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七章命运三岔口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32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于磊走出餐厅,魂不附体的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

  ————“这对我而言本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事件,开枪干掉匪徒对我而言根本用不上10秒钟”————————“凶徒挟持的人是陈琳,而且,陈琳不希望我杀人”,杨旭无力的苦笑:“她是医生,看不惯死亡,在她眼里没有该死的人,只有该拯救的人,她一直认为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谁也没有权利让别人死”————————“就因为我没开那一枪,叶火才有机会引爆手雷,然后,陈琳死了”,杨旭看着于磊:“她教会了我仁慈,代价是她被别人杀死,不得不说,这件事改变了我对狙击手的看法,从那时起,我的枪下再也没有活人”———

  于磊望着天空,杨旭不经意的话让于磊忽然意识到,所谓的仇恨,原来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仿佛是命运跟他开了巨大的玩笑,嘲弄他那可笑的复仇。

  李雪,陈琳,为什么你们都成了无辜的牺牲品?为什么,为什么。

  强烈的压力从身侧传来,于磊皱着眉头看着身旁的黑色别克车,里面的男人冰冷表情上浮现出一丝嘲弄班的冷笑,于磊盯着他们缓缓地走了过去。

  “你不用提醒我该做什么,我比你更清楚该怎么做”,于磊看着车里面的冷权,冷冷的说。

  “你不要以为没有李雪我就控制不了你了”,冷权看着他:“我曾经也是军人,可是离开军队的这些年,我发现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总有它的弱点,因为敌人也是人,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有那个人没有一丝人类的弱点!”

  于磊淡淡的冷笑:“我知道,你的弱点就是杨旭,真难以想象,你和那个杨旭竟然是同一个连队出来的,我倒是对你们那个绝命大队越来越好奇了”

  “哼”,冷权看着他:“你最好是能干掉杨旭,要不然”

  冷权没有说后话,开车扬长而去。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当然得知冷权和杨旭之间的恩怨时,也不禁错愕起来。

  于磊戴上了墨镜,仿佛不敢在面对这个可怕的世界。

  ……杨旭,答应我,今天晚上一定要杀死我,伤害你的,我会偿还,我会亲自到陈琳面前道歉……

  郊区青山路19号,废弃的造纸厂前停着刚开过来的警车。杨旭从后备箱里拿出QBU88式狙击步枪,带着战术动作缓缓地的潜伏在造纸厂外面的草原里,观察厂房的动静。

  在草原的另一端,于磊端着M40A1狙击步枪小心翼翼的寻找杨旭的身影。他们都没有进入厂房,因为他们都清楚,狙击手在封闭的空间里是非常不利,而空旷的草原才是他们最合适的战场。

  他们相互寻找彼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依旧很耐心,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自己的对手就在附近。

  忽然,一股压力袭来,杨旭条件反射的端枪转身,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于磊的身影,而此时的于磊,正用枪指着杨旭。他们都是在一瞬间发现了彼此,也在同一时间瞄向了彼此的眉心。他们谁都没有退缩,仿佛是命运的纠葛,让他们两个人同时发现彼此。

  杨旭和于磊同时错愕了,彼此的十字线都停留在对方的眉心上,他们扣动扳机仅仅是神经的抽动,彼此都将必死无疑。

  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开枪,他们知道,在其中一个开枪的同时,另一个也会紧跟其后,这不是他们期盼的结局。

  两个人站在草原中,瞄准彼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谁都不敢放松,就算疲惫也不敢露出疲态,时局已定,谁先动谁先死!

  这种压力是巨大的,压迫着他们已经绷得紧紧的神经,旷野的冷风吹过,却无法吹干他们身上的冷汗,杨旭和于磊仿佛是屹立在风中的两个雕塑,在全神贯注的注视彼此时,也将彼此推进了地狱的边缘……

  安全局中,陈怡忽然闯进了林尚正的办公室,紧张的说:“林处,杨旭不见了!”。

  林尚正和坐在沙发上的陈殿峰相互看了一眼,似乎早就料到了杨旭会消失,陈殿峰摇了摇头:“我们阻止不了他们的”。

  林尚正看着陈怡:“叫技侦组立即定位杨旭的手机信号,找到他的位置”

  “是”陈怡明白了,欣喜的跑了出去。

  陈殿峰看着林尚正“原来你留了一手”

  “那当然,你以为我会让他一个人去送死!”

  “不一定吧”,陈殿峰摇了摇头:“你未必能找到他”……

  郊区荒原,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相互对持的狙击手却丝毫不敢放松神经,他们的十字线依旧纹丝未动地停留在彼此的眉心。

  他们的身体变僵,头昏脑胀,早已经崩溃在彼此的巨大压力中。但他们却没有倒下,豆大的虚汗从他们的额头滴落,尽管坚持不住,但依然顽强的坚持,谁先放手谁先死,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夕阳的霞光染红了整个草原,也映红了他们,晚霞很美。而殊死斗争的战士却无暇观看,他们丝毫不敢放松,哪怕是稍有失误,都有可能永远看不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他们已经僵持了三个小时了,他们唯一的期盼就是快点天黑,在没有夜视器材的情况下,黑夜是他们唯一可以撤离的机会。

  安全局中,陈怡紧张的跑进了林尚正的办公室:“处长”,陈怡拿出了杨旭的手机:“他……他根本就没带电话!”,林尚正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

  陈殿峰苦笑一下,仿佛都在他意料之中:“早就猜到了,那小子怎么可能让你找到他”,林尚正叹了口气,无奈地做了个手势,让陈怡出去。

  林尚正拍了一下桌子:“他是铁了心要和那疯子同归于尽了”。

  陈殿峰叹了口气:“我们没办法,你可以派出所有的力量全市搜索,但是这样做能起多大作用”。

  门外的陈怡心里乱极了。她非常担心杨旭,她知道杨旭这次很有可能会没命的,他从来没有失过手,但于磊绝对是个例外。

  “陈怡,正好你在这里”,马晓娟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过来,把一份档案袋交给了陈怡:“帮个忙,把这份报告交给老陈”

  “这是什么?”陈怡看着档案。

  “上次于磊出现的地方,叫什么来着,反正是那里的勘察报告”。

  陈怡皱着眉头看着档案,目光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帮个忙,我还有一大堆文件要发呢”

  “嗯”陈怡应了一声,马晓娟匆匆忙忙的走了。她想了想,打开了档案袋,“市郊青山路19号,运超造纸厂”

  陈怡忽然想到了什么,上一次他们在那里没有如愿的决斗,那么这一次会不会……

  陈怡心惊了一下,把档案放到自己办公桌上跑了出去……

  天色彻底黑了,郊区的旷野没有路灯,两个对持的狙击手再也看不到彼此,于磊和杨旭几乎在同时卧倒在地。

  筋疲力尽的喘着气,身体的酸痛几乎让他们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于磊颤抖的手迅速安装了微光夜视瞄准镜,搜寻杨旭,夜视仪里一片绿油油,荒凉的草原里竟然找不到杨旭的身影,于磊冷静的一遍又一遍的寻找,不遗漏任何一个角落。

  夜间的草原中只有虫鸟的鸣叫,除此之外他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对他而言,哪怕只有一点声音,他也能迅速判断出杨旭的位置。

  令于磊没有想到的是,杨旭的位置根本就没有改变。

  和白天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现在卧倒在草窝里,由于杂草茂盛,卧倒的杨旭视线狭窄,看不到于磊,但却能感觉到他大致的位置。他听见了于磊的脚步声,而杨旭却不敢贸然行动,原因非常简单,他没有夜视器材,于磊竟然敢走动,很显然他有夜视仪,在依稀的月光和星光下,他想瞄准于磊恐怕要多用两秒钟的时间,而这两秒钟足以至自己于死地。

  他们就这样冷静的对持,从被动的相互瞄准,到现在的敌我悬殊,杨旭知道,他唯一取胜的办法,只有冷静。

  远处车灯由远及近,眼看着一辆车停在了造纸厂的厂房门前,于磊和杨旭同时用瞄准镜望去。

  从车上走下来的竟然是一个女人!不用想,一定是陈怡。

  “该死”,杨旭心急火燎,局势对他彻底不利了,这时候她来干什么。

  于磊看着走过来的陈怡,不禁发出一丝冷笑,他感觉老天爷都在帮他,让杨旭的弱点自己跑到战场了。

  陈怡看到造纸厂的厂房前停着一辆警车,她肯定杨旭就在这里,陈怡掏出手枪,认为杨旭和于磊一定在面前的厂房里,于是刻意的向厂房旁边的一片荒草原跑去,殊不知,这个愚蠢的丫头已经跑到了两个狙击阵地的中间位置。

  看见陈怡跑到他们两个人之间,杨旭着实捏了一把冷汗。他不敢乱动,他只要开枪或者呼救,倒下去的肯定是他自己。

  陈怡小心的在草地中行走,观察着厂房里面的动静,这种安静多少有些不同寻常,只能说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她感觉到不安,于是掏出了电话拨通了林尚正的号码,她跑出来的时候竟然忘了和林尚正汇报,他必须要让林尚正马上派人过来,否则,杨旭真的有危险了。

  一声枪响回响在旷野,陈怡凑近耳边的手机被子弹撕成碎片。

  “啊!”,陈怡吓的目瞪口呆.砰!身后又传来一声枪响,面前的某一处草窝中爆出一团草叶,草丛后的枪手连忙翻身隐蔽。

  陈怡吓了一跳,站在那里不敢动,刚才的子弹从耳边划过,嗡嗡的声响还响在耳畔,一溜鲜血从耳边流淌,她顾不上耳边的伤,吓得全身哆嗦,她怎么这么倒霉,刚过来就闯进了他们的狙击阵地了。

  杨旭握枪的手有点颤抖,陈怡出现后他有点乱了方寸,这样下去陈怡会面临什么,他不敢想象。

  草丛中的于磊镇定自若的看着陈怡,杨旭刚才那一枪已经暴露了他的位置,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杨旭自己出现。

  旷野的冷风徐徐吹过,荒野的草原不安的泛起波浪。仿佛黑暗的幽灵无声的走过,留下一路心惊。

  三个人站在命运的交叉口,等待着命运最后的洗礼,一如多年前的某一个时刻,同样的两个狙击手相互潜伏,同样的目标只不过从陈琳变成了陈怡,而这一次,杨旭再也不会放过那个潜伏的幽灵……

  安全局中,林尚正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林尚正看了一眼,是陈怡打过来的。林尚正有些奇怪,陈怡不是在外面吗,用手机震我干什么?

  林尚正走出了办公室,来到陈怡的办公桌前却没有看到她,不知道这丫头又干什么去了。

  林尚正看到陈怡桌子上的档案袋,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份现场勘查报告,这是要存档的资料,陈怡怎么随意丢在桌子上.“这个丫头,内部材料怎么乱扔”

  虽然这样说,但林尚正还是有些奇怪,陈怡没这个毛病,今天是怎么了,林尚正打开档案,看了看里面的资料.“青山路19号!”

  林尚正心头一震,忽然有些不安,他看着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问道:“你们谁看见陈怡了?”

  忙着各自事情的探员们相互看了看,谁都不知道陈怡干什么去了。

  “刚才出去了”,一个知情的探员说:“挺着急的,我还以为是你交代什么任务了呢”

  林尚正一惊,立即反应了过来:“小亮!”

  “林处,什么事?”技术侦察组的小亮站了起来。

  “定位陈怡手机的位置!”

  “是”小亮在电脑前*作了一下,却找不到她的位置:“林处,找不到她的位置”

  林尚正的心咯噔一声,这个傻丫头是不是……

  “最后一次发出信号的位置在哪里?”

  “等一下”小亮又调出了记录:“在郊区,青山路那一带”

  “糟了”

  林尚正意识到事情不妙:“战术二组三组到兵器室取枪,马上集合,快点!”

  林尚正冲出办公室,身后的战术二组和三组从兵器室中取出突击步枪,追向了他们的处长。三辆安全部的车连夜冲了出去,奔向了郊区,那个荒废已久的造纸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