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章绝命部队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524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三年后,和田市……

  “为什么,你到底是谁呀,想干什么,干嘛跟着我”

  仿佛噩梦一般的双眼无处不在,窥视着黑暗中的罪恶灵魂,封闭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阳光,灰暗中的年轻人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仿佛这个困兽已经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困秋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

  叮叮叮,电话唐突的声音让年轻人的精神恍惚一怔,叮叮叮,电话的声音像是希望的开头,也像是地狱的召唤,让年轻人惴惴不安,不敢去接,叮叮叮,电话声一再响起,让年轻人脆弱的神经不由得绷紧,年轻人恐怖的看着电话,缓缓的走了过去,拿起了电话。

  “喂”

  “哼,杨林”

  年轻人一听是陌生人的声音,瞳孔因为极度紧张而一紧:“你是谁?”

  电话那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唐突的传来笑声,那狰笑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厉鬼。

  “你他妈少跟我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谁呀?”

  话筒中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诡异的狞笑,仿佛在嘲弄这个惊恐万状的生命,杨林奋力的放下电话,精神极度紧张的他又跳又叫,整个房间里乒乒乓乓的响了起来,他发疯的砸东西,用这种近乎愚蠢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恐惧。

  黑暗中的幽灵淡淡的冷笑起来“干嘛不杀了他?”,雇佣兵头领侧着目光看着那个近乎病态的枪手。

  枪手转过头,满脸都是报仇的喜悦和病态:“还不是时候,他要活到明天,因为我是‘幽灵’,所以必须精益求精,说他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

  雇佣兵头领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是个疯子,好像比我都疯狂!”

  枪手看着他,忽然问一句:“冷权,你为什么帮我?”

  雇佣兵头领冷权盯着他的眼睛,冷冷的笑了:“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幽灵’!”…………

  第二天中午,一声枪响回响在嘈杂的天空,躲在没有任何狙击条件的密室中的杨林被打穿头颅……

  第三天傍晚,一声枪响在御风广场,在广场人最多的时候林聪被狙杀……

  第四天上午,和田市企业家陈伯康在公路上被狙杀……

  而在之前,和田市已经发生了接连发生了两期恶劣的枪杀案件!

  杀手没有任何目的的杀人,案情没有任何进展,一时间和田市民众人心惶惶,记者围在公安局外面,堵住了正要出去的和田市公安局长陈殿峰。

  “陈局长,对于近日来无名杀手案您有什么看法?”

  “杀手连续多日枪杀无辜民众,公安局将会采取什么措施逮捕杀手呢?”

  “案情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进展,公安局究竟会给民众怎样一个交代”

  和陈殿峰局长沉着脸,没有回答记者任何问题,在警员的保护下走上了警车,不顾记者的纠缠离开了公安局。

  上车之后,陈殿峰看着车窗外,深深地叹了口气:“绝命大队,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警车绕过了几个街区,直接开到了郊区当地驻军部队的大门前,警卫没让他们直接进去,正门的值班中士打电话向部队首长汇报。陈殿峰的司机小张倒是有点郁闷,没想到堂堂的公安局长竟然进不了一个破部队的门。

  小张眼里的“破”的确是眼里看到的,营区的大门像80年代的部队大院营门,没什么气派,粉刷的墙壁上还有几处脱皮的地方,墙角还有雨水冲刷过的痕迹和苔藓,门口的两个哨兵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站的笔直,端着两只乌黑的自动步枪简单的站在那里,还时不时的朝四下看看风景,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哨兵的样子,甚至连政府门口站岗的武警都不如,这还是正规军吗,简直就是个民兵营。

  仿佛看出了小张的疑惑,陈殿峰还是故意问他:“怎么了小张,跟我出来还郁闷了”

  “局长,这是什么破地方呀,您能来就给足他们面子了,居然还敢把你拦在门外”小张替陈殿峰抱不平,当了局长司机这么久,好像还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是部队!”陈殿峰将部队这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什么部队,也就是个二流部队”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陈殿峰无奈的笑了笑。

  堂堂的精锐特种部队竟然让小张说成了二流部队,要是让这个营区的战士听到,还不得撕烂他的嘴。

  小张说:“您看门口的哨兵,有个兵样吗,就这么几个人出来站岗也不怕影响部队形象”

  陈殿峰笑了:“你见过两个同时携带自动步枪的哨兵吗?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些哨兵是在东张西望吧?”,陈殿峰的目光闪烁着独到的锋芒。

  也难怪小张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不了解部队,更不会知道这里的存在。

  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部队似乎只有两种;一种是在98抗洪和汶川地震中舍生忘死的人民子弟兵形象。另一种就是国旗护卫队和大阅兵中那些踢出一国风采的分列式方阵。老百姓只看他走路的姿态就能看出他是不是当兵的,这也难怪,和平年代的大背景让民众完全忽略了这支部队的存在。

  这支部队极其低调,没有军区大机关的气势,门口的哨兵也没有中南海紫光阁那样的风采,但这支部队是靠真本事说话的地方,这点从眼前这两个被小张贬的一文不值的哨兵身上就能看出来。

  陈殿峰心里明白,部队一班哨最少一个小时,要真像国旗护卫队的战士那样雷打不动,腿早就僵了,真有个情况哨兵又怎么处置。眼前这些哨兵的站姿叫“跨立”,能够节省体力。他们刚才绝对不是东张西望,从那锋利的眼神里陈殿峰敢断定,方圆300米之内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还有他们的枪!军区早就有过规定;营门哨兵三人一班岗,两人携枪带弹,还有一人拿防暴棍警戒。这种执勤虽然保证了枪支管理没有隐患,但真有个突发情况还真处置不了,万一哨兵在迷糊一点那就更完了,而这两个哨兵竟然荷枪实弹的端着两把枪!他们持枪的姿势分明是准军事行动中的战术持枪动作,出现情况他们能第一时间开枪,这些细节都充分说明这不是一支普通的部队,当然,这一点也只有当过兵的陈殿峰能看出来。

  值班室的中士走了出来,跑向陈殿峰这里,中士礼貌的对着车里的陈殿峰敬礼:“陈殿峰同志,参谋长已经同意你进去了,但是车不能进去”

  “明白”陈殿峰当然知道部队的规矩,回头看了一眼小张:“你在这里等我”

  小张点了点头,嘴里却在嘟囔:“什么破部队,连局长的车都不让进”

  陈殿峰没理会小张的废话,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仰望大门上悬挂的八一军徽,不知为什么,这一刻的阳光格外耀眼,仿佛燃起一种神圣,陈殿峰的步伐不知不觉中变得整齐有力,仿佛年轻了十岁,又回到当年身穿绿军装的时代。

  多少年了,这是他一直向往的地方,当年还是特务连排长的时候他就奔着这里拼命,如今已经转业十年了,对这里的情怀却丝毫没有减少,“绝队!”,我终于来到这里了……中国陆军绝命突击大队!

  四十多年前,这支部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成为我军战功赫赫的侦察大队,二十多年前,当中东的高科技现代化局部战争瑰丽的展现在国人面前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未来的战争格局不是持久战,不是大战役,而是高科技的特种作战,于是,这支拥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再一次进入祖国和人民的视线!

  大队机关楼前,头发有些花白的参谋长李修国背着手,迎接从大门口走过来的陈殿峰,两个从同一个特务连出来的老战友站在一起相视而笑。

  李修国走向前,一拳捶在陈殿峰的胸口:“你个王八犊子,当了局长就牛*了是不是,老战友聚会吃个饭都不过来,还得我求你是不是,今天你要是不把上次的酒喝回来,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哎呦”陈殿峰咧着嘴退了一步:“你能不能轻点,这把老骨头一会让你打散了,上次不是有事吗,你还好意思说我,今年我都找你七回了,有个时间出来聚聚,哪一次你来了?怎么,我才迟到了一回你就不干了,还好意思说我摆谱,也不知道咱俩谁的谱大”

  “哈哈,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喝个二斤,你就别想出这个门,怎么,到了我的地盘还敢跟我讲条件?”

  说话间,李修国的膀子搂上了陈殿峰的脖子,用力搂了一下,这一用力不要紧,陈殿峰差点背过气去,憋得直翻白眼:“你轻点行不行,要我的老命呀,可看这是你的地方了,这么霸道”。

  李修国笑了一阵,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忽然一阵感叹:“十年前,咱俩参加选拔绝命大队的猎人三栖集训,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李修国看着陈殿峰:“你落选了,三年后你就狠心的离开了部队”

  陈殿峰无奈的苦笑:“不是我狠心离开部队,是我不能再拖部队的后腿了,部队不需要我了”

  李修国一听这话心里一酸,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陈殿峰抬起头看着部队的天空,格外的蓝,又看了看自己的老战友,又想起十年前,两个中尉排长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闯进了“绝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