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五章幽灵对决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43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突然间,于磊冲了出来,对着特警脚下的纸包开枪,嘭,巨大的爆炸中六个特警的身体惨烈的四下抛起,炸成两截的尸体惨烈的丢在小巷,那是他昨天制作硝酸甘油的时候用棉花浸泡的炸药,不同于液态硝酸甘油,是十分稳定的炸药。

  于磊站了出来,持枪检查了一下一动不动的那些特警,对着那些特警的头部补上了机枪,确定了他们死亡后才向巷口哪里跑去。

  特警直升机在半空盘旋,发现了巷口的战斗和于磊的杀戮:“各单位注意,疑犯身上有爆炸装置,已经炸伤第一防爆小组,向巷口方向逃窜,救护组注意,立即前往巷口,抢救伤员,重复一遍,立即抢救伤员!”

  对讲机里传来直升机的无线电,刚才的爆炸声和直升机的即时信息已经让他知道了于磊的位置,杨旭立即冲了过去。

  于磊抬起头看着头顶飞来飞去的直升机,立即端起突击步枪瞄向了直升机的尾翼。

  正准备开枪的瞬间,两声枪响从侧面传来,于磊的突击步枪飞了出去,于磊没有丝毫犹豫,顺手掏出手枪对着枪声的方向开火。

  冲出来的杨旭*退于磊的步枪之后扑向了于磊,子弹沿着杨旭的脸颊擦过,抬起一脚踢向还没有回过头的于磊,于磊下意识的拱起身体,杨旭的腿从于磊身边擦过,于磊的枪口对着杨旭扫来,杨旭接连推开,两个特种部队的精锐士兵,手持枪械近距离格斗,挡开彼此攻击的同时避开射过来的子弹。一番较量之后,两个人的衣服上都是子弹擦过留下的痕迹。

  “够了没有?”

  杨旭的声音带着愤怒,一把抓住了于磊指过来的枪口,上前一步,一圈狠狠的轮向于磊的脸颊:“我们两个人的恩怨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

  于磊一把抓住杨旭的拳头,后肘狠狠地撞向杨旭的腹部,一脸狰狞:“当年你的任务只是抓捕于家村的毒贩,为什么还要杀那么多人?”

  “你住嘴!”,杨旭对着于磊左右加攻,依次*退于磊的攻势。

  “闭嘴的是你,我的一生都因为你才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拥有荣誉的军人,因为你,我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暴徒,这都是因为你!”,于磊挡开了杨旭的拳头,抬起膝盖,狠狠地顶向杨旭:“我杀了他们,那么你呢,这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报仇,他们又怎么会来抓我,我又怎么会杀他们,你才是最终的始作俑者!”

  啪,于磊的拳头被杨旭抓住,杨旭盯着于磊,目光露出复杂的神色。

  于磊的脸上写着疯狂和扭曲,仿佛早已经丧失了理智,于磊狰狞的冷笑了一下:“被我说中了,你才是真正的魔鬼,这些人只看见我的残忍,那么你的残忍呢,在于家村哪里,你作为狙击手,有多少机会可以让他们不死的,可你却赶尽杀绝,你这个伪善的军人,还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于磊的拳头狠狠的轮向杨旭,杨旭的身体惨烈的飞了出去。

  天空中的直升机盘旋在他们的头顶,飞行员和观察员清晰的看到两个人的格斗:“各单位注意,杨旭中士已经控制住了于磊,周围特警立刻前往巷口”,空中命令刚刚发出,后备梯队的特警部队立即冲向了指定的巷口。

  “够了”,杨旭站了起来,手枪指向了于磊的眉心。

  而于磊的手枪也同样对着杨旭的额头,目光中带着诡异的神色:“这都你是的错,幽灵!”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那是特警后续应急部队赶过来的声音。

  “炸弹到底在哪儿?”,杨旭厉声问。

  “哼,你阻止不了”,于磊的目光闪烁着疯狂:“那些人注定因为你而死,你想守护的,我就一定要摧毁,因为你也摧毁了我想守护的一切!”

  “到底在哪里?”,杨旭吼了出来,手枪的击锤扳了下来。

  “哈哈哈”,于磊病态的笑了起来:“你也有今天!我知道我逃不了了,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得逞,那些马上死去的人,都是我的陪葬品”

  身后的特警越来越近,杨旭回过头,目光复杂,忽然回过身,对着角落开枪,嘭,电闸盒爆出一阵火花,大片的电光阻拦了特警的攻上来的去路。

  “在我摧毁你之前,我早已经被你的父亲摧毁了”,杨旭的目光闪烁着冰冷:“无谓一切的不光只有你这个疯子,还有我!”

  杨旭盯着他:“我今天能过来见你完全是因为李沫,如果你还想让李沫活下去最好告诉我炸弹的位置,否则……不是只有你会杀人……如果你不想让李沫比你父亲惨!”

  于磊目光一紧,换了一种神色。

  “我说到做到!我早就说过,你对我的了解很局限呢,给我滚,十二点之前炸弹要是爆炸了,你就等着给李沫收尸吧!”,杨旭的目光闪烁着疯狂,那种目光分明是于磊的眼神。

  于磊盯着他,淡淡的冷笑了一下,转身向巷子深处逃去。

  杨旭的目光中始终没有退去冰冷,或者,他和于磊真的是同一种人!

  特警冲过来的时候于磊早已经消失,特警全面在整个街区拉网搜索,但是却没有于磊的下落。

  “给我找,必须找到他,无论死活!”,林尚正气愤的拍着桌子。

  安全局探员几乎全部出动,在整个城市搜查于磊的下落,不仅是安全局,警车的警笛声也在整个城市响起。

  ……于磊,为什么……李沫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滴清泪落在地上,那是她对自己所有的痴恋留下的眼泪,最终,他依然一无所有,她期待的人,永远不会回到她身边。

  警察几乎封锁了全城搜索于磊,奈何于磊的狡猾是他们始料未及的,经过几番追逐,最后也没有找到于磊的身影。

  市区医院,医生对特警和武警伤员紧张的医治着,干净整洁的医院一片混乱。

  医院病房中,杨旭隔着窗口看着里面抢救过来的李沫,李沫依旧在重度昏迷中,子弹贯穿左侧肺叶,现在只能用呼吸机呼吸,就算痊愈了也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

  “伤了23个弟兄,殉职了9个,还有3个没有度过危险期,有4个兄弟永远站不起来了”

  向林尚正和陈殿峰汇报情况的副局长难过起来:“一个美军的逃兵怎么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伤亡”

  “他不是普通的逃兵!”,陈殿峰摇了摇头,叹气道。

  “出动了那么多人,还没有找到于磊吗?”,林尚正没好气地问他的下属。

  “没有”

  “炸弹找到没有?”

  “还没有找到”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林尚正愤怒的大喊:“还有5分钟就十二点了,还没有找到,我不是说了吗,安全部所有人都要出动”

  “已经出动了,所有人都出动了”,探员被骂的不知所措。

  林尚正气愤的转过头冲着杨旭喊:“我就知道他在耍我们”。

  特警直升机上面的监控和侦查员都已经看的非常清楚,杨旭放走了于磊。

  杨旭没有说话,冷静的盯着里面的李沫。

  过了一会儿,杨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杨旭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李沫怎么样了?”电话中传来于磊冷静的声音。

  “放心,她还活着,你的声音这么镇定,看来你已经恢复正常了,我们的承诺还算数吧,炸弹在那里?”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12点之前它会爆炸吗?并不是我安装了定时器,而是12点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出现在哪个地方,你我都知道,硝化甘油极不稳定,任何触动都会爆炸”。

  杨旭恍然大悟,转过头对林尚正说:“炸弹在学校,马上派人过去吧,通知全市的各个学校,千万不要再12点之前放学,炸弹应该在校门口!”。

  林尚正点了点头,看着他的手下:“听见没有,还不快去办!”

  “呵呵,不愧是幽灵,一点就通嘛”,于磊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杨旭冷笑了一下:“你还有12个小时可以逃走,别说我没给你机会,12个小时后,我绝不会放过你!”

  “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的仁慈了”

  “你大可不必”。

  于磊冷笑了一声:“那可真是可惜了,我不需要你给我机会,我的仇还没有报,我为什么要走?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结束呢”

  “你想怎么样?”,

  电话中沉默了一下,忽然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醒过,我必须在我清醒的时候了解我们的仇恨!”

  “好,我等你,约个地点!”,杨旭丝毫没有退缩。

  “上次在造纸厂那里我们好像没分出胜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勇气回去”。

  杨旭笑了:“好哇,在我们彼此开枪之前,我想找你谈谈”

  “你我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你我之间应该死个明白,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在于家村赶尽杀绝吗?”,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一下:“好,我和你谈”

  “南新区世纪名苑下面有一家餐厅,我在那里等你”

  “是闹市区呀,你不怕我发疯?”

  “我怕你不敢去!”,杨旭放下了电话。

  “他在哪里?”,林尚正和陈殿峰走了过来,杨旭没有说话。

  “他在哪儿?”林尚正加重了语气。

  杨旭笑了一下:“其实不是于磊有多厉害,如果和于磊调换位置,我和他的破坏力都是一样的,特种部队的战略狙击手说白了就是古代的刺客,我们懂得侦察,懂得伪装,懂得反侦察,懂得野外生存,也有绝对的把握让警察找不到我们,因为我们都经过特殊的训练”。

  林尚正和陈殿峰仿佛听出了杨旭这些话里的意思。

  “说这些干什么,我问你于磊在哪里?”

  “他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有人去阻止这个疯子,但绝对不是你们”,杨旭看着他们:“让我去,这本来就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你有病是不是?说来说去你还是和当初一样”,林尚正觉得杨旭简直不可理喻。

  “我和他之间无论谁死,都将结束这件事”,杨旭看着他们:“这是目前唯一能把伤亡降到最低的办法,你们应该对我有信心”

  “你……”,林尚正气的说不出话,但他知道,杨旭的话虽然偏激,却是事实。说句不负责的话,这的确是唯一一个把伤亡降到最低的办法。

  “让我去解决他!”,杨旭说:“无论结局是什么,都将平息这场恩怨”。

  林尚正和陈殿峰相互看了一眼,用眼神交换了彼此的意见,最后都无奈的点了点头。

  杨旭回过头看着病房里的李沫,心思凝重,不知道是因为李沫的可怜还是沉重的心事压得他喘息困难。

  陈怡走了过来,站在他身边,她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不用劝我,这件事我必须去面对!”,仿佛知道了陈怡想说什么,杨旭先开了口。

  陈怡摇了摇头:“我知道我劝不住你,我也没打算劝你”。

  陈怡看着他:“上次我受伤的时候,我醒来时医生正在给我输血,你是怎么搞得?你怎么不帮我止血呢?把我扔到医院就不管我了”。

  杨旭没想到陈怡会说这些,弄得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怡笑了笑:“战场自救互救可是你教我的,你怎么忘了……”,陈怡的笑容有些苦涩:“如果,你中枪了,千万不要挣扎,不要乱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呼吸,慢慢呼吸,这样会延长你的时间……”陈怡哽咽了:“……这是一个医生教我的,很管用的”。

  陈怡的眼睛笼罩一层雾水,情不自禁的抱住杨旭:“你答应过我姐姐要照顾我的,你不可以食言,你要回来照顾我”,陈怡像小孩子一样躲在杨旭怀中哭泣,让人心碎。杨旭的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心口的刺痛让他呼吸困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