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八章雷霆出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11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深绿色的丰田车从绝命大队开了出去,杨旭面色凝重地看着车窗外。

  “如果你上次听我的,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事”,杨旭回过头盯着旁边的林尚正:“我真想毙了你”

  “等你干掉了于磊在毙了我吧”,林尚正无奈的点燃一支烟。

  “你就别说他了”陈殿峰说了一句:“他肠子都快悔青了,想想现在该怎么办吧,于磊要我们明天十点之前把你和李沫交出去”

  “那就交出去吧”,杨旭很不在乎。

  陈殿峰瞪了他一眼:“你想死呀”

  “死的不一定是我,但是你不按他的要求做,死的就真不知道是谁了”杨旭看着林尚正:“李沫还在你那里?”

  “没错”

  “带我去见她吧”。

  安全部的牢房里,杨旭和林尚正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李沫看见杨旭进来,毫无色彩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神色,不过不是他们期待的色彩,而是怨恨。

  “她绝食三天了”,林尚正提醒了他一下。

  杨旭点了点头,把带过来的宵夜放到了床头。

  “绝食有什么用,能救得了于磊吗?”,杨旭坐在了床前,看着她:“明天我带你去找他,吃点东西,我怕你没力气跟他走”。

  李沫忽然坐起来抓着杨旭。

  “喂”,身边的警卫和医生立即按住了李沫。

  “放开我,放开我”,李沫拼命的挣扎,狠狠的盯着杨旭:“你这个恶魔,于磊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李沫气愤之极:“他从伊拉克回来的时候就患有精神分裂,他想回国,想回到他的家人身边,你却杀了他全家,是你害了他,他不想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他本来不是这样的,因为你他才会变成这样!是你断绝了他的路,让他走投无路,是你*他的,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杨旭摸了摸被李沫抓伤的脸,回头看了一眼林尚正:“你们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话单独跟她说”

  “你能不能搞定?”林尚正有点怀疑。

  “放心吧”。林尚正看了一眼李沫,然后叫其他人出去了,杨旭看着门关上,回过头看着李沫。

  “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杨旭平静的说。

  李沫看着杨旭的眼神依旧充满仇恨和戒备。

  “在造纸厂,他用陈琳的假象骗我,我险些上当,当我发现是个圈套之后,我为什么没有去追于磊?”,杨旭看着她“如果那天追向于磊的是我,他绝对逃不掉的,也许我没把握杀他,却有绝对的把握让他脱不了身,不光是那个时候,你回想一下你就知道,我早就知道林辉就是于磊,为什么我没有揭穿他?而是等他把戏唱到了最后,等他露了底我才出手……我为什么这么做?”。

  杨旭低着头,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忏悔:“我放他走是想给他一个机会,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如果他能就此罢手,远走高飞,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我一厢情愿的这么想,尽管我很想杀他……我只能抓住你,是因为你已经暴露了,而且死了这么多人必须有人负责,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但我知道你如果作出选择,也会选择这条路”。

  杨旭看着李沫逐渐放松下来的神色。

  “于家村那一战我的确可以不杀一人,我没有那么做,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也充满了仇恨,和现在的于磊一模一样……但是我杀死于立江之后我才发现,很多事不是那么简单,不是所有的仇恨都可以用枪解决,我可以杀死让我痛恨的人,但是仇恨不会放过我自己,我不是故意杀你姐姐的……”。

  杨旭看着李沫:“明天我不会动手,我放过你和于磊,如果你有本事让他永远失踪,就等于救了他一回,记住,你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过了明天,我会追杀你们,我是中国陆军军人,我不可能容忍他的杀戮还无动于衷”杨旭的目光笼罩一层狠色:“他杀了太多无辜的人!”

  “他不是这样的”,李沫流着泪:“他绝不是这样的人”

  杨旭看着她:“珍惜你们明天的机会,过了明天,无论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于磊,让他死在我的枪下,或者,他有本事让我死在他的枪下!”

  杨旭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出去,留下李沫一个人痛哭流涕。

  于磊,我可以保证你明天能活着离开,就算是我欠你的都还清了,过了明天你我之间必须有一个人死!要么是我!要么是你!

  城市的边缘,混乱的角落里,于磊专注的将弹夹里压满了子弹,又将弹夹装入枪上,于磊的目光闪烁着复杂的光华,仿佛是一条条带着血泪的尸骸,被他压入充满仇恨的枪膛,脑海中,全是那些血与火的恐怖记忆……

  ————“小心,别过来,小心”。

  重机枪的子弹哒哒哒的从面前扫过,没有掩蔽好的战友在枪弹中支离破碎,这里充斥着火药和血腥的气味,到处是被子弹溅飞的黄沙,耳边除了子弹破坏的声音之外就是战友绝望的哭嚎,伊拉克的反政府武装分子依旧在疯狂的朝他们扫射。鲜血,黄沙,爆炸,尸骸,燃烧的烈火和鲜血,那是一幅人间炼狱的场景,于磊卧在黄沙里,拼命的掩藏身体,子弹从身边一排排的扫过,飞溅的阵阵黄沙溅落在身上,他惊恐万状,死去的战友就倒在身边,那种恐惧歇斯底里————

  开枪,快开枪,不开枪你就死!战友血淋淋的身体就叠摞在面前。

  “开枪,不开枪你就死!”于磊在斗室中喃喃自语。

  “开枪呀”,于磊忽然掏出手枪指向了面前的镜子,枪口对准了镜子中的自己,于磊的笑容带着病态,他忽然憎恨自己,想打死自己。

  “你为什么不死?那么多兄弟都死在战场上了,你为什么不死?”,于磊激动地喘着粗气,仿佛能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

  “开枪呀”于磊大喊一声,一拳打碎了镜子,破碎的镜子上出现了无数的自己,他发疯一样的大喊大叫,内心深处的愤怒、恐惧和无助无休止的冲入脑海。于磊跌坐在地上,发疯的叫喊,手枪颤抖的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开枪吧,开枪呀”,像是自己的灵魂在劝说身体,好像他的身体再也不受控制,于磊痛哭流涕,却不知道那一刻他究竟是想杀死自己还是想杀死别人。

  忽然于磊无力的放下枪,像一个丢失了灵魂的躯体。

  “呵呵……呵呵……”,于磊傻笑起来,对着自己说:“让你开枪你又不开,杀不了我,呵呵,呵呵”

  那样平淡的话语没有任何修饰,正常的让人毛骨悚然。

  滑落的手枪无声无息的被一个人捡起,指向了他的头颅。

  于磊抬起头,看到李雪无声无息的笑着,看不出她的笑容中究竟带着怎样的色彩,或是怎样的诡异。

  “呵呵”,于磊依旧傻笑,仿佛对这一枪无限期待

  于磊迷失的目光盯着门口,忽然露出冷笑:“你走,我在老地方等你”

  于磊看着神情诡异的李雪,有那么一瞬间李雪是静止的,他再转过身的时候李雪已经不见了,仿佛习惯了李雪来去无踪的性格,他没多看一眼,右手缓缓的从床下掏出M40A1狙击步枪……

  门的外面,整个楼道里都是依托着墙壁的特警队员,他们端着95-1突击步枪,装备精良。神经绷紧的盯着那道防盗门,塑胶炸药早就安装完毕,只等最后的一声命令,爆破、击毙于磊,仅仅是一秒钟的事情。

  门的里面,于磊看了看窗外,低声自言自语:“左边两个,右边四个”

  仿佛拥有天眼,他已经洞察了一切,那些自以为潜伏的很好的狙击手早已经暴露在于磊的面前,他们还自以为高明,殊不知于磊早就不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烂尾楼的脚下停着几辆厢式汽车,里面的警察紧握武器,面色凝重,和平时警笛长鸣,警灯闪烁的气势相比,警察这次低调了很多。刑警队长卜香伟端着85狙击步枪,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一座旧楼的阳台上,瞄准镜淡定的瞄向于磊的窗口。指挥车里的陈殿峰和林尚正盯着监视屏幕,时刻了解攻击的进程,多少年来,这个城市从未有过这样的阵势。

  “总攻!”陈殿峰对着通话器喊了一声,楼道里的特战队员按下了塑胶炸药的起爆按钮,砰的一声巨响,之后出现的却不是他们意料的防盗门倒下,特战队员鱼贯而入,枪毙于磊。

  塑胶炸药的分量是平时的分量,可是却威力大得吓人,一股膨胀的火浪从破碎的防盗门中喷涌而出,强烈的火焰瞬间吞没了整个楼道和准备强攻的特警,大片火光从窗户喷出,对面的旧楼上的狙击手们都惊讶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指挥车中的陈殿峰和林尚正吃惊的看着浓烟滚滚的楼层。

  “是煤气爆炸!”,林尚正反应了过来.

  是于磊干的,可是这样的话他是不是也死了,但这只能说是他们期望的侥幸,一种不安的感觉瞬间笼罩在陈殿峰和林尚正的身上。

  火焰浓烈的房间里,燃烧的大堆雨布从地上掀起,躲在下面的于磊端着狙击步枪站了起来.

  砰、砰、砰、砰,浓烟滚滚的楼层里传来略带节奏的狙击步枪响,对面旧楼潜伏的狙击手纷纷中弹倒地.

  “我中枪了,快来救我!”

  “他打断了我的动脉,快救救我”

  “队长,我受伤了,支撑不住了”

  “队长,不行了,我也中枪了”

  通话器中哀嚎一片,呼救声瞬间占据整个通信网络。混乱的呼救和命令同时充斥着频率降噪的通话器,指挥车里,陈殿峰和林尚正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他妈的,他怎么会察觉呢?”。林尚正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于磊怎么会知道呢。

  也许这一刻他想到的是有内鬼,或者是于磊在楼下安置了隐蔽的摄像头,他唯一没有考虑的就是这个经过实战的老兵从战场上带回来的绝对警觉。这不是一个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所能体会的,那种来自战场上的残忍和戒备早已融入于磊的灵魂,他能从战场上几番浴血都能全身而退,靠的就是这些警觉。林尚正不懂,却不代表杨旭也不懂,这也就是为什么杨旭第一眼看到于磊的时候就怀疑他的原因,那种与生俱来的杀气就算隐藏的再好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楼道中,被炸得晕头转向的特警艰难的爬了起来,刚刚爬起,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戳向了自己的眉心,砰,特警的天灵盖被活生生的掀开,红白相间的脑浆四下飞溅……

  指挥车里的陈殿峰和林尚正试着和强攻的特警联系,却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枪声和惨绝人寰的哀号,仿佛通话器的另一端连接的不是它们的战士,而是通往地狱。

  “萧队长,萧队长,报告你的情况,报告你的情况”,通话器中依然是断断续续的枪响和惨叫,陈殿峰的面部神经抽动起来,巨大的不安瞬间笼罩在他的身上。

  楼道里,一个倒下的战士身边还在响着通话器的声音,于磊淡淡的冷笑一下,捡起通话器:“不用叫了,他们不会回答你”

  通话器那一头,陈殿峰吃惊的听着于磊阴阳怪气的声音。

  楼道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被炸的晕头转向的特警怎么可能是这个老兵的对手,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楼道的墙上飞溅着战士的血肉,粘稠的鲜血沿着楼梯的台阶缓缓的向下流淌,汇集成溪。

  于磊站在尸骸之中淡淡的冷笑:“陈殿峰,你不该让他们过来送死”。

  陈殿峰愣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最精锐的一只特警竟然全军覆没。

  “你让我想起了五角大楼那些官僚,正因为他们,我们才在北非这个地方流血”。于磊丢下通话器,迅速撤离,他从垃圾倾倒口跳了出去,又从垃圾坑里探出头观察了外面的情况,附近的警察的确把这里包围了,一般的匪徒见到这个阵势肯定会立马投降,而于磊却笑了。

  “陈殿峰,我给你机会,看看你能抓到我吗?”,于磊端着狙击步枪跳了出来。

  “他在那里”,武警发现了窜到小巷后面的人影,飞快的追了上去,卜香伟从白光瞄准镜里观察了一下,于磊的身影一晃即逝,追过去的警察却成群结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