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三章黑色使命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69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们也只能打嘴仗,但是如果打嘴仗的话你们就更不可能赢了,中队长嘴巴那么臭的人当年都差点被张伟气死,你们过来不说送死吗。好不容易把你们抢救过来,要是被张伟气死的话,那个前田麻里绘不得再开什么新闻发布会呀。

  张伟故意不理会身后的那些残兵败将,指桑骂槐的数落他们:“什么他妈的东京快反部队,还国之栋梁呢,这次他们战斗的经过情况我可是调查的一清二楚,指挥简直就是一片混乱,随后竟然出现了临阵枪杀指挥官的现象,我都服了那个叫什么前田麻里绘的女人,这种手段都敢使出来,之后从他们选择机降的地点,到后来的全范围的攻击,依我看就是指挥官在那里负气的行动,那些白痴你在下达命令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人质的安全,更没有考虑到他们手下战士的生命,这些傻*,如果有一个冷静一点的指挥人员,我身后还会有这些伤员吗?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就冷权那点本事竟然能把大阪搞得比当年遭到原子弹爆炸还惨,我是真服了这帮所谓的大日本帝国军官了。简直就他妈的狗屁不是”

  张伟越说越激动,杨旭他们三个人悻悻的看着他的身后,那些日本伤兵的脸都绿了,简直就要扑上了吃掉张伟一样。

  “我说张伟班长,你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看看周围的气氛呢!”邹林帅简直无奈了:“你身后的人可都是快反部队那些人,你想挨揍可以,别把我们牵扯进去好不好,而且中队长正在里面做手术呢,你不希望他一边拎着肠子走出来一边骂你吧!”

  张伟回过头,看的身后那些因为愤怒而满脸狰狞的日本士兵,还未等他们说什么,张伟抢先开了口,你们这一次行动之中,我唯一佩服的就是你们的勇气,负伤那么严重,还没有一个人退缩,竟然还在往里送死,还真有当年小日本那点勇气,可惜这份勇气在我看来很可笑。可惜你们的指挥官真的是个傻*,我这么就事论事的说你们可能很生气,但这不是事实吗?”

  张伟这番话虽然让那些伤残士兵们都很愤怒,但是也都哑口无言,事实摆在眼前,的确是他们的指挥一批那混乱,先是指挥官没有细致侦查,太过于轻敌,之后是斋藤盲目的负气指挥,之后又是前田麻里绘临阵枪杀指挥官树立威信的同时也大大打击了军心士气,导致后来的进攻战斗连番失利。

  被人说成这样他们还能说什么呢?行动失利的主要原因就入如他们说的那样,斋藤和前田麻里绘自以为带领了一批全国最优秀的部队,也能轻松的完成任务,所以低估了这些雇佣兵的手段,也轻视了雇佣兵指挥官冷权的指挥才能,当然,他们也过分的自信,所以没有考虑很多情况,到最后才会败得这么惨。

  今天的东京快反部队已经成了全世界的笑柄,相信要不了多久,今天这场失败的战斗,即将会出现在所有军事科目中,作为失败的典型反面教材。

  那些日本伤兵虽然很不甘心,但也都纷纷走了回去,没办法,生气有什么用,人家说的是实话。

  “我说张伟班长,人家已经很惨了,就别再发挥你的毒舌了行不行啊?”邹林帅不满的看着他。

  “张伟班长,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了,就别和这家伙斗嘴了”杨旭看着他。

  张伟看着杨旭,忽然笑了一下:“你好像成熟了不少,没以前那么腼腆了,还没介绍呢!你身后的这位叔叔和美女是谁呀?”

  张伟看着杨旭身后。一直站着杨旭旁边的陈怡,以及微笑看着他们的陈殿峰。

  “这位是和田市公安局长陈殿峰局长”,杨旭赶紧介绍:“是这次凌书记出访考察的安全负责人”

  “陈殿峰局长,您好”,张伟标准的敬了一个军礼:“我马上也会加入你们这个小组,共同负责凌书记的安全工作了”

  “好哇,欢迎欢迎”,陈殿峰和他握着手:“想不到你刚过来就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真是让我们都佩服呀”

  张伟知道陈殿峰再说刚才打闹外务省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张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也是太冲动了,不知道是不是泄露了我们的内部情况”

  陈殿峰赶紧说:“没关系,要不然我们也打算和大阪政府正面交涉呢,这下闹到媒体上,估计效果比我们显得要更好呢”

  这番话说的张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陈殿峰心里还是比较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虽然才刚刚认识,但从他在电视上的热血表现和满身的军人朝气来看,这个人倒是和宣立军么有几分神似,陈殿峰真的有些羡慕宣立军了,手底下竟然有这些有些的战士。

  张伟又看着陈怡:“那么这位美女又是谁呀?杨旭是不是应该介绍一下”

  这个女孩一直在杨旭身后,颇有种守候他的感觉,从直觉来开,她应该和杨旭有点关系吧。

  杨旭转过头,刚要开口介绍,邹林帅有抢着说话了:“她是杨旭未婚妻陈怡”

  张伟的眼睛忽然瞪得老大:“什么,你未婚妻?你满二十八周岁了吗?”

  我靠,邹林帅当即服了,不是吧张伟大哥,你竟然首先想到的是他符不符合部队的婚姻标准,你就不能想点别的。

  杨旭和陈姨忽然都慌了,赶紧解释道:“其实不是的”

  “再过几年不就到十八周岁了那,先订婚怎么了,你有意见了”,邹林帅在一旁不满的嚷嚷着。

  “你能不能闭嘴”杨旭无奈的看着他。

  赵健倒是乐了出来:“她是陈怡,是杨旭的女朋友,也是安全部的情报人员。和我们一同执行保护凌书记的安全工作”

  张伟拍了拍杨旭:“你小子行啊!安全部的姑娘都能泡到手,老实交代,用了什么手段?”

  杨旭,弄了半天都说不出话,陈怡也被弄得满脸通红。

  张伟笑了:“还不好意思了”

  杨旭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今天上午的时候,他像抽风一样的跟陈怡提出了分手,现在又该怎么说这件事呢!

  陈怡看了一眼杨旭的脸色,似乎知道了他的想法,站了出来:“其实大家都误会了。我们现在只是朋友”

  陈怡那种冷静的回答,让几个人都有点不知所谓,在一看杨旭的脸色,竟然没有什么变化,赵健叹了口气,看来这两个人似乎又吵架。

  张伟盯着她瞅了半天,疑惑的说:“陈怡妹妹很像一个人嘛”

  陈怡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淡淡的说:“想我的姐姐吧,忘了告诉你,我是陈琳的妹妹”

  陈怡此话一说出口,张伟当即愣了一下。

  “哦”,张伟的脑子突然有点转不过来:“哦,你好,你好”

  张伟复杂的看了一眼杨旭。又复杂的看了一眼同样复杂的盯着他的邹林帅和赵健,仿佛都被这笔糊涂的感情弄得晕头转向。

  陈怡说道:“刚才在电视中看到你了,你真厉害,把那个情报官说的哑口无言”

  “这个嘛。哈哈!只怪她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张伟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旁边的邹林帅不屑的拆着他的台:“他就是嘴皮子好,这张破嘴曾经差点把中队长气死”

  张伟生气的看着他:“你妒忌我的口才好是不是,也就是我去了,你要是上去了,指不定被人家说成什么样”

  说到这里,张伟忽然叹了口气,看到前面的手术室,喃喃自语:“希望中队长他没事”

  张伟的一声叹息让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赵健忽然打破彼此的沉寂:“对了,张伟班长,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我们听到关于你的小道消息,说你在军事情报机构服役呢,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也是因为冷权吗?”

  说到这些,张伟忽然换了一种神色:“刚才的调侃消失的一干二净,我这次来的确是和你们有很大关系,首先我要说明,我这次来的任务,一共有两个,第一个是保护凌忠浩书记的安全,现在我已经是他的安全顾问了,他在日本的所有活动和安全事项我都要参与负责,一直到他安全的返回他在和田市的办公室里,而第二项就是向你们传达上级首长和绝命大队长的命令!”

  张伟严肃的盯着他们,逐字逐句地说:“上级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生擒冷权,生擒不了的话就地杀了他,首长说了,这一次任务的行动代号,叫做‘黑色使命’!”

  此话一出。杨旭等人从心底一惊,如果说这次行动是上级首长下达的,而且连任务代号都已经下达,那么就意味着,他们可能要真的和冷权不死不休了,虽然也是他们期盼的,但却不是宣中队所期盼的。

  “这是上级的命令,冷天必须除掉!因为他犯的错太离谱了,谁都救不了他,他已经不是我们曾经的战友了,如果说冷权再加入雇佣兵和我们正面交战之前他还会改过自新的话,今天我仍然可以拿他当兄弟,我可以容忍她加入雇佣兵,可以容忍他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甚至可以容忍他对我们的宣战,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他和我们的国家背道而驰对着干,更不能容忍他要杀害我们的兄弟,尤其是他杀了王彬!”

  张伟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中带着绝对的悲伤,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医院中甚至有些失常的岳诗瑶了,当他得知岳诗瑶已经怀孕的时候,张伟恨不得把冷权立刻找出来碎尸万段,他竟然对自己的兄弟做出这样的事,他怎么可以把当年的战友情谊忘得一干二净,而现在他又伤害了他们的中队长,张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冷权的。

  “这里没有任何人会原谅他”,赵健难掩寒冷的杀气,他逐字逐句的说:“冷权必须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说的没错,冷权那小子绝对不能放过,杀害王斌,伤害中队长,他绝对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敌人,绝命大队绝对不会手软!”,邹林帅也很认真的说道。

  杨旭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低着头,仿佛还在犹豫着什么。这一切张伟都看在眼里,他淡淡的笑了一下,这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做什么事都优柔寡断。

  手术室上面的红灯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几个人一看医生出来了,立刻围了上去:“医生,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样了?”几个人迫不及待地问。

  医生解开了自己的口罩:“手术结束了,比较成功”

  医生的一句话,让几个人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松了一点。

  “他没事了就好”,张伟深吸了一口气。

  医生继续说道:“他的旧伤我们只是暂时的缓解了一下,处理了感染的部位,他还有三个月的期限我还是无力改变的”

  “什么?什么三个月的期限?”张伟一听这话当即愣住了,在一看他们三个,各个脸色黯淡无光。张伟感觉不对劲,大声地问道:“什么叫还有三个月的期限?这到底怎么回事?”

  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低着头像打了败仗一样。

  张伟忽然激动起来:“我他妈问你们呢!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叫还有三个月的期限?中队长到底怎么了?”

  医生解开了口罩看着他:“不要再医院大喊大叫的,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是他弟弟”张伟想都没想就回答。

  医生有些纳闷了,这个病人怎么这么多弟弟,但还是说:“既然你也是病人的家属,那我们也必须要告诉你,病人的脊髓里卡住了一枚子弹,这枚子弹已经在里面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一直在病人的脊髓里,由于靠近中枢神经,所以一直没有人能将子弹取出,本来病人这些年好好休息的话是没什么问题的,至少可以延长寿命,但是病人这些年一直在进行高体力运动,所以伤口多次撕裂感染,现在他的脊髓灰质已经严重感染,恐怕已经支撑不住三个月了”

  张伟一听这话,脑袋嗡的一声:“什么?支撑不了三个月了?这怎么可能?什么旧伤?他的旧伤不是早就好了,不是说那枚子弹已经不影响他的身体了吗?我记得我走的那一年,他身体还好好的,还跟别人叫板五公里武装越野呢”

  “我们都没有想到,他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却还要坚持支撑”赵健的眼圈红了:“他的身体应该从来都比我好,他一直都在骗我,故意在我们面前做出很健康的样子,实际上他真的支撑不住了”

  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悲伤的表情,陈殿峰也无奈的叹息,陈怡更是流出了眼泪。

  张伟听完这些话,身子不由自主的晃动一下,张伟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看着医生:“医生,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他?”

  医生摇了摇头:“他的病情太严重,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医生的话让张伟有些慌张了:“我听说你们日本的医学非常发达,难道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几个医生相互看了看。都没有说话,用沉默回答了张伟的话。

  张伟他们几个彻底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氛围中,尤其是张伟,人怎么都没有想到,印象中像钢铁一样的中队长,竟然也变成这个样子。

  “我听说你们中国北京医科学院,好像有几个非常专业的骨科教授,也许他们应该有什么办法”,一个日本医生说道。

  “也对啊!据我所知你们北京医科学院,那些资深的教授里,好像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类似的手术”另外一个医生也跟着说道。

  杨旭和张伟他们一听,眼前忽然一亮,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这就意味着宣立军还是有希望的,杨旭和张伟他们对的医生连番道谢,简直快要对他们感恩戴德了,弄得医生们都有些尴尬。

  “其实,这只是个建议,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刚才那个医生说道:“据我所知,他们之前那个案例的确和你们的哥哥非常雷同,但是他那个人并没有像你们的哥哥这样,你们的哥哥感染的太严重了,而那个人确是在在子弹卡住脊髓之后的三十六个小时之内就取了出来,而你们哥哥这个弹头滞留体内已经有将近十五年之久了”

  “没关系的医生很感谢你提供这个消息,这就代表着一切都有希望”

  张伟握着医生的手,感动的话说了一大堆,半天都松手,只见那些医生的脸色早就变了,也不知道张伟使了多大的力气,都快把人家的手握脱臼了。

  陈怡在一旁问道:“那我们现在能进去了看看病人了吗?”

  “现在还不行”医生说:“病人的手术才刚刚结束,还在深度昏迷当中,身体极度虚弱,你们最好是在明天早上的时候再来看他”

  几个人刚想在说什么,张伟拦住了大家,命令道:“都听医生的,明天我们来看中队长,不差这一宿了”

  “今天晚上我守在这里,你们回去保护凌书记吧”,杨旭说道。

  大家点了点头。

  张伟看见杨旭,也点了点头:“也好,有你在我也比较放心,我也要去见凌忠浩书记报到了,我提前来了四个小时,还没见书记呢”

  他来到大阪之后并没有立即去见凌忠浩报到,更没有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他知道这里有杨旭他们在,所以还是比较放心,他先是在大阪市里逛了一圈,查看这里的社情和其他情况。

  所以他才进入前田麻里绘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之前他分析了这里的情况,他似乎意识到凌书记都刺遭到刺杀可能和大阪那些贪污的官僚有很大关系,所以在把前田麻里绘说的哑口无言的同时,故意透露他们的贪污现象,表面上是在打草惊蛇,实际上是在警告他们,如果凌书记再出事,他们就真的有洗脱不了的责任了。

  可能前天把李慧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在大阪市开展的一切行动,还有一些其他事情的细枝末节,早就已经被中国的情报机构掌握的一清二楚,所以说今天前田麻里绘认为他是中国的间谍,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当然,如果前田麻里绘现在还活着的话,她可能不了解的事情还更多。

  现在凌忠浩书记还不早知道他已经到了吧,可能也不知道他的身份,“黑色使命”任务他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需要马上去告诉他。

  于是张伟跟着陈殿峰他们走出了医院,向大阪市政府招待中心赶往。

  重症看护病房里面,杨旭看着虚弱的宣立军,各种仪器的导线插在宣立军的身体上,时刻监控他的生命体征,所有的仪器用轻微的跳动宣告宣立军的生命仍然再继续艰难的维持着。呼吸机缓慢地发出声音,这绝不是宣立军平时的呼吸,那些各色的透明胶管插在他的身体上,不停地输送各种液体,不知道他醒来的时候作何感想,他平时可是最不喜欢进医院的,用他的话讲,一闻到那些消毒水的味道他就反胃。

  宣立军似乎消瘦了很多,脸上的眉头还在紧皱着,如同平日里古板和严肃表情,不知道是因为手术中的痛苦,还是说它没有忘记在昏迷之前,又看到了他们几个自相残杀的脸。

  杨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疲惫的坐在床边,握着宣立军略显冰冷的手。

  我的中队长,你最不想看见的事,最终还是要发生了,这对我们而言。或许就是注定的命数,尽管我们从来不相信命,但有的时候,恐怕我们也无法反抗它。

  杨旭的脸上带着剧烈的心酸,“黑色使命”行动以命令的形式下达,这就意味着他们注定自相残杀了,中队长最后想保护的,最终还是还是无法保护。

  这是无可避免的,他们只能深深的叹息,叹息着命运的离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