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四章地狱战士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89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林尚正看着他们:“我在这里只强调两点:第一,于磊是美军的王牌狙击手,实力不容小觑。第二,于磊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换句话说,他是一个发疯的战争机器,大家抓捕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啊……啊……”黑暗的斗室中,于磊发疯一样大喊大叫,头用力的往墙上撞。

  “啊……啊……”,仿佛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于磊癫狂的声音响彻整个斗室,他的脸上血迹斑斑,痛苦和扭曲折磨的他不成样子,那些声音像地狱出来的妖魔,一直在纠缠着他,不肯罢休。

  “滚!”

  砰,砰,砰,砰,于磊发疯的掏出枪,对着只有他能看见的幽灵的开枪,“死吧,都给我死,死,死呀”

  砰,砰,砰……

  安全局会议室中,林尚正缜密的部署抓捕计划:“全市已经封锁,于磊不可能逃出去,警察会不间断搜查,通缉令已经下达全市所有公共场所,但是大家不要掉以轻心,于磊不是一般的罪犯!”。

  林尚正看着他们每一个人:“于磊经过军事训练,懂得生存,就算几十天买不到东西吃他也能保持战斗力,他懂得保护自己,懂得反侦察,况且他手中有武器,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把他的同伙李沫关押到安全局里,于磊不敢闯安全局,那是找死,尽快审问李沫,从李沫的嘴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于磊这么狠,会不会追到特种部队追杀杨旭呢?”,探员插了一嘴。

  “除非他想自杀,但也不一定”,林尚正笑了一下:“他本来就是个疯子,他敢不敢闯进特种部队或者安全部我不敢保证,但我相信,他会以我们始料未及的方式出现”……

  城市的阴秽角落,昏暗的斗室里,发狂了近半个小时的于磊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疲惫的坐在角落,目光呆滞的望着天窗射进来的一缕阳光,那是斗室里唯一的光源。

  一双温柔的手无声无息的从身后保住他,带着心痛,带着爱慕,轻轻的抚平于磊的心伤。

  “阿雪……阿雪……”

  于磊呢喃着,李雪轻轻地亲吻于磊的额头,她的泪水让于磊心碎,仿佛她是伤心的天使,让他心痛的爱慕,却又欲罢不能。

  “你已经尽力了,我知道的”,李雪的声音梨花带雨:“我知道你尽力了,别杀他了,我们走吧,杀了杨旭又能怎么样,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没有输!”,于磊摸了摸那张若有若无的脸:“阿雪,我真的没有输”。

  李雪动容的看了一下于磊,靠在他怀中,目光里忽然多了一丝让人不安的冷漠:“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你想报仇,那就去吧,轰轰烈烈的去报仇,杀光那些杀害过我们的人,他们都是该死的人,不是吗,他们伪善,残忍,杀死了我们的家人,却还要在他们的暴力之上冠以正义之名,我们只是在寻求我们应得的一切,难道不应该吗!”

  “对,杀光他们!”于磊笑着,爱怜的抚摸李雪:“杨旭仅仅是一个开始,还有太多该死的人,他们伤害了我们,就应该付出代价!”。

  “我们错了吗?”,李雪依偎在杨旭怀里,轻声的抽泣:“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换取生存,换取别人的尊重,为什么他们不能容忍我们的存在,他们要杀光我们……让他们都死吧,都去死吧”。

  李雪笑的天真无邪:“那就让他们都去死,杀死他们吧,呵呵,杀了他们!”。

  于磊抬起头望着天窗的阳光,外面的世界依旧无限美好,却没有他容身的地方,他已经背叛了这个世界,那充斥着阳光的美好已经不再属于他,可是为什么不属于他?为什么不属于他的家人?

  于磊的目光闪烁着凶残。

  于磊的笑容让人恐惧:“对,说的对,杀光他们,不让我们生存的人又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个世界!”

  于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身体散发着残忍的邪气,傻傻的笑:“阿雪,别怕,我先去把你的妹妹领回来!”……

  安全局里,地下审讯室的牢房中,李沫躺在病床上,手腕上包扎纱布,那是昨天她企图自杀留下的痕迹,她被绷带绑住了身体,24小时都有人看护,李沫像死了一样,睁着眼睛空茫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不肯说话。

  “她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已经开始绝食了,昨天晚上还企图自杀,现在只能把她绑在床上”,看守李沫的警卫说。

  林尚正看了一眼身边的警卫:“不吃东西,好,给她打营养素,24小时看着她,想死,没那么容易,找人现在开始提审她,轮番提审,不让她睡觉,我看她能挺多久!”林尚正的话明显带着情绪……

  和田公安局刑警队中,任小强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伸了个懒腰:“这几天天天得加班了,该死的于磊”

  “那也没办法呀”,旁边一个警员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他:“那家伙竟然混进了咱们警队,这可让咱们刑警队彻底颜面扫地了,你也知道卜队长是多么要强的人,我看那,于磊不抓住咱们都不用下班了”

  另外一个警员也苦笑了一下:“明天我把床也搬过来,就不信抓不住这个于磊”

  “我说你们呀,别在这里抱怨了”,任小强身旁的警员点了点笔:“怎么说这也是咱们之间出来的人物,咱们不解决也不是那回事呀,这个于磊不抓住怎么都不好交代,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警队一次出事两个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这也有点说不过去了,我说你们几个都怎么回事呀,这么有问题的人你们跟着天天出警竟然一点都没发现,尤其是你任小强”,警员直接指向任小强:“天天跟着那个李沫黏糊着,怎么就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

  “这时候想起我了”,任小强不满的看着他:“好意思说我,你们就没和李沫黏糊过,尤其是你,你说你,都结婚了还逗人家小姑娘,我都替你害臊,信不信我现在就给弟妹打电话告你一状”

  其他警员哄堂大笑,那个警员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说话了,忽然间手机响了起来,警员一看是老婆的。

  “哎呦,某些人又要被查哨喽”,任小强嘻嘻的笑。

  警员看了他一眼,拿着电话赶紧跑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呀”,任小强还在后面起哄。

  警员回头瞪了他一眼,又引起后面的哄堂大笑。

  警员在走廊里接通了电话,小声的说:“老婆,嘿嘿,今晚回不去了,有任务,不是,这不是人民需要吗,你听我说,我怎么不顾家了,我这不是有任务吗”

  黑暗中的身影缓缓地走向了打电话的警察,那个身影带着邪气,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而自顾哄妻的警察却丝毫没有发觉……

  “老婆,就忙过这一点时间”,警员苦苦的跟妻子解释:“还不是那个于磊,不抓住他我们怎么……”,抬起头的瞬间,警员忽然发现身前站着一个没有任何生息的人,警员当成愣住了。

  黑色的身影发出冰冷的笑容。

  “于磊”,警察惊呼,颤抖的手摸向腰间的手枪。

  “你没机会的”,于磊淡淡的冷笑,忽然抬起手,掏枪,上膛,击发,一气呵成。

  嗤,带着消音器的枪管发出一丝火光,警察的身体狠狠地撞开了刑警队的门。

  任小强他们还未等反应过来,一声声沉闷的嗤嗤声响起,刹那间,仅仅是电光火石的刹那,任小强他们几个人几乎同时命中胸口,同时倒地。

  于磊冲了进来,快速的搜索了一遍,直到确定刑警队所有人都已经中枪倒地之后才缓缓的放下枪。

  此时的刑警队秩序整洁的办公室已经一片狼藉,留下值班的刑警都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他们口眼未闭,垂死的神经还在抽动,鲜血横流在地板上,办公室的灯忽闪忽亮,明暗交替的光影中,出现了手持无声手枪的于磊,他站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之间,像恶魔一样,这些警察终于知道特种兵的可怕了,仅仅是瞬间,还未察觉他的存在,五个人竟然都倒下了。

  任小强的胸口中弹,胸膛的血流入击穿的肺腑,一团团血沫在他的口鼻之间吞吐,垂死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于磊,他的眼睛里没有往日的调侃,更没有愤怒的仇视,仿佛痛苦已经取代了他所有的情绪,无力的右手曾试着掏出腰间的手枪,最后他发现自己连解开枪扣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磊转过头,平静的目光中没有一丝人类应有的神色。

  他看着痛苦的任小强,向他走来,皮靴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口上,任小强的身体在他的踩踏下发出剧烈的抽搐,他等着眼睛看着他,仿佛这辈子所有的绝望和恐惧都在这一刻涌现。

  于磊的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子弹击穿肺部,呼吸比死还难受,很痛苦吧?我有个战友就是这样死的,敌人没打死他,他是被自己的血呛死的”。于磊盯着任小强,仿佛在欣赏一件珍贵的艺术品,在他眼里,杀人的确是一种艺术,有人追求如何让人瞬间死亡,有人追求如何让人痛苦不堪,更有人研究如何让人死的更加平静,于磊就是这种人。

  他的枪口指向了任小强的头,嗤,子弹命中眉心,任小强瞬间毙命。

  “人的大脑有一根神经控制人体的运动,他就在眼睛后面,也就是眉心的位置,一旦命中,瞬间死亡”,于磊的笑容流露着病态:“感谢我对你的仁慈吧”,于磊收起枪,从容的离开。

  安全局中,陈怡和医护人员被林尚正的话吓到了。

  “处长,这样做不好吧?”,陈怡皱了一下眉头。

  “听我的,我看她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怡,你留在这里审她”

  “是”陈怡点了一下头。

  林尚正赌气的走了。陈怡走进牢房,看着绑在床上的李沫,心里一软,解开了李沫绑在床头的手,她发现李沫一点力气也没有,医生走了进来,从药具柜中拿出注射器和药水,准备给李沫打针。

  “你干什么?”陈怡问。

  “打兴奋剂呀”医生说:“处长不是说不让她睡觉吗”。

  陈怡皱了一下眉头:“把药放回去,她都这样子了,你想要她的命吗?”

  “可是处长交代了”

  “处长那里有我交代,我不许你这么做”。医生没办法,又把药放了回去。

  虚弱的李沫无力的冲着陈怡笑了一下,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陈怡有些心疼:“这么做值得吗?”

  李沫闭上了眼睛,气若游丝:“你如果爱上一个人会不会为他这么做呢?”

  “可是他爱你吗?”陈怡问。

  李沫摇了摇头:“他爱的是我姐姐李雪”

  “那你还为他这么伤害你自己”陈怡很不理解。

  “这很重要吗?”李沫说:“重要的是我爱他,我知道他永远爱的是我姐姐,可是有什么办法,我爱他,只能让他伤害我了”。

  李沫没有看到,陈怡哭了,哭得无声,却泪流满面。

  原来她们的命运如此相似,在她们选择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时,就已经赋予他伤害自己的权利。

  李沫,你好傻,我还以为像我这样的傻瓜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安全部门口,林尚正走到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准备回家。虽然抓捕于磊的任务很重,但是今天已经全无线索,看来只能等明天有什么消息了。不过不要紧,于磊绝不可能逃出这个城市,抓住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林尚正坐到车里,放下公文包,刚刚坐好,忽然车窗外站着一个身影,竟然是于磊!林尚正一惊,刚要掏枪,于磊忽然拉开衣角,露出他的手枪,林尚正掏枪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于磊。

  于磊面无表情的做了个手势,林尚正摇开了车窗:“你想怎么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