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一章冷权绝对不能留!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43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脱险的人质愈来愈多,那些受了轻伤的快反部队战士,迅速过来援助,保证那些人质安全撤离,停在附近的大巴车装满了,就迅速开过来一辆,满载的撤离到一边,系统地检查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

  “快点都快点”,邹林帅和赵健已经忙的满头大汗了,时间真的不多了。

  东芝商厦地下停车场的冷权,看着前面的的停车位置,先前走去,绕过了几个弯,看着前面的一个停车位,又看了看旁边的吕超,吕超点了点头,带着几个雇佣兵走了过去,匕首划开了朔胶地面,拉下一块朔胶,露出了下面的混凝土,混凝土上面有六个事先钻好的钻孔,雇佣兵把背包里的烈性炸药拿了出来,递给吕超,吕超全神贯注的把炸药安放在那六个孔洞里,然后连接导线和起爆器,确定安装正确后带着雇佣兵向后面撤离。

  冷权带着其他雇佣兵撤到了旁边的角落,雇佣兵们都找地方躲藏起来。看了一眼藏好的雇佣兵,按动了起爆开关。砰的一声巨响,大片的尘埃冲那个地方喷涌而起,吕超和冷权他们走了过去,看着下面的空洞,炸药爆破了这个地方,被炸开了将近两米深的一道土洞口,下面传来流水声和难闻的味道,那是城市排水系统的一个分支,是一个非常细小隧道,能容纳他们全部通过。

  吕超看了看,隧道口还是比较小,他掏出手榴弹,看着旁边的雇佣兵们:“都离我远点”。

  雇佣兵们很听话的后退了几步,说罢他将手榴弹拉环拉下,扔了下去,又传来一声闷响,大片的土方坍塌下去,这个通道彻底彻底被打开。

  一束束战术灯的光束照到了下面,吕超拿出应急灯,弄亮了之后扔了下去,黄色的暖光灯照亮了周围,下面那个不算太宽阔的下水道。

  吕超第一个跳了下去,环视了一下四周,下面的污水淹没了他的小腿,但是向前走没有任何问题。

  吕超问了问周围的气味儿,这个地方能长时间能外界通风,所以还没有产生让人窒息的沼气。吕超对着上面做了一个OK的手势,让他们赶紧下来,冷权和那些雇佣兵先后都下去了。只留下两个人在上面断后。

  “赶紧下来吧,用不用我拉你吧!”下面的雇佣兵看着上面的兄弟,小声的问道。

  “不用,没关系”,话音刚落,一声刺耳的枪声响起。子弹直接洞穿那个雇佣兵头领,尸体惨烈的栽倒。

  下面的雇佣兵赶紧端起冲锋枪,瞄向了上面的洞口:“发生什么事?”

  “那些中国特种兵又过来了!”,雇佣兵的眼神中跳跃着恐惧。

  冷权看着身后的两个雇佣兵说道:“你们两个留这里拖住他们,其他人快速撤离,再往前走三百米左右就安全了”

  “明白”

  前面的雇佣兵弯着腰拼命地往前跑,停车场上面,杨旭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他端着枪飞快地向那个地洞奔去还未能走到跟前,大片橘红色的弹道从里面射了出来,下面枪声大作,枪膛的火花照亮周围的黑暗,几时到弹道光弧从杨旭身前飞过,杨旭被子弹擦伤,摇摇欲坠的身体顷刻倒在了地上,几乎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下面的雇佣兵警惕的看守在哪里,丝毫不敢放松,在他们眼里,杨旭这些人就是来自地狱的战士,就算死了也能复活,他们则能按掉以轻心。

  倒在地上的杨旭颓废地笑了一下,看着旁边刚刚被自己打死的那个雇佣兵,伸出手,从他的腰间摸出手雷。拉出了保险销的拉环,扔了下去。

  “小心手雷!”,那枚手雷竟然砸在了他的头上,雇佣兵一声惊呼,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手榴弹在密集的空间爆炸,大片的污水。从那个地洞往外喷发,犹如间歇泉的喷泉一样,落下来的的污水泼洒在杨旭的身上,杨旭睁开眼睛,被冷水一激,竟然精神了很多。

  下面的隧道里,一枚手榴弹干脆利落的解决了那两个看守的雇佣兵,爆炸的闪光迅速点亮了隧道的绝对黑暗,有那么一瞬间,最后面的雇佣兵双眼睛被手榴弹的闪光伤到了眼睛,有那么几秒钟什么东西也看不见。

  爆炸的冲击波向管道的两边扩散而去,前面逃窜的雇佣兵明显感觉到了一阵热风袭来,跟在最后面的两个雇佣兵当场被冲击波震倒。

  “快速撤离,离开这里!”,吕超急切的大喊,隧道里传来嘈杂的踏水声,只要冲出这一段隧道,一切都好办了,吕超和后面的卡尔大声训斥着,不容许他们回头看,他们快速的奔跑着。

  冷权看着他们,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他们先走,龙泉依稀记起他看过的地下管网图线,这附近应该有一个煤气管道的总阀在这里,冷权四下看了一眼,终于在旁边看到了通向隧道的一个管线和煤气管道,冷权冷笑了一下,将随身携带的一枚定时炸弹扔到了煤气管道那里,

  想玩?我陪你玩到底!冷权淡淡的冷笑。

  赵健擦了一下脸上的污水,站了起来,看着那个地洞,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杨旭”

  杨旭的身体怔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走过来的宣立军。

  “中队长”

  宣立军看着杨旭,那颓废的样子显得这么狼狈,自己的兵竟然被搞成了这个样子,他都有点心痛。

  宣立军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先下去,然后你跟过来”

  “中队长”

  杨旭拦住了他:“让我先下去”

  “少他妈废话,我先下去!”,宣立军才不管杨旭,飞身跳了下去。

  宣立军跳下的声音刚刚落下,大片的子弹就飞了过来。宣立军端起随身携带的冲锋枪,对着前面果断的点射,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根本就没有躲避的余地,谁的火力猛,谁才能活下去。

  听到下面的枪声,杨旭紧接着就跳了下去,冒着枪林弹雨和宣立军相互配合射击,前面的雇佣兵奔跑得很快,除了最后的几个倒霉蛋之外,几乎全都冲了出去。

  雇佣兵跑出了隧道,到了一个宽大的井中,然后顺着楼梯向上爬去,一声轰鸣和震动从大地传来,一列电车轰隆隆的从他们面前开过,雇佣兵们都愣住了,这里竟然是地铁管线!他们竟然到了地铁站,这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

  “副队长,一会儿坐地铁回去?”,也许是庆幸自己劫后余生,雇佣兵竟然调侃起吕超。

  “*,想得美,你以为是出租车呀,摆个手就停下来了,走着回去”,吕超笑骂着。

  冷权没有心情和他们欢笑,看着井下面,依稀的想起来后面的杨旭,他淡淡的冷笑,掏出了遥控器:“再见了,我的老战友!”。

  冷权果断的按下遥控器,砰的一声巨响,煤气管道被炸开,爆炸的冲击波撕碎了所有的煤气管线,被点燃的煤气火焰想四下扩散,宣立军和杨旭惊慌的向前飞奔。

  “中队长,后面怎么了?”

  “快跑!”,霎那间煤气的火焰冲破了那个狭小的孔洞,巨大的火焰如同出膛的火药,急速向前推进,更像是咆哮的火龙一样。

  “快跑”,宣立军和杨旭拼尽全力向前飞奔,身后的火光越来越耀眼,头顶的石块纷纷脱落,这狭小的隧道马上就崩塌。后面的火焰马上就要吞噬过来。

  两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了剧烈的火焰在身后飞快*近,两个人怒吼了一声,扑倒在水里,紧接着后面的火焰如同万马奔腾一般扑过,

  急速的火焰在水面扫过,宣立军和杨旭把身体狠狠地埋在污水里,几乎没有受到火焰的烤灼,火焰和膨胀的气流推着大片的水花和气流,向前冲去,隧道出口传来一声闷响。水流和火焰夹杂着两个人的身体喷了出来,紧接着整个隧道整体崩塌,在那些污水和火焰之间,宣立军和杨旭两个人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而在外面。东芝大厦的前面的大地忽然活动了起来,大地整体的哆嗦一下,那些被炸开的煤气管线一截截断开,煤气与火焰迅速在底下蔓延。

  “发生什么事?”,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大地的震动。

  就连站在四楼的赵健和邹林帅也感觉到。

  所有的人质都已经安全的救了下去了,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刚要滑下去,忽然消防车和地下剧烈地抖动起来他。

  前田麻里绘感觉到不妙,难道是地震了,紧接着,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在整个马路上蔓延,砰砰砰砰的声音传来。一束束诡异的后延和混凝土从地下喷出,喷出的几个碎片将几个正在逃跑的人打成了碎片。

  紧接着大地抖动,就在那一瞬间,东芝商厦前面的马路忽然陷了下去。地面上的一片狼藉和各色汽车纷纷陷入地陷之中,那巨大的崩塌仿佛是怪物张开的黑色大口,迅速吞噬了一切,来不及逃走的人也都进入了他的口中。

  “是地下的煤气管线爆炸了”,赵健看到地陷下去的地方冒出的火焰和浓烟,那股刺鼻的气味分明就是煤气的味道。

  “冷权那个家伙竟然是从地下道逃走的,他既然选择了地下!”,赵健做梦都没有想到冷权竟然爆破了下面两米多深的混凝土,打造出一条通道这里。

  赵健狠狠地拍着自己的脑门。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这个冷泉太狡猾了。

  冷权在地铁下面,看着戴在腕上的“手表”,笑了笑,果断的栽了下来,扔到地上。

  刹那间,手表失去了脉搏和心跳,安装在大楼内部承重位置的炸药全部被启动!急促的滴声从每一枚炸弹上面响起。

  赵健和邹林帅的心咯噔一声,看着后面的角落里,那些炸药上面的红灯急促的闪烁着。

  “妈的,冷权动手了,我们怎么办?”,邹林帅有些慌张的问。

  赵健冷静的看着前面,唯一能打在他们的消防车支架连同消防车一起陷入了地陷之中,那个支架和他们拉开了将近十米的距离,孤零零的立在那里,一条钢索已经被拉断,来回摇曳,另一个虽然没有断,但是也被绷的很紧,随时都有可能断开。

  赵健看着那个绷紧的钢索,深吸了一口气:“跳过去,打断钢索,钢索会甩过来,我们抓住钢索,荡到对面那栋楼的阳台上”

  “荡过去,距离咱们将近200米呢,能荡的过去吗?”,邹林帅吃惊的问。

  “那就等死吧”,赵健往后边跑,准备助跑跳过去。

  “*,跟你执行任务怎么这么倒霉”,邹林帅憋气的也跑了过去。

  两个人站在起跑线,相互看了看,向前面跑去,忽然轰的一声巨响,那是大楼整体的声响,整个楼所有的炸药在一瞬间整体爆炸的声音,刹那间整个大楼都陷入了爆炸的冲击波之中,赵健和邹林帅玩命的向前奔跑,脚下的路已经支离破碎,眼看大楼在头顶坍塌,面前的窗口也在崩塌降低,仿佛一个怪物即将合上的嘴巴一样。

  两个人飞快地从坍塌大楼里奔出,那一个瞬间,整个楼整体的向下面塌陷。赵健和邹林帅凌空跳出,同时掏出手枪,瞄向了那个绷紧的钢索,枪声响起,子弹打中了那个钢索,钢筋被打断,绷紧的钢筋猛的甩过来,赵健和邹林帅抓住扫过来的钢索,顺着钢索甩去的方向,两个人像是自由落体一样抱着身体,向着对面大楼撞过去。

  碰碰两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两个人的身体撞碎了玻璃,直接飞到了一间办公室里,桌子被他们撞得粉碎。

  办公室里面早就没有人了,两个人从一大堆打印材料和办公用品之中,坐了起来,感觉身上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劫后余生的他们迅速爬了起来,走到窗口,现在整个外面都是巨大的尘埃,如同北京的雾霾一样,让他们看不到任何东西。刚才还在和雇佣兵周旋的18层大楼,一瞬间只剩下一地的瓦砾了,两个人心有余悸的坐在地上,颓废的望着下面。

  那些人都已经被埋在下面了吧,邹林帅掏出刚才那个小孩送给他的糖果,仿佛还能看见她的笑容。

  邹林帅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这似乎是他军旅人生最大的失败,他丝毫没有为自己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相反他认为任务失败,而且败的很惨。

  “别那么悲观”,赵健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指指向了下边,邹林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股清风吹散了巨大的尘埃,隐约中他看见了几辆大巴车停在远处的路边,那里面都是他们刚才就出来的人质。

  幸亏大巴车迅速离开了现场,没有逃出去的好像都是那些消防员和快反部队的残兵败将,令人庆幸的是。这些家伙都经过非战争行动的训练,别的本事没有,逃跑的本事倒是一流,这么大的事故竟然没有几个人受伤,全都活了下来。

  赵健和邹林帅相互看了看,大笑出来,放松的躺了下去。

  “该死的,这些混蛋,玩得这么过分”

  “冷权那个王八蛋是不是也死了”

  “哈哈,死了死了,连墓地都省了,一条龙服务,哈哈”

  “唉,太好了,杨旭那小子也不会再烦恼了吧?说不定宣中队也希望他这样的结局吧”,邹林帅淡淡的笑了。

  “对呀!他们都希望这样的结局,对冷权来说很体面了”,赵健笑着,忽然,赵健想起了什么,犹如五雷轰顶:“不对呀!宣中队和杨旭呢!”

  邹林帅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盯着下面的废墟。

  “我的天!他们还没出来!”

  “难道他们……”,赵健的心瞬间落到了谷底。

  “不会有事的!”赵健深吸了一口气,拼命的让自己保持冷静:“他们应该是找冷权了,既然去冷权,那么就一定会活着!”

  “对,一定会活着”,邹林帅的心狂跳了起来。

  东芝商厦的那片冒着浓烟和尘埃的废墟里,依稀的传来细小的爆炸和燃烧声,大片的消防队和警察总署那些残局还没有完警员都干了过来收拾残局。

  “前田情报官!”,大岛夏子走到了惊魂未定的前田麻里绘身前:“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我太低估了他们”前田麻里绘愤愤地说:“他们在这里的部署绝不是一天两天,我们太轻敌了,看来这次他们是必然要亲杀掉凌忠浩和宣立军他们了”

  “现在凌忠浩在什么地方?”,前田麻里绘问。

  大岛夏子摇了摇头:“中国方面已经不相信我们了,现在的凌忠浩在他们的保护之中,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动态”

  “如果这样的话,冷权的雇佣兵只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前田麻里绘略带惊恐的看着大岛夏子:“他们不仅仅是雇佣兵,他们更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恐怖分子!我们必须要找他们谈谈,林尚正在哪里?”

  大岛夏子拨通了一个号码,询问了情况,放下电话说:“林尚正带人去了政府官邸,似乎要和安倍晋摊牌了”

  前田麻里绘的心头忽然涌现出不安,但是又说不明白哪里不对:“政府官邸的安保做得怎么样?”

  “一个特警中队和你们快反部队的一个小队都在那里,应该是没有问题!”

  前田麻里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些雇佣兵跑到了哪里?”,大岛夏子问。

  “他们从爆破了地下的下水道,现在应该在地下流窜,我已经派人封锁了所有的地下管道”

  大岛夏子疑惑的问:“他们会愚蠢到利用我们熟知的地下管道吗?”

  前田麻里绘叹了口气:“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听得出来她的无奈,大岛夏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振作点!”

  前田麻里绘苦笑了一下。

  宣立军和杨旭痛苦的从地上爬起,宣立军抹了一下脸上的稀泥,摇了摇被炸懵的杨旭。

  “他们跑到哪里去了?”,杨旭拼命地摇着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宣立军四周看了看,最终目光停留在上面的井口。

  “在上面!”,杨旭站了起来,拿起浸满了稀泥的手枪,走到石壁上面的管线上,狠狠的砸了一下,水管被砸开,一股水流激射而出,宣立军和杨旭飞快的分解手枪,飞快的清洗和组装,处理了枪械之后,两个人爬梯向上爬去,刚刚爬到上面,他们就看到了面前的铁轨线路。

  “原来是地铁”,宣立军喘着粗气:“冷权这小子早就计划好了”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四周,终于把目光停留在铁轨上的污泥上:“他们越过了铁轨!冷权不会轻易上去的”

  “谁说的”,宣立军冷笑了一下:“他一定会就近上去,这小子的狂妄你还不知道,走”

  宣立军拉着杨旭:“必须干掉他,冷权绝对不能留!”

  杨旭看了一样宣立军,苦笑着摇了摇头。

  冷权必须死,绝对不能留!

  两个人飞快的跳过铁轨,跟着那些稀泥的脚印,飞快的追击雇佣兵。

  宽阔的隧道里面,冷权带着他的手下向前走着,电子地图里面,他们已经到达了大阪合生区的地下。

  “队长,已经到了合生区”,吕超在一旁提醒。

  冷权点了点头:“过了这条隧道就上去”

  “可是,上面好像都是警察”,旁边的卡尔嘟囔了一句。

  冷权笑了一下,看着卡尔一样:“你怕吗,反正我是不怕,我们干嘛要想老鼠一样呆在下面,我们明目张胆的走!”

  卡尔有点犯愣,不明白冷权的意思。

  “三炮,不知道啥意思?”,冷权朝着他的后脑敲了一下:“意思就是那些垃圾警察以为咱们不敢上去,所以会封锁所有的下水道,咱们明目张胆上去,他们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是每个城市都有紧急预案吗”,卡尔挠了挠脑袋:“他们这么乱套,难道还没有进入紧急状态紧急状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