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九章日本的卑劣手段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980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那个当年在渣滓洞白公馆折磨江姐的那个反动派特务,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像张伟了”

  “我看也是”

  宣立军依旧摇了摇头,叹息着道:“这个小王八蛋,别的没学会,歪门邪道的东西倒是血的不少”

  宣立军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很欣赏他这一点的。

  坐在一旁的陈殿峰和林尚正若有所思的相互看了一眼,难道这就是军事情报局的作风,和他们还真的没法比,不愧是军方,做什么都雷厉风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对待敌人就是不会手软。

  张伟一边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美国那些变态的医学教授喜欢接近人体的极限,当然也包括疼痛,他们喜欢数字化的表达,搞了一套疼痛指数,按着这个指数,疼痛从轻微到剧烈,分为1-10分,比如说,别人打了你一巴掌,是2分,拿一把美工刀,把自己的中指从中间切分开来,疼痛指数是9.2分,女人生孩子时候的,自然分娩,疼痛指数是9.7-9.8分之间,我刚刚给你注射这种药物,从说明书上的资料来看,她可以你切手指的疼痛提升到女人生产分娩的疼痛,有意思吧,好像你长这么大也没体会过生孩子的感觉吧,是不是很期待当年你妈生你是什么疼痛?”

  杀手的胸口剧烈的起伏起来,他似乎很愤怒,当然,张伟他们更加认为他这是极度惊恐的表现,杀手冲着张伟大声的咆哮,狠狠地骂出了一连串不堪入耳的脏话。

  张伟掏了掏耳朵,摇了摇头:“你声音这么大,很容易影响我们中队长的休息呀,知不知道白痴”

  张伟走到宣立军的床边,拿起了宣立军的放在床边的臭袜子,毫不保留毫不客气地塞到了那个杀手的嘴里,转过头来看着宣立军:“中队长,你的内裤还要不要?”

  宣立军瞪着他,没好气的骂道:“滚犊子”

  张伟转过头看着杀手,笑眯眯的说:“感谢我的中队长吧!虽然几分钟前你还要杀了他呢”

  绑在椅子上的杀手嘴被塞上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但肯定不是准备招供。

  张伟笑了,拿起了桌子上的止血钳:“人的身上有几个为这事非常敏感,比如”

  张伟把止血钳夹在了杀手的腋窝,紧接着杀手的嘴里含糊地发出杀猪一样的哭嚎,痛得似乎要背过气一样。

  张伟故意装作不懂的样子看着杀手:“好像你还不太过瘾吧,那么就再来几个”

  说完,又拿出了三个止血钳,夹在了他两边的腋窝上,那小小的夹痕,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皮肉,但那种钻心的疼痛,让那个杀手差点昏过去。

  杀手的睁大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脸上青筋暴起,浑身不停地冒着冷汗,就连身体都颤抖起来,也真难想象这是什么样的疼痛。

  这一幕看到在场的几个人心里直发毛,只有邹林帅一个人走到跟前,好奇地盯着杀手瞅了半天,一副很好玩的表情。

  “再比如这个地方,好像也挺敏感”

  张伟不由分说地脱下了那个杀手的鞋,拿起四个止血钳,按住他的腿,毫不客气的夹在了杀手的脚趾窝里和脚心上,杀手顿时全身颤抖,像被打入了无间地狱一样,那种痛苦的姿态,仿佛正在被千刀万剐一样。

  张伟似乎对这种变态的拷问充满了兴趣,竟然忘了拷问的目的是为了询问出真相,转过头来继续从牛皮包里又拿出了几个专门用于中医的银针针灸。

  “我这个人其实挺博学多才的,喜好读很多的书,也喜欢读医学的书,在部队的时候学的是自救互救,卫生与防护,后来我也偶尔学习了一些西医,但是我最近迷上了中医,尤其是中医的针灸”

  张玮那种笑容让那个杀手有一种想死的冲动,那分明是想玩儿死他的笑容。

  张伟拿着银针,露出了一副贱贱的表情:“中医的医药书里说,人的身上有几个穴位,一旦扎入的话,可以强烈的刺激人的痛感神经,好像很有意思的,不过这种针灸一直在国内使用,也不知道用在你们这些小日本身上好不好使,我说邹林帅,你说他们的身体和咱们中国人一样吗,据说他们的身体雷同于畜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伟回过头,一脸单纯的看着邹林帅。

  邹林帅兴奋的摩拳擦掌:“这还用问吗,试试不就知道了,快点,试试,赶紧试试”

  邹林帅一副不怕出人命的兴奋模样,仿佛折磨这个小日本让他都兴奋不已:“赶紧的,你不来我来”

  邹林帅颠颠的跑过去,笑嘻嘻的拿起一把手术刀。

  “喂,这个不行”,张伟赶紧拦住他,我靠,这小子还真是想把他往死里整。

  “这个不行,那么这个呢”,邹林帅又从里面拿出一把剪骨钳。

  周围众人心里一惊。

  “你给我回来”,宣立军骂道:“你过去嘚瑟什么”

  “让我玩一会儿嘛”

  我靠,他还真的把这个当玩了,弄不好会玩死的人,吴冬赶紧又把他拉了回来,恨不得邹林帅所在椅子上:“大哥,你就别添乱了”

  杀手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绝望,他拼命的摇着头,好像在含糊的说什么他想招了,张伟心想,我还没玩儿够呢!你招什么招,张伟装作没听见一样,抓住那个杀手,银针缓缓的刺入他脚踝上的一个穴位,顿时那个杀手脸色惨白,浑身像过电一样抽搐起来,杀手的瞳孔骤然缩紧,仿佛即将赴死一样。

  张伟轻佻的拿出了第二根针,“这第二根针就更有意思了”,张伟嘻笑着说道:“这一针扎下去,听说就算是钢筋铁骨,疼起来也得脱两层皮”

  张伟的针扎向了那个杀手的面颊,细长的银针竟然往里面扎了一尺多深,仿佛要把杀手的整个头颅都穿透,那个杀手的身体一挺,嘴里含糊的吼出奇怪的声音,紧接着开始抽搐。

  杨旭他们很是同情的看着杀手,遇到张伟也算你倒霉了,他们几个原本以为,刚才张玮是为了故意为难这个杀手才把臭袜子塞进他的嘴里,现在才知道,感情是怕他咬舌自尽了。

  这时候陈殿峰和林尚正赶紧过来,拦住张伟正要刺下去的第三针:“行了行了特派员,你再弄下去他就死了”

  陈殿峰赶紧把张伟弄到了一边,说什么都不让他继续了。

  陈键锋赶紧过来,把那个杀手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了下来,杀手眼睛的眼睛翻白眼,瞳孔都有些扩散,似乎真的要死去一样,陈殿峰赶紧解开绳子,把他放在地上,按住他的胸口赶紧施救。

  张伟根本没在乎杀手的死活,意犹未尽地摇了摇头:“真没意思,我还没玩儿够呢”

  “行了”,宣立军白了他一眼:“再玩一会儿就玩儿死他了”

  张伟耸了耸肩,站到一旁看着他们抢救那个杀手。

  那个杀手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筋疲力尽地看着身旁那些人,目光像看到魔鬼一样。

  “你醒了”张伟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很温和的看着他:“哥们儿,我这种中式按摩的技术还行吧,如果你还不打算招的话,我可以再让你体会一些你刚才没有体会到的东西,我保证比这个更刺激”

  杀手一听这话,身子一僵,惊恐的说道:“我说,我说,你们想让我说什么我都说,让我怎么说都可以,别再折磨我了”

  张伟拍着他的肩膀:“哥们儿,我只让你说实话,什么叫让你怎么说的都可以,你以为我想找你串供啊,只要跟我们说清楚,谁派你来的,又是怎么过来的,类似于这些问题你能够准确的回答我就可以了”

  杀手的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我说,我全说,是安倍晋派我过来的,他让我过来杀死凌忠浩,不对,是凌林书记,我是山口组的杀手,安倍晋平时和我们有生意上的往来,我们帮过他秘密洗黑钱,从中获得利益,所以才这样帮他”

  “我靠,秘密洗黑钱,这个混蛋竟然利用黑帮洗黑钱!”张伟的眼睛突然眯住了紧紧地盯着那个杀手,冷冷的问道:“洗什么黑钱,洗了多少给钱?给我说清点”

  “我们也不知道他资金的来源,只是隐约听说到,这些钱好像是中国那些企业的,大概有两个多亿的美金,我们负责把这笔洗成合法途径,再转到安倍晋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他会给我们这些钱的十分之一”杀手惊恐的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生怕张伟在搞出什么新花样出来。

  张伟忽然笑了出来:“这就是他们挪用和田市那些巨款的消息了,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屋子里的人全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谁都没想到这个杀手知道这么多有价值的东西,凌书记来到这里冒死的调查,好像还没他们得到这个杀手知道的事情多呢。

  林尚正走了过来:“特派员,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们一定会好好把这些事情问出来”

  张伟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那个杀手,威胁到:“你最好是一五一十的把这些事情交代清楚,要不然,其实人的身上还有很多敏感的部位,你要不要都试一试?”

  杀手惊恐地摇着头,向后挪动身体。

  张玮冰冷的看着他:“怎么了?害怕了,刚才他妈不是挺英雄的吗,这么快就衰了”

  张伟站了起来,把那套刑具狠狠的摔在他面前:“这他妈都是你们当年侵略中国的时候,用在我们共产党人身上的,现在才还给你们一点点,你他妈就受不了了”

  杀手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张伟,以及张伟周边那些人冰冷的眼神,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我现在只是以牙还牙,还没打算进一步的搞你们”张玮冷冷地瞪着他:“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既然能拿这些东西反过来对付你们,也就应该想到我们对你们日本这些右翼的家伙有多么的痛恨,所以你最好是说实话,要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杀手真的被吓破了胆,忽然爬了过来,对着张伟一阵磕头:“我一定说,我一定会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一定都说出来,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邹林帅和吴冬在后面笑得肚子都疼了,难怪都说日本是一个没有任何尊严的,杨旭他们现在终于知道了,美国人用原子弹把他们炸成了这副德行,反过来他们成了美国人的狗,天天抱人家大腿,中国在二战结束之后,出于人道考虑,没有要日本的战争赔款,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宽宏大量,反过来这些日本人今天却做出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情,日本人都是下贱胚子,邹林帅终于知道,有的时候国人说的那些话也不完全是气话,可能更多的都是实话,日本人的确是贱骨头。

  宣立军摆了摆手:“行了,你还有完没完,都几点了,你不睡我还睡了,赶紧把这个东西给我扔出去,我看着烦”

  张伟转过头,夸张的对着宣立军敬了一个军礼:“遵命中队长”

  紧接着拎起那个杀手,像拎着一条狗一样往外面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张伟回过头看着宣立军:“老大,你也早点睡吧!不打扰你了”

  宣立军厌烦地看了一眼:“赶紧出去吧,烦不烦”

  第二天清晨,外宾招待中心的一行人围在桌子前吃着早餐的,电视中忽然播出一条新闻让他们惊讶的新闻:外务省情报本部这次负责雇佣兵袭击事件的情报官前田麻里绘昨天在家中自缢身亡!

  张伟等人盯着电视中出现的前田麻里绘在家中用床单上吊的画面时候,眼中都带着惊讶。新闻继续播到,前田麻里绘因为大阪遭遇雇佣兵恐怖袭击事件,而自己作为当时指挥军方的主要负责人,未能阻止雇佣兵的袭击,导致造成大阪城市遭到严重破坏,死伤群众无数,她对自己渎职的行为深刻感愧疚,在压力倍增的情况下,于昨日在家中自缢自杀,尸体是昨天晚上才发现的。

  “那个女人竟然自杀了,这也太让人想不到了!”邹林帅一边嚼着面包一边不可思议的感叹,随后眯着眼睛盯着张伟:“怎么得罪你的人没一个好下场的,先不说前几个,这次的更过分,直接在家里自杀了,伟哥,你的魅力也太厉害了”。

  “你在叫我伟哥小心我阉了你!”,张伟咬着食物,逐字逐句的说:“别把我说的跟什么似的,她死了关我屁事,我跟她就那天记者面前斗了斗嘴而已,和我的魅力有个屁关系,搞得我好像跟她有一腿似得”。

  “哈哈,你承认了”,邹林帅拿着油条指着张伟,戏谑的笑了。

  “滚”,张伟咬了一口的香肠扔了过去。

  吴冬咬着面包,含糊的说:“这女人前段时间看着还挺霸道的,想不到也这么脆弱”

  赵健倒是无所谓的冷笑了一下:“事情闹得这么大,而且她又是主要负责人,畏罪自杀这好像也能说得过去”

  张伟忽然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思索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杨旭:“别人都发表观点了,那么你认为呢?”

  杨旭耸了耸肩:“不知道!我和这个前田麻里绘接触的不多,不了解这个人,但是每次和她接触的时候,总感觉她应该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事情刚一发生就马上开新闻发布会,来转移公众的视线,而且当时她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言论大家都听到了,不仅官腔十足,而且滴水不漏,不管将来的调查趋势如何,她都把责任推卸一干二净,要不是你及时出现,前田麻里绘绝对成功了,这样的女人,不应该会出现在家里自杀的事”

  赵健也若有所思起来:“照你这么一说,她还真不大可能自杀,这样的女人就是想死也会找个垫背的”

  “你的意思是她在死之前应该找张伟班长,想办法和他传出绯闻,然后抱着他一起跳楼自杀,最后死了死了还要传出他们有一腿,让媒体认为是张伟负心抛弃了已经怀孕两个月的前田麻里绘,之后引来双双惨死,是不是?”,邹林帅嘿嘿的笑着,说出了最无厘头的笑话。

  啪,白银餐盘混合着果酱狠狠的抠在了邹林帅的头上,张伟脸色阴沉:“我觉得这个故事的主角更适合你,我比较适合那个曝光你们这段不伦之恋的记者,相信我,我会把这个独家爆料弄到国际媒体上的”

  说到这里,赵建似乎也明白过来:“说他畏罪自杀,怎么都不像,心理素质这么差,他也不可能当上外务省的情报官呀”

  张伟想了想,拿出智能手机连接网络,搜索关于前田麻里绘的链接,前田麻里绘自杀的照片出现在张伟的手机上,看着她临死前的容貌,张伟忽然感觉十分诡异,那种表情根本就不像是正常自杀时候的痛苦和绝望表情。

  张伟觉得有鬼,把照片放大,目光盯着前田麻里绘上吊时的脖子上,忽然他发现前田麻里绘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那种勒痕应该是上吊时留下的,但是很明显的和她上吊的时候的角度根本不一样。

  正常人上吊的勒痕应该是从咽喉至颈后斜上角45度左右,而这个勒痕竟然只有20度左右,明显和床单勒住的角度不一样,这哪是什么自杀,明显是他杀!

  将人事先勒死,然后挂在了上面,非常低及都伪造手段,稍微有一点常识的警察都能看出这一点,竟然认定前田麻里绘是自杀,看来这又是他们情报本部搞的鬼。

  哼,外务省情报本部别的本事没有,对这种事倒是比谁都果断。

  张伟冷笑了一下:“这些日本人真够狠啊,想想之前前田麻里绘把事情搞得这么被动,好像他们这么做也不算什么”

  “你说啥呢”,邹林帅不满的擦着头上的果酱,问张伟。

  “这个女人是被别他们杀害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自杀”

  围着吃饭的一桌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伟:“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伟不屑的冷笑了一下,拿起牛奶喝了一口:“怎么知道的,我只能说那个杀手杀人非常不专业,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你的意思是你比他们专业了”邹林帅嘟囔了一句,他们才不关心这个女的是怎么死的,知道她死了就够了,谁有工夫管她们的事情。

  张伟很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在坐的这些人哪个不是学杀人专业的”

  几个人听完这句话后,最后都无奈的笑了。

  “喂喂,别把我算在内,我不是”,吴冬赶紧辩论。

  邹林帅白了他一眼,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你不是什么你不是,你这些年杀的人少吗”

  “我他妈杀的是匪徒!”,吴冬气的瞪着眼睛。

  “叫唤什么,我杀可是比你遇到的更凶残的家伙”,邹林帅嚷嚷着。

  张伟摇了摇头,没空理会这个白痴:“今天我上午我要和林尚正处长一起去找安倍晋算账,这里的安全交给你们了,一定要高度警惕,我可不认为冷权那小子会那么容易放过中队长,虽然我感觉他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们也都知道,冷权那家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在绝命大队的时候他就是这种个性”

  说完这些,张伟还特意的看了他们一眼:“一定要保护好中队长,亲自保护,千万不要信日本的保卫,我对他们是已经失望透顶了,可别指望他们”

  “谁指望他们了”邹林帅冷笑了一下。

  大阪市政府官邸中,市长办公室里,安倍晋来焦急地来回踱步,杀手昨天晚上就已经派出去了,可是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他忽然变得惶恐不安。

  仔细想想,昨天他似乎有点意气用事了,凌忠浩身边有那么多的高人在保护她,自己派过去的杀手远远不如之前那些雇佣兵,他是不是已经失败了,失败并不要紧,关键是如果他被人活捉了,那么必然会落别人口实,谁知道那个混蛋会不会把他供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