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五章林熠天!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24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凌忠浩点了点头:“我的确已经接到了回国的指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计划明天就返回和田市,但是在回国之前,我还要把最后的几项工作交代完,希望能在明天上午之前把这些工作做完”

  “凌书记回国不需要和日本方面交涉吧!”

  “我不需要和他们交涉,这是我的自由”凌书记说道:“当然,我也相信,我能回国的想法也正是他们希望看见”

  张伟点了点头。

  凌书记忽然看着陈殿峰和张伟问道:“你们是刚从医院回来的吧,宣立军中队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两个人相互看了看,露出不安的表情:“他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刚刚做完手术,由于之前的旧伤发作,现在几乎已经处于病危阶段”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凌忠浩不可思义的问:“那个年轻人我知道的,看他的样子,身体应该不错了呀,怎么好会有严重的旧伤呢”

  “他曾经在部队受过重伤,而且是枪伤,一枚弹头一直卡在他的脊骨中无法取出,所以他的伤一直都没有好”张伟说道。

  林中浩突然沉吟了一下,说:“那么现在宣立军同志的身体状况适不适合现在回国,还是说必须要留下来进行必要的医治”

  “医院那里刚刚做完手术,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但医生提供的线索说明,日本可能没有能力医治宣立军中队长的伤,他们提出意见,北京应该有一些专家可以医治他的旧伤,所以他最好还是能返回首都进行治疗”

  “那么刚刚做完手术的他适不适合马上回国?”

  “这一点没有问医生,但是刚做完手术的人肯定不适合奔波,而且他的伤还是在脊髓哪里”

  凌忠浩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我明天回国这件事先不要定死,先做好明天下午回国的计划,如果说宣立军同志的身体不适合短时间之内转移的话,我建议我们在大坝可以再留几天,确保宣立军同志的术后身体回复,然后在回国,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凌忠浩的话让三个人感到很震惊,想不到凌书记在这件事的上竟然如此看重宣立军,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全危机,首先想到的是宣立军的安全,这让他们很受感动。

  “这样你们有什么意见吗?”凌忠浩看着他们三个人。

  “大阪市的安全形势已经摆在这里,我不建议书记您再继续逗留下去”,林尚正低声说道。

  “我也并不建议凌书记留下”,张伟的回答更加干脆。

  陈殿峰虽然没有说话,估计他的想法也和他们一样。

  “现在的形势发生了逆转,雇佣兵很明显已经不打算追杀你了,但是他们背后的势力会不会采取其他手段,这谁也说不准”张伟说道:“另外,我们一直怀疑刺杀你的幕后黑手应该就是安倍晋本人和他的那些幕僚,现在雇佣兵那里已经不受他控制了,我怀疑他会狗急跳墙的雇佣其他杀手来过来行刺你”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么宣立军同志那里应该怎么办?”凌忠浩问。

  张伟回答说:“凌书记,我有个意见,你明天秘密返回国内,先不要惊动任何人”

  “秘密返回国内?这是什么意思?”林忠豪好奇地问。

  林尚正和陈殿峰也疑惑的看着张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回国,我们可以对外宣称,你为了我们的重伤成员,决定要延迟三天时间回国,我们会尽可能的找人假扮你,扮演这三天的工作,这样就完全保证你回去的安全了,等安倍晋他们发现的时候,什么都结束了”

  张伟的话让凌浩震惊了一下,不光是他,就连身后的林尚正和陈殿峰也都小小的震惊了一下,这个张伟也真敢,不愧是和杨旭他们一个部队出来的,想法都这么充满创意,之前杨旭为了营救陈怡不也是和书记密谋采取假刺杀的手段,不仅骗过了冷权,差点骗过了全世界。上一次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心有余悸了,想不到这个张伟竟然又要来个金蝉脱壳,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呀。

  “如果说这件事情被外界媒体曝光的话,会不会认为我凌忠浩害怕了,所以偷偷的跑了呢!”凌忠浩皱着眉头问,很显然他并不认可张伟的计谋。

  “那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张伟自信地看着凌忠浩:“我的计划绝对是完美的,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关于你的任何行踪”

  张伟的自信让凌忠浩小小的愣了一下。

  “请首长还是听我们的话吧”,张伟就继续说道:“首长你也知道,你现在留下来肯定有数不清的麻烦和预测不到的危险,如果你留下来的话,绝对会更加增加我们工作的负担,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您的安保工作,我还有另外一个任务,就是除掉这些雇佣兵,如果您在这里的话,我会因为您的自身安全而分心的,您现在的调查已经进行了这个阶段,完全用不到您了,你留下来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相信你是知道的,为何不返回和田市,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呢”

  张伟直言不讳的话,让陈殿峰和林尚正他们都有些尴尬,当然,最尴尬的还是留着,似乎这就是军队的作风,被指望这些军人和你冠冕弹簧的说什么客套话,他们从来都是实事求是的代表。

  凌忠浩笑了一下:“张伟同志呀,你的话也太直接了吧”

  张伟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刚想开口道歉,只见凌忠浩欣赏的说:“不过,我很喜欢,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

  现在反过来是张伟不好意思了。

  凌忠浩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对大阪的投资企业前期调查已经结束了,他留下来的确已经没什么必要了,况且国内已经催促了两次,他也应该返回国了,凌忠浩书记点了点头:“好吧!我会在明天下午回国,那么这里的事就麻烦你了”

  张伟点了点头:“首长放心,这里的工作我们一定会认真负责起来”

  张伟回过头看着身后的陈殿峰和林尚正:“凌书记计划明天回国,但是只能他一个人回去,各位将要留下继续这里的工作和事情”

  两个人都非常清楚张伟的意思,他们几个人留下来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必须留下。

  “如果我们这些人全部留下,那么谁负责凌书记返回途中的安全呢?”,林尚正问道。

  张伟自信的笑了:“放心吧,我们早就安排好了,我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那就好!”

  毕竟是上级委派的特派员,他们是可以信赖的。

  大阪市区中心,一列列军队森严戒备的街头仿佛是战争即将来临的征兆,号称东亚十大不夜城之一的大阪市,因为雇佣兵的袭击事件几乎沦落到了禁宵的地步。

  李鹏一边喝着酒壶中的伏特加,一边大摇大摆的在整个有些空寂的街区中走着,丝毫没有吧满街贴着的通缉令和街上那些荷枪实弹的特警部队放在眼里。

  李鹏半个小时前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依照电话中的地址来到了这个位于大阪最繁华街道的圣保利假日酒店的西餐厅,李鹏抬起头,看了看装修豪华的餐厅门面,这是一家非常高档的西餐厅,出入的那些人从穿着来看就是大阪的社会名流吧,那个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度假的吗,李鹏摇了摇头,奢侈的西餐厅和李鹏朴素的着装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餐厅的迎宾服务员走了过来,很礼貌的过来招待他:“你好,尊贵的客人,请问您有预约吗?”

  李鹏看着这个既漂亮有高雅的迎宾,想了想把副总裁曾经给他的那张白金卡交给迎宾服务员。

  这位迎宾服务员有些惊讶,白金卡的持有者都是这家餐厅vip尊贵客人,尤其是这张白金卡,迎宾女士仔细打量这个人,怎么也看不出是vip客人。

  “先生,这边请”服务员短暂的惊讶之后,引领着李朋走到了订购的vip房间。

  装修豪华的房间里,模仿着中世纪法国宫廷的装饰,颇有一种贵族的风范,各色菜肴在李鹏进来的前两分钟就已经端到了桌子上,桌子上坐的位置上,是一个身穿西装戴着眼镜,有些文质彬彬的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用白银餐具优雅的切着牛排,很有王室贵族的风范。

  李朋走进来之后,那个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缓缓的说道:“你总是这么准时,一分钟都不差,来得正好,这里有82年窖藏的朗姆酒,我知道你喜欢,特意帮你点了两瓶,你可以带到一瓶的”

  俊朗的男人抬起头,微笑地看着面前的李鹏,那个男人仿佛一个明星一样,到哪里都会灿烂。

  李鹏笑了起来,走了过去,抓起冰桶里的酒瓶,给自己慢慢的倒了一杯,喝了一大口,满意的回味了一下:“恩,不错,是这个味道,自从两年前从北欧执行任务回来之后,就没再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那个年轻的男人看着他,拿起旁白的红酒杯,他喝得和李鹏不一样,是欧洲的金斯普瑞红酒,高脚杯在面前轻轻的晃动:“你竟然拿红酒杯去喝朗姆酒,你旁边的水晶杯才是朗姆酒的酒杯”,男人说完之后,以后品酒师的姿态品味杯中的红酒,动作优雅娴熟。

  “麻烦,最讨厌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东西,跟你们吃饭都没什么胃口”李鹏不耐烦,慢慢的一杯酒喝完之后,竟然直接拿起了冰桶里的酒瓶喝了起来。

  男人有些尴尬的放下了酒杯,仿佛在嘲笑自己的多余。

  李鹏拿起面前的刀叉,笨拙的切着面前的黑胡椒牛排,切成了大小不一的肉快,李鹏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李鹏点了点头:“烤的还可以吧”

  那个年轻的男人笑了笑,切下一小块牛排:“这牛排是煎的”

  李鹏才不会在乎这些,自顾自地又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年轻男人,说道:“真没有想到你能亲自过来,如果让大阪这些没用的军队和警察知道北方公司的副总裁竟然在他们严密看守的范围内吃牛排,我想那些官僚一定会发疯了,这一地区肯定会进入一级警戒,现在冷权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让他知道,估计这小子也会腿软吧,哈哈,还记得当年他挑战你的之后那副表情,现在都觉得有意思呢”

  年轻人笑了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算大阪现在神经紧张那又怎么样,日本的警察队伍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差的,指望他们抓我们,可能吗,现在满街都是通缉你们的告示吧,你还不是大摇大摆的在他们面前经过,好像也没有谁注意你吧”

  原来坐在李鹏身边,想老朋友一起和和他吃晚饭的这个年轻男人,竟然就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副总裁林熠天!

  林熠天在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影响力极大,其势力控制着整个东北亚地区的公司武装,甚至是其他非法武装势力,虽然平时林熠天极其诡异低调,可是但凡在东北亚的武装势力都知道他的存在,这个年轻的男人绝对一个不能忽视的存在,哪怕是东北亚地区的小国正规的军队也不敢轻易挑战林熠天的权威。

  林熠天优雅的切着牛排,动作娴熟得如同一个绅士,或者说是一个贵族王储,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看似孱弱的而优雅的男人,竟然就是北方集团的副总裁呢!

  然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所有知道林熠天的人都没有想到的,那就是他本身就是雇佣兵出身,而且也是一个王牌战略狙击手。

  李鹏的狙击实力在北方战略资源公司首屈一指,人送“狙击神父”,也有人叫他“死神的牧师”,就是因为李鹏的枪法几近神乎其技。但是在北方公司里,他永远都会对人说自己的狙击能力只能排名第二,不真相的人还以为他这么说是因为谦虚,也有的人认为他这是一种变相的嚣张,认为他自己要是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

  其实李鹏也一度认为自己是公司最厉害的狙击手,可是有一件事谁都不知道,那就是李鹏曾经心服口服地败在了副总裁林熠天的手里!

  李鹏每次想起那天,和林熠天对决的时候,都忍不住冒出冷汗,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那样的速度、枪法、还有神乎其技的局级技能,李鹏只能说那简直就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为何有人叫李鹏为神父,因为高傲的李鹏除了上帝之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所以人们才冠宇他“神父”的称号,知道他遇到了林熠天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上帝一个人牛*,也因为对林熠天枪法的彻底服气,李鹏几乎想都没想就站在了林熠天的身后,成为他最得力的心腹。

  虽然李鹏后来知道了关于林熠天的一切事情,但他仍然感到可怕,世界上竟然有林熠天这样的人,他怎能不感到恐惧。

  “你亲自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冷权?”李鹏好奇地问。

  林熠天抬眼瞄了他一下:“你太看得起他了,你认为他对我有这么大用处吗?又或者你认为他的面子竟然这么大了,让我这个公司副总裁亲自过来劝服他?”

  李鹏想了想,好像也对:“难道你过来是旅游的?”

  林熠天忽然笑了,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问:“你认为我喜欢这个肮脏的城市吗?”

  “那你就是为了昨天的行动而来”,李鹏可以断定他绝对是为了这个亲自过来,东北亚地区是他的势力范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能不过来吗,攻击大阪的事情已经震动了公司高层,虽然他们都不喜欢日本,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准军事行动,可不是他们说弄出来就弄出来了,也是需要考虑的,如果只是小范围的攻击行动高层的董事们到还可以忍受,但是冷权昨天差点毁了一半大阪市呀,这就说不过去了。

  “有的时候我还真佩服这帮白痴,把事情既然闹得这么大,他们就不懂得低调吗,世界上那些英年早逝的人杰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太过高调引来的杀身之祸”,林熠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冷权那家伙来执行这项任务的时候,好像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吧,否则也不会做得这么过分,事情竟然出了总需要有人来出解决这件事情,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然,我来的目的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这鸡毛蒜皮的小事”

  正在喝酒的李鹏差点被呛了一下,毁了差不多一半大阪市,死了大约上百人,这也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林熠天看着李鹏:“你那里都调查出了什么?”,林熠天吃了一口牛排。

  李鹏咽下了一口牛排,含糊的说:“我简单一点说吧,我调查的很清楚了,丁引做了不该做的事,在中国境内走私军火,为分裂势力提供武器赚取黄金,还有他竟然偷偷命令手下的人刺杀几个中国富商,得到了大笔现金,但是这件事情被中国政府发现了,而发现他的是安全部情报机构的移民官员,但是这个官员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好鸟,这家伙好像也有把柄握在了日本这些官员的手里,而且这个人就是安倍晋,安倍晋要求中国这个情报官员想办法除掉凌忠浩,于是那个情报机构的官员就找到了丁引,现在又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丁引竟然掌握了安倍晋三挪用中国投资公司大笔钱款和使用这些钱款的真正目的,所以现在好像反过来要挟安倍晋了,呵呵,这三个人就像是三条互相咬着彼此的尾巴的狗,只能在原地来回转圈,他们三个人现在是在互相牵制,就等着谁也坚持不住的时候了”

  林熠天笑了一下:“不错嘛,有长进,和我调查的情况差不多”

  “你已经调查到了?”,李鹏愣了愣,想不到林熠天竟然已经把这里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可是为什么还要让他过来,难道林熠天有别的目的吗。

  “你也不是专业的情报收集者,难道我能完全指望你吗,不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情报那些人都是些没用的狗”林熠天摇了摇头:“冷权昨天的行动给公司带来了很大麻烦,现在连我想保都保不住他了,当然,我要真的想保住他还是有办法的,但是我没必要和乔纳森李撕破脸皮吧,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你昨天跟我说的事我考虑过,冷权提出的条件我可以接受,但是我不认为他会活着回到我身边”

  李鹏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对这个冷权调查到了什么吗,我对他的调查可是从头到尾,这个人性格古怪,甚至还有些精神问题,和他之前找到的那个杀手叫什么于磊的好像也差不了多少这个人一辈子都纠结在宣立军的身上,性格极其偏激,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冷权一直都活在对宣立军的影响里,尤其是他被绝命大队开除之后,那种纠结的心里更是达到了无法自拔的的程度,所以说,宣立军在哪,他也只能在哪,想让他彻底对我们死心塌地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他脱离宣立军,换句话说”

  林熠天抬起头,冷冷的看着李鹏:“之后宣立军这个人死了,冷权才有可能正式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李鹏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干的宣立军”

  林熠天摇了摇头:“你不明白,我们要做的是让冷权干掉宣立军,他自己的问题必须由他自己亲自解决,否则他根本就不可能了无牵挂的加入我们,就算他加入,到头来,他今天怎么背叛丁引,明天同样也会背叛我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