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九章女警李沫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571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不是说是个警察吗?”

  “对呀,女警嘛”林辉的回答及其自然。

  杨旭却懵住了,这个女孩换了便装之后怎么看都不像警察,她上了车就开始化妆,穿着的衣服很时尚,但要让杨旭评价那一定是很风尘,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胸口竟然还有一个纹身,杨旭彻底无语了。

  “什么时候走?”杨旭有点反感车里的香水味。

  “马上”林辉驾驶着警车开出了大门:“还没跟你介绍呢,她叫李沫,和我一起毕业的,货真价实的警察”,林辉看了一眼杨旭。

  大街两侧的霓虹灯倒映在车窗上,衬托着女孩魅惑一样的美感。

  “你就是老大请来的那个狙击手吗?”,李沫有一句没一句的问。

  “是你的局长”杨旭更正了一下。

  林辉笑了笑:“我们私底下都这么叫他,兄弟,别见怪呀”

  “真没劲”李沫转过了头,斜视着杨旭:“你们当兵的是不是都这样?”

  杨旭没有说话,像是没听见一样,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林辉为了缓解尴尬,又和杨旭搭话:“听你的口音是东北人吧?”

  杨旭点了点头:“家在吉林长春”

  “呦,我有个哥们儿也在长春那里工作”

  “是吗,有机会我一定过去看看他”

  “不用了,他已经死了”林辉苦笑了一下:“不光是他,他的全家都死了”

  杨旭的眉头一皱,目光复杂的看着林辉。

  “阿辉,别说了”,李沫阻止了欲言又止的林辉,林辉调整了一下情绪,没有再说话。

  城市的另一端,一辆别克车缓缓的驶向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庆隆商贸中心,别克停在了三栋庆隆大厦前,卜香伟从车上走下,仰头看着三栋大厦,踌躇的表情略带着锐狠。

  卜香伟款款的朝大楼走去,庆隆大厦里面琳琅满目,标榜天价的奢侈品和金碧辉煌的装潢让普通人望而怯步,这不是月收入还不到四千的警察该来的地方,当然,卜香伟也绝对不是来这里挥金的。他直接走向了电梯,按下了36层楼的按钮,随着地心引力的加重,电梯开始上升,显示屏上的数字像是慢了两拍的计时器,缓缓的从1走向36,最后在风铃般清脆的提示声中停了下来。

  电梯门之后不在是风情优雅的购物广场,庆隆大厦在30层以上就是宾馆和写字楼了,这一楼层被一个温州的老板包了下来,准备开一个广告公司,装修还没有竣工,苯板和涂料弄得满地狼藉,空气中还残留着甲醛的味道。

  卜香伟走到窗前,看着落地窗之外的城市夜景,在这种高度俯视城市的芸芸众生,竟然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但是,他来到这里绝对不是为了寻找这种刺激的,而是为了更重要的事。他看着远处一个灯火依稀的地方,和周边灯火辉煌的街道相比,这里分外萧条,鲜艳的党徽在为数不多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格外庄重。

  那里是革命会战纪念馆,明天凌书记将要演讲的地方,这是他政治生涯中举足轻重的一次演讲,凌忠浩不可能不来。卜香伟盯着那里,昏暗的写字楼里看不清他的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

  “2000米之外!”,仿佛在精确计算着什么,卜香伟的目光逐渐被一种诡异包围。

  黑暗中渗透的幽灵不径游走,仿佛在为某个罪恶元婴的降生欢呼雀跃,那是恶魔与厉鬼结为连理,所以志同道合,狼狈为奸,只等最后的天崩地裂,享受血肉横飞的饕餮盛宴。

  四20分钟后,警车停在渤海大学的门口,杨旭下了车,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这里是市郊地段,方圆500米内几乎没有超过四层的建筑,四周比较开阔,环境没有他想象的复杂,杨旭基本判定杀手不会在凌书记刚到校门口就开枪,于是朝大学的礼堂里走去。

  杨旭看着礼堂正中央的演讲台,那里就是凌书记要演讲的地方,杨旭站在礼堂中央,向四下观望。礼堂是密封的,连窗户都遮上了厚厚的窗帘,这里既是礼堂又是剧院,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凌书记本人,想在外面完成狙击根本就不可能。

  也许杀手会使用狙杀杨林的方法,但明天这里的安全人员将会让他无所遁形。这附近没有超过四层楼的建筑物,他也没有这个条件,杀手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放映厅的放映窗口开枪,那样的话,他也不可能逃出这里。

  杨旭发现礼堂墙壁上有摄像头,问:“这里一直都有电子监控器吗?”

  “有”林辉说。

  杨旭轻笑了一下:“杀手不会来这里,走吧”

  除非杀手想自杀,否则,他绝对不会在笼子里刺杀猛兽。

  “去下一个地点”,杨旭向礼堂外面走去。

  林辉大声问:“喂,不看了?”

  杨旭淡淡的说:“杀手不会在这里动手!”

  林辉和李沫对望了一眼,表情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复杂。

  “他这么拽,说杀手不来就不来?”李沫不屑的说。

  “你懂什么,人家是专家,走吧”林辉跟了出去。

  李沫不满的嘟囔:“一个当兵的,有什么了不起”,也跟了过去,“你等等我”……

  警车开到凌书记明日行程的第二个地点,南中区拆迁楼群,杨旭站在破败的街道上,看着成片的低矮角楼和危楼,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对狙击手非常有利的狙击阵地!在这里实施狙击的地点可谓举目皆是,任何一个角落都非常有利,开枪之后的逃跑也会如鱼得水。

  杨旭看着林辉:“书记绝对不能来这里!必须阻止他,否则他死路一条!”

  林辉一愣,还没等说话李沫就白了他一眼:“你说阻止就阻止呀,你知不知道明天书记的视察有多重要,这里有十多个钉子户怎么也不肯搬走,书记明天过来就是为了动员老百姓搬迁加速城市建设的,你知道这有多重要吗?”

  “那谁对他的生命安全负责?”杨旭看着她:“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李沫憎恶的看着杨旭:“是吗,你知道呀,为什么不抓他?”。

  杨旭有些气愤,刚想在说什么,林辉接过了话:“行,这个情况一会儿我向陈局反应,这里的地形的确有点不利,书记要和老百姓接触,危险肯定有,万一控制不了局面,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林辉看着他们两个:“时间不多了,咱们去下一个地点”

  杨旭点了点头,三个人又上了车,向会战纪念馆走去。

  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也许是刚才李沫和杨旭的争执,林辉总想说点什么调节一下气氛,还没等他张嘴,杨旭忽然说:“停车”

  林辉一愣:“干什么?”

  “我要下车”

  “下车?离纪念馆还远着呢”

  “不去了,有点累,我想回去”

  林辉有点摸不清楚这个杨旭的脾气:“我送你回去吧,这里离招待所还远着呢”

  “我习惯走回去,停车!”,杨旭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林辉没办法,只好在路边停车,杨旭下了车,林辉忽然迎了过来:“兄弟,别这样,李沫她就是这臭脾气,你跟她见识什么”

  杨旭一听,知道林辉误会了:“我没生她的气,我只是想走回去,狙击手需要清醒的头脑,这一天下来脑子很乱,和李沫没关系,你想多了”

  林辉看了看四周:“这里是郊区,治安不太好,还是跟我一起坐车回去吧”

  杨旭乐了:“那些小混混能挡得住我吗?”

  林辉噎了一下,杨旭是特种部队的精英,就是一个警队过来也弄不倒他呀,林辉这话有点多余了。

  “这不是还有一个地点没去吗?”

  “不用陪我去了,我知道那里,休假的时候我去过会战纪念馆,那里我熟,根本就不需要过去,现在也很晚了,你们也该休息了,一会儿我在和陈局长商量那里的布局”

  杨旭转身走了,林辉看着他远去,回到车里。

  林辉看了一眼李沫:“你今天是怎么了?他又没得罪你”

  李沫妩媚的一笑:“你懂的”

  林辉摇了摇头,看着前面,忽然笑了:“他去哪里呢?这条路是通往他部队的路吧?找了这么久,原来他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造物弄人是不是”。

  李沫看着林辉:“是不是去搬救兵了,他知难而退了吧?”

  林辉摇了摇头:“狙击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战争角色,他绝对不是去搬救兵,他是想一个人去第三个地点,因为那里刺杀凌书记的可能性最大!凌书记也许不去拆迁区,但绝对不会取消会战纪念馆广场的演讲,这对于一个政治家而言非常重要,杨旭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想过去看看地形”

  李沫笑了一下:“这你也知道?”

  林辉说:“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好了,天晚了,我送你回家”

  李沫一听林辉要送她回家,她的表情忽然变得暗淡,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