼,警察将刑警队的整个楼层都封锁了起来,闻讯而来的各处警察都被现场的血腥所震慑,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甜,五个警察惨烈的倒在血泊中,这样的场面对这些警察而言应该见多不怪了,但是这种杀戮竟然出现在他们工作的地方,而且一次死了这么多人,这对警局而言绝对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公安局长陈殿峰站在现场,抿着嘴不说话,铁青的脸色透露着随时都要爆发的愤怒神色,现场的警察默默的工作,看不出悲伤,也看不出愤怒,他们都在隐忍着,哪怕只有一个人的哭声,都会瞬间让这些警察崩溃。

  卜香伟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他进门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难以想象他这个刑警队长看到自己的警队被灭门会是什么样子。今天他没有值班,今天他女朋友缠着他去看电影,所以他请假了,躲过了一劫,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电影的时间,他的刑警队竟然被人屠戮殆尽。卜香伟看着满目疮痍的警队和惨烈的尸骸,他的脚步越来越不稳,从门口走到里面,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任小强他们的尸骸血肉横飞,小口径的微声手枪怎么会造成这样的伤害,那一定是达姆弹!这个混蛋竟然用国际禁用的子弹!

  那浓烈的血腥像是跳跃的炉火,熏烤的卜香伟连呼吸都为之刺痛,他握成拳的双手逐渐苍白,卜香伟缓缓的转过身,朝门外走去。所有人都惊讶了,没人会想到他如此平淡的看待兄弟们的死,在他出门的瞬间有人厌恶的骂了一声他的冷漠,他的从容,难以让人理解。

  卜香伟内心的仇恨和痛苦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愤怒,那是因为他盲目的自信导致他狙杀了自己的战友,他痛恨自己当时的失手,所以发誓不在拿枪。而现在,任小强他们的尸骸满目疮痍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当他可以想象于磊杀完人之后款款离开时,那种对生命和人性唾弃到底的决绝,简直让卜香伟抓狂,他无法原谅于磊杀人时对人的践踏,他可以一枪杀死他们,但是他却选择用更痛苦的方法结束他们的生命,用达姆弹击穿胸口或腹部,让人饱受枪火的折磨,他不可能原谅于磊这种行径,他知道,他不能再沉默,现在是他拿起枪的时候了……

  二十点准时播出的都市快讯里,气质高雅的女主播每天都会如约的出现在屏幕前。

  和以往的气质相比,这一次她凝重了很多。

  “今天在解放路和民权路交叉口处,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枪击惨案,一名发疯的青年持枪对街上的行人开枪,造成了9人直接死亡,3人重伤,本台记者通过了解得知,这名男子叫于磊,祖籍云南省立县,美国国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功勋狙击手,在伊战中多次负伤,患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和精神问题,同样是这名男子,在民权路制造血案之前的半小时,在我市公安局开枪杀死五名警员,警方和国家安全机构联合发布红色通缉令,通缉该名男子,望广大市民能及时提供该男子的信息,另外,和田公安局特别提醒广大市民,不要单独出门,如果市民朋友发现该男子时一定要通知警方,该男子为高级别危险分子,望广大市民注意”

  于磊的大幅照片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全市所有的企业、家庭和个人几乎都收到了这个信息。

  …………

  城市的街道上,成队的警察和武警部队不间断巡逻,他们荷枪实弹,警惕的注意城市的变化,执勤的警员在街上排查行人。

  “喂,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几个警员看着两个年轻人,立即叫住了他们。

  “干什么,你看我像于磊呀,要什么身份证”,两个人不满的嚷嚷。

  “少废话,不拿身份证就跟我回警局”,警察盯着他们两个:“没看到告示是不是,这几天别乱出门知不知道”

  砰,砰,天空中传来两声枪响,正在掏身份证的两个人被当场爆头。

  “有枪手!”,警员立即掏枪警戒,同时推开了目瞪口呆的两个人:“还不快跑”

  砰,又传了一声枪响,一个警员的胸前爆出一团血肉,像沙袋一样栽倒。

  “我的妈呀”,两个人倒在地上浑身发抖,吓得当场尿了出来。

  四周的行人惊慌失措的逃散,其他的警员惊恐万状的躲在各个角落,胆战心惊的端着枪指天指地。

  “总部……总部,于磊出现了……出现了……”

  …………

  南新区昆德拉西餐厅,一个靠近窗前的位置上坐着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生温柔的看着女生:“你别怀疑我对你的爱行不行,我对你绝对是真的”“少来”女生叼着勺子,把头扭向窗外,故意不理他:“妈妈说过,你们这些男生就会欺负女生,就知道看女生的脸蛋,有一天我要是老了,你就不这样了”“谁说的”男生急了:“你妈妈在骗你,我敢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是喜欢你的脸蛋,我是真的喜欢你,否则我不得好死”。

  砰,天空传来一声枪响,落地玻璃破碎,女生的头颅被某种力量剥削,血淋淋的飞溅在男人的面前,她真的面目全非了,男生当场愣住了:“我的吗呀!”,砰,枪声又一次传来,男生的胸前爆出一团血花栽倒在地,女生的半片头颅就破碎在自己的面前,男生睁大眼睛,全身颤抖着,转眼之间死在了女孩的身边。

  西餐厅里的客人惊恐万状的尖叫着,无头苍蝇一样逃窜……

  …………

  公路上,匀速行驶的校车里,放学的小朋友叽叽喳喳的玩闹着。

  司机老伯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你们这帮小兔崽子,都给我坐好了,老师没教过你们在公共汽车上要遵守秩序吗?”

  “教过”,小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之后咯咯的笑了。

  司机老伯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个月我就要退休了,还真舍不得你们这些小兔崽子”

  他放慢了行驶速度,生怕这群活泼的小孩子撞到头。

  砰,天空中传来枪响,校车的风挡玻璃上爆出硬币大小的弹孔。司机老伯胸口中弹,口吐鲜血,他条件反射地踩着了制动,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砰,子弹击穿了校车的发动机,校车冒着黑烟,失控地撞向路边的加油站,车里的小孩子害怕的哭了起来,膨,校车撞到了加油机上,像是被撞飞的消防栓,汽油像喷泉一样喷涌了出来。

  砰,枪声再响,一声巨响响起,膨胀的火云从校车上扩散,小孩子的哭声在火光中跳跃。

  “救火,快点救火”

  四周的人群跑了过来,拿着各种救火的工具,想尽一切办法救火,顶楼上的于磊收起狙击步枪,微笑着,残忍的离开了。

  火一直燃烧着,消防车及时的赶来,官兵不顾一切的救火,直到下午,加油站的火才被扑灭,消防官兵在四周拦阻着围观的人群,一具具烧焦的小尸体从校车的残骸中搬下,四周围观的人群不禁落泪。

  “小强……”

  “儿子……”

  “我的闺女呀……”

  等在现场的家长们痛哭流涕,在分不清面目的小尸骸中寻找自己的孩子,父母们哭的伤心欲绝,连搬运尸骸消防官兵都不禁落泪。

  林尚正站在车前,看着这一幕惨绝人寰的景象,剧烈的愤怒油然而生。

  “儿子呀……我的儿子”

  孩子的父母们无力的跪倒在地,哭的几欲昏厥,全车12个小孩子,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场浩劫,每一具小尸体的前面都有让人心碎的哭声,林尚正喘着粗气,仿佛下一秒钟倒下去的就是他自己。

  “小心点,小心”,消防战士抱着一具小尸体,一不小心尸体竟然从中间断开,下半身和肠胃洒了一地,消防战士们都惊呆了,人群中传来一声哭嚎,那个消防战士忽然跪倒在地上抱头痛哭,战友们拦都拦不住。

  林尚正忍着巨大的愤怒转身上了车,发疯一样开回了安全部,不由分说的闯进了牢房。

  “处长”,陈怡和警卫看见林尚正走进来,立即跟了过去。

  “把门打开!”林尚正喊了一声,警卫从来没见过林处长这么生气,立即打开了铁栅栏的门。

  林尚正走了进去,看着病床上虚弱的李沫,苦笑了一下:“你想找于磊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也在找他,而且找的很辛苦”

  林尚正掏出了手铐,铐在了李沫的手腕上:“走,我带你找他,我带你去!”

  林尚正使劲地把李沫从床上拽起,拉到了地上,拖着她往门外走,“走,我带你去找他”,林尚正激动地大喊,李沫被拽的大喊大叫。

  “处长”

  “滚开”,林尚正推开了拦阻他的陈怡。

  警卫和几个内保干部都过来了,正好看到这一幕,“林处长,你干什么?”。

  林尚正忽然掏出手枪,指向了他们:“都给我滚开,别拦着我,我现在就带着李沫去找他,我要干掉这个畜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