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六章战略转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95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可是让他亲自干掉宣立军,这似乎很难办到”李鹏若有所思的回答,想起今天在隧道里面,他明明有机会干掉宣立军的,可是他当时那种表现分明是不想杀了他,从当时冷权的状态来看,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不可能动手的,而且,那个宣立军竟然也没有先干掉冷权的意思,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敌人还是战友,让他们自相残杀,那几乎是根本办不到的事。

  林熠天似乎根本没有理会李鹏的说话,他一边喝品着酒一边淡淡地说:“你回头告诉冷权,他的手下我可以接受,明天就可以跟着我走,但是有条件,我给他三天时间让它干掉宣立军,如果他不能做到这一点,第四天,我放任他们不管,到时候高层的其他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这些背叛者!”

  李鹏皱了皱眉头:“你这么做的只有两个后果,第一是他死了,第二就是他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只要不是在中国境内惹事,他就算把华盛顿特区搞成第二个大阪我也不在乎”,林熠天摇晃的红酒杯,在水晶灯下面看着红酒杯中的液体,冷冷地说:“如果说他连着个心理障碍都无法克服的话,他永远都不会真正被我们所用,换句话说,这一点小小的困难都不能克服,又有什么资格加入我们的集团”

  林熠天拿起桌子上的口布,擦了擦修长的手,慢条斯理的声音带着绝对的冰冷:“我们需要的人,是绝对服从我的,是一个极具军事才能的强大战士,而不是一脚踏两船的人,我们并需要这样的人,做不到对我绝对忠诚,那么他只能是我的敌人!”

  李鹏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似乎也在比较认同林熠天的看法。

  林熠天看了他一眼:“想好怎么跟乔纳森李说了”

  “我会把调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尤其是丁引那一幕”,除掉丁引,这才是林熠天希望的吧。

  林熠天点了点头,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扔给了李鹏。

  丁引的那些非法勾当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他非法从中国境内走私军火,在非洲地区枪杀了数个中国人,还有很多见不得人的敛财行为,基本上把我们公司的行事准则都给违反了,总公司如果知道他这么做,那家伙肯定必死无疑了,就算他是乔纳森李的人也没用了,把这个东西报给乔纳森李,东北亚这一段的不属于我的势力很快就会归顺我们,而你,做好接手丁引工作准备,东北亚特种行动的新主管马上就是你了”

  林熠天说的不温不火,但是李鹏却从内心里震撼了,这么重要的位置林熠天竟然给了他,还真是让他意外。

  林熠天没有理会李鹏的错愕表情,继续说道:“你还和以前一样,依旧是乔纳森李的人,明白吗?”

  李鹏点了点头:“我明白,您是显然我呆在总裁乔纳森李哪里,然后……”

  林熠天打断他的话:“什么事情都说的那么明白就没意思了”

  “呵呵,明白”,李鹏举起酒瓶喝了一口酒,显得很是兴奋。

  林熠天不屑的看着他野蛮的喝酒姿态:“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能学会优雅,下一次我应该带你去路边的烧烤摊位哪里吃饭”

  “恩,可以,我倒是很喜欢,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李鹏无所谓的笑了。

  林熠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暗自放弃了把李鹏培养出绅士的愚蠢想法。

  丁引的错误是在于他一直想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在公司的影响力,聪明过人的涂鸦早已经洞察了总裁乔纳森李和副总裁林熠天之间的斗争,然而他却从来没有选择站队,他不选择是不想参与这场斗争,换句话说,乔纳森李和林熠天实力相当,谁也无法判断两个人斗到最后到底谁是赢家,如果跟错了人,毕竟会万劫不复。

  他倾向于乔纳森李,却始终没有正式表明自己对乔纳森李的信任和支持,他只是为了逃避这场风波,可是他忽略了一点,两个都不认可那就是他们俩共同的敌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丁引对着乔纳森李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乔纳森李依然让李鹏过来仔细调查丁引和冷权的主要原因,他也想借这个机会除掉丁引这个狡猾的狐狸。

  林熠天忽然冷笑了一下:“说实话,这么多年以来,我和乔纳森李那个蠢货好像也只有对付我们共同讨厌的人才会这么同仇敌忾,除了这些事情,我们好像一直都在对着干呢,哼,乔纳森李,那个中美混血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对他绝度服从,想让我像某些高管一样对他言听计从,我可是做不到”

  李鹏笑了笑没有说话。

  林熠天看着他:“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有一个工作要做,那就是要绑架安倍晋,这也是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李鹏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那个蠢货对我们有什么用吗?”

  “他是我们献给中国的见面礼”林熠天淡淡的说道:“冷权和丁引这次不顾后果的行动已经彻底得罪了中国了,他们这次刺杀的那个中国市委书记凌忠浩,也算是一个中国政坛上的一方大员吧!这么多年来,其实中国政府一直知道我们这个组织的存在,我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不管是因为我们针对中国的敌人这么简单,中国对我们一直睁一只眼闭只眼,就是因为我们坚持了一个原则,永远不要做对中国不利的事,但是冷权和丁引的愚蠢行为明显违反了这个原则,我敢打赌,现在中国政府应该非常生气,这头狮子可是我们得罪不起的”

  林熠天顿了顿,喝了一口红酒:“我们都知道,凌忠浩冒险来到大阪这里是为了调查他们在这里投资的钱为什么没有得到回报的原因,虽然他这次调查到不少,但是中国政府想要光明正大的调查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我这个人喜欢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处理,抓住那个安倍晋,用我们最擅长的刑讯手段拷问他,所有的真相不就大白于天下了,然后把他送给中国,虽然不一定能平息这次风波,至少能给我们一些挽回的余地。还有,我猜的没错的话,近期日本方面可能还会计划刺杀那个凌忠浩,如果可能的话,找到那个安倍晋企图派出的杀手,把他干掉吧”

  李鹏点了点头:“我明白”

  林熠天站了起来,穿上挂在衣钩上的外套,看了李鹏一眼:“凡事小心点,冷权那里,你还是留下帮他的忙吧,如果你接受了东北亚地区特种作战的工作,冷权似乎也是个非常不错的助手呢”

  李鹏笑了笑,点了点头。

  林熠天走了出去,李鹏还像没事一样在那继续吃牛排喝酒,丝毫没有把外面张贴的那些通缉令放在眼里。

  大阪市第一公立医院中,昏迷中的宣立军隐约的感觉了身体的沉重,和昨天的轻浮相比,真的感觉很沉重起来,他疲惫的睁开了双眼,朦胧的目光里一片空白,他定了定神瞅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床边已经站满了人,那一双双期盼和激动的目光,让宣立军都感觉有些惊讶。

  他的身体挺着半天,没有一丝力气,实在是坐不起来,杨旭,他们赶紧上前七手八脚的把他扶了起来。

  宣立军有些气若悬丝的问:“我说你们怎么都来了?你们都来了谁来保护你书记啊!”

  “他你就不用*心了,他计划下午回国了,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极其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宣立军忽然有些惊讶,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难道是他,这怎么可能?

  宣立军想转过头,却怎么转动不了身体,最后那个声音的来源还是走到了自己身前,张伟看着他,脸上带着微笑。

  宣立军看到张伟,激动的眼睛都有些朦胧了:“张伟,你这个混小子竟然也来了,呵呵,看来这里的局势还真的没人能够压制住了”

  张伟不屑的盯着他:“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竟然被个不入流的雇佣兵打成了这副德性,我的中队长,你也真够逊的,这些年我不在你身边,不和你吵架督促你,你是不是天天养尊处优啊?”

  张伟还和以前一样,一见面就想刺激宣立军。

  宣立军现在几乎没有生气的力气了,要换成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他早跳起来追打张伟了,宣立军不屑的白了他一眼:“你个小王八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过来气我是不是”

  “那就赶紧好起来过来揍我,拿出你当年追着我绕着整个大队跑了三圈儿的勇气,我记得当年咱们争论训练方面的是,结果不到半个钟头,你就举着铁锹非要揍我,你说什么非要打死我才解恨,我都跑到机关楼了,大队长过来拦着你都差点没拦住,我说你那个时候的脾气和力气都哪去了?”

  宣立军不屑的白了他一眼:“你就嘚瑟吧,趁我现在这样你能骂就骂,等我好了之后,看我怎么教训你,我说你们几个怎么回事,虽然你们把这小子放进来的,把他给我扔出去”

  杨旭他们笑了笑,都没有说话,仿佛都已经习惯了他们这样的吵吵闹闹了。

  “凌书记计划回国了,他走了你们几个怎么没走呢?”

  “是秘密回国”,身后的陈殿峰告诉他:“凌书记本来计划为了你再多留三天,可是被我们劝住了,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凌书记离开的消息,包括大阪政府那里,所以说到现在还没知道”

  宣立军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意思:“唉,都是为了我,真没想到啊”

  “不能打就不要硬撑,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杨旭他们玩什么命呀”,张伟不屑地说:“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都什么样了,还这么能嘚瑟,我说你也真不够意思,身体都这副德性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白叫你这么多年中队长了”

  张伟已经养成了习惯,一张嘴就想和他斗嘴,他也带着一丝生气,宣立军的旧伤变成了这个样,却从来没跟他们说,今天要不是抢救及时,说不定宣立军已经死了。

  “说有什么用?你是医生啊!你能治啊!”宣立军有气无力的回应着张伟。

  张伟听到这话,更是又气又恼地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能不逞强,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老婆,还有你那刚出生还没满一周岁的儿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身体都这样了还不退休,还在这里耗着干嘛,你还能晋级中校呀,是不是等着靠到上校的时候在转业,赶紧把中队长的位置让出来吧,影杀中对没了你还能黄了乍得,缺总教官的话让杨旭上,实在没人让我回来替你干活还不行吗?能不能不要再吓我们了,知不知道昨天你住手术的时候让他们三个担心成什么样子了,他们都哭了,这些年你见过你的兵哭过吗,我跟你说,你做手术的事情我们都没敢给嫂子打电话,嫂子要是知道了该怎么办,你说你,成天怎么教育我们不要让别人担心,现在反过来你自己都把自己搞成这样,怎么说你”

  “行了,张伟班长,你也少说两句话”,赵健看着宣立军被说成这个样子,有些不忍了。

  “*,你他妈是不是以为我真的起不来了?看我现在好欺负是不是?你给我听着张伟,你最好祈祷我永远也起不来,否则你死定了”,宣立军有气无力的瞪着张伟。

  张伟笑了:“不错,还有力气骂人,那你就赶紧好起来,追的上我你就来揍我,怎么样?”

  宣立军苦笑了一下,看着张伟,叹息的说:“想不到这几年第一次见到你,竟然是在这种环境情况下”

  “我也没想到,我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牛*霸道的中队长,竟然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面”,张伟笑不出来了。

  宣立军盯着他:“上级派你下来了,说明这件事情很难办了,必须要你过来帮忙解决”

  “我能解决什么?一方面是为了协助你们做好凌书记的安全工作,另外一方面是为了传达一下命令”

  “什么命令?”一听到命令,宣立军明显精神了不少。

  “这个名字就是……”

  “张伟班长”杨旭忽然拉了他一下:“中队长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张伟看了一眼杨旭,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点了点头。

  “我说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让我们这些小弟给你解决”

  “我还休息什么?”宣立军说道:“我都睡了这么长时间,刚醒过来就让我睡觉”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赵健赶紧说:“你应该听医生的吧”

  宣立军一听,白了赵健一眼:“当年我中枪的时候,医生说我最多活五年,现在都快十五年了,我什么事都没有,要是什么事儿都听医生的,我他妈早死了,先跟我说说,上级传达了什么命令?”

  张伟不耐烦地说:“好好睡你的觉得了,告诉你有什么用,你现在还能起来执行任务?无非是一些安保方面的事,这些是我们几个解决就可以了,你好好把身体养好,等着回家搂着老婆孩子,多好”

  宣立军忽然预感到了什么,严肃的看着他们几个:“你们都没跟我说实话,到底有什么事隐瞒着我?”

  众人一听,都不说话了。

  宣立军看着张伟:“你到底来大阪干什么?”

  张伟转过了身体靠在床边,一副为难的样子,似乎也后悔自己刚才多嘴了。

  看见张伟不说话,宣立军又盯着赵健:“赵剑你说,上面到底下了什么命令?”

  赵健张了张嘴,很艰难的说道:“上级除了让我们保护凌忠浩书记的安全之外,还要我们执行一项行动,行动代号叫做‘黑色使命’”!

  “任务的内容呢?”一听见任务行动的代号,宣立军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赵健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问你任务的内容是什么?”宣立军有点烦躁:“怎么不回答我?你们隐我干什么?到底是什么任务?”

  那几个人几乎都不想回答。

  张伟忽然果然转过了头看着宣立军:“就是让我们干掉冷权,这就是‘黑色使命’!”

  宣立军一听这话,突然愣住了,眼神由惊讶变得沉默,最后他甚至不在说话。

  张伟看着他:“他做的太过分,已经到了让我们无法容忍的程度,上级的指示是,必须将他捉拿归案,抓不住就干掉他,你知道了,上级这项指令并不过分,他做了什么你们应该最清楚,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可能原谅他杀害王斌之后,又把你伤害成这个样子”

  宣立军坐在那里沉默的不说话,每个人都能看得出他满心的酸楚。

  张伟看着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

  “中队长,路都是他自己走了,没有人*他,你又何必这么自责”杨旭说道,

  宣立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调节自己的情绪,看着他们几个:“你们回去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几个人面面相觑,张伟看着他们:“你们先出去一下”

  杨旭他们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杨旭他们走出去之后,张伟看着躺在床上,倔强的闭着眼睛故意装睡的宣立军:“我替冷权求过情了,但是上级并没有改变命令,我相信你也能体会上级了的考虑,冷权这一次做的真的太过分了,没人可以原谅他,我也知道你一直在为了冷权的事情而自责,可是你也应该知道,当初你的决定是对的,我也实在不敢想像,和这样的人并肩作战会发生什么,这些年了,你又何必委屈自己”

  “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滚出去别烦我”宣立军烦躁的说。

  “你什么时候能正视这个问题?他早就不是我们的兄弟了”张伟有些气愤地说。

  “你能不能出去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宣立军极其烦躁的说。

  张伟烦躁的了口气,倔强的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头看着他:“出现今天这个结果,谁都不想看到,但这绝对不是你的责任,中队长,我还是那句话,路都是自己走的,没人强迫他,走上了今天这条路,他他妈就是该死!”

  张伟说完这句话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病床上的宣立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就是老天注定的命数目,谁也无力去改变。

  张伟看着走廊里面的三个人:“你们几个看着他吧”

  说完这句话,张伟赌气的走了。

  杨旭他们三个人看着彼此,无奈的叹息。

  当天下午,身穿一身朴素的凌忠浩,在几个陌生面孔的保护之下,从政府招待中心一直来到了大阪市国际机场,机场候机厅里,早已等在哪里的几个身穿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和张伟打了招呼。

  张伟看着身旁着装简谱的凌忠浩,褪去了官员的本色之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首长,这几个人都是我们的人,他们会一路保护你,直到你安全的见到省委书记”

  凌忠浩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张伟:“张伟同志呀,真是辛苦你了”

  “书记客气了,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走过来的那几个人拎着凌忠浩的行李,带着他望机场大厅里面走去,准备登机了。

  林尚正他们一直等在外面,直到飞机飞上天空,才上了车,准备离开。

  林尚正问:“那几个保镖可不可靠?”

  张伟回过头看着他:“那几个人都是中央警卫团的战士,你说可靠不可靠呢?”

  林尚正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竟然能调动中央警卫团的人,他更可以肯定,张伟绝对是军事情报局的人了。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保护那些秘密调查的审计组人员吗,没有了林书记,这里的形势也就没有这么复杂了吧”林尚正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