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一十七章狙心者孤独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30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凭什么认为邹林帅在外面,又凭什么认为他拿枪对着你?”,杨旭愤怒的盯着他:“你凭什么认为他对朝自己的战友开枪?”

  杨旭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声高过一声,那种愤怒的质问让王彬错愕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来,绝命突击大队有一条不成文的团训,永远不要将自己的枪口指向自己的兄弟,无论他犯的错误有多愚蠢,会有人教训他,但不应该是你!

  王彬心中隐隐一痛,像被人扇了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杨旭看着他:“我今天来不是来抓你的,我也没有资格抓你,我只是以一个战友的身份来看看他最信任的兄弟改变了多少,又能拯救多少”。

  王彬苦笑了一下:“说这些有什么用,离开绝命突击大队的时候我就在改变,你只知道军队的世界,可你知不知道我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所以你就放弃了,放弃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坚持的”。

  杨旭悲痛的说:“你怎么可以侮辱赵二狗教官?”

  “我没有说错!”,王彬说:“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他付出了那么多,最后他得到了什么”“尊重!”“什么?”,王彬愣了一下,“我的尊重!”,杨旭看着他:“他得到了我发自内心的尊重,他的名字会在一代又一代军人心中传承,我们会一直记住他的名字,会一直尊重他,这就是不朽,我们会以他为榜样为这个国家和军人战斗,我感到光荣,这是我一直追求的信仰,我们赖以生存的支撑,王彬,你怎么把这些信仰都抛在了脑后,你凭什么认为赵二狗教官不幸福,你凭什么认为我们的信仰可以被你亵渎,我们是军人,军人是什么,军人就是国家的鹰犬!祖国需要我们,我们就要守护国家,保护国家,随时为祖国牺牲,这是都少人追求毕生的荣耀,你凭什么亵渎?”,杨旭幽怨的盯着王彬羞愧的双眼:“我们哪一次战斗没有牺牲,没有流血,但哪一次我们退缩过,这只军队打倒了侵略者,打倒了反动派,最后征服了整个大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不会在被奴役,我们得到了全世界的尊重,你凭什么亵渎这支军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谈什么值什么不值!”

  杨旭气愤的全身发抖:“绝命突击大队从转隶之后的30多年里,有多少人牺牲,他们难道都像你说的那么不值,也许没人知道他们,但是祖国知道,知道有这样一群人怀着高尚的信仰在维护祖国的尊严,所以他们得到了尊重,全世界的军人都在对我们感到敬畏,我们靠的是什么,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军人用血拼出来的,为什么你把我们的尊严说的一文不值,王彬,你也在我们这个集体里拼搏过,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王彬转过头,倔强的不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想面对还是不敢面对,因为他的眼神里已经溃不成军,杨旭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你和冷权不一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杨旭转身就离开了,王彬疲惫的坐在那里,整个人都颓废了,他忽然抱着头,不禁失声痛哭,他的伪装被杨旭无情的撕下,留下的是最脆弱的自己,那些感动的岁月已经不再,也再也不可能重来。

  王彬家楼下,段广威坐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监听上面的声音,超指向麦克清晰的录下了杨旭和王彬之间的对话,也清晰的听见了王彬最后的哭泣声,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禁为王彬这样的军人而感到惋惜。杨旭从楼上下来,走到车里,一脸忧郁。段广威关上了麦克,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看着杨旭:“那小子有你这样的战友是他的福气,你也别郁闷,作为战友你该做的都做了”,杨旭看着他:“再给他一天的时间行不行?”,段广威笑了一下:“你认为这有用吗?”“求你了,帮帮我”,杨旭真诚的说,段广威笑了一下:“我又不是逮捕你,你求我干什么?”“我相信他,他还有拯救的机会,他和冷权不一样”,段广威发动了车辆:“我无所谓,反正他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中了,什么时候抓他都可以”,段广威抓过太多这样的人,可惜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真正回头的:“在帮你一次,就一天时间”“谢谢”“不用,让他感谢你吧”

  就在这个时候,杨旭的电话忽然想起,是王彬打过来的,“是王彬”杨旭想看了一眼段广威,段广威接上了窃听装置,示意他可以接电话了,“喂”“再给我一点时间,两个小时就可以,我最后去看看诗瑶,然后我就去找陈殿峰自首,我错了,别不认我这个兄弟”,杨旭和段广威对视了一下,彼此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等你”,电话那头的王彬仿佛也轻松起来:“我坐牢以后,有空的话就去看看诗瑶,我不想她一个人……”“我会帮你照顾弟妹的,不管你在里面待多久,我们都会等着你”“谢谢”,杨旭放下了电话,段广威笑了:“有你这样的兄弟就是好呀”

  汽车向前行驶着,城市的倒影倒映在车窗上,“对了”,段广威说:“陈怡打了两遍电话了,问你的情况,他还以为你被逮捕了,这丫头可急坏了”,杨旭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看着车窗外。“她可从来没有紧张过什么人,陈怡对你真的有意思了”,段广威笑着,却没听见一样杨旭那一声轻微的叹息,杨旭拿出电话,拨通了陈怡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了,那头的陈怡声音很紧张:“杨旭,你没事吧”,杨旭平静的说:“我没事,事情都已经说清楚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我,我在政府官邸宾馆呀,你要过来,好哇”,杨旭听出陈怡的一丝兴奋,“好,我马上就到”,杨旭放下电话,莫名的多了一层惆怅。

  “你不喜欢她?”,段广威看出一些的迷惑,不禁问道,杨旭苦笑了一下:“他是我女朋友的妹妹,我只当他是我的妹妹”“搞什么,你是哪个年代的人,这是什么时代了,还这么保守,陈琳不是不在了吗”,段广威说话直来直去,弄的杨旭都有点尴尬了,“杨旭,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杨旭没有说活,而是固执的看着车窗外那些流失的风景。

  ————“杨旭,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他还是个孩子呀,你怎么能下得去手”,陈琳泪眼婆娑,更多的是对杨旭的失望————

  那些过往的罪过依然在随着流逝的风景翻飞而过……

  ————“我不会原谅你,我印象中的你可以包容那么多人,为什么拿起枪的你偏偏赶尽杀绝,为什么我看不到你的忏悔,你的良知都到哪里去了,还是说,这是真正的你!”,落叶飘零的下午,陈琳转身而去,下午的阳光很快埋没了她瘦小的身影,不留下一丝留恋,杨旭孤单的站在原地,心痛不已————

  那种心痛,时至今日还弥散在心口挥之不去:“陈琳”……

  陈怡放下电话之后,心里忽然像小鹿乱撞一样惊慌了起来,杨旭说他要过来,印象中陈琳死了以后这似乎是他第一次来到她这里,陈怡不禁有些紧张,赶紧起来收拾家里,陈怡不是邋遢的女孩,却也十分怕杨旭看见什么似的,好像印象里,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门铃响了起来,陈怡惊讶了一下,看着沙发上狼藉的衣服和杂物,有些着急:“来了来了”,陈怡捧起那些东西,索性都扔在衣柜里了,关紧柜门之后立即跑到门口开门,杨旭出现在面前,带着微笑,“你来了”,陈怡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快进来吧”,杨旭还未等迈步就被陈怡拉了进来,杨旭刚坐在沙发上,陈怡立刻凑了过来:“喝点什么?”“我不渴,不用麻烦了”“苏打水,茶,还是果汁”,陈怡表现的非常热情,“陈怡,真的不用,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你等等”,还未等杨旭说外陈怡又跑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端出一盘水果,弄的杨旭有些不太自然:“干嘛这么客气”“你干嘛跟我客气,这次要不是你我就死定了,想想这几天,就像个噩梦一样”

  陈怡松了口气的样子:“林处长都已经告诉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刺杀了凌书记,那时候我都吓坏了,还是你有办法”,杨旭看着她:“你不害怕吗?如果……”“没有如果”,陈怡阻止杨旭在说下去:“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你不可以杀凌书记,否则你会成为国家公敌,成为军队的叛徒,我知道你多么热爱你的军队,我不需要你这样做,我想过自杀,但是我不敢,不是我害怕,而是我害怕你接受不了,所以,我只能选择相信你”,陈怡伸了伸舌头,俏皮的对着杨旭眨了眨眼睛,那种信任让杨旭发自内心的感动,也发自内心的心痛,也许是想起了陈琳,杨旭的心口越发难受。

  “现在,都结束了,虽然冷权没有抓到,但至少他不会回来行刺凌书记,这趟任务完成后我就休假”,陈怡充满期待的看着杨旭:“你有没有时间,我想……”“陈怡”,杨旭忽然想换了个人一样,充满愧疚:“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陈怡呆呆的点了点头,双手托腮,摆出一副聆听的姿态,像听故事一样等着杨旭说什么。

  杨旭似乎挣扎了一下,但还是张了口:“对不起,有些事情我一直瞒着你,我不能告诉你,是因为我自私,我怕你恨我,恨我当初……”,杨旭的声音似乎艰难很多,“什么事呀?”,陈怡很少看到杨旭这样艰难的神色,不由得也紧张起来。“是关于你姐姐的”,杨旭说,陈怡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仿佛触及了心里最为敏感的部位,她皱着眉头:“你说”“你姐姐的死,和我有很大关系,或者说,可能就是因为我”,杨旭低着头,目光涣散地看着茶几,不敢再面对陈怡的目光。

  “我跟你姐姐的结识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因为一次战斗受伤,你姐姐救了我,我以为我死了,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姐姐,我还以为我看见了天使,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了她”,陈怡听到这句话时,心里不禁泛出一丝酸楚,但是她还不知道杨旭说这些话到底是为了什么。杨旭苦笑了一下,如果那时候他能清醒一点,不去追求陈琳,也许她会和一个爱她的医生在一起,结婚,生子,有美好的婚姻和幸福,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更不会这么早早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虽然让我心动,但是我知道,我们不会长久的在一起,因为我们的职业不同,性格也不同,她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而我是杀人不眨眼的狙击手,你姐姐看不惯死亡,善良的她永远不会认为这个世界上谁该死,在她的眼里只有需要拯救的人,因为我的工作,我们经常争吵,但是也很快就会平息,因为我们都深爱着彼此,可是真正让我们分开的原因是因为五年前一次任务,目标是一个只有20岁左右的男孩,他投毒毒死了自己的父母,而后挟持了之有16岁的孪生妹妹逃逸,最后被警察堵在了一间存有化工材料的仓库里,他走投无路,最后竟然拿自己妹妹的生命要挟警察,经过几次劝解都无效之后,警察决定实施狙击手段把他的刀子打掉,但他当时处在一个狙击的盲区,特警根本没有机会开枪,那个男孩似乎知道了什么,情绪更加激动,匕首割入了小女孩的脖子,眼看人质就要被杀死,特警没有办法,只好再次联络我们绝命突击大队,我接受了这个任务,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想都没想就将他击毙了,我用的是跳弹杀人,子弹弹入他的眼睛,直入脑髓,他一点痛苦也没有,直接被击毙,之后他被送入医院,抢救他的主刀医生正是你姐姐,她整整救了他一夜,但是根本就没用,他在凌晨3点的时候宣告死亡,你姐姐万分悲痛,眼看着这个只有20岁的男孩死去,虽然她已经尽力了,当她知道那个无情的狙击手就是我的时候,她过来指责我,质问我为什么这么残忍,他还是个孩子,为什么你能下得去手”。

  杨旭苦笑了一下:“她太善良了,和我的世界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她只看到那个男孩垂死挣扎的可怜和悲惨,可是她可曾看到他对自己亲人的残忍和决绝,因为这件事,我们发生了很大的争吵,谁也没有让着谁,最后你姐姐一气之下一走了之,第二天她打电话过来要和我分手,我多次去找她,让她听我的解释,可是她不听,她认为我双手沾满了鲜血,她为了逃避我,调离了工作岗位,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县城当医师”。

  陈怡听到这里,心忽然紧了一下,她看着杨旭,满目的不可思议。“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野外驻训的地方就是她所工作的小镇,他被叶火挟持,我本来有机会把她救出来,但是我没有,我以为我不在杀戮就可以维持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我没有想到,那竟然成为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杨旭的声音有气无力,仿佛在也不愿回想起那些往事。

  陈怡看着杨旭,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都是他造成的,陈怡的目光中不光是震惊,更多的是失望。杨旭接着说道:“事实证明是我的愚蠢,事后公安局进行了彻底的调查,被我打死的那个男孩的确是无辜的,真正的杀人者是他的妹妹,那个从头到尾都被我们认为是无辜者的人竟然是真正的杀人凶手,那个小女孩从小就有自闭症,她从两年前开始偷偷的给父母的饭菜里下各种药物,还把他们中毒的症状记录下来,最后,她用氰化物毒死了自己的父母,那个男生只是尽了自己作为哥哥的义务,直到倒在枪口下,他怕妹妹背负毒杀父母的罪名,也不愿意让神志不清的妹妹以后的生命里有这样的阴影,所以他大胆的承担了一切后果,我错了,我当初一直认为罪犯就是罪犯,敌人就是敌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无辜的,所以我害死了陈琳,我才是真正的罪人”,杨旭的声音带着忏悔,已然不见当初的铁血本色。

  “原来都是因为你!”,陈怡幽怨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的人最后竟然成为背叛自己最深的人:“你害死了姐姐,而你竟然欺骗我到现在!”“我不是有意欺骗你,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勇气面对你”“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她已经死了”,陈怡激动的哭了出来:“杨旭,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是你害死她的,我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在她死后的三年里你一直不能释怀,原本我以为你只是愧疚,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是你害死了她”,陈怡激动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你有机会救她的,你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要放弃,如果开枪的那个人是你,姐姐无论如何也不会死的,杨旭,你怎么可以……”,陈怡忍不住,蹲下来失声痛哭。

  陈怡失声的指责如同一柄锋利的尖刀,狠狠地刺在杨旭心口。那心碎的声音掷地有声,为什么当初开枪的人不是他?为什么自己要选择放弃?多少年来他一直在问自己,如果当初开枪的人是他,很多人的命运就会改写,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

  “对不起”,杨旭除了这句话之外,再也想不出什么能表达自己深深的愧疚,陈怡哭泣的脸转向了另一边,倔强的不看杨旭:“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陈怡”“我求求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行不行,你走哇”,陈怡哭泣着,杨旭站了起来,留恋的看了她一眼,疲惫的走了出去,留下孤单的陈怡一个人哭泣。

  杨旭,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

  杨旭站在外面,仰头看着天空,像是在聆听天空中的声音,仿佛有看到那动人的微笑,终于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遗恨,他终于可以坦然面对陈怡了,他不用在欺骗她了,可是,他会得到陈怡的原谅吗?

  这些年他心里的挣扎终于解脱了,却留下了陈怡在挣扎,他太残忍了,他不止一次的想象今天的结局,可当他发现自己正逐渐爱上陈怡的时候,当初的刻意隐瞒像石头一样压在心口,陈怡被冷权绑架的这几天里,他终于发现自己爱上陈怡了,而且爱的不可自拔,他不能在欺骗她了,杨旭苦笑了一下,她没有原谅自己,也许还会恨他一辈子吧,那又怎么样,他已经作了最应该做的事情。

  陈琳,我终于明白了你当初离开的理由,可是在我珍惜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了,今天的我终于明白,我的一切都已经结束,结束在多年前你选择离开的那一刻,我的一切本应该在你提出分手的那个下午就应该结束的,也许那才是最好的结局,如果我不再坚持,能早一点清楚我们分开的理由,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知道,我对你的爱早已经变成怀念,变成愧疚,我不能忍受你离开时那么孤单,那么疼痛,那么失望,让我至今也无法释怀,而如今,我又把同样的失望抛到了你妹妹身上,你一定会怪我吧,你在恨我对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