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七章唇枪舌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04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同样不甘心还有那个铁腕女人外务省情报本部的情报官前田麻里绘,这次恐怖袭击事件中,她是东京快反部队的指挥员之一,快反部队在处理东芝商厦事件的惨败,和他有直接关系,她原本可以将这次失败的责任推给那三个擅自闯入的中国特种兵和被他当场击毙的斋藤,然而那三个人却成功的解救了整个大厦里面的四百多名人质,几乎整个大阪市人都在感激那三个中国特种兵,转而批评快反部队的警察的无能,兴师动众却险些全军覆没,而中国人只是出动了三个人竟然扭转了在整个局面,现在这个时候再把这些中国人推到风头浪口,似乎是非常不明智的抉择!

  但是对于前田麻里绘,现在要做的就是转移民众的视线,而非他们是不是了解真相,前田麻里绘深思熟虑之后,走到了办公桌前,看着桌子上前两天关于冷权的调查资料,犹豫一下,忽然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资料上。

  前田麻里绘按下电话的内线,接通了他的秘书:“通知大阪各大媒体,一个小时后,我们将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外务省的名义!”

  大阪政府官邸,市长办公室里,安倍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办公室里面的沙发上还坐着财政厅厅长藤原秀吉和大阪工商会的会长三岛吉隆,虽然此刻他们安静的坐在这里,但是眉心的焦虑程度比安倍晋少不了多少。

  “我们或许不用太过于着急”三岛吉隆清了清嗓子:“也许那个冷权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们三个人的焦炉并不是今天雇佣兵袭击之后的死伤和城市的重建,而是那个冷权要求见凌忠浩的时候说了什么。

  一开始他们得知冷权挟持东芝商厦要求见到凌忠浩的时候,他们满心欢喜,原本以为冷权会继续履行他们刺杀凌忠浩的任务,所以在得知雇佣兵的要求后,他们立即出面要求凌忠浩“识大体,顾两国的和平原则”,去见雇佣兵,他们已经做好了凌忠浩被刺杀的准备,他们甚至想好了如何向东京交代,又如何给中国一个体面的解释。

  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凌忠浩竟然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而且是在雇佣兵的护送下走了出来,那些人竟然只对那个特种兵队长宣立军下手,而发放过了最终的目标!

  安倍晋这些人当即气的火冒三丈,这些该死的雇佣兵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没有听从他的话,难道他们真的打算玉石俱焚,还是说她已经威胁不到他们了。

  真正让这三个人不安的是,凌忠浩和雇佣兵接触的这半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雇佣兵知道什么,有对凌忠浩说了什么,凌忠浩出来之后他们立即派人过去慰问,然而却都吃了闭门羹回来,凌忠浩一反常态的拒接接见所有日方的代表,而且流传出凌忠浩决定要马上回国的消息。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被雇佣兵吓破胆了,不可能的,他被刺杀了这么多次都没有一点回国的意思,现在见了雇佣兵就要回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是知道了真相!

  一直以来,他们都在隐藏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一旦被揭露,别说他的政治生涯即将断送,恐怕作为哥哥的首相安倍晋三也不得不面承受巨大压力,而造成这一切的危机,和中国和田市的开发项目与投资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换句话说,他们偷偷侵占和挪用了中国方面的巨款,来填补一个漏洞,一个决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的漏洞!

  “他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为什么要突然回国!”,藤原秀吉凝重的说:“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安倍晋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不说话。

  “我说安倍市长,您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三岛吉隆的声音带着愤怒:“当初我们是相信你能解决这件事所以才选择和你合作的,你不是说你绝对能搞定这个凌忠浩的吗,为什么现在我们会这么被动!”

  “那是因为我们谁都没有先到,那个人会出现这样的事!”,安倍晋无奈的说。

  再决定刺杀凌忠浩的时候,他们联络了那个人,在他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北方公司的丁引,由于北方公司的背景是华人世界的极端民族组织,对日本有很强的敌视心里,所以他们才会选择这个组织,防止有一天出现状况时会殃及到他们。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人对日本的敌意竟然如此严重,他们肆意在大阪大开杀戒,之后又背叛他们,和凌忠浩接触,不知道是不是泄露了他们的消息,丁引这个人,竟然玉石俱焚,这远在他们意料之外。

  “现在该怎么办,一旦事件曝光我们就彻底完了!”,三岛吉隆忧心忡忡的自言自语。

  藤原秀吉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只能让凌忠浩无法回国!”

  “恐怕做不到了”,安倍晋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么多雇佣兵都没有做到的事我们这么可能做到,仅仅三个中国特种兵竟然压住了我们快反部队一个营建制的实力和整个大阪警察署的实力,凌忠浩身边保护他的人都是中国国防和安全系统中的精锐,我们没有机会下手了!”

  安倍晋的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阪市第一公立医院。

  手术室中,主刀医生手中血淋淋的手术刀和止血钳,在宣立军的脊柱上处理着,吊在一旁输血袋和黄色的液体,不停地注入凌忠浩的体内,护士端着托盘忙碌的进进出出。

  宣立军的身体上插着几根透明的胶管,源源不断的输入各色的液体,连接身体的几十个红绿不一的导线的另一头,连接着各色的仪器,曾经鲜活霸道的生命,现在只能靠着这些管子维持奄奄一息的生命体征,只有一起上不断变换的频率和数字证明着宣立军还活着。

  “心率正常,加压百分之二”,主刀医生看着跳跃的心电图,仪器上的旋钮被开打,心跳起搏器的发出类似心跳的滴滴声。各种技能发出声音。

  主刀医生切除了部分受感染的组织,几乎每动一刀都要看一看旁边的心电图,身旁的护士帮助医生擦拭脸上的汗水,让医生能全神贯注的完成和手术。

  “心率微弱,需要强心剂!”

  护士把准备好的一针淡黄色液体注射在凌忠浩的输液管内。

  呼吸机,起搏器和心电图的声音,构成了奇异的交响曲,现实死神的倒计时,无声的宣告宣立军的生命还有多少到达尽头。

  手术室外,最关心他的那些人近乎绝望的等待他的消息,赵健低着头坐在靠椅上,失去了往日军人的坐姿,像打了败仗一样颓废,甚至没有任何气息。邹林帅叉着腰,烦躁而慌张的来回踱步,眉宇间那一丝恼怒让周围的人见到他都绕道远行,仿佛谁在招惹他,他就立即打架一样。

  过了一会儿闻讯而来的陈殿峰和陈怡从走廊的尽头飞快的跑了过来。

  “里面怎么样了?”,陈殿峰问他们两个。

  赵健抬起头看着他:“手术还在进行中”

  陈怡慌张地站在手术室前,忽然莫名的慌张起来,怎么会这样,他可是他们的队长,怎么会遭受这样的事情。

  她想起了一个月前,当杨旭还在昏迷中的时候,宣立军经常来看他们,他永远都是那副憨厚的笑容,对他的兵永远都是那么霸道,然而他真的是好人,很好的人呀。

  ——杨旭那小子怎么还不醒过来,小王八蛋,都正课了,赶紧起来训练,泡什么病号,还麻烦人家陈怡天天照顾你,人家也是有工作要做的,为了你天天请假合适吗,你还不赶紧起来……你就不能醒过来吗,你这个助教真他娘的不合格,我这个总教官都快累死了,你却在这里睡觉,杨旭,你给我起来,我命令你,醒过来——

  ——杨旭小子,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我儿子都满月了,你还不起来,陈怡天天照顾你,跟过门的媳妇似得,你呀,傻人有傻福——

  ——杨旭,你怎么还不醒来呀,你小子还不是打算等我死了你再起来,我儿子都快叫爹了,你这个干爹还睡觉呢,杨旭,陈怡天天照顾你不容易,你醒来吧——

  ——陈怡,真的辛苦你了,你对杨旭的心我看得出来,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好姑娘不多了,我是他的中队长,这件事我就做主了,等他到了27岁,你们就结婚吧,没事,这事儿我说了算,他不同意,他敢,他醒来要是不同意,我就打到他再睡过去——

  ——陈怡,你还是多出去走走吧,杨旭有我们照顾……你就不能出去走走吗,多交几个朋友,找个疼你的男人,何必再等杨旭呢,我,我,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但是,杨旭可能行不过来了,你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青春,我们是兄弟,所以我对他不能放弃,可是你一个女孩子,何必呢——

  往昔那些事情的片段萦绕在脑海中,那个憨厚的东北汉子,霸气十足的军人,在妻子面前甘当小男人的宣立军,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事,陈怡潇然泪下。

  忽然,陈怡抬起头,不安的看了看左右,她竟然没有看到杨旭,杨旭在哪里,宣立军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是杨旭最悲痛的时候,他没有在这里,他去了哪儿?

  陈怡不安的张望。

  医院卫生间里,杨旭带着赌气的愤怒拧开水龙头,哗哗地往自己的脸上泼着凉水,他哭过了,却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只能用这个方式掩饰自己的眼泪。

  他不停的往脸上泼冷水,一想到宣立军可能就要死去,或者是短暂的后半生,杨旭的心口就窒息一样的难受,他把脸埋在冰冷的水中,想让自己冷静,能清醒。

  回想刚才医生的话,中队长还活不过三个月了,这怎么可以,他还有妻子,还有那个刚刚出生,还来不及喊爸爸的孩子,他怎么可以只有三个月,怎么就可以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走了。

  他的身体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坚持来日本,他可以拒绝的,他为什么还这么倔强,是因为冷权在这里吗?为什么他还不能放弃那个混蛋?难道这个人害的他们还不够吗?

  砰的一声闷响,杨旭的拳头捶碎了面前的镜子,如蛛网状的裂痕里,呈现出无数的杨旭哭泣的面孔。

  因为他是我们的中队长,所以他就必须要去战斗,为了他的兵,也为了他重视的一切。

  我的中队长,你的身体状况不是不知道!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是我们太没用了吗?

  医院的卫生间里,那个向钢铁一样的男人,无声的哭泣。

  大阪外务省大阪总署,前田麻里绘安排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已经聚满了各界记者,发布会的现场设在总署招待宾馆的大堂里面,这间大堂比较小,能容纳的地方比较局限,但受邀而来的记者并不少,人头攒动的记者和各色的新闻设备几乎要把这里挤爆了一样,各色的高档相机,摄像机,和长臂麦克风夸张的如同长枪短炮,指向了发言台前,新闻发布会还没有正式开始,现场的闪光点就不断的闪烁起来,外面的几个衣着体面的现场主持人甚至已经开始了新闻现场的录制。

  前田麻里绘临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之所以能收到这么多媒体的重视,完全是因为这次雇佣兵的袭击行动,作为这次袭击中快反部队的直接指挥员之一,前田麻里绘这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是为了澄清社会各界这次对大阪遭遇雇佣兵袭击事件的猜疑,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新闻发布会才会如此受到各界媒体的重视。

  各个媒体的记者早已经聚集在这里,准备抢夺这个抢手的新闻,这一次的雇佣兵袭击事件应该说是一次有针对性的恐怖袭击事件,日本方面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恐怖袭击对象竟然是仅次于东京都的城市大阪,这场震动整个国家的袭击不仅牵动了整个日本社会各界的神经,同时也轰动了整个世界,日本所谓的大国形象因为这次袭击而彻底荡然无存,所以,日本社会各界对这次恐怖袭击的重视是空前的。

  在当前民众普遍不了解袭击真相和民众对安倍政府质疑的情况下,前田麻里绘召开新闻发布会,无疑是想对民众关心的恐怖袭击事件的危害程度,以及防范袭击的组织和下一步他们采取的安全措施有更深入的了解。

  过了几分钟后,身穿笔挺的外务省制服的前田麻里绘,缓缓地走到讲话台前,记者们的摄像机镜头和镁光灯纷纷对准了她,前田麻里绘在不间断闪烁的镁光灯前面停顿了几秒钟,随后向下面的记者深深鞠了一躬,慢条斯理的说道:

  “今天非常感谢关心这次雇佣兵袭击大阪事件的各位媒体记者,能在百忙之中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公布这次境外雇佣兵组织准军事兄弟中,对大阪市造成的破坏,以及这些事件的前因后果和接下来的安全工作”

  下面的记者纷纷把麦克风和摄像机对着她,镁光灯嘁哩喀喳的闪烁不停,旁边的录像师将摄像机的画面第一时间发布到网站,上传新闻发布会的内容。

  大阪政府官邸,市长办公室里,安倍晋正在焦虑的来回踱步,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一筹莫展的坐在沙发上,颓废的样子似乎在等待奇迹的降临,忽然办公室的电话响起,安倍晋因为精神高度紧张,竟然被自己的电话声吓了一跳,安倍晋顿了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

  “喂,嗯,什么?新闻发布会,什么时候的事?”,安倍晋忽然很愤怒的大吼:“这个该死的女人谁让她搞得”

  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都抬起了头,疑惑的看着安倍晋,安倍晋狠狠的放下了电话,紧接着打开了电视,大阪电视台里面赫然出现了前田麻里绘搞得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电视里,前田麻里绘不吭不卑的向记者解释今天发生的雇佣兵恐怖袭击事件,这个画面顿时让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一个机灵。

  “这是怎么回事,市长阁下,是您的意思吗?”,藤原秀吉惊呼了一声。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安倍晋没好气的说:“这些女人是不是都疯了,竟然连我都蒙在鼓里,有我在的情况下她们竟然还敢乱来!”

  三个人略显愤怒的盯着电视,仿佛要把站在里面的前田麻里绘拖出来干掉一样!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成为全场聚焦点的前田麻里绘有声有色的说道:“这次雇佣兵武装袭击的事件的指挥员是一个中国籍的男子冷权,冷权的身份是雇佣兵组织的小队长,他的雇佣兵小队隶属与一个极端民族主义武装组织,叫做北方战略资源公司。也是近些年来,一直在国际社会上对我们日本国家经常性发动恐怖袭击的极端民族组织,当然,这也是一个雇佣兵组织,。但是他们这一次的准军事行动已经远远超出了雇佣兵执行破坏任务的范畴,性质极其恶劣,所以我们外务省定性为,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雇佣兵在大阪的行为属于有组织的恐怖袭击事件!”

  大阪第一公立医院,墙壁上的电视上播放着前田麻里绘新闻发布会的现场,邹林帅他们第一时间抬起了头,看着墙上的新闻。

  “这么快就发布新闻,日本的调查有这么快吗?”,赵健看着新闻,隐约的感觉到不对劲。

  邹林帅只看了一眼,依旧在那里来回踱步,现在就是告诉他外星人在大阪他也提不起兴趣,中队长还在手术中呢。

  陈殿峰皱着眉头,他也有和赵健一眼的预感,似乎这个新闻发布会有些不同寻常的猫腻一样子。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一个年轻的中国男子挤进了现场,在簇拥的人群中抬起头,缓缓的盯着前田麻里绘的脸。

  “23日,外务省情报部门接到准确的情报,中国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先生即将来到大阪市进行访问,同时对和田市在大阪投资的项目和企业进行考察,凌忠浩书记来到大阪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考察前期和田市在大阪的投资开发项目,而冷权,也就是这次雇佣兵袭击的核心成员,受到第三方的雇佣,潜伏到大阪市执行刺杀凌忠浩书记的行动,这就是导致整个事件的起因,在凌忠浩书记到达大阪之后的第二天开始,雇佣兵组织先后在千盛集团、天水庄园、大阪交通署大楼、海上油气田平台和大阪警察总署,进行了规模不等的刺杀行动,在各界的极力保护下,雇佣兵组织刺杀凌忠浩书记的行动均已失败告终”

  “在最近的海上油气田刺杀事件中,在中国特种部队成员的协助下,我们成功的在现场生擒了主犯冷权,然而冷权在大阪的势力和接下来的行为出乎我们的预料,他在大阪市内潜伏的渗透势力勾结了雇佣兵组织的内部,由于他们的极端民族的表现,直接发动首先袭击大阪警察总署的行动,直接使我们的警察机构濒临瘫痪!”

  前田麻里绘缓缓地说道:“在接到大阪城市紧急预案之后,东京快反部队第一梯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大阪市,执行反恐维稳任务,之后由于雇佣兵组织劫持了东芝商厦,最终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下面的记者忽然打断了前田麻里绘的话:“前田情报官,据我们了解,中国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先生在大阪多次遭到刺杀,但是在保护凌忠浩书记和对抗雇佣兵恐怖袭击的过程中,无论是大阪市的警察还是后期的快反部队,都没有发挥重要的作用,或者说只是起到了辅助作用,尤其是这一次的恐怖袭击事件。据我们所了解,是中国委派保护凌忠浩书记的三名特种部队的战士解救了东芝商厦的全部人质,而东京快反部队和特警队伍的军警,先后三次对东芝商厦进行强攻解,均以失败告终,请问前田情报官,作为这次快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之一,快反部队的行动失败你作何解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