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七十一章最后的谢幕(大结局)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67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而后赶过来的,张伟、赵健和宣立军,看到满走廊的鲜血和尸体时,立即冲过去,当看到冷权的尸体和失声痛哭的两个人时,几个人都感到无比的惊讶。

  冷权死了,也许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开枪自杀,但是只有他们几个人心里非常清楚,这一切的恩怨已经结束了,冷权离去时所带来的震撼,一如他当初带着让别人震撼的成绩走入绝命大队一样。

  冷权带来的事实和真相,似乎已经宣告,结束了绝命大队大队充满荣耀时代的开始。

  后来得知真相的邹林帅他们都感到了无比的惊讶和震惊,冷权的话,无疑是打碎了绝命战士在他们心中的荣耀,因为这份荣耀,早已经被践踏,而践踏他们问的人,竟然就是曾经以为是受害者的那三个人。

  两天以后,他们按照计划回国了,在宣立军和杨旭他们的坚持下,强硬的带走了冷权的骨灰。

  回到绝命大队之后,宣立军就找到了大队长,向他说明了这一切的情况。

  当大队长听完这些话的时,明显带着愤怒,他指责宣立军为什么要相信被开除的冷权,大队长根本就无法容忍这样的谎言,然而宣立军却始终坚信冷权没有说谎,这也一再激怒了大队长,奈何大队张看他一身伤的回来,所以没有过多的计较,而是将他打发回去。

  重启当年的调查,大队长却始终不愿意去接受,倒是大队政委,若有所思的认可了,指示保卫股仔细调查这件事。

  绝命大队是一个充满荣耀的团体,他可以接受失败,也可以接受任何挫折,但是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隐瞒过去的错误,如果说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这样隐瞒的错误是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他们的尊严和荣耀绝对不是靠隐瞒真相换来的。

  五天之后,新闻里忽然曝光了一条重要新闻,日本首相和大阪市长两个为了应对2009年的金融危机,曾投入巨大的资金空缺,然而巨大的财政赤字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当时的政治地位,为了拟补这一资金空缺,他们居然动用了二战战后赔偿款!

  这些至今无人认领的赔偿款是日本最基本的道德底线,然而他们依然毫无底线的动用,由于此事关系重大,所以他们必须想尽办法拟补这笔欠款,这个重任就落在了首相弟弟安倍晋身上。

  于是这个不要脸的政客就把手伸向了中国和田市投资的企业,于是中国亏损了两亿美金的事情,就不告而破。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披露这些事情的人,竟然就是安倍晋本人,而所有的证据也是他亲自提供的,这件事情让整个日本政坛和国际社会哗然。

  随着安倍晋的自我披露,一大批日本政客旋入了这场风波之中,大批的官员面临起诉,包括首相在内,已经列入日本国会的弹劾法案之中。

  凌忠浩书记使命也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彻底收回这笔资金,日本风云动荡的政治体系也呈现出了崩溃的那一幕,一直敌对中国的日本首相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狐假虎威的嘴脸,连续三次联系北京协调解决这件事情。

  而北京方面没有作出任何答复,风轻云淡的看着外界对日本的舆论和批评声音,日本的政权和政府信誉直线下降。

  然而烦恼的不光是那些日本不要脸的政客,还有绝命大队这里。

  赵建回来之后一直精神萎靡,他永远无法接受,自己最信任的三个老乡竟然叛离军队的叛徒,亏他自己发誓要杀了冷权为他们报仇。

  他无法接受这一点,所以精神一直低落,到最后零号狙击手的考核之中,明明是拿九稳的他既然提出了放弃零号狙击手的考核,这让整个大队都哗然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期待宣立军能站传来解决这件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此时的薛丽君却始终把自己关在营部里面,以往雷厉风行的作风已经被一种疲惫和颓废取代。

  此时的他一身的病态,赵健出现这样的事情,宣立军竟然也没有过多的指责,在劝阻赵健两次无望之后,最后也只叹息,随他去吧。

  然而发生在影杀中队的怪事远不止这一幕,开朗调皮的邹林帅恍惚也换了一个人一样,成天躺在床上,早*也不出了,训练场也不去了,就这样成天萎靡着,排长和指导员找了他谈心好几次都没有结果。

  狙击手分队的指导员都有点焦头烂额了,他的这些骨干都是怎么了。

  最后所有的希望都落在杨旭的身上,杨旭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也在正规的组织狙击训练,但是别人也依然看到,他和以前那种精神状态相比,明显降低了很多。

  他们在日本大阪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回来之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一时间,整个影杀中队都议论纷纷,却没人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这些疑惑却在当年被冷权枪伤的那个人,林硕苏醒的时候,终于有了答案。

  林硕昏睡了五年,终于醒了过来,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刚刚醒过来的时候,保卫股长却在政委的委派下与他谈心,五年来的昏迷让林硕对很多事情有了新的感悟,他对自己当初的行为感到懊悔,全盘说出了自己当初他和陆浩和郑飞打伤冷权临阵退缩的事情。

  保卫股将他的口述形成了报告材料,送到了大队长和政委的办公室的时候,大队长和政委感到无比惊讶,甚至惶恐。

  最后,他们的决定非常简单,召开全大队大会,将这件事情对每个官兵公布了出来。

  顿时整个绝命大队都为之哗然,当这一幕丑闻曝光的时候,每个士兵都带着恐惧,那是他们心中的神话破灭的声音。

  但是所有的官兵都认为,大队长和政委做的对,没有任何的荣耀是可以被谎言包围的,只有真正的面对自己的错误,去正视历史,才能让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绝命大队不会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历史,而就放弃自己的荣誉,他们还有前赴后继的战士,继续书写着这份荣耀,所以,这些事情虽然引起了官兵的哗然,但也没有打击官兵的士气。

  在经过几次专项教育之后,绝命大队的士气又恢复了往日。

  而冷权的骨灰,在大队长和政委的坚持下,顶着军区各位首长的压力,安放在了绝命大队的烈士陵园之中,在他们眼里,无论冷权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他当初的事情虽然做的也不对,但是见面大队永远会承认这样的士兵,相信冷泉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欣慰了。

  冷权的骨灰安置在烈士陵园的时候,宣立军失态的痛苦了,摸着冷权的墓碑,他说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五天之后,兰州军区演习场,在一处炮兵打靶场地的靶心处,不足五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个指挥的大帐篷,帐篷的内部,竟然是绝命大队那些准备提干士兵的考核考场。

  外面炮火隆隆,五公里之外的炮弹,连番炸开了花,把大地都掀开了几层,帐篷里也是一阵阵的抖动,爆炸的声音也让这些考生有些头晕目眩。

  学员们坐在马凳上,拿着笔,扶的考试卷子,在被爆炸震得晃动的空间里,艰难的保持着清醒,写着答案。

  参谋长李修国,自监考,他负着手,对着里边的那些考生大声的喊道:“你们都给我听着,我今天没有选择安静地方让你们考试,而是特意的把你们拉到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告诉你们,作为军人,你们所肩负的一切责任和使命,就是随时随地准备打仗,时刻准备的战争,不要以为考上了军官,你自己就是什么公务员了,就可以过着相对安逸的日子,那是屁话,谁要是有这个想法,我现在就把你扔到靶心去,考上了军官,你们的责任只能比以前更大,所以我把你们安排在这里考试,军中良剑,国之栋梁,靠的是你们自己去努力和培养,你们是军人,是中国军人之中最精锐的中国军官,如果在这样的炮火硝烟里的考核都无法通过的话,我认为你还没那个资格成为一名中国军官”

  参谋长洪亮的声音充满着气势,震撼着每个学员苗子的内心,杨旭深深地点了点头,外面的炮火声音对他而言直接熟视无睹,他拿着笔,工工整整的在卷子上填写的答案。

  巡视的李修国和几个参谋干事看着这些学员,尤其是杨旭的身上那种淡定和从容,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点了点头。

  杨旭的大名他们早就听过,这样优秀的战士,绝对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成为参谋长眼中的军中良剑,国之栋梁!

  一个月之后,杨旭不负众望,就算不用二等功的条件他也已经成为一名准提干的军官,之后就要去大连步兵指挥学院进行军官训练,走的那一天,中队长宣立军和赵健、邹林帅他们,以及从北京赶过来的张伟和陈怡一起过来送杨旭。

  “到了那里好好干,认真学,别以为自己枪法好就牛*了,我们可以把你当成骄傲,但是你自己不要骄傲,记住了,人上还有人呢,当初我还自以为零号狙击手很牛*了,这不,这还有比零号狙击手更牛的人物吗”

  宣立军趴着杨旭的肩膀,看了看后面嘻嘻笑着的张伟:“哈哈,能让你这老家伙说这话还真不容易,杨旭,你可懂得听你中队长的话,以后也打破这个记录,什么零号狙击手,弄个更牛*的程度给他看看”

  宣立军白了他一眼:“到哪里别给咱们丢人,要是给绝命大队抹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放心吧中队长”,杨旭微笑着,但这淡淡的信心。

  宣立军满意地拍了拍,杨旭的肩膀。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颓废,这几个人在绝命大队公布林硕背叛事情的真相时,他们就已经恢复了以往精神,赵健甚至还有些后悔自己的,怎么要放弃当初零号狙击手的考核,现在的他,也只能等到明年,而邹林帅也在一旁,刺激着他:“等到了明年你的最大竞争对手将是我了”

  “死去吧,就你,再练几年吧”

  “*,小看我”

  杨旭看着他们嬉闹,也无奈的摇了摇。

  宣立军看着杨旭,曾经在他心里地位最高的两个兵,现在却只剩下了一个,想到冷权,宣立军不由得叹了口气。

  “您还在自责吗?”,杨旭低声问。

  宣立军摇头苦笑:“要说没有那是假的,冷权没有错,错的我是我们,为什么我们没有怀疑过冷权说的话,因为我们从潜意识里就认为冷权是这样的人,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变坏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张伟摇了摇头:“是因为我们都在改变,就像林硕他们的改变一样,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冷权也会改变,却忽略了有些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邹林帅和赵健也停止了嬉闹,缓缓地看着他们,目光流露出惭愧。

  “在军队中有两种人,第一种向我们这样,永远把使命和原则放在第一位,也往往会忽略了最珍贵的战友感情,所以在冷权的事情上,我们丝毫没有从战友的信任上观察冷权,只是用最原始的理智自以为是的认为,冷权他应该这么做,因为这符合逻辑,却忽略了,有时候,人的感情和信仰是没有逻辑的”杨旭淡淡的说:“还有一种人,他们不一定会把使命放在第一位,但是他们会把自己最珍惜的东西女永远放在第一位,就现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有一部分老兵为获得荣誉的时候感到惭愧,因为支撑他们冲上去杀敌的信念并不是保家卫国,而是为了身边的战友或者死去的战友报仇,其实冷权就是这样的人,他太固执了但是我们这里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说他的坏话,因为他对荣誉的理解,圆圆在我们之上,我现在才知道,以前的我是多麽愚蠢”

  说到这里,杨旭叹了口气:“他说的对呀,我自以为我可以对所有的战友付出信任,然而面对他的时候,可能我真的仅仅把他当成了竞争对手”

  杨旭的惭愧话语让在场的几个人都露出羞愧的表情。

  “杨旭,要走了,别聊了”,迷彩色的依维柯车司机提醒着。

  几个人从失神种清醒。

  “要走了”杨旭看着他们。

  “加油!”

  最后,几个官兵抱在一起,额头顶着彼此默默地为自己的兄弟祈祷。

  陈怡忽然上前拥抱住了杨旭,眼瞳中带着不舍。这一幕让周围的官兵羡慕的唏嘘起来。

  “不管多久,我等你,你亲了我,要对我负责哟”,陈怡在他的耳边呢喃。

  杨旭深深的抱着陈怡,带着不舍。

  “咳,不想打扰你们”,邹林帅轻轻的风咳嗽了一声:“但是真的来不及了”

  杨旭和陈怡不舍的放开了彼此。

  “走了”,杨旭对着他们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敬礼!”

  在宣立军的口令下,几个人对着离开的依维柯军车庄重的敬着军礼。

  陈怡已经泪流满面:“杨旭,我等着你”

  车中的杨旭回过头看着那些熟悉的人,淡淡的微笑,从现在起,他的人生即将有了新的开始……

  后记

  火车上,杨旭靠着车窗的位置,出神的看着外面的流逝的田野和村庄,脸上带着安详,对面那个人一路上始终看着手里的一本英文书,杨旭瞄了一眼,应该是世界名著《百年孤独》,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终于放下书,优雅的看着窗外,那种神情和俊美的面孔,仿佛就是一个天生的贵族。

  “你是军人?”,男子盯着杨旭,缓缓地开了口。

  看着男子略显残弱而且人畜无害的模样,杨旭没有多少戒备,点了点头。

  男子看着车厢里还有一些身穿军装军人,问道:“你们这么多人,去哪里呀?”

  “去大连,我们是军校学员”,杨旭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准军官嘛,不容易呀”,男子盯着杨旭的军衔:“中士提干,好像很不容易吧,你至少有一个二等功吧”

  杨旭看了他一眼,这个人倒是对军队很了解嘛,看不出这样眉清目秀的男子竟然也对军队这么了解。

  男子的眼神忽然定住了一下的右手虎口,那户口上竟然结满了老茧,随即惊讶的问:“你是狙击手?”

  那种老茧分明是上万次拉动枪栓才留下的,绝不是步枪手或者机枪手能有的老茧。

  杨旭盯着他的眼神,有一些意外和戒备,这个人是不是了解的太多了。

  “哈哈”男子微微的笑了笑:“我以前也是个狙击手呢,很熟悉的味道”

  杨旭忽然有些惊讶,他也是狙击手,这个人竟然是退伍兵,可是看他这一身白皙的皮肤和温文尔雅的气质,怎么也不像是参加过兵役的人呀。

  “你也服过兵役?”杨旭不可思议的问。

  男子婉儿颔首,杨旭有些讨厌他这种气质,干现在问什么,忽然后面的战友喊了他一声:“喂,杨旭,玩不误斗地主,还差一个人”、

  杨旭回过头:“你们玩吧,我不玩”

  杨旭?!这个名字在那个男子的心里猛地震动了一下。

  “你就是杨旭?”

  男子震惊的声音让杨旭有些疑惑:“我们认识吗?”

  男子没有回答,却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杨旭心口一紧,不知为什么,这个男子竟然给了他如临大敌的压力。

  “林先生,快要到站了”,林熠天身后走过来一个男子,杨旭和他的目光相对的刹那,忽然杨旭大吃一惊,如果他现在有枪的话,说不定已经出手了。

  这个人竟然是李鹏!

  李鹏也同样很惊讶的看了杨旭一样,紧接着目光转向了旁边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男子用干净的手绢擦了擦手,此时的杨旭才发现,那个男子的虎口上,也有很多的老茧,几乎和他一样。

  能让李鹏如此放低姿态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杨旭心头大惊,缓缓地摸向了旁边的钢笔……

  这一幕自然逃不过两个人的眼睛,李鹏刚要阻止,男子抢先开了口:“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和你遇见完全是偶然”

  “为什么到中国的领土?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杨旭冷冷的问。

  男子笑了一下:“我可是中国公民,为什么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出现呢?”

  杨旭盯着他不说话,却丝毫没有放弃戒备。

  男子看着他:“能让冷权如此忌惮的人,你应该很厉害吧,呵呵,真期待有机会能和你切磋一下”

  “好哇,我随时奉陪!”,杨旭的气势丝毫不减。

  李鹏却在一旁摇了摇头,和林先生动手,杨旭,你可真敢说,你一定会后悔的。

  男子听到杨旭这样的话,反而笑了起来,仿佛在笑杨旭的无知。

  列车缓缓地进站了,列车员也相继打开了车厢。

  “林先生,我们到了,该走了”李鹏在一旁提醒,生怕这个林先生会惹出什么祸端。

  年轻的男子看着杨旭,笑了笑:“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敢向我挑战的人,好的,杨旭,我记住你了,你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做林熠天!”

  林熠天,北方战略资源公司副总裁,公司中最诡异的高层领导者,狙击实力堪称狙皇!唯一一个排在李鹏前面的第一狙击手!

  男子站了起来,看了一样杨旭,缓缓地冷权。

  杨旭一直盯着他的离开,此时的杨旭并不知道这个林熠天是何许人也,但是他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个棘手的敌人。

  多年以后,当杨旭他们和刘旭东队长攻入北方公司总部的时候,终于知道了这个人的可怕,而回想起多年前的那次偶遇,杨旭也不禁惊心动魄,那次真的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但是杨旭知道,有这样一个对手的压力,他永远头不会退步,一如他曾经把冷权当成对手一样。

  未来的时代是属于他们这些年轻后辈的,直到杨旭老去那一天,和陈怡在海南海边坐在沙滩上望着大海的时候,仍然无不感叹。

  【全部完,感谢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支持的兄弟和读者们!因为有你们,《雷霆狙击》才变得精彩!】

  【铭镜轩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