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七章没勇气的男人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855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张伟叹了口气:“可惜我们不是雇佣兵,做什么事还得听从指挥,有的时候还真挺羡慕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管不着”

  林尚正听完这句话,忽然笑了出来,不愧都是宣立军的兵,都一个德行,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我现在有个预感,冷权他一定回来找中队长,这就是我让杨旭他们几个一直留在医院的原因,在正式进行‘黑色使命’之前,我还有一些事要做”

  “什么事?”林尚正问。

  张伟笑了一下:“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安倍晋应该在近期派出杀手刺杀凌忠浩书记,我忽然有一种直觉,也许就是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我们来个瓮中捉鳖,抓住这个人就可以给安倍晋施压,有证据的话我们就可以直接找到安倍晋本人,问问凌书记调查的那些事情的真相,你看怎么样?”

  林尚正但是有点欣赏张伟做事的风格,简直就是别具一格:“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的中队长那里呢,不需要再保护了吗?他还在医院吧”

  张伟笑了:“谁告诉你我的中队长还在医院了”

  林尚正愣了一下,看着他:“你把它转移了?”

  张伟乐呵呵的看着他:“现在他是凌书记了”

  林尚正愣了好半天,差点没反应过来:“你是说,我的天,你竟然用这种办法,你就不怕你的中队长会出事”

  张玮笑了一下:“开什么玩笑,有我在的情况下,他能出事吗?”

  林尚正笑了出来,他愈来愈欣赏这个张伟了。

  大阪第一公立医院中,张伟带着那些从大阪政府协调过来的人,紧张地忙来忙去,周围愣在哪里盯着张伟把那些人指挥的团团转的杨旭等人,还真有些惊讶。

  邹林帅一边喝着那些工作人员端上来的果汁,一边看着那些人被张伟吆喝的样子,都有些不忍,杨旭他们本来是要把宣立军搬到凌书记哪里的,没想到张伟竟然为了这么一点搬家工作,非得从安倍晋哪里要来了一整个专业的搬家队伍,而且看这个趋势,貌似也不是只为宣立军一个人搬家,他的姿态明显是要把整个医院都搬走嘛。

  “我说那个谁,你小心点儿行不行,那个做心电图的东西虽然和电视差不多,但可比电视贵多了,你要是弄坏了估计你一个月的工资根本拿不下来”

  “还有你,搬那些器材的时候麻烦不要像丢垃圾一样好不好,万一被你弄坏了,影响到国宾凌书记的身体,你能承担得了吗?”

  “我说你们到底知不知道现在保护的是谁,是凌书记,你们怎么能还不怠慢”

  张伟在那里在哪里像个旧社会的地主一样趾高气昂的指挥来指挥去。杨旭他们一群人围在一起喝果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讪讪的看着他。

  虽然那些大阪的安保人员很不靠谱,但是也不能人家当成搬家公司的吧,而且,他竟然指着宣立军的鼻子高呼着这就是你们要保护的最高级别的国宾,凌忠浩书记。

  那些人当即脸都抽筋了,凌忠浩什么样他们很多人都见过了,难道把他们当白痴吗。

  都知道那些日本人都知道张伟这么说是为了让不认识凌书记的人混淆了两个人,其实让他真的没必要。

  杨旭他们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或许,只有他们几个知道张伟这么做的目的了。

  躺在床上的宣立军被张伟弄得尴尬极了,不由得低声骂了一句:“你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到了哪里都是这副德性”

  张伟听见宣立军在骂他,故意微笑着向他走来气他:“不错嘛,老宣同志,今天气色明显比昨天好多了,骂人的力气比昨天浑厚,估计等不了几天你就能站起来撒尿了吧,不用小护士伺候了吧”

  宣立军被张伟气的脸都青了:“小王八蛋,你最好祈祷我这辈子都起不来”

  “莫非你习惯了那些*,哈哈哈,信不信我告诉嫂子”

  “少在这里侮辱人,什么*,那些护士人不错的,不要以为你在日本就什么都看不顺眼”,宣立军没好气的骂。

  “呦,这才几天呀,就替她们说话了,这几天把你伺候的很好是不是呀”

  看着张伟*荡的笑容,宣立军恨不得把旁边的暖水瓶扔到他脸上。

  “小王八蛋,等我好了的,我非得揍死你不可”

  “哈哈,那就赶紧好起来,我趴着让你过来揍我”

  “小混蛋”宣立军不满的看着他,但是眼神中分明是一种关切关爱。

  “我说张伟班长”邹林帅有点不安地瞅着他:“你这么做行不行啊?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靠谱啊”

  张伟盯着他,忽然走过去搂住邹林帅的脖子,像个小痞子一样说:“小笨象你听着,你张伟班长从来没干过不靠谱的事,说到不靠谱的事,好像一直是你一直在干吧”

  “我干不靠谱的事?我什么时候干过?”,邹林帅不满的嚷嚷。

  “中队长要什么时候撤离?”赵健看着满屋子的医疗设备都被搬走了:“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张伟笑了笑:“放心吧,晚上就有活干了,下午的时候咱们一起过来中队长”

  当大家得知张伟已经把凌忠浩书记秘密送回国内,转过来还要把宣中队接到大阪市政府招待中心的时候,几个人脸上却没有多少兴奋。

  所有人,包括他们的宣中队在内,都很本能的怀疑张伟又在玩什么手段,果不其然,说那里有更好的医疗条件只是幌子,他竟然想到用宣中队来吸引那个杀手的出现,此想法一经暴露,立刻引起众怒。

  “我靠,张伟大哥你有没有搞错,中队长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再玩儿死他,竟然拿中队长去当诱饵,你也想的太开了吧?”首先不满的当然是邹林帅。

  张伟很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我说大笨熊,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个问题,我干嘛一定要宣中队过来,谁也不知道林中浩书记已经走了,只不过找一个人在这里替他吃饭睡觉加疗养嘛,我找谁不是找,我这么作还不是为了找宣中队的安全,也为了你们这帮家伙不用天天往医院里跑就能照顾他”

  邹林帅刚想再说些什么,赵健和杨旭忽然拉住了他。

  “行了,张伟这么做也是为了宣中队好”

  赵健看着邹林帅:“谁也不排除冷权下一步会不会对宣中队动手,把宣中队被转移到这里,以保护林书记姿态来保护他,这样不是更好吗,医院那里的确出手不方便,安保也差劲”

  张伟满意的看着赵健,这小子竟然知道他的心思了,不禁夸耀了一下:“赵健这小子越来越聪明了嘛,不愧是马上要提拔为零号狙击手的人,比某些这辈子都和零号狙击手无关的人强多了”

  说完这句话,张伟不屑的白了一眼邹林帅。

  那种话语和鄙视的眼神严重的创伤了邹林帅的内心,邹林帅当即暴跳如雷:“我靠,我要找你单挑,挽回我一号狙击手的尊严”

  张伟清了清嗓子:“按照大队的惯例来讲,不是同级别的狙击手是不可以在一起切磋的,所嘛,大笨熊同志”,张伟拍着邹林帅的脑袋:“赶紧想办法晋级零号狙击手,之后再给我打电话预约单挑的事情”

  “啊,张伟,我要杀了你”邹林帅简直要气疯了。

  的白痴举动逗得大家都乐了,宣立军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小王八蛋,在医院里也不安静点,打扰我午睡倒是没什么,外面还一大批病人呢?”

  杨旭和旁边的人笑了笑,不约而同的想帮宣立军盖好被子,忽然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触电一般的感觉迅速蔓延在他们的身上,两个人不好意思的看着彼此,目光中带着一丝爱慕的情愫。

  这一切都看在旁人的眼里,身旁的人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宣立军看着他们两个,笑着说:“陈怡呀,最近杨旭有没有欺负你啊?有的话就告诉我,我收拾他”

  陈怡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啊:“没有啊”,陈怡低着头。

  宣立军感觉有点怪怪的,犹豫了一下,说:“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呀”

  杨旭他们两个人看着彼此,都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

  看得出两个人的暧昧情愫,张伟站到了旁边。

  陈怡找了个借口走出去了,好像是因为不好意思,但是,张伟和赵健比较敏感的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又有别的事。

  张伟走过来,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她是你女朋友吗?”

  杨旭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宣立军倒是有些不满:“你小子怎么不说话?陈怡难道不是吗?”

  杨旭这才点点头。

  张伟看到这里,似乎也明白了点什么,刚开始只是猜测而已,现在他可以完全肯定,这两个家伙有问题,知道他们应该是在恋爱,但是为什么感觉两个人的关系有点怪。

  张伟不由分说地走过去,拉着杨旭:“我说你呀,你就不能主动一点吗,你可是一个男人呀”

  “什么?”杨旭被张伟给搞糊涂了,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泡妞的手段还用我教你吗?”张伟很不屑的看着他。

  杨旭木讷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也可能他压根就没懂张伟在说什么。

  “我跟你说,一个女人的耐心其实没有那么长,你知道吗,有的时候女人的耐心只有七个小时,而且是累计加在一起的时间,通常过了七个小时之后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干,你和陈怡认识绝对不在七个小时了吧?怎么还能搞成这个样”

  “什么七个小时?”,赵健和邹林帅也被搞懵了。

  张伟看着他们,一副什么都懂的姿态说:“这是一项美国人最新的理论研究,通常叫做女人的七小时耐心,这项理论表明,和女人交往的过程其实只需要七个小时,根本不需要更多的时间,如果过了七个小时,她仍然没有对你产生好感的话,只能说明你还在浪费时间,换句话说,如果在刚认识的七个小时之内,对你产生了好感,你们随时可以上床”

  赵健和邹林帅顷刻之间被他的理论雷到了。

  邹林帅傻乎乎地问:“你的理论太超前了吧!照你那么说,我现在上街上随便找个女的跟他聊七个小时,我就可以跟他去宾馆开房了?”

  “正是”,张伟很认真的说:“别看你平时傻乎乎的,这方面的理解能力倒是比被人强多了,通常女的耐心也只有七个小时,如果七个小时之后她对你产生了好感,你不上她还以为你有毛病呢”

  邹林帅和赵健张了张嘴,这种超前的理论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了。

  “*,你少在这祸害我的兵”,薛立军不爽的骂他。

  张伟冲着他调皮地笑了笑:“你懂啥,这是现在社会的趋势,你这老古董还以为你很懂我们这些年轻人呢”

  紧接着就冲杨旭说:“我跟你说,女人通常都是比较闷骚的,就像陈怡这种女孩,随便用个小花招就让她母性泛滥”

  杨旭睁大眼睛看着他,忽然有种想和他保持距离的冲动。

  “来来我教你”,张伟对这样的事情似乎很在行,拉着杨絮就往外面走。

  “你们干什么去?”赵建盯着他们。

  “干他该干的事情”,张伟回过头笑了一下:“作为他的班长,当然是教他应该学的东西,来吧,杨旭,今天就是你的成人礼了”

  赵健和邹林帅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瞅着宣立军。

  宣立军叹了口气:“这小子,如今是什么都学会了”

  邹林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说的七小时理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宣立军瞪着他:“你啥意思啊?难不成还想出去试一试?”

  邹林帅傻傻的笑了:“我和我们村的桃花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她对我还是没感觉,他的理论如果真的是七个小时,我们都快十七年了吧,从小玩到大的,怎么还把我当哥哥看,我可是从光屁股开始就拿她当老婆看待了”

  赵健扑哧一声乐了出来,笑的肚子都疼了,这家伙还真是傻的可爱。

  宣立军哼了一声,不屑的白了他一眼:“你可真够没用了,*,平时就和我能耐,怎么对付个小丫头都用了十七年?还好意思说”

  张伟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很不屑的看着杨旭,张伟那种不屑的目光让杨旭从心里面就有点发虚,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或警惕地看着张伟。

  张伟有些气愤地扔掉了烟头,盯着杨旭的眼睛逐字逐句地问:“这就是你们之间的那点烂事儿?”

  杨旭心虚的点了点头。

  “没有撒谎?”

  杨旭笨笨地摇了摇头。

  “我靠”,张伟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感叹道:“人类已经脱离封建社会两个世纪了,想不到在人类高度文明发达的今天,竟然还有你这货的存在,你可真是悲哀了,都什么年代了,你竟然还有这种想法,是陈琳的妹妹怎么了,法律哪条规定你不可以娶她,军队也没有这样的规定吧,你没事给自己套上枷锁?”

  张伟刚才拉着杨旭说什么要去找陈怡告白,甚至一路上还做好了详细的计划安排,待会儿去告白,然后去逛街,之后吃晚饭,然后看电影,最后去开房,一条龙下来把事儿办完了。

  这番超前的理论,让本本分分的农村孩子杨旭,竟然害怕起来,他说的这些事情,除了吃饭之外,其他的他想都不敢想,尤其是最后要去开房,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战士,哪有这样的战士呀。

  杨旭肯定是不同意,最后被张伟拖了足足一个走廊之后,杨旭无奈地讲述了他和陈怡之间这些事情,原本以为张伟会感动,就算不感动至少也会感慨吧,想不到在他这里,杨旭完全变成一个白痴,甚至比白痴还苍白。

  “少跟我废话,我就问一句”,张伟很认真的盯着他:“你喜不喜欢她?”

  “啊?”杨旭似乎没听懂。

  张伟真替他的智商捉急。

  “举个例子,她哭泣的时候,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看见她受委屈的时候,是不是很想过去安慰她,知道她孤单的时候,是不是很想去陪陪她,这是文艺范儿青年通常比较认真的想法,再深入一点,想没想过抱着她或者亲她,最后就是干该干的事”

  张伟的直截了当,让杨旭又一次摸不着头脑,或者说是应接不暇。

  杨旭木讷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张伟急的一拍大腿:“这说明你喜欢她,对吧!”

  “可是”,杨旭忽然冒出个可是。

  “还可是个屁”,张伟真有一种想狂扇他的冲动:“她姐姐已经死了,她是不是经常哭泣,经常觉得委屈,而且非常孤单”

  杨旭又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那你作为一个纯爷们儿,你该做的都做了吗?”

  杨旭又木讷的摇了摇头。

  “那你还等个屁呀!你说过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干嘛总搞这些不负责任的事情”

  “我就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她”,杨旭低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杨旭叹息了一口气:“她的姐姐因为我死去,我也瞒着她很多年了,一直没有勇气告诉她真相,之后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欺骗她了,像你说的,我发现我喜欢她,我告诉她真相,但是她似乎也一时无法接受,或者说,她没有办法接受我害死了她姐姐的事”

  “你是故意的吗?”张伟反问道。

  杨旭摇了摇头。

  “她原谅你了吗?”

  杨旭仍然摇了摇头。

  张伟看着他傻里傻气的样子,真的无语:“如果她还没有原谅你,干嘛要陪着你一起在手术室外待那么长时间,好吧,我承认,她有可能跟宣中队关系非常好,但是那天我亲眼看见她一直站在你身后的,那是一种典型的恋爱中的女人,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习惯的站在自己倾慕的人背后,这是一种潜意识行为,你这个家伙居然一点没有感觉到,还有刚才你们在宣中队病房里的时候,只是碰一下手,两个人都能摩擦出火花,还说你们连感觉都没有?你刚才也说了,当你提出分手的时候,她比你都难受,说明什么?说明她是喜欢你了,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杨旭坐在那里沉思,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张伟很是心平气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你听我说,一个男人能不能保护他的女人,靠的绝对不是你这种感觉,当然这种感觉也对,男人应该为她肩负起责任,可是你连她需要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竟然就选择回避,你认为你这样做对吗?我并不认为陈怡无法原谅你,相反我觉得她已经接受你,正如你所说的,她那天也许无法接受,可是谁都知道当时的情况,而且他都看到了这些年你的痛苦了”

  杨旭听到这里,忽然抬起头,像是作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看着张伟:“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难道还要让我来教你吗?”张伟一副着急的表情,恨不得踹他两脚,但是脸上的表情明显比刚才的焦急好了很多。

  张伟侧过杨旭的耳朵,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

  杨旭听完张伟的话,神情有点恍惚,很怀疑地问:“这样行吗?”

  他很怀疑他的馊主意,听张伟的话会不会把事情搞砸了。

  张伟煞有介事地说:“张爱玲曾经说过,女人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从她的胃开始,而男人想抓住一个女人的心,是从*开始的”

  杨旭听完这句话,当即愣住了,紧接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开什么玩笑,我这么能做的出来”

  张伟无奈的盯着他:“不要说你不行好不好,男人不可以说这句话,尤其是现在,真正考验你的时候”

  杨旭的脑袋依然摇晃个不停,身子还向后挪了挪,明显有逃走的趋势:“你开什么玩笑,你的理论太前卫了,我接受不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