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八十九章你很冷静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341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川岛俊逸点了点头:“那么你当时在哪里?狙杀多少雇佣兵?”

  “我们有固定的狙击阵地,这是我在特种部队时养成的习惯,至于狙杀了多少人,我只开了三枪,而且都没有命中目标”

  川岛俊逸看着他:“不会吧,你可是特警队的王牌狙击手”

  “我们的敌人没那么傻,其实这种狙杀在我眼里是一种比较低级的狙击手段”

  “看来你的行动都是比较高级的了”,川岛俊逸又拿起那枚子弹头:“你认为谁能制造这种子弹,而且能这么熟练的发射呢?”。

  王彬抱着双臂:“你认为你这种说法切合实际吗,我当了这么多年狙击手,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子弹和这种狙击”

  “是吗?”,川岛俊逸盯着他:“我也认同你的说法,但是我见过有些狙击手狙杀目标的时候,往往会用我们难以想象的方法和手段,以至于颠覆了我们对狙击手的认识,比如你的师兄杨旭,他在半年前狙杀于磊的情况我们研究过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王彬笑了一下:“既然你知道了杨旭的事情了是不是也知道关于零号狙击手的事了?你要搞清楚,我是一号狙击手,他是零号狙击手,虽然只是数字上的一字之差,可是实力上的是差距可是天差地别”

  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这样的子弹如何出现,但是把这枚子弹解释清楚的正是杨旭,这是你们处长林尚正亲口说的,当然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刺杀凌书记的念头,当时他也是真的在保护你们凌书记的安全”

  说到这里,川岛俊逸换了一种脸色:“我们日本警方的狙击手都是传统的狙击手,狙击方式也是一板一眼的严格按照*作规程,而你们的狙击手的确很强大,据我掌握的资料来看,除了你们,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用这么不可思议的手段!”。

  川岛俊逸放下了子弹,依旧盯着王彬的眼睛。

  “是你干的对不对?第三个雇佣兵狙击手就是你,你在日本刺杀凌书记到底有什么阴谋?”。

  王彬看着他:“你凭什么认为是我?”。

  川岛俊逸笑了一下:“一开始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常规的犯罪无非不是两种,一种是钱,一种是仇,听说你妻子岳诗瑶正在大阪住院,几天前你还为了大笔的医药费而奔波,可是就在昨天,你却把一切的费用交齐了,还住进了豪华的单人套房,我能不能问问,你那里来的钱?”。

  王彬淡淡的说:“借的”

  “借的?”,川岛俊逸感觉到好笑:“你从谁借的?”

  “当然是我的战友了”“能告诉我是谁吗?”

  “杨旭”。

  王彬想都没想就回答。

  川岛俊逸笑了出来:“杨旭?一个工资还不到三千块人民币的中士能借给你这么多钱?你妻子的手术费和住院费等一系列费用至少要二十多万元,如果把杨旭的复员费算上的话好像还不够吧”。

  王彬有点不满的看着他:“难道我就只有他一个战友吗?”

  “嗯,也对,你的确有很多战友能帮你……冷权也是其中一个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彬板着脸。

  提到冷权时,他一脸的愤怒。

  “王督察,我想问的是你有没有做过侮辱你们军队和警队的行为?”,川岛俊逸盯着他的眼睛,逐字逐句的说:“开枪的人就是你”。

  王彬似乎并不惊讶川岛俊逸的定论,从他在医院被他们拦截时就已经想到了。

  “就凭你这些空口无凭的想象,你就想把这种罪名定到我头上,你有没有一点实质性的证据?”

  川岛俊逸冷笑了一下:“你很冷静,我审问过很多嫌疑人,当我说出类似于你就是凶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脸色苍白,紧张的要命,绝对不会出现你这种过分的冷静,现实也证明,前者清白的人数明显比后者多,你使用的枪械我们会进一步检查”。

  王彬倒是无所谓:“随便,只要我的上级同意你拿走都可以,但是我得告诉你,我的枪械已经擦拭保养过了,这可不是什么消灭证据,这是警队军械管理的规定,也是我个人的习惯,当日使用过的枪械必须保养一个小时,我刚回去就去了医院,所以我的枪让我队长吴冬擦了,你赶紧去找他,看看他擦完了没有,说不定你能赶上,好了,该问的你都问了,不该问的你也问了不少,有证据就抓我,如果没有的话我想回去陪我妻子了,她刚做外手术,很需要我”

  川岛俊逸没有证据,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王彬笑了一下,轻蔑他们日本警察的作为,站起来就往外走。

  “王督察”,川岛俊逸收拾好资料夹,斜着目光看着他:“你曾经是你们军队和警队的荣耀,你认为你现在还是吗?”。

  王彬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些细节都被川岛俊逸看在眼里,他自信的笑了一下,对他说。

  “还有,鉴于你和这个案件有一定的关联,我们可能随时传唤你,我们不是随便传唤你的,稍后相关手续我们会办理的,所以在案件未调查清楚之前,还希望你不要离开这个城市”。

  王彬回过头,目光带着一定的决绝,连声音都为之沙哑:“我老婆在这里,我哪里都不去!”。

  王彬走了,川岛俊逸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流露出一种复杂。

  隔壁的金田柯一进来了,“组长,我们那里观察了很久,他没有任何肢体语言和微表情,他是不是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的”,川岛俊逸说:“整个问话过程他始终以军人的姿态端坐,连脸上的表情都刻意隐藏,看来他们学过类似的反侦察技能,但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