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二章幕后黑手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41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了三天前。太平北部的科尔加菲亚岛,北方公司东北亚行动部的总部,刚刚登上小岛的李鹏在主管特别助理的带领下走到了丁引的办公室。

  ————“丁先生,总公司委派我过来协助你清理门户,关于那个冷权,我对他了解的不是很多,还请你告诉我关于这个冷权情况”,李鹏话虽然说的很客气,但丝毫没有在乎丁引,他是总公司派遣过来的,说的直接一点也是总公司特派员,何必给你这个主管面子。李鹏也不等丁引邀请,子集就坐在了丁引办公桌的对面,掏出酒壶喝了一口。

  出其意料,丁引并没有生气,李鹏绰号神父,这个名号是董事长给起的,并不是因为不信奉天主教,而是因为他活得潇洒,不在乎任何人,而且深得董事长的欣赏,当然不会在乎他这个主管。

  丁引知道这个人惹不起,对他也自然客气:“这个当然,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丁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慢条斯理的递到李鹏的面前:“冷权会出现这种行径,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也很遗憾,他是个人才,在狙击的技能上,在北方公司里他的实力仅次于你”

  李鹏听到丁引对冷权的评价,竟然淡淡的微笑,表示默认,那只能怪他自己不珍惜机会,想到这里,李鹏竟然也替冷权惋惜。

  李鹏拿起文件翻看了起来,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他看得很仔细,要不了多久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对手了,而且是个实力很强的对手,虽然公司的人都说他的实力在自己之下,但是他们却从未交手,李鹏的头脑非常清醒,他才不相信那些谄媚小人的高帽,这个冷权说不定实力在自己之上,都是战场上经历血雨腥风的人,都知道轻敌的后果,所以他们谁也不敢小看谁,鹿死谁手,只能等到其中一个人死了才知道。

  “总裁除了让你除掉冷权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交代吗?”,丁引试探性的问。

  李鹏看着他:“董事长没有其他的要求,丁主管有什么交代的吗?”

  丁引淡淡的微笑:“其实对于公司而言,真正的隐患不仅仅是叛变的冷权”

  丁引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另外一份文件,放在李鹏的面前,李鹏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拿起了文件:“这是什么?”

  “是我们当前真正的威胁!”,丁引盯着李鹏。

  李鹏眉头皱了一下,翻阅起那份文件,那竟然是一个人日本人的身份档案!

  “安倍晋?这是什么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李鹏看着文件里面的照片,淡淡的问。

  丁引点燃了雪茄,说:“这个人是日本大阪市的市长,我刚刚调查到,冷权之所以会违反规定刺杀中国政客完全是因为这个安倍晋”,丁引点着桌子,慢条斯理地说:“我得到的情报是,安倍竟然掌握着冷权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去,而这些事情竟然直接导致了冷权的叛变”

  “你的意思是冷权收到了安倍晋的威胁所以才会叛变?”,李鹏问。

  “这就是事实”,丁引着重的说。

  “你的意思是冷权违反公司规定一定要除掉凌忠浩就是因为安倍晋,但是除掉凌忠浩对这个安倍晋和有什么好处?冷权什么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安倍晋如此威胁他?”,李鹏迷着眼睛看着丁引,很显然对他的话还不能完全信任。

  丁引说:“这是安倍晋要除掉凌忠浩是他们政客之间的事情,我看不明白,但是安倍晋抓住冷权的把柄,应该是他过去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都不知道的事情”

  “我对任何人的过去都没有兴趣”,李鹏看着:“丁先生,你想要我怎么做?”

  丁引看着他:“非常简单。除掉冷权的同时必须要除掉安倍晋。他既然知道了冷权的事,那么也必然知道北方公司的事,这个人绝对不能留着!”

  李鹏皱了一下眉头,有些犹豫:“除掉大阪市长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么多年来,公司似乎从来没有对主权国家政府的政要人士下手,你确定这么做董事会会满意吗?”

  丁引无所谓地笑了笑:“这些年来我们除掉的政客还少吗?北方公司虽然是雇佣兵组织,但实际上就是个极端民族主义的组织,我们针对任何反对祖国的国家,日本可是列在前五位的国家之一,你不能不承认这一点吧!”

  李鹏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丁引忽然笑了:“丁先生,这话说的很不应该呀,尤其是出自你的口!”

  “事实就是事实。没什么可争辩的”,丁引显得无所谓:“我想我不用再多说了,你应该知道安倍晋会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威胁!除掉他才能保证公司的利益不会受损,我不在乎是否得罪日本,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得罪中国,这是北方公司的底线,我想你应该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回想这些事情,李鹏露出了微笑,看着前面冷权大张旗鼓的破坏,有些无奈:“你到底在搞些什么”

  大阪政府官邸,安倍晋市长的办公室里。安倍晋颤抖的看着刚刚送过来的关于大阪多个城区遭到雇佣兵袭击文件,安倍晋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喘着粗气,大阪市竟然遭到了他们的袭击,这对于他政绩而言简直就是无法抹去的耻辱,而且发生今天这种状况的最直接原因就是他自己,如果这件事情曝光了出去,非但凌忠浩不能被除掉,反而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恐怕自己的首相哥哥也帮不了自己了。

  更让他感到可气的是,大岛夏子这个明明被自己死死压制的女人竟然能和外务省情报本部联络合作,现在整个几乎都是快反部队在维持治安,而他这个大阪市的市长竟然丝毫不知情,安倍晋愤怒的拍着桌子,冷静下来之后,安倍晋忽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目前的局势对他很不利,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阪的财政赤字和政府投资的亏损马上就要在国会会议上列出来,国际银行的贷款已经几近冻结,大岛夏子那个臭女人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现在又和情报本部的人联合在一起,那么两个亿的资金漏洞很快就会被他们调查出来的。

  本来这些事情他都可以周转过来,来回补充漏洞,但是凌忠浩的来访打乱了这一切,他分明是有备而来的,所以他费尽心思的处理那些和中国合作的项目和企业,生怕凌忠浩和他的人看出端倪,所以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只能等着国际银行的在东京通报催债和财政赤字亏损的调查了。

  现在的安倍晋只能和焦头烂额来形容,当前他最大的困难就是凌忠浩,他们步步紧*丁引,半年多了,凌忠浩竟然还好好的或者,这怎能让他不着急,几次刺杀行动竟然都被凌忠浩身边那几个特种兵给化解了,这些没用的雇佣兵没有干掉凌忠浩组织,竟然还在大阪市内大开杀戒,先是把城区弄得一片狼藉,之后又把警察署给占领,现在又引来了带着军队过来的情报本部,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他们是不是疯了。

  雇佣兵的失控和情报本部的介入让他非常不安,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已经成为所有人的目标了!

  他试着联系丁引,竟然联系不上了,看来丁引已经指望不上,那些失控的雇佣兵搞不好就是他故意干的,安倍晋已经感觉到一种窒息的危险。

  难道他们的目标真的是自己!安倍晋深吸了一口气。这些日子他吧丁引*得太紧了吧,这些人毕竟是雇佣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看来他们真的生气了。

  想到这里,安倍晋按动了手边的电话,对着外面的秘书喊道:“通知三岛吉隆会长马上来我这里一趟,要快”……

  大阪警察总署中,大岛夏子看到满楼狼藉的。冷静地安排人手抢救伤员和整理受损的部门,尽快恢复秩序,警察署的办公区内,归队的警察立刻动作起来,所有特警立即进入一级戒备,荷枪实弹的在警察署内外巡逻保卫。

  此刻的大岛夏子显得异常冷静,整个城市的安全她已经交给了前田麻里绘。今天如果没有她的帮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时刻关注着后面东芝商厦的情况,虽然出动的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军队,但是他仍然隐约的感觉到不安。

  忽然,他的电话响起,大岛夏子一看,是川岛俊逸的。

  “什么事?”

  “夏子署长,政府官邸这里已经被部分快反部队和我们的特警保护了起来,目前这里很安全”

  大岛夏子点了点头,但这不是她所关心的:“安倍市长有什么动静吗?”

  “目前市长有些反常,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没有任何命令,甚至没有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是他在这个关头竟然要见三岛吉隆会长”

  大岛夏子的嘴角竟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嗯,我知道了,一定要保证市长的安全明白吗”

  “明白”

  东芝商厦里面,宣立军和凌忠浩在雇佣兵的押解下走向了复四楼总经理办公室,这间小小的办公室已经成为雇佣兵的临时指挥部了,而在郊区临的指挥部里只有七个人在留守。而且这七个人竟然都是没有枪的雇佣兵,他们都是电子*作的高手,他们远程遥控着无人机,暗中监视着大阪城市的一举一动,无人机的监控图像和视频每隔一分钟就要发送到东芝商厦哪里。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坐在里面的吕超斜着目光看着走进来的宣立军和凌忠浩。坐在办公桌前的冷权竟然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走进来。

  你们终于来了。

  宣立军很不客气的走到桌子前,盯着他:“这么快就想我了,这好像不是你冷权的作风了,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还找我干什么?”

  冷泉淡淡的微笑:“说完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还有很多话没对你说呢”

  “我对你的故事已经没兴趣了”,宣立军冰冷的看着他。

  冷权站了起来,看着他的中队长:“你真的认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吗?”

  “你还想怎么样?杀了我,我怕你没这个本事!”宣立军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怎么会杀你呢,你可是我的中队长,当年对我照顾最多的那个人,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一定会有个了结,但不一定就是你死我活呀”,冷权淡淡的微笑。

  吕超在一旁冷眼旁观,他可不愿意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那绝对是自讨没趣,想了想,站起来走了出去。

  紧接着,冷权把目光投向了凌忠浩:“凌书记,你可真让我费了很大的神呢,这半年的准备,死了这么多人,都是为了你呀”

  凌忠浩淡淡的冷笑:“我这把老骨头撑到现在还没有死,让你失望了吧”

  冷权苦笑了一下:“我不会在乎这些,说实话,我怎就没有认真的杀你,否则,你以为你手下那些人真的能挡住我吗”

  “这我倒是相信”,凌忠浩点了点头,深邃的看着他:“这么说我应该对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刺杀感恩戴德了”

  “那倒不至于”,冷权无所谓的说:“你是一个好官,在和田市侦查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有很高的名望吗,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做到了,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明明知道来到日本就是九死一生,竟然还赶过来,值得吗?”

  “当然值得”,凌忠浩不假思索地回答。

  冷泉鼓了鼓掌:“很好,我很佩服你,是个好官,我突然不忍心杀你了”

  “我应该感到庆幸了,那么你今天为什么还要我过来,就是为了当面告诉我一声我是个好官,不忍心杀我?”凌忠浩问。

  “那你为什么要过来呢?”,冷权不解地问。

  “为了400多个无辜的人”,凌忠浩回答得十分坦然:“冷泉,你曾经也是军人,你所在的绝命大队我虽然并不了解,但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见过你的领导,他们是我非常钦佩的军人,我很难想像在他们的熏陶之下,你竟然还会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许你有你的苦衷和无奈,但是我不相信,曾经在绝命大队这样的组织培养出来的人,会像今天这样恃强凌弱的,去对付这些无辜的老百姓”

  冷权淡淡的看着他:“你说的对,绝命大队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人,所以我地开除了。而且被开除的理所当然”,冷权说完这些话时,竟然愤恨的盯着宣立军。

  宣立军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压制胸口的怒火:“我曾经后悔过我当初的决定,但是现在,我依然后悔,我没有想过流落在外的这五年里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可能,我真希望当初你被判死刑,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活着,让我蒙羞,让整个绝命大队蒙羞,你曾经是我们的荣耀,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

  “你把这发生的一切都归咎于我了?”,冷权愤怒地问。

  “我没空和你说这些废话”,宣立军实在没有心情再和他说这些:“今天你把我们叫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冷权冷冷的笑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

  “这个刺杀凌书记事件的真相”,冷权的目光仿佛已经看透了他们的心思。

  宣立军盯着冷权的目光:“你到底想说什么?又搞什么名堂?”

  “名堂,什么名堂,我已经向你投降了”,冷权淡淡微笑:“从你出现之后我就知道,刺杀凌书记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与其有一天被你们抓住审问,倒不如,趁这个机会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冷权的笑容忽然狡黠,说出了意味深长的话:“说白了,我不敢保证我能不能被你们活捉,也不敢保证我被活捉之后会不会活着,所以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

  “这叫什么话,你想说什么,如果你想明白了干脆去自首,跟我们说这些干什么,谁有工夫理会你这些问题,这些年来你还是这样对谁都不信任,我们没空听你说这些,没事的话我们回去了”,宣立军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可恶到这种程度了吗?”,冷权盯着他的目光,有些心寒。

  “那我该如何想你了?还把你当成兄弟一样?那我是不是应该问问我的兄弟会不会挟持无辜的普通人威胁警察,会不会枪杀自己的兄弟,”,宣立军带着愤怒的吼出。

  “你从来就没有给过我解释的机会不是吗,我是中队长”,冷权怨恨地看着他。

  宣立军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凌忠浩问。

  “我只是想告诉你真相!”冷权看着凌忠浩:“你所有想知道的我今天都会告诉你,今天我告诉你的东西绝对比你孤身来到大阪得到的东西更多!”

  凌忠浩听到这里忽然眼前一亮:“你都知道什么?”

  “所有的一切”,冷权看着凌忠浩。

  冷权看着两个人淡淡地说:“其实,我们只是按照丁先生的意思办事,丁先生是北方公司东北亚行动部的主管丁引,我只是他的部下,有些威胁的丁引,那个人知道了北方公司的机密,而这个秘密对北方公司太过重要,所以一旦暴露出去,哪怕是丁引这样位居主管的人,也必死无疑,而且无意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凌忠浩书记必须死!”

  宣立军坐在他的对面,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说我们不知道的,这些消息你已经说过了,我们也调查清楚,还重复什么”

  “你真的确定你们调查清楚了吗?”,冷权看着他:“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阴谋,我知道你们现在所有人都在怀疑安倍晋,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从丁引哪里调查出北方公司秘密的并不是安倍晋,他也没这个本事,但也不能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他是这些人当中最期望凌书记死的人,凌书记只要死了,对他有很大的好处”

  “那么这个背后黑手到底是谁?”,凌忠浩不动声色的问。

  冷权笑了一下,戏虐的看着他们两个:“这个人就是你们中国情报部门的,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人!”

  冷权的话震惊了凌忠浩和宣立军,国家安全局?这怎么可能!

  “你说什么?这个人是我们国家全局的人?”

  “没错”,冷权说:“其实这些年来中国国家全局一直在的调查北方公司的事情,他们甚至已经渗透了公司的内部,你们的特工盗取了丁引的一份文件,而这个秘密文件里面,竟然是北方公司所有高管成员的名单,甚至包括北方公司在中国东北东南亚,亚太地区和南亚的部署位置及骨干名单,这对北方公司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丁引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是另丁引没有想到的是,你们安全局竟然没有任何动静,那个时候丁引就隐约的感觉到有人会利用这个把柄和我们做交易,果不其然,三个月之后,丁引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他直截了当的开出来条件,要求非常简单,在半年之内除掉你的凌忠浩”

  冷权看着凌忠浩苦笑了一下:“说实话我们都非常惊讶,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竟然比整个北方战略资源公司还重要,于是我们开始关注你了,那个人给了我们半年的时间,在半年之内我们必须要除掉你,也许那个人也已经想到了,如果北方公司不顾原则在中国境内杀人的话,那么也必然会暴露他自己,他的目的也必然不会达到,所以,半年之后你来到日本访问应该早在他的计划之中,其实你也不用感到奇怪,无论是什么人,一旦被情报机构盯上,那你是根本甩不掉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