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九章逼死前田麻里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08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随着闪光灯的再次闪烁,张伟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中国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在日本境内多次遭到刺杀,而在中国境内却没有遭到刺杀的原因,我想,除了雇佣兵组织的成分具有极端民族主义之外,应该还有一个更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这些雇佣兵根本不畏惧日本的警察和军队,至于为什么不畏惧你们,我想你们自己应该知道答案。除此之外,我想大家还不知道一个真相,中国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来到大阪进行考察访问,其实是一种被迫的外事访问,和中国田市有证据证明,有人在利用中国在大阪市的投资企业经营非法项目和巨大的贪污行为!”

  张伟这句话彻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记者,就连前田麻里绘都露出惊恐的神色,大阪政府财政的内幕她也是最近才调查到的,大阪市市长安倍晋在处理财政赤字的问题上的确存在重大的腐败问题,但是由于安倍晋的哥哥正式当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弟弟,所以在调查上遇到的阻碍很多,她也是盯着很大的压力才调查到现在的。

  那么这个年轻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到底是什么人,前田麻里绘的眼神中带着情报官的绝对警觉,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记者,他一定是中国情报机构的成员!

  下面的记者对着张伟连番拍摄录音,仿佛都抓的了重要新闻一样,也当然,当前首相的弟弟极有可能身陷重大腐败案件当中,这绝对是今年度最有价值的新闻。

  大阪第一公立医院中,邹林帅盯着电视惊呼:“我草,还有这样的内幕!”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之前听陈局长说过,到那时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

  陈殿峰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很严重的腐败问题,而他们贪污的钱款是本应属于和田市的投资回报,这才是凌书记顶着各方面压力,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留下来的原因!”

  陈殿峰顿了顿,看着杨旭他们:“不过这个孩子怎么会知道怎么多?他是你们绝命大队的战士吗?”

  “曾经是”,杨旭点了点头,说:“现在他和冷权一样,都是被绝命大队永久性不被提起的人,甚至在大队中找不到任何有关他的线索,只不过他和冷权不一样的地方他是我们的骄傲!”

  总参情报局!听到这里,陈殿峰的脑海里忽然闪出这几个字,他曾经在部队的时候就知道,总参谋部会不定期的在各大特种部队筛选中央警卫团的战士和少数情报技侦人员,看来这个张伟一定就是情报局的特工了。

  大阪政府官邸,安倍晋三个人面如土色的盯着电视中那个侃侃而谈的男子。

  “阴谋,诽谤,这是最大的诽谤!”,安倍晋脸色苍白,说话的声音因为心虚,明显没有气势。

  主管大阪市财政藤原秀吉更是哆嗦起来:“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到底是谁?”

  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现在心里七上八下,都复杂的看了一眼如坐针毡的安倍晋,他是当今首相的弟弟,如果东窗事发,凭着这一层关系,他也许会免于刑事,可是他们两个就彻底完了。此时的他们心里像是翻倒了五味瓶一样,都十分懊悔当初和安倍晋合作。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张伟目光犀利的盯着上面几乎呆若木鸡的前田麻里绘:“大阪市的财政赤字在2008年开始就已经负增长,然而就在两年前开始,大阪市的财政不在亏空,与之不同的是,中国和田市在大阪投资的千盛集团、海上油气田等十五家企业的财务出现巨大漏洞,累计已经超过两亿,是两亿人民币,不是日元,换句话说,和田市在大阪的多年投资竟然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但是那些企业的营销效益却日益增长,钱的确是赚,只不过赚过来的钱没有进入和田市老百姓的腰包里,那么钱都到哪里去了?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和田市委书记凌忠浩才会来到大阪考察,中国有句古话,空穴不会来风,大阪市政府成员,应该牵涉到了一起严重的腐败和挪用巨额钱款的案件!”

  下面的记者一片哗然,所有的镜头摄像机纷纷对准了张伟。

  有的记者问他:“请问,这位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张伟转过头,淡淡的看着她:“非常简单!”

  少年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在记者面前展示:“调查这些雇佣兵的人不光只有你们的外务省,还有我们中国的公安部,我是北京公安总部派过来的安全顾问兼保卫专家,张伟!”

  听到这里,前田麻里绘的眉心一紧,直觉告诉他,这个张伟绝对不是什么保卫专家那么简单,他一定是中国情报机构的成员,否则冷权的情况他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多。

  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揭穿这个张伟的身份了。

  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和闪光点纷纷对准了张伟,记者吗簇拥在他的周边,问着各种问题。

  “关于凌书记被刺杀的事件你怎么看?”

  “冷权在大阪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恐怖袭击。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否还有新的内幕?”

  “那三个中国特种兵和冷权属于战友关系,他们在这次袭击中,究竟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

  “凌忠浩书记明明知道来到大阪还会遭到自杀,他是否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呢?”

  “如果中国公安部已经知道了凌书记会遭到刺杀,为什么还要同意他赴日考察?”

  “你们不知道凌忠浩书记这一次的来访,会给大阪带来巨大风险吗?为什么还要让他过来?”

  记者们各种摄像机和麦克风死死地对准张伟,争先恐后的问着各种问题,张伟缓缓地将自己的证件收了起来,冷漠的看着他们:“我今天过来并不准备回着大家的任何问题,只是这位外务省的情报官隐瞒了事实的真相,还刻意的侮辱我们的国家形象和军队形象,所以我才站出来澄清一些问题,我只能说的是,凌忠浩出访大阪之前的确接到了安全部门的提醒,他坚持过来访问大阪,绝对不是为了给日本和大阪添加麻烦,而是纯粹为了中国的国家利益,至于大阪市数次遭到雇佣兵的恐怖袭击,我感到非常遗憾,但是,如果你们一定要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责任是凌忠浩书记的话,那么昨天凌忠浩书记进入雇佣兵控制的东芝商厦的时候,为什么还会安然无恙的出来?我想这才是你们需要深思的问题,也是你们需要这位情报官解释的问题”

  张伟回过头看着台上怒气冲天的前田麻里绘:“你们真正需要了解的问题应该是,雇佣兵为什么能够进入你们的国家?为什么能如此嚣张的将大规模的武器运入境内甚至是这个亚洲一线城市,前田麻里绘情报官这次新闻发布会的目的。而不是颠倒是非,逃避责任,刻意抹黑中国和中国军队形象,我说的对吧?”

  张伟说完这些话,不顾周边记者的追问,潇洒的走出了会场。

  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又纷纷对准了台上的前田麻里绘。

  “请问前田情报官,外务省如何解释雇佣兵长期渗透在大阪市的行为?”

  “外务省是否接调查到雇佣兵组织将大规模武器运入大阪的信息?”

  “那么多的武器进入大阪市内,外务省难道没有人发现?”

  “凌忠浩书记这次来访的目的,是否牵涉到当前大阪市内的政权严重贪污腐败问题?”

  “中国如果早已公布了冷权的通缉令,那么前田情报官刚才的言论是否要刻意将这几次雇佣兵恐怖袭击的责任推诿给中国?如果外务省并不知情冷权的事情,是不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前田麻里绘面对这些让她头疼的连珠炮的问题,很冷静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很抱歉,各位的问题已经涉及到国家机密,我不能擅自回答”

  前田麻里绘的话似乎激怒了下面那些记者,喧哗的声音一时间大了起来,有的记者纷纷站了起来,不满的问:“那么请问前田情报官,是不是凡是民众迫切想知道的真相和切身利益都是你们政府刻意隐瞒的‘国家机密’”

  “大阪市出现今天的安全危机,甚至出现有损国体的行为,难道仅仅是一句国家机密所能解释的通的吗?民众有权知道真相,日本是法制社会,不是人治社会!”

  前田麻里绘看着即将失控的现场,很抱歉的鞠了一躬:“很抱歉,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为止!”

  前田麻里绘说完这句话,不顾旁边那些的群众和记者疯狂的围堵,走出了礼堂。

  大阪公立医院,手术室外面,邹林帅看着电视里面,被质问的脸色都变了的前田麻里绘,幼稚的笑了出来:“哈哈哈,笨蛋,那个该死的女人没话说了吧,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违了!这下看你还怎么说?”

  “是自作孽不可活”,赵健纠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电视:“不过话说回来。张伟班长也真能折腾的,这样闹下去的话,那个前田麻里绘情报官的政治生涯也该被他搞垮了吧!”

  “活该,就让他说那些话,这种坏女人就应该得到一点报应!”邹林帅像白痴一样笑个不停。

  杨旭欣慰的笑了,却转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走廊里那些接受抢救的伤员们看着新闻发布会,议论纷纷,脸上露出了惊恐和愤怒的表情。

  也难怪,刚刚得知这些事情内幕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被出卖了,而出卖他们的人竟然就是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的权贵,他们怎么能不是愤怒。

  真没想到,原来这里面还蕴藏着这么大的阴谋,竟然有这么多的大人物和事情牵涉进来,甚至惊动了雇佣兵组织和东京快反部队这些精锐部队,这里面的暗斗似乎比今天呆在明面上的战斗更加激烈吧,也难怪,那么多的资金和跨国集团,这里面到底牵涉了所少人的利益呀。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陈殿峰:“陈局长,凌书记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事情吧,所以才会坚持来到大阪亲自了解真相!”

  陈殿峰点了点头:“没错,凌书记早就知道这些事,但他依然固执的坚持留下,他想到了如果坚持留下来他个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也想到了这里面存在的巨大腐败会牵扯出多少日本的政坛权贵,但是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甚至有可能牵涉日本首相,这恐怕也在凌书记之前的预料之外,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张伟到底是干什么?我们没有接到公安部关于安全顾问加入工作的消息呀!”

  “估计委派他的不是公安部,有权利命令他的应该是军方或情报机构吧”,杨旭摇了摇头:“他的身份我们都不知道,但似乎,和林处长他们的工作性质没什么区别,好像比他们还要神秘呢,他的事情根本不是我们这个级别能过问的”

  大阪政府官邸。安倍晋惊恐地望了望身边的几个人。

  三岛吉隆懵了:“事情比我们想的还要复杂了,舆论已经介入,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要两头顶着巨大压力了,反贪委员会很快就会来调查我们的!”

  藤原秀吉脸色都变了:“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我想过了明天,他们可能就会展开全面的调查,我说安倍晋市长,我们就坐着等死吗?你倒是必须要想想办法呀”

  “想办法,想办法,我哪天没有再想办法!”安倍晋愤怒地拍桌子,盯着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积极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就是我,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了。你们还想让我怎么想,你以为现在就是光杀了凌忠浩那么简单了吗?事情已经曝光了!”

  安倍晋的声音让两个人脸色剧变,许久,办公室里出奇的安静和死寂,仿佛都在等待巨大灾难的降临。

  “我说,我们大家是不是都想多了!”过了许久,藤原秀吉故作镇定的看着他们:“事情也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事情曝光了吗,不见得吧!”

  藤原秀吉看着他们两个:“我不相信反贪委员会和国会议员们会相信那个男孩儿的无稽之谈,这分明就是一种诽谤,对日本政治的诽谤行为!”

  藤原秀吉的话说到这里,三个人都抬起了头,似乎都默认了这种看法。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经受得起后期的调查,先不要管他们能不能调查,我们应该把问题想到最坏,决不能让他们深入调查,所以只有尽快处理善后的事宜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安倍晋看着他们:“其实我们都知道,盗用中国企业的投资款项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盗用这些钱的真正目的,那我们就真的完了,事情已经闹到这种程度,我们只能尽量的去上面活动,避免深入调查,当然,不调查我们还不可能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局势已经无法控制了,我们只能在调查上动些脑筋,万一调查组真的下来,我们想隐瞒挪用中国公款的事情已经不可能了,就算凌忠浩死了也没有办法阻止事情的曝光,所以,我们必须弃车保帅了,想尽一切办法隐瞒我们挪用那笔钱的真正原因!”

  三岛吉隆和藤原秀吉相互看了看,都没有说话,为今之计,这也的确是唯一的办法了。

  “凌忠浩那里该怎么办?”三岛吉隆提出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以我们对他的了解,就算我们承认了挪用他的公款,把所有的钱都还给了,他还是对这件事不依不饶,那个中国老政客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他在中国政坛上的较真儿使出了名的,甚至多次错过晋升的机会,他都没有改变这种恼人的性格”

  安倍晋深思的点了点头:“所以,这个凌忠浩还是有必要除掉的!”

  三岛吉隆和藤原秀吉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安倍晋,有些疑问的看着他,既然已经曝光了,那么凌忠浩的遇刺在外界看来一定和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时候继续实施刺杀凌忠浩的计划,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安倍晋仿佛经过了深思熟虑:“如果他不死,我们就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记者们和周围的人高呼着外务省不能隐瞒事实真相,民众有权知道真相等声音,向发布会的后台挤去,讨要一个说法,周围的安保人员立即围上了记者和蜂拥的人群,场面马上就要失控了,安保队长用对讲机联络内部的保安全部赶了过来,手持防爆胶辊把那些记者封到外围,记者们各色的扛着长枪短炮,瞄着周围,把安保人员试图暴力驱散的意图录制的一清二楚。

  记者和保安的叫骂声顷刻间充斥着整个大堂,忽然,一个保安愤怒的夺过一个记者手中的高档相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顷刻间,冲突升级,记者和保安彻底扭打成一团,整个现场变成了混乱的斗殴。保安虽然身强体壮,但是记者人多势众,很快保安处于劣势,保安队长赶紧报警,手下的保安们也被打得鼻青脸肿。

  前田麻里绘愤怒的走到后台,一边走一边对身边的助理交代:“必须把刚才那个人的身份调查清楚,他绝对不是什么安全顾问,他一定是中国派来的间谍,一定要把他的身份弄清楚,否则今天的危机将会变成我们明天的被动!”

  “是”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前田麻里绘情报官”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冰冷的传入前田麻里绘的耳中。

  前田麻里绘忽然很不安的停下了脚步,看着旁边出现的身着西装制服的男子,前田麻里绘心底惊讶了一下:“是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大阪?”

  “这应该问你呀”,男子微笑着,走到她身前,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弧度:“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中总要有人负责把这里打扫干净吧,你明白我的意思”

  前田麻里绘一听这话心里一凉,这个男的叫做丰臣秀吉,是外务省情报部门特别事件应对室的成员,这个部门做事积极低调,行动十分诡异,是外务省最神秘的一个部门,其实前田麻里绘早就知道了这个特别事件应对室的事情,这是一个专门从事暗杀和破坏的部门,旨在用最极端的手段阻止事态的恶化,成员均出自特种部队和情报部门,没有身份和国籍,在日本甚至找不到他们的出生记录,是不折不扣的影子杀手!

  “你到底想说什么?”,前田麻里绘警惕的盯着丰臣秀吉。

  “我来这里是为了向你传达部长的最新命令”

  前田麻里绘盯着他。等待他把话说完。

  丰臣秀吉似乎很享受前田麻里绘现在的不安表情,缓慢地说道:“部长说,虽然你是他最优秀的情报员,但是他也不能容忍你犯这样的错误,快反部队被你毁了倒是什么。关键是,你刚才的新闻发布会给我们造成了太多的麻烦,而这个局面必须要有人负责,那么作为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前田麻里绘情报官,你应该做好了自杀谢罪的准备了吧”

  前田麻里绘心里一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掏出手枪,迅速指向丰臣秀吉,扣动扳机的刹那,丰臣秀吉一把推开手枪,侧步上前,夺过前田麻里绘,后肘击向前田麻里绘的后腰,紧接着,一阵拳脚,*退了前田麻里绘,丰臣秀吉冷笑了一下,快步上前。

  刷,匕首的精光在丰臣秀吉的身前闪过,前田麻里绘反手握紧匕首,做好了格斗的准备,身旁那些外务省的情报人员惊呆的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有上前阻止,特别事件应对室的权利他们是知道的,除了部长没有任何人能够命令他们,而且他刚才已经说明了,这是在执行部长的命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