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章完美刺杀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06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林尚正和大岛夏子他们刚刚出来,杨旭就迎了过去:“夏子署长,麻烦你了,我想再看一眼王彬的尸体”

  大岛夏子疑惑的看着他。

  林尚正也说:“不是刚看完吗?”

  “我只是想在看看我的战友”

  林尚正有些疑惑,大岛夏子和林尚正在杨旭的目光中,并没有看到如杨旭所说的那种怜惜战友感情的情愫,相反,是一种极其冷静的神色,莫非他发现了什么。

  大岛夏子毕竟是阅人无数,她知道杨旭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点了点头,示意身旁的警察打开停尸房的门。

  杨旭走了进去,存放尸体的抽屉再次打开,王彬苍白的遗体出现在杨旭面前,他迫不及待的拉开尸体上的塑料布,开始仔细的检查王彬的尸体。

  右肩肩窝洞穿,肋下洞穿肝脏。胸口射穿肺叶,后腰贯穿小腹,左肩窝,脖子,右手掌和最致命的心口洞穿,一共八处枪伤。

  检查完这些伤口,杨旭的目光忽然闪烁起来,知道了王彬当时的情境,恍惚中杨旭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那恐怖的狙击战。

  杨旭怔怔的愣在那里,半饷没有说话。

  “他怎么了?”,大岛夏子问。

  林尚正摇了摇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赵健和邹林帅走了进来,看着杨旭,没有说话。

  赵健走到尸体旁边,轻轻的盖好王彬的尸体:“他是在用死亡告诉我们,这次我们面临的对手有多可怕!”

  大岛夏子和林尚正都愣住了:“这话什么意思?”

  赵健回过头看着他们:“你们当然看不懂,但是狙击手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赵健的目光落在王彬的身上,轻轻的抚摸叹息:“他是在用尸体告诉我们,冷权的狙击门路”

  冷权非常了解他们的狙击路数,而他后天总结的实战经验主要倾向于刺杀行动,王彬心口的子弹并不是一发子弹造成的,而是在极短时间内三发子弹同时洞穿心口造成的,使用的是M4A1狙击步枪,他的战术和武器已经逐渐倾向于美军的战略狙击……这就是他们从王彬尸体上发现的,也是王彬用生命带来的最后情报,为了他们将来针锋相对时的胜算。

  他们终于知道王彬死去的真相,为什么王彬宁可死在冷权的枪下也绝不逃走,不只是为了尊严,更是为了以后的胜利。

  赵健从身后拿出一份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法医刚才拍摄的X光片,赵健看着杨旭和邹林帅,当着他们的面把几个胶片重叠在一起。

  阳光下,尸体中出现了弹痕勾勒出的一个符号,那些洞穿王彬肢体的子弹并不是随意猎杀的,而是蓄谋传达的信息,那个符号是他们绝命大队的暗示符号,一般用于野战标记战术标记,而这个符号的意思是:消灭!

  赵健的目光忽然变得阴枭:“我们以牺牲为荣,但绝不会对这样的挑衅无动于衷,我不能容忍他践踏我们从来不向自己兄弟开枪的精神之后,还要炫耀他自己的枪法”,赵健的目光带着泪光和愤怒:“这种挑衅触动了我们的底线,兄弟们,该是我们清理门户的时候了!”

  “我同意你说的,干掉冷权!”,邹林帅的目光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这已经不是完成任务那么简单,冷权必须干掉!”

  杨旭看着他们的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先生们”,大岛夏子看着他们三个:“我不想打扰你们战友叙旧,但是凌书记将在两个小时后和安倍晋市长,在浅冢海滩视察和你们和田市合作开发的海上油气田项目,你们是不是该准备一下,我相信你们的老朋友冷权也会准时到达”

  杨旭看着他们两个:“行动!”

  “行动!”

  躲在休息室的宣立军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眼神空茫的盯着前方,仿佛在追忆,又仿佛极力的忘记。

  “冷权呀”,过了许久,宣立军才缓缓的叹出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大阪市浅冢海滩。说是海滩,其实只是礁石横生的一片海岸,和度假的海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在他们眼里,这片海岸几乎没有开发的价值,大阪市在十年前的经济开发项目中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浅冢海滩,而现在这里却成为大阪十大经济产业之一,原因就在于距离海滩20海里之外的大型海上油气田。

  初次发现这个油气田的储量远没有现在这么多,当时的探测量远不及投资建造海上油气平台,也正因为如此,东京方面迟迟没有播下资金开采浅冢海滩的资源,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因为当时的背景正是2008年次贷危机,日本政府的财政已经严重赤字,根本无力在拨款投资这个几乎没有任何回报的地方,焦头烂额的大阪政府只能把他们的目光瞄向他们强大的邻国,中国。

  大阪政府最终决定在中国招标,为了吸引中国人上当,还出台了一些列优惠政策,中国政府当然不会轻易上当,于是派出了专家组和探测船在大阪浅冢海滩进行勘察,然而勘测的结果竟然是日本方面勘测结果的60多倍,由于日本方面谎报了他们实际勘测的数值,所以中国方面并不知道日本的阴谋,而且中国勘测的数值和日本谎报的结果基本相同,中国方面有些不解,日本这么精明的民族为什么会做亏本生意。

  招标的企业是和田市海上天然气开采公司和中国石化集团,为此和田市财政出资六千万元人民币,用于这个项目的投资。

  在日本人洋洋得意的以为中国人上当时,海上油气田开采出的原油远远超过他们当初估计数的60多倍,这让日本人懊悔不已,眼看着到嘴边的肥肉让中国分了一大杯羹,日本人当然不满意,卑鄙的日本人明里暗里的捣毁之前签署的协议。

  为此,这几年和田市在大阪浅冢海滩油气田项目里面没有占到多少利益,虽然收回了成本,但是和当初协议规定的利益相比,和田市还是吃亏的。浅冢海滩海上油气田也是凌书记坚持来到大阪的主要目的之一。

  海滩的岸边是专门为海上油气田建立的船坞码头,由于凌书记和安倍晋的视察,海岸在昨天就进行准备,由于之前凌书记遭到刺杀的原因,这次考察相当低调,在考察即将到来的18个小时里,才通知海上油气田。

  清晨开始,大阪海上警察的巡逻快艇已经在这片岛礁错综的海上巡逻,大阪警察署的特警也迅速控制了海滩数十里的地域,出海的渔民看见这里集结了荷枪实弹的警察部队,也仅仅接到了海上反恐演习的借口之后,就被驱逐这片海域。

  川岛俊逸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真是给足了中国人的面子呀,这种安保,都快赶上首相视察了”,福田俊夫感慨道说。

  金田柯一却耸了耸肩:“要不是之前出的那些事情,估计夏子署长也不会这么重视”

  丰臣樱雪看着远在海上的油气田平台:“中国到这里想干什么,我听说那些卑鄙的中国人企图抢占这片油气田”

  川岛俊逸看着她:“你听谁说的,这片海滩是我们国家勘测的,什么时候成为中国的了?我倒是听说了和中国合作开采项目”

  丰臣樱雪嗤了一下鼻子:“谁说的,油气田我们自己不会开发吗,为什么要让中国人过来帮忙……”

  “喂”,金田柯一很紧张的推了一下丰臣樱雪:“别说了”

  “干什么?”,丰臣樱雪很不满的看着金田柯一,回过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杨旭他们已经走到身后,丰臣樱雪吐了吐舌头,小声说:“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川岛俊逸看着脸色发黑的杨旭他们,有些气愤的瞪了丰臣樱雪他们。

  “你们也来了”,川岛俊逸。

  “废话,凌书记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难道全指望你们保护凌书记?”,邹林帅没好气地等着他们。

  川岛俊逸笑了笑:“我们也是刚刚过来,正在熟悉这片海滩的地形”

  “我们提前两个小时就过来,哪像你们这么悠闲,还在这里散步”,邹林帅瞪着川岛俊逸。

  川岛俊逸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么,我们也要回到各自的岗位了,失陪了”

  川岛俊逸他们的走了。

  “日本鬼子真他妈虚伪,明明是他们求我们投资的,现在竟然说这种话,什么叫我们抢占海上油田,我们国家缺油田吗,把大庆油田一年的原油开采量拿过来能淹灭你整个日本!”邹林帅气愤的骂了起来。

  “行了,你有完没完”。杨旭看了他一眼。

  赵健笑了出来:“帅帅,你也不能怪人家,日本年轻一代其实是最可怜的一代,他们生活在欺骗和谎言之中,甚至没有接触这个国家历史真相的权利,甚至随时可能成为军国狂热分子的炮灰,你应该可怜他们,而不是鄙视他们”

  “我也想不鄙视他们,可是他们净干一些让人鄙视的事情”,邹林帅没好气地端起狙击步枪,看着海滩:“你们认为他会来吗?”

  “会!”,赵健褪去刚才的调侃,脸上浮现令人恐怖的光:“我们比任何人都了解‘血刺’,他是那种为完成任务什么都可以不顾及的人,他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怎么认为!”,杨旭深邃的目光盯着这片安静的海域。

  航行距浅冢海滩五海里的一个渔船,被海上保安厅的巡逻快艇驱逐*退,船家摇了摇头,转舵离开这片海域,他看了看船尾晒太阳的那个年轻人,充满抱歉的说:“真是不好意思了,这片海域今天被封锁了,要到下午才能开放,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附近的渔场钓鱼,放心,你的钱我不收了”

  冷权淡淡的笑了一下,看着远去的巡逻艇,掏出手枪打中船家的眉心,船家的尸体倒在甲板上。冷权站了起来,拉开外面的衣衫,露出里面的潜水服,手臂上带着特殊计算机和探测器,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怪模怪样的枪械,跳入海里……

  浅冢海滩左边的礁石灯塔下,看守灯塔的两个人被一枪爆头,惨烈死在灯塔下面,灯塔里面,吕超*作着计算机和数据发送仪,输入坐标。

  “左前方,三点钟方向,前行3海里,在预订点待命,目标很快就会出现!”

  戴着潜水器的冷权启动小型推进器,很快到达了坐标点的位置,然后迅速拿出那支类似鱼叉一样的武器———水下弧线狙击步枪!

  这支特殊的狙击步枪是专门用于暗杀目标而定做的,也是冷权研制的武器之一,水下的冷权露出了一丝冷笑,想不到这件武器最终还是应用到了杨旭身上,苍天想要愚弄一个人的时候,还真不是轻易就能改变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浅冢海滩,靠近油气田平台的海域,吴冬带着特勤人员从日本哪里弄过来一个小型的声呐雷达,防止雇佣兵的杀手从水下刺杀,看来大阪警察署的真的是被冷权他们搞怕了,吴冬抚摸着快艇上的探测主机,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到三分钟,政府的车队和媒体记者的车缓缓开到了浅冢海滩的船坞码头,在记者的簇拥下,两国政坛上的铁腕人物走上了一艘快艇上。

  吴冬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日本方面的是市长安倍晋和商会会长三岛吉隆,而凌书记带着的人是林尚正和宣立军,宣立军在下车后还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对着杨旭、赵健和邹林帅的潜伏地点不屑的笑了一下,仿佛在嘲笑他们粗糙的潜伏水平。

  邹林帅探出头来,对着送话器说:“不是吧,老大这么容易就发现咱们了?”

  赵健在另一个岛礁上,瞄准镜清晰的看见宣立军投过来的不屑笑容,无奈的叹了口气:“藏龙,你还是消停一会儿吧,你再厉害也逃不过老大的眼睛,别忘了他可是教咱们开枪的人”

  “小花猫,你少拍马屁,小心评选零号狙击手的时候我不投你票”

  赵健气的差点跳出来:“死笨象,我的代号是赤虎,再叫我小花猫我就朝你的屁股来一枪”

  “你敢,竟敢叫我笨象,你想死是不是?”

  “行了,别闹了,现在执行任务呢”,杨旭的声音带着鲜有的烦躁,赵健和邹林帅当然听的出来,于是全都闭上了嘴。

  杨旭的瞄准镜中出现了吴冬的身影,杨旭看着那个巡逻艇,拉了一下耳边的送话器:“吴队长,你们在这片海域的任务是什么?”

  吴冬对着对讲机说:“你这不过废话吗,在这里当然是保护凌书记的安全了”

  “可是你们的位置并不在凌书记安保范围内”,杨旭紧盯着吴冬的巡逻艇,的确,吴冬的位置距离凌书记的快艇有很长的距离,他处在的海域根本不在安保范围之内:“你偏离航线了,赶紧回去!”

  “谁说我偏离航线了”,吴冬说:“我的任务是监视这片海域”,吴冬拍了一下身旁的声呐雷达主机:“我的旁边是一个声呐雷达控制器,专门防范海水下面的猎手的,懂了吧”

  邹林帅笑了出来:“吴老二,你倒是挺悠哉的吗,你那个什么声呐好不好使呀?”

  “新出厂的装备,非常灵敏,这么说吧,连水下的鱼群都能发现呢”,吴冬欣喜的看着显示屏上显示的水下鱼群,真是够厉害的装备,别管他好不好使,钓鱼肯定没问题了,等退休了他也弄一台,在江边钓鱼也能度过晚年了。

  吴冬兴奋的问了一下旁边的技术人员:“兄弟,这个东西多少钱?以后我也买一个”

  日本技术人员说:“不太贵,12万”

  “日元?”

  “美元”

  “*”

  身穿隐身防护衣的冷权没有出现在声呐雷达的监视中,水下的冷权潜伏在定位点,通过海拔仪测量出距离水面的高度,手臂上那个计算机的数据调整了位置和枪口的方向,耳机中传来灯塔上的观察信息。

  “血刺注意,目标已经出现,方向-5密位”

  冷权在水下不动声色的调整瞄准镜数值,海流检测仪测算出前方五海里的海流,卫星窥探镜头扫描出这片海域下的暗礁数量和分部。

  水下的海流遇到这些暗礁必然会产生胡乱的水流,这些混乱的水流会直接影响水下潜行狙击,冷权为了这次狙杀,做了充足的准备。

  灯塔中的吕超用高倍望远镜密切观察凌忠浩的快艇航行路线,和他们昨天估算的几乎一摸一样,吕超由衷的叹服冷权的预知力,对着通话器说:“目标按照1号路线前行,速度稳定,每小时3海里!”

  十字线在凌书记的快艇上依次扫过,杨旭,邹林帅和赵健密切的注意周围的变化。

  他一定会在这里动手!

  他们太了解冷权的性格了,冷权一定会出手的,但是他会在哪里出手?

  整个海岸延伸十多公里都被警方控制,冷权不可能在岸上狙击,那么只能在海上狙击,可是这片海域也被海上巡逻艇控制,方圆八海里范围之内根本没有人和船只出现,他怎么动手!

  对于这一点,杨旭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们还是坚持认为,冷权一定会在这里出手,而且就在凌书记赶往油气田的船上动手,为什么,因为这是最不可能也是最不现实的狙击手段,也是唯一可以炫耀他枪法的地方,冷权的自大,只有这些和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一清二楚。

  “兄弟们,冷权到底会以什么方式狙击,你们心里有没有数?”,邹林帅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就算没人回答他们也都知道,冷权那种性格怎么可能让别人轻易看穿他的心思。

  最可怕的是,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冷权出手,怎么可能是他们能阻止,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说出这句话,但这恐怕都是他们心里默认的事实。

  “我认为,这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游戏!”,赵健严密监视这片海域,淡淡的说:“只是炫耀枪法的游戏,在他眼里,他就是最有资格成为零号狙击手的人,所以,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证明这一点,或者,挑战现任的零号狙击手,证明他的实力!”……

  凌书记的快艇中,略显拥挤的船舱里,凌忠浩、林尚正和安倍晋、三岛吉隆对面而坐,仿佛是在谈判的敌人一样,脸上挂着礼节性的虚伪微笑。宣立军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些政治套路,明明彼此讨厌,却都坐在一起,宣立军站在船舱外面,守护这里的安全。

  “三岛会长,你这话我并不能认可”,凌忠浩目光犀利的看着三岛吉隆:“油气田平台的主要投资方是中国,中国在合约的范畴之内行使权力,和得到利益怎么变成了掠夺贵国资源了?”,凌忠浩沉吟了一下:“不过说到掠夺,我可不敢跟贵国相提并论呀”

  三岛吉隆和安倍晋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看着凌忠浩,没有在继续这样的话题。

  林尚正看着日本政客的猪猡嘴脸,眼中充满了厌恶……

  水下显示器上面显示了凌忠浩的快艇很快就要到达他们标定在海图上的“K”点上了,冷权发出信号,命令吕超赶快撤离进行接应,那一头的吕超接到信号后立即收拾电脑,准备撤离灯塔。

  冷权淡淡的按下了声呐发射器,一种刺耳的声波在水下响起,那是模仿鲨鱼和鲸鱼声音的声波,是专门安置在航母进水口前端的驱赶鱼群的声呐波,声波在这片海域扩散,缓慢游动的鱼群听到声音后惊慌失措的逃窜……

  “幽灵,我很想知道你当时用什么方法,在交通署打出弧线子弹假刺杀凌书记的?”,不知为什么,赵健在这么紧张的时候问出这种问题,全神贯注的杨旭皱着眉头,刚想说什么,赵健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不想说什么,只是认为这可能和冷权这次出手有关?”

  一听这句话,杨旭没有话了,邹林帅倒是好奇了:“赤虎,你这是什么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