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七章神父出现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19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德里克的话让身后的那些雇佣兵脸色变得异样,什么叫只有他一个人回来?而且还是逃回来的?一个人竟然消灭了两组雇佣兵?这怎么可能。

  说话之间,那些雇佣兵的都变了脸色。

  冷权当然注意到了那些雇佣兵的变化,却什么也没说。

  “队长,我不是惧怕他们,但是这样的破坏力太让人心惊了,我们剩下的人不多了,必须赶快撤离!”

  冷权看着他,没有说话,不用他说他也知道,这里只不过是临时的避难所,他当然在策划逃走,本来打算和宣立军了结恩怨之后就撤离,想不到杨旭他们竟然闯了进来,而自己那些像猪一样的手下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察觉。

  冷权刚想说话,还门口站着的雇佣兵竟然被结结实实的撞倒在地,是卡尔冲了进来.

  “妈的,德里克!”,卡尔疯了一样端起冲锋枪就指向了德里克,德里克一愣,赶紧掏出枪指向了卡尔,两个人剑拔弩张,要不是冷权在这里,说不定两个人已经开枪了。

  身后的那些雇佣兵都愣住了,这是在干什么,他们两个怎么动手了。

  “卡尔,你干什么?”,冷权眯着眼睛盯着卡尔,这小子竟然越来越过分了。

  “队长,我刚刚接到了副队长吕超的消息”,卡尔看了一眼冷权,目光依旧警惕的盯着德里克哪里:“他告诉我整个大楼的承重部分都被秘密安装了无法拆除的C4炸药,这就是德里克干的,这在我们的计划之外,而且队长也不知道吧,吕超副队长说德里克有问题!”

  下面的雇佣兵一片哗然,都不可思议的盯着目光闪烁的德里克,不知道德里克这么做的目的。

  “德里克,怎么回事?你有这个计划为什么不告诉我?”。冷权盯着德里克的眼神带着冷漠,这让德里克心底一惊,本来还想解释一下,忽然德里克看到冷权的眼神之后就彻底放弃了。

  “我为什么这么做?干嘛不问问你自己为什么没有给我们留条后路!”,德里克的枪口指向了冷权。

  众多佣兵一惊,全部的枪口整齐的指向了德里克哪里。

  “妈的,把枪放下”,卡尔大吼到。

  “他在带着我们走向死路!”,德里克气愤的吼道:“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竟然跟着他混”

  冷权看着德里克的枪口,冷冷的说:“德里克,我给过你机会了,我刚才还在让你退出的!”

  “我知道”,德里克癫狂的看着冷权。

  “你到最后还是选择背叛我?”,冷权的声音冰冷。

  “我的确背叛了你,但是我没有背叛北方公司”,德里克盯着冷权:“二十分钟前,你告诉我你已经脱离北方公司的时候我就已经和丁引联系了,现在公司已经下达的裁决意见,你活不了了,知不知道总公司派谁来对付你,是神父!”

  德里克癫狂的笑着:“是排名第二的狙击手神父李鹏,我没猜错的话,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吧?……你们这些人,竟然跟着他一起背叛公司,你们是不是疯了”,德里克癫狂的看着那些雇佣兵。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些雇佣兵的脸上几乎都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他们早就知道了冷权的事,之所以能过来,是因为崇拜冷权,也同时是因为冷权曾经救过他们很多人的命,这是雇佣兵残酷世界里为数不多的真诚。

  “公司高层会杀了你们的,你们现在跟着我干掉冷权还来得及,我会替你们说话的,相信我,公司一定会原谅你们的,只要你们现在能干掉这个冷权”,德里克极力的策反雇佣兵们,然而让他绝望的是那些人竟然都无动于衷。

  冷权在一旁冷冷的盯着他,冷权已经动了杀心,看来德里克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你们这群猪猡,你们都疯了是不是?”,德里克策反不成,竟然恼羞成怒。

  “你妈的”,卡尔愤怒的开枪,一枪打掉了德里克手中的手枪。

  “都给我住手,要开枪的话大家就一起死”,德里克豁出去了,扬起手臂,露出手腕上那个夸张的手表:“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炸弹的引爆装置,没想到吧,炸弹的引爆器就是我的脉搏频率!”

  冷权和卡尔他们非常清楚的看见德里克的手表上,竟然有一个红心在一闪一闪的闪烁,闪烁的频率和德里克的脉搏频率相辅相成。

  “只要我的脉搏频率停止,炸弹就会爆炸!”,德里克嚣张的看着他们:“这里的炸弹根本就没有办法拆除,唯一的手段就是引爆,想活命出去,最好不要动我!”

  “队长,那是生命探测装置!”,身旁那个*作电脑的雇佣兵看着德里克手腕上的电子表,竟然愣住了,想不到德里克竟然用这种手段威胁他们。

  “什么?”,冷权似乎有点没听懂的意思。

  “那个装置时刻测量德里克的心跳频率和生命值,一旦德里克的心跳停止,或者没有生命迹象,炸弹就会被引爆!”

  “是吗?”,冷权漫不经心地说,随即扬起手枪指向了德里克。

  砰,子弹打穿了德里克的肩膀,德里克呲着牙,痛苦的叫了一声,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冷权,不敢相信他竟然敢开枪。

  “你竟然知道这个东西,一定能破解是不是?”,冷权对着那个雇佣兵说话,枪口和目光却依旧紧紧地盯着德里克。

  “这个当然”,那个雇佣兵也被冷权的举动吓了一跳,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现在就给我破解!”,冷权命令道,砰,子弹打穿了德里克的膝盖,德里克一阵哭嚎,跌坐在沙发上。

  “快点,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砰,子弹洞穿了德里克另一个膝盖,德里克彻底绝望的哭喊起来。

  那个雇佣兵头皮渗出冷汗,飞快的在电脑前输入代码,雷达电波远程干扰德里克手腕上的装置。

  砰,子弹洞穿德里克的下肋骨,“快点!”枪火照亮了冷权冰冷的脸。

  砰,子弹打穿了德里克的肝脏,德里克脸色惨白,已经没有力气在呼喊了。

  身后那些雇佣兵看着冷权的模样,都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就是他们的队长,加入公司才五年,竟然改变了公司在东北亚地区战略部署的那个人,他曾经得到丁先生的绝对器重,也让不可一世的公司高层为之侧目,原来他攀登到了今天这个高峰,凭借的不仅仅是军事技能方面的天赋,还有他的狠和绝!

  砰,“你还想让我等多久?”,冷权冷冷的对着电脑旁的雇佣兵低吼。

  那个雇佣兵已经满头冷汗,对他而言,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命令那么简单了,能不能破解这个东西已经成了他们所有人的生存问题了。

  砰,子弹接连不断的射入沙发上的德里克,那些子弹都是打中要害,却不能在瞬间致命,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虐杀!

  “完成!”,那个雇佣兵狠狠的敲了一下回车,一连串的DOS任务进程飞快的写入,德里克手腕上的那个装置忽然失效了。

  冷权冷冷的走了过去,从他血淋淋的手腕上拿下那个腕表,微笑看着德里克惊恐而狰狞的脸,有两发子弹打穿了他的肺叶,他连呼吸都无法连续,更别提说话了。

  冷权淡淡的冷笑:“我给你机会让你退出了,你是没有珍惜,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下场,我最讨厌的就是吃里扒外的人,还有,真正让你死的理由是你威胁我,你不该威胁我,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可以威胁我!”

  冷权的枪口指向了德里克的眉心,德里克瘫坐在那里,紧张的表情越发扭曲。

  砰,大片的碎骨和脑浆从他的脑后喷射,德里克的身体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了不动了,连神经的抽动都没有。

  冷权把那个装置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看着那个雇佣兵:“解除你的屏蔽”

  “是”,雇佣兵赶紧关闭程序进程,腕表上的红心又一次闪烁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是冷权的脉搏频率。

  冷权看着身后的雇佣兵们:“所有人都在六楼以下活动,守好各个通道,通话器全部打开,这里的人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敌人的位置,卡尔,你带着人守好那些人质,如果外面的快反部队有什么不应该的举动,立刻杀人质,不用向我汇报,杀多少全凭你的心情!”

  “是”,卡尔带着两个小组的雇佣兵先走了出去。

  其他的雇佣兵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冷权拿起通话器,拨通了吕超的通话器。

  “吕超你那里有什么情况?”

  通话器那头传来激烈的枪声:“邹林帅在这里,我们几个正在对付他”

  冷权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能搞定吗?”

  “没问题”

  “只要你活着就没问题,你的任务是守住我们的上面,大厦里面的打斗这么激烈,估计外面的快反部队应该侦察到了,他们能攻进来的地方只有上面和下面,告诉隐蔽在上面的机枪手和导弹*作手,做好战斗准备,估计还有30秒他们就攻上来了”

  “明白”

  冷权中断了和吕超的联系,又联络了一楼的机枪阵地,通报他们注意警戒,最后,冷权联系了外围的佩恩。

  “佩恩,做好准备,马上就要你出场了”

  “明白”

  “有什么困难吗?”

  “苦难倒是没有,但是情况倒是有一个”,那头的佩恩声音略显紧张。

  冷权皱了一下眉头,忽然笑了,似乎想到了谁能让佩恩这样的家伙紧张了。

  “李鹏出现了?”,冷权淡淡的问。

  “准确的说是就坐在我的对面,而且在吃我刚刚烤好的牛排,点了一份82年的朗姆酒,更让我无奈的是他说他没带钱”,通话器那头的佩恩盯着低头嚼着T骨牛排的李鹏。

  李鹏听到他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么抠门,不就是一顿饭钱吗,回去再给你”

  “碰上你我还有命回去吗?”,佩恩幽幽的问。

  “我暂时不杀你,这顿饭的交情我记下了,我的第一目标是冷权”,李鹏冷冷的说。

  冷权听到这里,忽然笑了出来:“先帮他垫上吧,回头我给你,就当是我请他了,把通话器给他”

  佩恩把通话器递到了李鹏面前:“队长找你,还有,他说这顿饭他请客了,回头我找他报销”

  李鹏白了他一眼,接过了通话器:“谢谢你的牛排和酒了”

  冷权笑了笑:“没关系,想要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搞到53年的中国茅台”

  冷权当然知道李鹏这个老酒鬼的弱点。

  “恐怕没机会了”,李鹏淡淡的说:“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总裁对你的行为很生气,你的主管丁引还落井下石,所以他们让我来杀掉你,你说吧,怎么杀你,看在这顿饭的面子上我给你这个选择的机会,一定要珍惜呀,我可从来没有给第二个人这样的机会”

  冷权冷笑了一下:“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的慷慨大方了?”

  “我真搞不懂你在搞什么”,那头的李鹏幽幽的问:“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我不想杀你的”

  “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丁引那个混蛋,让我猜猜,他让你除掉我的同时是不是还让你除掉安倍晋那个政客呀”

  李鹏扬了扬眉头:“嗯,没错”

  那头的冷权点了点头:“你过来之后没有立刻杀我,而是和我接触,说明你还有别的事想要了解对不对?可是你这个冷血的家伙怎么可能愿意听我解释,很显然是总裁的意思,总裁不相信丁引的一面之词,所以让你来调查清楚,而丁引那个笨蛋以为你是副总裁林熠天的人,不会和总裁一条心,所以才买通你干掉我的同时,再干掉安倍晋对不对?”

  那头的李鹏笑了出来:“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一点都不费神,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开诚布公一点,我知道你一定能出来,前提是佩恩必须帮你,我就趁火抢劫一把,我不会阻止佩恩,你继续你的计划,也保证在调查清楚之前不杀你,你看如何?”

  “可以”,冷权淡淡的冷笑:“不过话我可要说在前头,这次你要是放过我,我敢保证,这是你最后一次能杀我的机会,很多人认为我赢不了你,但是更多的人还不知道我真正的实力,因为我真正的实力,一直在留着对付我的教官,如果你真的想领教,我不介意杀掉宣立军的同时,再杀掉你!”

  那头的李鹏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这个冷权在这么不利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让他大感意外,李鹏忽然笑了出来:“哈哈,我喜欢你的个性,那么,我等着你”

  李鹏把通话器还给了佩恩。

  “你真的放过我们了?”,佩恩盯着他,不知道李鹏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各取所需,公平交易”,李鹏直言不讳的说出了真实的想法。

  要不是为了调查真相还不能杀冷权,就凭刚才他那充满挑衅的话,冷权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当然,是不是冷权早就料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才有恃无恐,刚才冷权那坦然的声音哪里像被*入绝境的人,这样的人的确很可怕,怪不得整个东北亚的分公司都对他忌惮。

  李鹏冲着服务生大声喊道:“喂,兄弟,这样的酒再给我拿两瓶,打包带走的”

  桌子对面正在喝红酒的佩恩当场喷了出来,像是被挖了心尖子一样:“什么,喝不了你还兜着走哇?”

  “*,找冷权报销去”,李鹏不满的白了他眼:“怪不得你的地位还不及那个吕超,抠门抠到这个程度,难怪你发展不起来”,李鹏冷嘲热讽着。

  “喂,再说我不结账了”,佩恩有些气恼。

  “哼,你敢”,李鹏拿起服务生端过来的两瓶酒,转身走了。

  东芝商厦内部,第十二层,清脆的几声枪响解决了正在搜寻他们的雇佣兵,赵健端着冲锋枪,检查了一下那些倒在地上的雇佣兵。

  忽然间,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赵健的目光忽然盯着窗外,那些之前埋伏在周边警戒的快反部队战士竟然都撤出了警戒区域,只留了少部分战士担任哨位,其他的士兵迅速在商厦正门集结。

  赵健看得很清楚。那些战士似乎进入了紧急状态,赵健自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看清楚,他们排列的分明是一种进攻队形,而且是强攻的战术,曾经多次研究日本特种部队战术的绝命大队对这种战术并不陌生

  赵健非常惊讶,难道他们要强攻进来!一定是他们刚才弄出了太大的动静,让他们以为雇佣兵内部出了事,所以才干脆果断的下令。

  快反部队还不知道这里被安置了定时炸弹,一旦他们攻进来,雇佣兵狗急跳墙的引爆炸药,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冷权一定会下令屠杀人质,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那些随时可以爆炸的定时炸弹可是会把这里整体爆破的!

  赵健赶紧拿起嘴边的通话器,大声喊道:“幽灵,藏龙,外面的快反部队似乎有进攻的趋势了!”

  通话器那一头杨旭,跳过三楼安全通道的楼梯口,飞快的地朝楼下跑去,他的目标是冷权,谁也阻止不了他,杨旭一边跑一边对耳边的通话器喊道:“这些笨蛋,阻止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攻进来!”

  通话器那一头的邹林帅猛的跳了出去,凌空对着身前那些雇佣兵开火,飞身避开了身体左右落下来的密集弹雨,冲锋枪细小的枪口吞吐着火舌,对着他们疯狂二代扫射。

  “妈的!”,邹林帅暴躁的大骂:“那些人是白痴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就算不知道这里面的定时炸弹也不能这样攻进来呀,是不是不想要那些人质的命了,亏我们还这费这么大的劲保护他们”。

  邹林帅大声的抱怨,说话之间,密集的橘红色弹雨接连不断的落了下来,邹林帅翻身一滚,后背下面闪烁了一下子弹撞出的火花,邹林帅飞身跳了起来,向窗户旁变一个铁柜子后面奔去,子弹呼呼的风声在邹林帅的耳边嗖嗖的响起,震得他的耳朵嗡嗡直响,邹林帅奔到铁皮柜前面,猛的向后栽倒,冲锋枪随着向后倾倒的身体,猛的指向了身后爆出枪火的位置开火,哒哒哒,错乱的橘红色弹道撕扯了两个雇佣兵的身体,那两个雇佣兵扭曲着身体,被子弹穿透,狠狠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和柜子上。

  吕超端着K3轻机枪,咬着牙,对着邹林帅隐藏的铁皮柜子的狠狠的开火,细小的枪口闪烁着橘红色的火光,接连不断的吐着红色的火线,铁皮柜爆出一连串的窟窿,刹那间变得千疮百孔,吕超怒吼着,狠狠地开枪,仿佛想把今天所有的怒气全都吐出来,他一边打一边指挥着周围的战士:“都他妈愣着跟什么,开枪,别过去,记住,不能接近他,打,狠狠的打!”那些雇佣兵很听话的对着邹林帅的位置远距离开枪,谁都没有接近,

  三架UH-1直升机搭载着精挑细选的快反部队精锐特战成员,从东芝商厦前面五百米之外二代一处酒店停机坪上起飞,他们按照命令迅速集结,在东芝商厦顶部机降,成为武力强攻大厦的先遣部队,配合地面部队前后夹击雇佣兵,把他们全部歼灭。

  这些战士都是不可一世的特种精锐,他们冷静的坐在UH-1直升机中,在直升机的螺旋桨的轰鸣下缓缓起飞,迅速*近的左前方的东芝商厦!

  大阪市郊,雇佣兵的秘密指挥部中,无人机*作员和讯号接受员飞快的在电脑前面*作,云层中的无人机不间断的在东芝商厦附近盘旋侦查,红外探测仪和声波雷达都发现了起飞的三架直升机,情报收集员迅速把画面通过军用卫星发射频率传送到东芝商厦的临时指挥部里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