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六十六章冷权到访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366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砰的一声枪响,李鹏果断的解决了在那里指挥作战的丰臣秀吉,紧接着李鹏对了张伟露出一丝笑容。

  “枪法不错嘛,看来没和你作为敌人应该是我走运”

  张伟看了一眼李鹏,不屑地说道:“你以为就你会玩枪,少废话,赶紧走吧”

  张伟迅速的换下狙击步枪,将顶上子弹的手枪瞄向了那些,残余的快反部队势力,然后和李鹏迅速的撤离。

  大阪市政府官邸,宣立军的房间里,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紧紧关闭的门口,多年经历的战争敏锐,使他能对一切都敏感。

  外面太安静了,但是这种静,绝对不是一般的安静,而是危险*近的安静。

  那股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宣立军的神经,外面正进行着一场屠杀,而那个人已经到了!

  仅仅片刻之后,只见门把手轻轻的转动,外面的那个人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宣立军看着走进来的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盯着那个人缓缓的走了进来,那个有些颓废的年轻人,浑身都是血,有些精神迷茫,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那些血迹没有一滴是他的,而他的身后走廊的位置,刚刚开门的一刹那,宣立军就看到,整个走廊里到处是鲜血和倒下的尸体,没人怀疑这不是他干的。

  宣立军缓缓地抬起头,看见走进来的这个年轻人,脸上露出极具复杂的笑容,看不出究竟是厌恶还是期待。

  年轻人从旁边拿起了一个凳子,放在了宣立军的床前,坐在面前看着他:“我的中队长,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面对面”

  宣立军的笑容带着一丝无奈:“或许这就是命,你也许只是想让在我面前证明你比其他人更强,可遗憾的是,走上今天这个对立面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门后面突然冲出一个人影,只见杨旭的枪口迅速地指向了冷权。

  冷权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气场,甚至没有回头看他,淡淡的说:“就凭你还想对付我,我怕是你没这个资格”

  “你认为我会怕你吗?”杨旭的声音同样冷漠。

  冷权冷笑了一声:“我今天来不是来打架”

  紧接着眼神瞄向了宣立军:“北方公司有人告诉我,只要我拿走你的性命,我可以拯救很多人”

  “所以你过来杀我?”宣立军看着他,露出笑容:“如果我的死确实能拯救很多人,那我死也值了,只不过我想知道,我死之后你能拯救什么,如果是那些雇佣兵,那真是抱歉,我这命只能留着”

  “在你眼里,也许那些雇佣兵的命不值一文,但是在我眼里,他们是这些年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宣立军听完这些话,忽然愣住了。

  一旁的杨旭倒是觉得好笑:“兄弟,你还有兄弟吗?这些年来,和你称兄道弟的人已经被你杀得差不多了吧?”

  冷权听完这句话,脸上立刻变得阴冷,狠狠的瞪了一眼杨旭。

  杨旭毫不示弱地瞅着他:“怎么,我说错了吧,像你这样的人难道还有没出卖的兄弟?”

  “那么像你这样的人就会拥有吗?”冷权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刻毒。

  而后他看着宣立军:“中队长,我只想知道,这些年在你眼里,我难道真的是这种人吗?可以为了任务,而杀害自己兄弟?”

  宣立军听完这句话,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盯着他。

  不得不说,这些年来,其实宣立军始终都不相信冷权会对自己的战友作出这样的事情。

  当年这件事情传回来的时候,宣立军激动的狠狠将冷权暴打了一顿,紧接着冷静下来的宣立军却始终认为,冷权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他先后多次去找大队长张敬忠解释,并以他的军人的人格和尊严作为担保,冷权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但是后来,当那些人证物证全聚集在一起,以及冷泉自己毫无悔意地承认这些事情的时候,宣立军甚至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他仍然对冷权抱有最后的一丝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他们无所预知的误会,但是随着间推移,所有人都已经相信冷权就是那个为了完成任务枪杀自己战友的凶手。

  即便是审判的头一天,他仍然去找了大队长,为冷权解释辩护,大队长当场气的将茶杯摔的粉碎,用手指点着宣立军的鼻子说:你有什么证据认为他说的是假的,他都已经承认了,你却还帮着他,我告诉你宣立军,我绝命大队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存在!

  当最后绝命大队让你影杀中队拿出处理意见的时候,他权衡利弊,思索再三,才选择了最轻的一个处分,那就是所谓的开除军籍。

  当他将这份报告送到大队机关的时候,带大队张气愤的拍着桌子痛骂宣立军:你脑子有病是不是他犯了这么大的错,你竟然还这么袒护他。

  然而,面对大队长的指责,一向崇拜他的宣立军却立场坚定,坚决维护了住了这个成为众矢之失的冷权。

  就如他当初在那场大雨之中对着冷泉的离去的背影和他的学员高喊道,这就是他枪杀自己战友的下场的时候,不止是冷权的心里在滴血,而他的心里也在滴血。

  自己失去了一个这样优秀的兵,可是时过境迁,已经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坚信冷权他是被冤枉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如今的冷权已经堕落到加入了雇佣兵,出乎了他当初所预料到的,让他看看外面的世界,让他的心灵能得到洗礼。

  现在的冷权才真正的让他失望,也因为这个原因,学历只是说出了心非的一句话。

  “是的,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此话说出的一瞬间,仿佛空气都已经凝固了,而那股充满悲伤的氛围,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久久挥之不去。

  冷权盯着宣立军的眼睛,带着极度的悲伤,最后他哑然失笑,淡淡的看着他。

  “我以为全世界都不会相信我,但是还有你信任我,没有想到我的中队长,你也是这样,当初你拯救了我,为什么却吝啬你的信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