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三章尖峰对决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012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卜香伟忽然感到不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安,照理说于磊只是孤身一人,唯一的帮手就是李沫,还在安全局里关押着,这么多人没理由抓不住他。但是刚才于磊为什么会突然暴露自己,作为一个有实战经验的特种兵,刚才的出现为什么这么奇怪。

  指挥车里的陈殿峰和林尚正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紧紧的盯着屏幕,对着通话器不止一次的强调要小心进攻,可是灾难还是不期而遇。在一声闷响中,一个特警被墙壁中射出来的气流击碎了头颅,血肉的碎片溅了他们一身。

  “怎么回事?”,指挥车里的陈殿峰不敢相信屏幕里的血腥。

  “是定向爆破!”

  通话器里的声音还没说完,一声闷响又传来,不知道他们又碰到了什么,一股火焰猛的从地上窜的老高,火苗瞬间吞没了那个特警,任他怎样哭喊挣扎都无济于事。怪不得于磊面对这样的阵势都毫不顾忌,原来他早就有准备,这样的特种兵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他们突袭,看来还是他们低估了这个人。

  烈火烧的那个战士苦嚎起来,身边的队员立即过去帮他扑火,刚围过去,一声更大的爆炸声传来,大片的火焰中,一组队员被火焰包围。

  林尚正冲出了指挥车,看着被抬过来的特警,他浑身的火焰竟然无法扑灭,灭火器越喷,特警身上的火焰燃烧的越厉害。

  “啊,啊……”

  一阵惨叫声撕心裂肺的传来,林尚正回过头,一个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战士像焦炭了一样被抬了过来。

  “队长,是白磷,那个混蛋竟然用白磷做炸弹!”,喘着粗气的战士眼里全是火。

  林尚正突然愣住了。

  “救救我……他妈的,救我呀”,又一个特警被抬了回来,担架上都是鲜血,大腿根部的血像一汪泉水汩汩涌出,身边的医护人员拼命的按住他的大腿,血还是止不住。

  “到底怎么回事?”林尚正扯着嗓子喊,精心的布局,事先演练的抓捕,为什么没有发挥一点作用。

  “是疑犯制作的简易炸药!”,满身鲜血的特警惊魂未定,说话声都带着粗重的喘息:“爆炸物是汽油之类的混合物,那小子在里面掺了碎玻璃和壁纸刀的刀片,割断了他的动脉!”。

  林尚正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故意暴露了,于磊是特种兵,制作简易爆炸物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难事,用一些常见的日用品按一定比例混合就能生成炸药,他在里面添加了橡胶一类的氧化剂,所以灭火器都灭不了爆炸的火焰,又在里面掺了白磷,难怪他的特警都被烧的这么惨,如果在放一点附着性强的氯丁胶,一旦黏在身上根本就灭不了,肯定会一直烧到骨头里,这个于磊,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远处的小巷又传来几声闷响,林尚正的心惊了一下,不一会儿,两个满身血污的特警又被抬了出来,仿佛刚刚从炼狱撤退出来,士兵的惨烈简直难以形容,“是硫酸,是硫酸呀!”,那强烈的腐蚀性让他们脸上的肌肉融化脱落,两个特警抽搐着,生命垂危,于磊的炸弹中竟然有硫酸炸弹,这个畜生,“赶快救他们!”

  “必须放弃了!”,陈殿峰被面前的惨烈震慑了。

  当年他入选特种部队的时候这些都是必考科目,他是懂这些的,但不可能像于磊做的这么高超,这种战术往往用于丛林或山地战斗,而于磊竟然把这种手段应用到城市战中,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了。

  远处又传一声闷响,陈殿峰和林尚正的心口一阵颤抖。

  “马上撤出来!”,林尚正大喊。

  于磊的简易炸药不是能随便看出来的,特警根本掌握不了,那些炸药有的和黑土一个颜色,有的像砖块,有的就是一个没用的啤酒瓶,更有甚者就是一滩呕吐物,这样让人防不胜防的炸弹连探测器都检查不出来,特警怎么可能应对。

  本以为出动两个中队的精锐警力就能以人多的优势生擒于磊,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马上撤回所有的警力,包围这一片,绝不能让于磊跑了”,陈殿峰大喊着。

  潜伏在楼顶的卜香伟没有执行陈殿峰的命令,依旧端着狙击步枪仔细的寻找于磊的身影。尽管他的狙击小组已经被于磊除掉了,但他不会就这么被吓倒,从他决定为任小强他们报仇的时候,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他绝对不会放过于磊,正因为这样他第一次违反了陈殿峰的命令,直接闯到小区的二号楼顶楼。

  于磊端着狙击步枪沿着小巷的一侧墙小心翼翼的前进,走出小巷的瞬间,于磊忽然有种特殊的感觉,那种冰冷瘆人的感觉曾经无数次在战场上出现。

  狙击手!

  于磊眉头一皱,条件反射的朝后面躲。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从上空传来,子弹的劲风从脸前扫过,于磊耳朵里响起一阵阵嗡嗡声,他踉跄了一下,赶紧躲在了墙后面。

  砰,又一声枪响,子弹洞穿了墙体,沿着于磊的肩膀穿过,灼伤的疼痛从肩膀传来,几块碎砖头散落在脚下。

  于磊看了一眼被子弹擦伤的肩膀,子弹穿透了衣服沿着肉皮划了过去,颇有些惊心动魄,于磊摸了摸脸上的血痕。那是狙击手的第一枪留下的痕迹!于磊淡定的笑了一下,这个狙击手有两下子,虽然达不到他的水平,但绝对有潜力,稍加培养,说必定可以成为战略狙击手。只可惜他没这个机会了,于磊冷笑一下,他遇上我是不是非常不幸呢,于磊估算了一下刚才的弹道,基本知道了他的位置,他转过身,朝小巷的里面跑去。

  顶楼上的卜香伟拉动枪栓,退出弹壳。

  85式狙击步枪端在手中,白光瞄准镜十字线已经瞄准巷口的位置,他耐心的等了一下,最终确定于磊不在那里,他搜索四周,寻找任何可疑的身影,刚才那两枪没有打死于磊,自己已经暴露了,背着狙击步枪的于磊一定会出现在某个适合狙击的位置和自己一绝高下吧?在他眼里杀人仅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枪法,和这样的疯子交手,他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卜香伟,你在干什么,给我滚回来!”。无线通话器中传来陈殿峰的声音:“没听到我的命令是不是?马上回来!”

  “我要找到他,我要杀了他!”,卜香伟拼命的克制自己的愤怒和激动:“那么多兄弟都死了,我这个队长却还活着,这算什么,我一定要干掉他!”

  “你放屁,马上给我回来!”陈殿峰的声音怒不可泄。

  卜香伟干脆关了通话器,仔细寻找任何可能出现于磊的地方。这个仇他一定要报,这已经不仅仅是警察和匪徒之间的恩怨,而是单纯的仇恨。卜香伟知道,这是在玷污一个警察的尊严,但是当他回想起那些兄弟惨死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又怎么能放过那个该死的人。

  卜香伟紧张的环顾四周,恍惚间,一种无形的压力从背后传来。仿佛是魔鬼悄无生息的站在后面,那种诡异让卜香伟发自内心的打了一个冷战。他转过身,瞄准镜中出现了于磊的身影,他清晰的看到十字线正中央跳跃的火焰以及回响在耳畔的枪声,紧接着一枚子弹沿着自己的肩膀穿过,子弹的贯穿力让卜香伟后退两步。

  砰砰砰砰。

  狙击步枪的声音仿佛半自动的步枪,仿佛连拉枪栓退弹壳的过程都被枪手省略。

  卜香伟的胸膛依次爆出簇簇血花,子弹将他的胸膛撕成碎片一般,卜香伟神志恍惚的站着,拼命的控制身体的平衡,身体受到了毁灭性的重创,但锋利的眼神却没有改变丝毫。

  于磊!卜香伟拼尽全力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那颤巍巍的手已经无法再瞄准,仿佛一丝微风都能让他坠落楼底。

  不知为什么,于磊竟然没有再开枪,他静静的看着卜香伟用尽最后一口气端起枪的样子,目光闪烁着少有的震惊。

  砰,卜香伟开枪了,子弹沿着于磊的身边擦过,击碎了他身侧的窗户。像是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卜香伟虚脱的丢下了枪,无力的倚在身后的断墙上,不甘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站在对面楼顶上纹丝未动的于磊。

  死不瞑目的卜香伟以这个坚强的姿态和于磊对持到底。不得不说,于磊被震撼了,这是他第一次被中国警察所震撼,原来这个国家真有这样的人,他在美军的时候太小看他们了。于磊放下狙击步枪,对着死去的对手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

  20分钟后,卜香伟惨烈的尸体被抬到陈殿峰和林尚正的身前。

  陈殿峰叹了口气,看着死不瞑目的卜香伟,无言以对。用手去拂那双眼睛,却发现卜香伟永远无法闭上双眼,那一瞬间,这个50多岁的中年人老泪纵横,身边的警察无声而肃穆,对着逝去的兄弟默哀敬礼。

  陈殿峰的手机响起,里面响起于磊的声音:“你不该让他们来送死!”。

  陈殿峰调整了一下情绪,站了起来:“如果你认为我们会畏缩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拿人民的生命利益当草贱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敌人,我们不会手软,更不会怕死!”

  “我知道你们的性格,说实话,之前我真的不了解,原来你们都是值得我尊敬的对手,就冲这一点,我给你机会,明天计划不变,我还会在华隆商厦等你们,只要杨旭和李沫出现我就停止杀人!”。

  于磊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陈殿峰气愤的深吸一口气,淡定的看着林尚正:“他还想维持原计划”。

  林尚正茫然的点了点头,遇到这样的杀手,他怎能不茫然呢。

  特警的围剿没有起到效果,于磊最终还是跑了。晚上的时候,杨旭知道了今天的行动,知道今天有很多人死了,也有很多人受伤,其中还有一个人拼命的追杀于磊,直到最后战死也要为自己和死去的那些兄弟找回尊严。

  杨旭沉默的从陈殿峰和林尚正的身边走开,他没有权利去怪这两个人,至少他们面对黑暗时有勇气去较量,而自己,曾几何时不止一次的退缩,直到自己彻底被自己的懦弱所迷失,那些人本来都是不该死的,是他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所以才导致了今天的流血,说到底,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杀人凶手。

  杨旭来到停尸房,看着躺在器械架上的卜香伟,目光含泪,他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

  “卜队长,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第二天上午十点,华隆商厦中心购物广场人满为患。

  由于端午节将至,又到了购物的高峰期,整个商厦人海茫茫,于磊竟然选择在这里接头,很显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但是陈殿峰和林尚正却不得不应允他这种要求,对于这样疯狂的恶魔,他们是断然不敢拒绝的。

  警察和安全局费劲了心思应对这次接头,尤其是昨天他们刚刚败给这个疯狂的混蛋,所以这一次的布置,无论从警力还是安全局的部署都已经提升了最高级别。

  特警狙击手藏在商场的高处,整个商厦里几乎潜伏了整个城市的警力,便衣警察和安全部探员混在人群里,密切关注着于磊的出现。

  警车停靠在商厦外面,杨旭和李沫从车上走下来朝商场走去,按照于磊的要求,来到了商场中心的位置,一个极其容易暴露的位置!

  杨旭和李沫一出现在商场,所有警员和探员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陈殿峰和林尚正在商场二楼护栏边看着他们。

  “处长,杨旭和李沫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通话器中传来探员的声音,林尚正看了一眼手表,点了一下头:“距离十点还有三分钟,于磊一定已经在这里了,通知各组注意观察”

  “明白”。

  各个潜伏小组密切注视着人群,就连藏在上面的狙击手也在不停地寻找目标,然而精通反侦察的于磊又怎么会让他们轻易发现。

  于磊那样疯狂的战士到底会以什么方式出现,不止是林尚正他们在焦虑的思考,就连一向冷静的杨旭也在深深思虑。

  杨旭看着四周,也在张望于磊的身影。

  忽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身后传来,仿佛是一支黑枪悄无声息的顶住自己的后心一样,杨旭缓缓的转过身,看见出现在身后的于磊!

  “处长,目标出现了,在杨旭的面前!”

  步话机里传来观察员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的目光和枪口都对准了出现的于磊。

  林尚正立即拿起步话机:“各组注意,目标出现,加强控制,在避免伤害无辜的情况下就开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